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68章 名作圈粉
    夏日的风,带着燥热,穿堂而过。

    孙默游走在书架间,不时地抽一本书出来,信手翻上几页。

    郑清方坐在木椅上,眼睛一瞬不眨,本来还漫不经心的动作,也下意识地逐渐变得轻柔起来,深怕损坏了这些稿纸。

    说实话,刚刚看到开篇第一句话的时候,郑清方是不屑的,觉得孙默说大话了。

    这行文简单直白,描述是准确了,但是几乎没什么文采可言,说白了,就是大白话。

    但是再往下看,便觉得有趣了。

    一枚神石,聚天地灵气,孕育灵胎,当一只野猴子裂石而出,冲天而起,直挂云霄的那一刻,郑清方被震惊的无法言喻。

    主角居然是一只猴子?

    不?是主角的宠物吧?

    主角的出场竟然如此新奇,从石头里蹦出来?郑清方观小说数十年,从未见一例。

    ……

    郑清方也算是涉猎极广了,但是这个开头,让他给出了九分的高分,极其满意。

    差一分,是因为这文采实在太差了。

    想到这里,郑清方恨不得自己动笔修改一下,真真是糟蹋了这个开头,不过再往下看,郑清方就顾不上东想西想了,而是完全沉浸在了故事中。

    西游释厄,美猴王出世!

    云游海角,求生长不死!

    看着这只野猴子和众猴赌斗,第一个进入水帘洞,降服众猴,自号美猴王,郑清方开心的摸了摸胡子,之后又看到猴子生老病死,美猴王大惊,继而云游,寻长生之道,他不由得露出了落寞的神情。

    长生?

    何其之难呀!

    看着野猴子一路寻来,吃过苦,闹过笑话,闯下了不少无伤大雅的麻烦,郑清方哈哈一笑。

    直到野猴子漂泊了数年,来到了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拜菩提老祖为师,郑清方总算松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学艺了!”

    只是郑清方这口气,很快又提了起来,开始紧张了,因为这世间,哪有什么长生不老之术?

    不过接下来,不等郑清方失落,就看到野猴子有了孙悟空的名讳,还学会了七十二般变化和一个跟头能翻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

    那一刻,这位已经年逾古稀的老者,竟然忍不住拍案叫好,回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

    鹿芷若蹲在旁边,想等老伯看完了,自己再看一遍,可是他连看过的稿纸也都不舍的撒手,简直太气人了。

    战群妖,夺回水帘洞,去东海,取如意金箍棒,再到下地府,改生死簿,然后战天庭众将……

    看着孙悟空被关进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郑清方的心都揪了起来,然后便是练就火眼金睛,大闹天宫,掀了一个天翻地覆。

    这一次,郑清方再也忍不住,整个人猛然站起,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大叫一声:“好气魄!”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郑清方完全沉浸在了故事中,陪着唐僧四人一路西游,去西天取经。

    什么文采不行?

    抱歉,郑清方早忽略了,他的眼中只有师徒四人以及九九八十七难!

    蓦然,郑清方的手一空,稿纸呢?没了?竟然没了?他唰的一下扭头,盯向书架间,嘶哑着嗓音叫了起来。

    “下边呢?”

    旁边的鹿芷若被吓了一跳,惊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孙默没有回应。

    郑清方疾步而走,跃过几个书架,找到了孙默,便迫不及待的抓住了他的手追问:“下边呢?孙悟空竟然毁了人参果树,怕是要和镇元大仙大战一场了吧?”

    孙默笑了笑,扯开了郑清方抓着他的手。

    “你倒是说呀!”

    郑清方都要急死了。

    “好看吗?”

    孙默反问。

    “好看!”

    “很好看!”

    “太好看了!”

    郑清方一连换了三句赞誉,右手抚摸着稿纸,真是好久没有读到这么好的故事了,真是犹如畅饮佳酿。

    “是吧?是吧?”

    鹿芷若半个身子缩在书架后,眉开眼笑,一脸的小雀跃:“我就说是吧,孙老师写的极好呢!”

    木瓜娘觉得与有荣焉。

    “孙老师?”郑清方打量孙默:“你是哪一所学校的?”

    “中州学府!”

    孙默正式做了自我介绍。

    郑清方邀请孙默坐了下来,亲自为了他上了茶,连带着鹿芷若也混到了一杯。

    “抱歉,抱歉,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书了,一时忘了时间。”

    看到天色不早,郑清方很是尴尬。

    “那么可以出一千本了吗?”

    孙默笑问。

    “可以,完全可以!”

    郑清方当即点头,跟着又摇头:“这个文采,你能不能再润色一下?”

    “不能!”

    孙默回答的干净利落,笑话,他可写不出文言文。

    其实孙默的文采可以了,在学校也是发表过几篇散文诗歌的,但是放在古人眼中,那就不够看了。

    “哎,可惜了!”

