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23章 名师光环,不学无术
    “校领导们经过讨论后,决定允许实习老师招募学生,只要达到五个人,就可以成为代课老师,正式入职。”

    鲁迪说完,袁丰就激动的跳了起来。

    “太棒了!”袁丰用力的挥了挥手臂:“升职加薪,就在眼前。”

    “别想的太美,实习老师这个头衔对新生完全没有吸引力的。”

    鲁迪泼了一瓢冷水。

    正如良禽择木而栖,拜师这种大事事关一生,所以学生们都会慎重考虑,基本上,都是入学两、三年后,彻底熟悉了某位老师的情况,才会拜师,恳求成为亲传弟子。

    当然,名师是个例外,所有的学生都渴望被名师收为亲传弟子,可真正才华横溢到让名师招募的才有多少?

    老师也不会轻易收弟子,因为一旦招募了亲传弟子,就要当做半个儿子来悉心教导。

    同样,学生也要把老师当做半个父亲来尊重和爱戴,如果半路改投其他老师门下,可是会遭到巨大的谴责和排斥。

    即便是咸鱼还有梦想呢!

    名师之门不好入,所以很多学生都会考虑那些拥有多年教学经验的资深老师,至于刚参加工作连留校都不确定的实习老师?说实话,除非是嘴皮子太好用,或者有拿得出手的成绩,才有可能招募到小猫两、三只。

    想到这些,袁丰颓然的坐回到床铺上,等看到孙默后,又得意了起来:“如果我不行,那这个吃软饭的就更没戏了。”

    孙默躺到床上,左眼眨了两下,打开了储物柜。

    黄金宝箱跳了出来,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

    “如何才能增加开出好东西的几率呢?要不要找个36e的木瓜大胸摸一把?提升下手气?”

    开箱是玄学,考虑到木瓜大胸一般不常见,孙默放弃。

    “开!”

    随着孙默低语,黄金宝箱应声而开,一本氤氲着淡金色光芒的书籍飞了出来,漂浮在空中,缓缓地转动着。

    “不学无术?”

    看到封皮上的名字,孙默猛的坐了起来,结果一头撞在了上铺的床板上。

    咚!

    孙默疼的倒抽凉气,可是顾不上揉,注意力全都被金色书籍吸引了。

    ‘不学无术,名师光环,当学生不努力,不刻苦,堕落为一个整天浑浑噩噩、只知道遛鸟逗狗、玩乐享受的废物败类时,可以使用此光环进行惩罚,帮助其重新走上正路。’

    “老师使用此光环后,被呵斥的学生犹如遭到当头棒喝,会立刻进入痴呆状态,失去思考能力。”

    ‘入门级。’

    “哈哈,竟然是一道名师光环?”

    孙默情不自禁的笑出声:“难道说和贫\\乳的钢板娘在一起,有助于提升手气?赞美李子柒,阿门!”

    孙默决定,下一次得到黄金宝箱后,先和李子柒待上三天多说些话,再开箱。

    “神经病,连助教都不是,竟然还笑的出来,真是一点羞耻感都没有。”

    看着笑容满面的孙默,袁丰鄙视,等到他被开除的那天,自己一定要买上两斤猪头肉好好的送他上路。

    孙默没办法不乐,这可是名师光环呀,只能领悟,而不能通过学习获得,想要成为一星名师,需要领悟三道名师光环,以及专精一门副职业。

    成为老师的先决条件,便是顿悟‘无师自通’光环,因为它是基础,所以不被算作名师光环。

    现在的孙默,掌握了‘金玉良言’和‘不学无术’,算是又在名师之路上前进了一小步。

    孙默等不及了,快步走出宿舍,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金色书籍取了出来,然后放在鼻子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真香,是名师的味道。”

    孙默嘀咕着,随后拍碎了技能书。

    啪!

    书籍崩散,化作了一团金色的流光,射入了孙默的眉心,他的脑海中,立刻多出了一些神秘、玄奥的东西。

    “对学生使用后,可以强制让他们进入痴呆状态?失去思考能力?”

    看着名师光环的效果,孙默恨不得立刻就找个人来一发。

    ……

    后勤处,休息室。

    李工望着面前的茶杯,一脸纠结,几乎皱成一朵菊花。

    “又便秘了?”

    陈木递过来几个酸梅干。

    李工正要开口,看到一个胖子走进休息室,赶紧站了起来,同时挤出了一个最灿烂的笑容。

    “杨部长!”

    嘎吱!嘎吱!

    数把凳子和地板的摩擦声,还有后勤工们恭敬的问候,响彻一片。

    “嗯,你们都出去吧!”

    看到后勤工们都站了起来,杨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背着手,踱着走向了李工,他肚子上的肥肉太多,以至于都上下晃出了波浪。

    后勤工们赶紧弯着背,低着头,离开了休息室。

    “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杨才站在了李工面前,随手拿起了他的茶杯。

    “快……快好了。”

    李工缩了缩脖子。

    啪!

