趣笔阁 > 隋唐大猛士 > 第1274章 许和尚
    大石驿。

    驿丞一直站在驿门望楼上眺望,这一天心神不宁的。

    “驿丞,萧阎王出马,该担忧的是那些贼匪。”守门的驿夫扭头对着后面望楼上的驿丞道。

    在他们这一段丝路上,萧阎王的大名可是口耳相传,大家早习惯了萧阎王的了得,甚至有萧阎王和他的那队刺头兵在,大家每晚都睡的踏实多了。

    “你小子,兵凶战危啊,听说可是三百突厥马贼呢。”

    五十战三百,就算能战赢,只怕也是杀敌三千,自伤八百啊。萧阎王和他那队巡逻骑兵,大家都是处习惯了的,少了哪一个,也让人难过啊。

    “来了,来了。”

    “哪呢哪呢。”驿夫左看右望,都啥也没看到。

    “明光甲的反光。”

    此时日落西山,还有最后一线余晖,萧阎王他们终于还是回来了,刚经历了一场血战,又得知后面有更深的水,没有人还敢在野外安营,都是加紧赶路回来。

    驿丞站的高望的远,最先看到了归来的队伍。

    “快,打开驿门,准备迎接萧队他们凯旋,还有,让后厨赶紧准备饭菜还有热水。”

    踩着最后一抹日落余晖,萧队正他们终于回来了。

    去时五十骑,回来时还是五十骑,不过有近半的人负伤,好在多伤的不重,最重的是一个兄弟被突厥人刀削掉了两根手指。

    归来的众人十分疲惫。

    早上离开的商队一百多人,此时少了三十六人,死了二十八个商人和伙计,以及八个护卫。

    三十六具尸体一字排开,摆在驿站的院中,旁边还堆着近二百个突厥贼的首级,以及绑成一串的一百二十多个突厥俘虏。

    “该死的突厥贼子。”

    驿丞惊叹着。

    萧队正对驿丞叉手,“老马,请帮我给俱毗罗城的许指挥使送封信。”

    “没问题。”老马立即道。

    俱毗罗城在大石驿之东北,还在拔换堡的东边。从龟兹都城出来,过白马河,再往西一百二十里,便是俱毗罗城,这座城应在俱毗罗碛的北面,故名。

    此外是一座大秦军城,萧队正他们正是隶属于俱毗罗城许指挥使下,俱毗罗城许指挥使手下有十支巡逻队,五百轻骑。

    老马等萧队正写好了军情后,亲自挑了驿中骑术最好的骑手赵三,然后让他挑了驿中马厩里最好的一匹马。

    “虽然天黑了,可这军情十分重要,你勿必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俱毗罗城许指挥那去,沿途不要在驿站交接,直递俱毗罗城。”

    赵三嘟嚷了句这可是很辛苦的,然后还是接下了信。

    “快去吧,我这会给你记上一功的,萧阎王也会念你这个情。”

    赵三不愧是大石驿最好的驿夫,连夜赶路疾驰,甚至一路驿站烽堡都没休息,直递俱毗罗城。

    子夜之时,已经送到。

    俱毗罗城建在沙漠边上,在龟兹都城和重镇拔换城之间,扼守中线丝路,北为天山南麓发源的白马河,南为大漠沙碛。

    一座孤城矗立,红旗飘扬。

    赵三半夜叩门。

    指挥使姓许,名号许和尚,因为他以前确实是个和尚,曾是少林僧兵,后来助大秦夺下洛阳等中原要城,此后留在皇帝身边,担任带御器的侍卫。

    也算是深得皇帝信任的人,在皇帝身边呆了几年,如今下来任个指挥使,其实就是下来锻炼锻炼的。

    其实他以前就是五品的御前带刀侍卫,现在下来当指挥使。一般步兵指挥使才正七下,骑兵指挥使正七品上,安西边疆的巡逻轻骑指挥使高一级,也不过从六品下。但从侍卫到指挥使,这也确实是实打实的历练,历练的好,将来前途更广阔。

    许和尚到安西一年,统领五百轻骑,驻守俱毗罗城,巡守的正是俱毗罗城和龟兹王城与拔换城之间的这一段丝路,这位许和尚武艺出众,爱惜士卒,表现还是不错的,深得下面的巡骑们的尊崇。

    已经睡下的许和尚闻报,披衣而起。

    等他看完这封萧阎王的报告后,不由的面色凝重起来。

    “立即召集城中队头以上军官前来议事。”

    半夜三更相召议事,留守城中的军官们没敢怠慢。

    俱毗罗城十个巡逻队,平时常保留两到三个巡逻队在家守城,另外,这城外还有军屯和一些民屯,是本指挥使士兵们的家眷们。

    “指挥使,发生何事了?”

    “萧劲刚派人连夜来报,说今日一支三百人的沙陀骑兵袭击了我们一支百余人的商队,杀了三十六人。萧劲率第三巡逻队追击,在葫芦河上游的一处小绿洲找到贼人营地,一场血战,杀贼一百八十人,俘贼一百二,成功救回商队一百余人。”

    一众军官都十分惊讶。

    “萧劲不会是在搞事吧?哪来的沙陀突厥人敢在这惹事?”

    “就是,沙陀还在高昌那边呢。”

    许和尚咳嗽一声,大家立即都噤声。

    “萧劲这人我了解,他从不乱惹事,更不会骗人,我相信他。现在问题不仅仅是那三百突厥骑,而是这些突厥俘虏交待,他们是受龟兹王子雇佣的。”

    一听此话,一群兵头们全都面色凝重起来了。

    原本以为不知哪流窜来一股不知所活的大胆突厥人呢,想不到居然还是龟兹王子幕后指挥。

    “指挥使,真要是这样,这事情可就严重了。”

    龟兹国有大小城七十余座,拥有五六万的兵力,这在西域都是数一数二的实力了。

    许和尚冷哼一声,“没有什么严重不严重的,敢惹我们,那就是找死。萧劲信里已经说从俘虏口中得知,那龟兹王子在拔换河源头,勃达岭山口过去再五十里的顿多城中。”

    “顿多城?这个王子是龟兹王的儿子吗?倒是挺会选地方,这里南距大石城一百二十里,距拔换城二百余里,向北可往大清池(热海),往达碎叶城,进入丝路北线。”

    “指挥使,顿多城可是已经出了我们的辖区范围了。”

    顿多城在勃达岭山口的北面,是在天山以北,所以说,顿多城不仅不在他们俱毗罗城指挥使的辖区,甚至不在整个丝路中线的巡逻骑兵的辖区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