    郑清方叹息,深深地看了孙默一眼,那意思很简单,这么好的故事,要是配上华丽的文笔,那该多好?

    “恕我直言,小说写出来是为了什么?”

    孙默不想被小瞧,于是反击。

    “看呀!”

    郑清方笑了。

    “那就对了,写成这种白话文,乡野间的老妪野叟都看得懂,这才是这个故事最好的归宿。”

    孙默耸了耸肩膀。

    郑清方愣住了,对于孙默的言论,一时间到不知道怎么反驳了,对呀,这是小说,生来就是被人看的,又不是那些圣人大贤的今古名篇,经史子集,只有读书人才会去看。

    孙默喝茶。

    鹿芷若也有样学样的端起了茶杯,看老师把这个书店老伯辩的无话可说,好开心!

    叮!

    来自鹿芷若的好感度+5。

    与鹿芷若的声望关系,友善(183/1000)。

    “郑老伯,你看,天色不早……”

    孙默后半句话没说,天色不早,他想签了合约,拿钱走人了。

    “哦,是我大意了!”

    郑清方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铃铛摇了摇。

    很快,一个老仆人就从后院走了进来。

    “去,备一桌丰盛的酒席。”

    郑清方准备和孙默秉烛夜谈了,怎么也要把后面的内容挖出来:“对了,再取一千两银子过来!”

    老仆训练有素,办事得力。

    很快,一桌子饭菜就置办齐备。

    孙默来到金陵,还没下馆子吃过大餐,但是单看菜色,就知道这桌子菜不便宜。

    一托盘银锭也放在桌上,一个五十两,一共二十个,在牛油烛火的照耀上,熠熠生辉。

    “老槐坊的陈年佳酿,尝一尝!”

    郑清方倒了一盅酒。

    “谢过郑老伯款待。”

    孙默一口喝干,也回敬了郑清方一杯,之后就把杯子倒转,放在了桌子上:“抱歉,我不胜酒力!”

    郑清方是个大度人,并没有因为孙默的举止就觉得他不够男人,说了一句自便,便自斟自饮起来。

    今天偶得一本好书,不喝个一醉方休,根本对不起这本《西游记》。

    “自己吃菜!”

    看到鹿芷若有些拘谨,孙默给她夹了一块牛肉。

    “嗯!”

    木瓜娘感觉心里暖暖的,不过她也很乖巧,看到郑清方杯子里的酒没了,就主动帮忙倒酒。

    郑清方不拘小节,酒桌上,少了很多规矩,大家尽兴便好。

    酒过三巡后,他将放满银锭的盘子推到了孙默面前:“瞧我这个记性,现在这些银子,都是你的了。”

    “我说过,我不卖稿子。”

    孙默拒绝,这是一笔巨款,但是要买《西游记》,还不够。

    “瞧你说的,我就算眼瞎,也不会认为一千两就可以买下这本书,这只是给你的生活费,希望你不因为生活上的柴米油盐,耽误了写书。”

    郑清方解释:“至于出书的稿费,你放心,咱们另算。”

    “我不能能要!”

    孙默吃了一口菜,把托盘推了回去。

    “孙默,我托大,叫你一声小友。”郑清方看着孙默,感情流露:“得一本好书太难,得一本自己爱不释手的好书,更难,孙小友,请收下我的好意吧?我只希望,可以尽快看到后面的内容。”

    叮!

    来自郑清方的好感度+10.

    于郑清方的声望关系开启,目前状态,中立(10/100)。

    孙默无语了,系统的提示声都响了起来,这说明郑清方是真的喜欢这本书,是真的欣赏自己,而不是为了得到《西游记》的稿子耍的手段,不过你这成为书迷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至少等看完《西游记》全本再粉我好不好?

    你这么做,我会骄傲的呀!

    虽然西游记的故事大纲没变,但是文字都是自己撰写的,而且一些情节,一些人物,也都加上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不算是抄袭了吧?

    说实话,身为老师,孙默对这类行为还是很抵触的,要不是钱花的太快,他也不会写《西游记》。

    不过话又说回来,让中土九州的土著领略下咱大种花家的文学经典,也是很棒的一件事。

    郑清方再次把托盘推了过来,随即又忍不住拿起手稿,看了起来,忍不住大赞,真是好看!

    然后他的神情就失落了,哎,以后再看不到这种水准的书,岂不是连人生都无趣了?

    郑清方给孙默银子,其实是有点小私心的,除了想尽快看到《西游记》的后半部,他还想看到《七龙珠》、《变形金刚》,从这一本让人惊艳的小说来看,那两部,想来也不会太差。

    这么一想,嗜书如命的郑清方就忍不住了,抓心挠肺难受的要命,恨不得立刻抓着孙默的头,把他摁在桌子前,给自己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