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69章 妙笔生花
    “郑叔不用担心,后续故事我会很快完成的。”

    孙默保证。

    人家都叫自己小友了,还是自己的粉丝,还如此的慷慨,孙默也就顺势改口,用了个敬语。

    “那就好!”

    郑清方畅快的干了一杯,继续劝说:“不过银子还是要收下,你放心,这笔钱不会算在稿费里面,我也会印足一千,不,三千本,到时候卖了钱,除去成本费用,都是你的。”

    “这样不太好吧?”

    孙默皱眉,郑清方这算是白给自己打工了。

    “有什么不好的?这么精彩的小说,就一定要让所有人看到,否则就是明珠蒙尘,暴殄天物。”

    郑清方义正言辞,至于银子,他一个字都没有提。

    作为一个致仕的高官,银子这种东西,郑清方是不缺的,他缺的是花钱的地方。

    在看过《西游记》后,郑清方立刻喜欢了美猴王,喜欢上了圣僧三藏,如果不安利给其他人,他就睡不好觉。

    郑清方已经决定了,等书印刷出来,先给那几十位好友送去,不然他们肯定责怪自己得了好东西却一个人独享,不告诉大家。

    “恭喜你,收获了第一个死忠粉!”

    系统调侃。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奖励?”

    孙默心说,下一本,我要写自己的东西。

    系统‘呵呵’。

    “好了,做男人就要大气一点,不要为了几两银子推来推去。”

    郑清方一锤定音了。

    看到郑清方确实不耐烦了,也的确是真心实意要给自己,孙默敬酒:“感谢郑叔的好意,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恁多的礼节,麻烦!”

    郑清方皱着眉头,挥了挥手:“洒脱点!”

    孙默还能说什么,死忠粉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这么疯狂!

    两个人的话题,始终都是围绕着西天取经,郑清方大有要把孙默肚子里的剧情都掏空的意思。

    鹿芷若乖巧的坐在旁边,不插嘴,不大声呼吸,只有添酒的时候,才能看到她的身影。

    “对了,要出版的话,还要配上插图,你有什么想法吗?”

    郑清方询问。

    这种类型的小说,他还是第一见到,而且师徒四人太有风格,郑清方担心找来的画师无法把握到人物的精髓。

    孙默精神一振:“要几幅?”

    “看内容了,不过每个角色的人物画像肯定是要的。”

    郑清方在官场待了这么多年,早就是人精了,一看孙默的表情,就猜到了他的想法:“孙小友是名师,想必多才多艺,在绘画一道上,也有所涉猎吧?”

    “还行!”

    孙默心说我上午的时候,也就能画个小鸡吃米图,除了我自己别人还看不懂,但是现在么,习得了绘画术后,在‘人物’绘画这一国画分支上,可以当一句大师了。

    “你为什么要谦虚?我绝代名师系统不要面子的呀?”

    系统不爽了:“大声的告诉他,你是国画大师!”

    “哦?几天可以成稿?”

    郑清方迫不及待,原著作者画出的插画,肯定是最能体现精髓的小说精髓的。

    “现在吧?”

    孙默接下来要备课,把第一节公共课上好,所以没时间跑阅来轩书店。

    “啊?”

    郑清方差点就要露出狐疑的神色,问一句你行不行了,画插画,难道不需要酝酿的吗?

    “你这里应该有笔墨纸砚吧?”

    孙默看过太多有关西游的作品以及衍生著作了,那些人物形象,不用构思,早就存在脑海中了。

    “你真的不需要酝酿一下?”

    郑清方吩咐跟了他十几年的老仆人准备笔墨纸砚,算了,就让孙默画吧,原作者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再说要是不行,自己再去找技艺精湛的大画师也不晚。

    长桌摆好,笔墨纸砚备齐,老仆人也没有退下,而是退后两步,侍立在侧,随时准备侍候一二。

    别看退的这两步,恰到好处,既不会太近,干扰客人,也不会显得太远,让客人觉得被慢待。

    要不是大家族出身,练不出来的。

    这就是所谓的大家族底蕴了,一个细节尽显。

    鹿芷若磨墨,当起了小侍女。

    孙默拿起毛笔,原本以为会生疏,可是几个呼吸后,一股熟悉的感觉便油然而生,仿佛已经执笔十数年,随发由心。

    蘸了蘸墨汁,孙默落笔。

    第一个人物,孙默选了猪八戒,权当练笔。

    大师级的‘人物画’绘画术,让孙默真的是想什么,能画出什么,并且没有一丝误差。

    第一个人物,孙默选了猪八戒练笔,效果远比他想象的要好。

    郑清方看着一个猪头人身扛着九齿钉耙的怪物出现,脑海中关于猪八戒的那些剧情,顿时浮现了起来。

    生动、形象,也更有意境了。

    “不错!”