    杨才抬手就把茶杯砸在了李工的鼻子上,跟着喝骂:“你是蠢货吗?这都多少天了?让你找孙默麻烦这种小事都办不好?”

    “孙默很狡猾!”

    李工苦笑。

    砰!

    杨才又拎着茶杯给了李工一下。

    “有什么狡猾的?你只要找他的麻烦,给他添堵,把他惹怒了就行,等事情闹大了,我会来收拾残局的。”

    杨才冷哼,孙默不过是一个实习老师,而自己可是后勤部长,只要他犯了错,自己有的是借口收拾他。

    “我立刻就办。”

    为了不再被打,李工赶紧保证。

    “我再给你三天时间,搞不定,你就给我滚蛋。”

    杨才瞪了李工一眼,又绕着几张办公桌,拉开抽屉,大肆检查了一番后,这才施施然离去。

    “呸,真蠢。”

    杨才朝着花坛里吐了一口谈,琢磨着要再想一些其他手段了,上面催的很急,再不把孙默赶走,自己都要挨骂了。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呀!”

    李工叹着气,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鼻子里的血水流出来,都没心思擦了。

    ……

    夕阳渐落。

    李工敲开了孙默宿舍的门。

    “你找谁?”

    鲁迪拿着一只猪脚,疑惑地看着李工。

    “我找孙默,孙老师。”

    李工堆笑。

    “孙默,找你的。”

    鲁迪喊了一声,回到桌子边,继续拔猪脚上的毛,但是眼睛却忍不住瞟向李工,这个瘸腿的中年人穿的是学校后勤处的工作服,他找孙默干什么?

    “孙老师。”

    看到孙默坐在床边看书,李工笑了起来,把提着的茶叶放在了旁边:“这是锡兰山的团龙茶,我保存了二十年了。”

    听到锡兰山团龙茶这几个字,鲁迪的眉头忍不住挑了挑,这可是一种名茶,一两晒干的茶叶就要上千两银子呢,非土豪乡绅可喝不起。

    鲁迪瞅了瞅,李工送来的茶叶,大概半斤左右,别看少,如果是真的团龙茶,那就是五千两银子。

    这几年的唐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的花销,也不过百十两银子。

    “这家伙下这么大的血本,要干什么?”

    鲁迪惊讶不已,不过更让吃惊的还在后面,孙默的眼尾,都没有扫那些茶叶一下,对李工更是懒得搭理。

    李工眉宇间闪过了一抹恼怒,不过没敢发作,堆着笑,乖乖的站在旁边。

    大概等了十多分钟,李工忍不住了:“我去煮水,沏茶!”

    李工拎起青铜水壶,出了宿舍,就忍不住开始咒骂了。

    “你个小兔崽子,竟敢这么对待你李爹,等你落在我手中,我非弄死你。”

    等到水开,气不过的李工咳咳两声,吐了一口黄色的浓痰到水壶里,不过等回到宿舍,他的脸上就又堆起了笑容。

    没办法,谁让只有孙默能治好自己瘸了十多年的腿呢,想痊愈,就只能忍着。

    “团龙茶的第二泡才是精华,一定要热着喝!”

    李工一边介绍,一边沏茶,一股浓郁的茶香味,顿时弥漫在宿舍中,让人唇齿生津。

    咕嘟!

    鲁迪悄悄地吞了一口口水,闻味道,应该是真的锡兰山团龙茶。

    “这位老师,一起来尝尝吧?”

    李工招呼鲁迪。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鲁迪凑过来,端起茶杯,吹了几下,便滋的一声,抿了一口,一瞬间香味便流淌在肺腑间,让他禁不住喊了一声‘好茶’。

    “呵呵,孙老师,您尝尝。”

    李工面上带笑,心头却是滴血,这可是老子保存了十多年的茶叶呀,就这么被糟蹋了。

    孙默看向了茶水,神之洞察术激活。

    ‘锡兰山,团龙茶,良品,喝之可以清脑去疲,健胃消食。’

    茶的年份不错,但是算不得上品,不过以李工的身份和财力,能搞到半斤这种茶叶,已经是极限了。

    “孙默,你尝一下呀,很香的,是好茶。”

    鲁迪撺掇,他的情商不差,知道李工请自己喝茶,不是慷慨,而是为了让自己帮腔,赞一句好茶。

    李工很识趣的双手端起茶杯,递了过来。

    “你喝!”

    孙默开口。

    “啊?”

    李工傻眼了。

    “喝光,一滴都不准剩。”

    孙默语气冰冷,尼玛,竟然在茶水中吐痰,你敢不敢再恶心一点?

    “孙默,人家好心送你茶叶呢,你这态度有点恶劣了吧?”

    鲁迪说着,又喝了一口,味道不错。

    “是吗?那你帮他喝!”

    孙默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