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33章 白衣银枪轩辕破
    有老师无故辞职,这可是大事,周琳不敢耽搁,第一时间把辞职信交给了安心慧。

    “他还说了什么?”

    安心慧放下笔,拆开了信封。

    信的内容并不长,先是说了自己这十多年在学校过的很好,对学校感情很深,之后话题一转,说自己愧对老校长的厚爱,一直无法晋升名师,现在已经没有颜面留下来了。

    “没有,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受到了打击。”

    周琳觉得柳文彦辞职也好,还能为学校省出一笔开销。

    “去准备一千两银子。”

    安心慧吩咐。

    “校长。”

    周琳不乐意了,这肯定是送给柳文彦的程议,用得着吗?

    “快去准备。”

    安心慧催促,放好了文件,起身出门。

    “校长,那个柳文彦太平庸了,根本不值得你送人情的。”

    周琳不想动,学校的财政已经拙荆见肘了,一千两银子送出去,安心慧肯定又要省吃俭用许久了。

    “他虽然平庸,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但至少为学校兢兢业业工作了十几年,而且他还有一个家要养,我只希望他在找到下一份工作前,不要为生计发愁。”

    安心慧语气平静。

    “那也给的太多了吧?”

    周琳撇嘴,安心慧就是心善,不过她也知道大小姐的性格,一旦做出了决定,基本上是劝不回来的,所以去取钱。

    柳文彦站在学校门口不远处的路边,因为有行李,所以要等一辆出租马车。

    “柳师!”

    听到这声清雅的声音,正在走神的柳文彦精神一振,看到安心慧不知何时站在了身旁,他赶紧问安。

    “安校长。”

    “不知柳师为何要辞职?是我做得不够好吗?让你们失望了吗?”

    安心慧询问。

    “不,不,是我太废物了。”

    柳文彦低头,面色羞愧。

    “既然如此,祝柳师一路顺风。”安心慧接过周琳手中的木箱,递给了柳文彦:“一点心意,请务必收下。”

    “不,不,我不能要。”

    柳文彦不接,心中既感动,又羞愧,自己何德何能呀,让安心慧校长亲自来送。

    “收下吧,替我向婶婶问好。”

    安心慧说完,转身离去,整个过程,都淡雅娴静,让人好感大生。

    柳文彦抱着箱子,看着安心慧的背影,忍不住摇头,她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好女孩,可是想重振中州学府,何其之难?

    现在的学校,弊端太多了,已经积重难返,想到这里,柳文彦忍不住喊了出来。

    “安校长,请小心张翰夫。”

    安心慧没有回头。

    “都辞职了,又拿了一千两银子,才敢说一句‘堤防’张翰夫,真是软蛋。”

    周琳还在耿耿于怀。

    “还有,那个孙默,有点东西。”

    柳文彦又想起了之前孙默指导褚健的场景,便多喊了一句,真希望你不是个吃软饭的,可以帮上安校长一把呀!

    听到孙默这个名字,周琳的脸色立刻黑了下去,诽谤不已:“柳文彦这种人,早就该辞职了,那个孙默连一个后勤工都搞不定,能有什么东西?真是眼瞎!”

    安心慧微微蹙眉,难道柳文彦辞职,与孙默有关?旋即,她又摇了摇头,自己也是想多了,不过等到招生大会结束,也该去看看他了。

    ……

    柳慕白的到来,让演武台四周的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

    “青云榜第十八、准名师、来自九大名校之一的黑白学宫,以应届第三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在剑术上有着极高的造诣,被安心慧寄予厚望的新生代老师……”

    岳荣博吐出了一个又一个响亮的头衔,都是属于柳慕白的。

    青云榜,圣门官方制定的榜单,二十五岁以下青年和学生们,如果足够优秀,便可以登上此榜单。

    青云榜,顾名思义,希望青年们登上此榜,可以步步青云。

    要知道这个榜单,囊括了中土九州所有二十五岁以下的青年,所以是个人都知道它的含金量有多重。

    柳慕白的第十八名,已经是让人仰望的存在了。

    “今年的柳慕白,二十四岁,据说他早就可以达到了一星名师的标准,如果去参加职业考核,十拿九稳,之所以没去,是因为他打算创造一个历史,那就是一日直升三星名师。”

    岳荣博爆出了一个小秘密。

    “好厉害!”

    鹿芷若惊叹。

    孙默撇嘴,要是柳慕白也有绝代名师系统的话,怕是这一会儿收获的好感度,都能过千了。

    “这么厉害的准名师,为什么来中州学府呀?”

    旁人有人听到这话,不解的问了一句:“以这些成绩,柳慕白留在黑白学宫没有任何问题吧?”

    “优秀的人,总喜欢挑战,柳慕白留在黑白学宫,这辈子也就是那样了,但是来中州学府,如果帮助这所有悠久历史的名校重回九大之列,那他的名字也会成为这座学校的丰碑,被竖起雕像,一直铭记下去,换了你,怎么选?”

    岳荣博很理解柳慕白的心态,哪个名师,不想名传千古?

    “他的野心好大呀!”

    鹿芷若惊叹。

    “当然,安心慧恐怕也是柳慕白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岳荣博注视着人群中的柳慕白,眼睛一瞬不眨。

    演武台上本来只有三、四个人,当柳慕白到来的时候,足足上百个学生跳了上去,迫不及待的打出了自己得意的武技,想表现一把,被柳慕白看重。

    一时间,演武台上人满为患。

    这种时候,可不讲什么谦让了,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平时接触到柳慕白的机会太少了,所以必须抓住机会。

    几个老师立刻上前,准备维持秩序,可还是晚了,轰的一声,十几个学生惨叫着被打飞,从演武台上摔了下来。

    骚动的演武台,顿时安静,就连四周的学生,也都看了过来。

    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少年,站在空出一块的演武台上,手握丈二银枪,目光冷峻的横扫全场。

    有夏风吹过,拂起了他身上的白衣。

    “吆,不错哦!”

    岳荣博赞了一句,目光落在了少年的白衣上,有一些地方有暗红色的痕迹,以他的经验来看,那是洗掉鲜血后留下的。

    “轩辕破在此,来战!”

    少年吐气扬声,意气风发。

    演武台上学生们愣了一下后,便怒气上涌了,这个银枪少年太嚣张,必须暴揍一顿。

    “接招!”一个粗壮的少年立刻扑出:“想拿我做垫脚石?做梦呢?”

    只是这句话刚说完,他就被轩辕破一枪扫中胸口,整个人像破损的沙袋一样跌翻了出去。

    砰!

    粗壮少年落地,疼的卷缩成了一团。

    这一击并没有吓退众人,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好胜心,于是又有一个少年冲出。

    砰!

    一枪命中,少年飞跌。

    “我来!”

    一声娇喝,一个豆蔻少女杀出,只是转瞬,便被打下演武台。

    嘶!

    众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轩辕破够嚣张,够厉害,也足够凶狠,打女孩都不手下留情。

    女孩的惨哼传来,但是轩辕破不为所动,银枪一挑,划过了一个大圆:“太差劲了,你们一起上!”

    这种目中无人的叫嚣,算是惹了众怒,立刻有学生吼了起来。

    “一起上,干死他!”

    “这家伙好残忍,连女生都打!”

    “揍他。”

    少年们义愤填膺,可就在要围攻轩辕破的时候,被跳上演武台的一位老师喝止了。

    “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给你们演武切磋用的,不是让你们斗殴闹事,都滚下去。”

    廉正很生气,少年人下手没轻没重的,把人打残废了怎么办?

    学生们磨蹭,不情愿。

    “下去!”

    廉正呵斥,身上亮起了金色的光芒,金玉良言发动了,受到名师光环的影响,学生们一个个立刻乖巧的走下了演武台。

    轩辕破嘴角一撇,把银枪往肩膀上一搁,跳下了演武台。

    “等等!”

    柳慕白开口了。

    哗!

    众人哗然,一些人露出了羡慕嫉妒的神色,这样子,明显是柳慕白要招募轩辕破了。

    “干什么?”

    轩辕破回头,吸了吸鼻子。

    看到他这幅态度,好多人都恨不得打死他,你到底懂不懂尊师重道呀?有这么和准名师说话的?

    也有人巴不得轩辕破赶紧惹怒柳慕白,被讨厌。

    “我是柳慕白,对你很感兴趣。”

    柳慕白轻笑,打量着轩辕破,看这健硕的体格,是一枚好种子。

    “对我感兴趣的人多了!”

    轩辕破得意一笑。

    听到这不着调的回答,不少老师摇头,这个轩辕破不会满脑子都是肌肉吧?一般老师说出这句话,聪明点的学生都知道老师是想收他们为徒,要是学生有意,都会赶紧下跪拜师了。

    “那好,我重新说一遍,我是柳慕白,青云榜排名第十八位,毕业于黑白学宫,中州学府的老师,很欣赏你的体魄和性格,打算收你为徒。”

    准名师这种称谓,骄傲的柳慕白是不屑于说的。

    事实上,那个青云榜十八名,就足够说明很多东西了,不过轩辕破显然是个愣头青,语气上没有丝毫敬畏。

    “你擅长枪法吗?”

    这直白了当的问题,已经算是相当冒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