    郑清方赞了一句后,忍不住打量孙默。

    这个青年,也就是二十岁的模样,没想到在国画一道上,已经有了如此之高的造诣。

    他不会是想成为名画师吧?

    想到这里,郑清方觉得有些可惜了,毕竟名画师的社会地位,也就那样,远不如教授修炼之道的名师尊贵。

    孙默没注意到郑清方的目光,他现在完全沉浸在了画画的快感中,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画一个波多野老师出来,不穿衣服的那种。

    没办法,穿衣服的孙默也不认识呀!

    一张!两张!三张!

    沙悟净!菩提老祖!小白龙!

    孙默画的过瘾,这就像刚买到的游戏、新下载完的小电影,不先爽上一会儿,怎么可能去吃饭?

    鹿芷若和郑清方也看的过瘾,脑海里咻咻的往外冒剧情,就连待在旁边的老仆人,都忍不住踮起脚尖,朝着桌子上的宣纸张望。

    这些人物,画的还有有神韵呀,就像要从纸面上跃出来一般!

    月上柳梢时,第九张人物肖像图,是火眼金睛的齐天大圣,踏翻炼丹炉的那一幕,跃然纸上。

    “真棒!”

    郑清方终于忍不住,拍手称赞。

    这只孙大圣,画的简直太有神采了,那股凌厉、那股霸气、那股桀骜不驯的气息,扑面而来。

    “是呀!”

    鹿芷若忙不迭的点头。

    “再画最后一张,就休息!”

    孙默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脖子,有些累了。

    “再画一张三藏法师吧?”

    鹿芷若小声恳求。

    “好!”

    孙默落笔,这一次,他选的是西行中的三藏,不再穿着华丽的袈裟,身上也是风尘仆仆。

    牵着白马,拿着九环锡杖,迎着风沙艰难的跋涉。

    画着画着,孙默想起了自己当年的求学之路,想起了毕业后,如何在市二中站稳脚跟,一步步崭露头角,最后成为高中部的金牌老师,深的老校长赏识。

    现在,来到了中州唐国,要说不想家,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想想李子柒,想想鹿芷若,想想几个新收的学生,孙默突然又豪情万丈了起来。

    她们信任自己,自己就要把她们教好,才能不辜负她们。

    吃软饭的?

    垃圾学校毕业的?

    没什么才华,就是一个普通人就该过一辈子普通生活的杂鱼?

    等着瞧吧!

    我会很快成为学校第一名师,成为金陵第一名师,成为江南第一名师……

    我配不上安心慧?

    我终有一天会让你们改口,说是安心慧高攀了我!

    孙默笔走龙蛇,挥毫泼墨。

    三藏西行图,逐渐成型。

    这段日子,孙默被那些人吃软饭吃软饭的叫,挨了不知道多少白眼和背后的诋毁,他看似豁达不在意,可内心深处,终究是不爽的。

    孙默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老子既然来了中土,既然还是老师,那就要做最好的,证明老子比起你们这些九州土著,更强!更优秀!更厉害!”

    孙默出走中土,但心仍是少年!

    血未冷,志气未消!

    遇到诋毁和轻蔑,就是干他们,狠狠地干他们,直到他们满地找牙,彻底闭上嘴巴。

    四周的灵气,汇聚过来,聚集在了笔端,随着孙默的一笔一划,附着在画卷上。

    “这……这是……妙笔生花之境?”

    郑清方惊叹出声。

    所谓妙笔生花,是名画师才能掌握的一种境界,同时也是一种奇景。

    就是画师绘出的画作,仿佛真实存在一般,观之,心神都会为之摇曳与陶醉。

    妙笔生花有三个境界。

    第三等,整幅画作栩栩如生,因为灵气的附着,不再是黑白的墨色纸色,而变得色彩斑斓起来,会透出浓烈的氛围。

    只要人一眼看到,便会情不自禁的驻足停留,再不舍得开目光。

    第二等,赏画者被画作展现出来的意境感染,情绪失控而不自知,痴迷、彷徨、喜爱、痛苦、为画作迷醉,想要据为己有,珍藏起来。

    第一等,也是名画师最高的高境界。

    赏画者整个人都沉浸在了画作中,仿佛变成了画中人,经历了他的一切,体悟到了他的人生。

    此时的他们,已经忽略时光的流逝,驻足观看,常常数天数夜,沉迷而不能自拔。

    郑清方听说过,有那么几幅传世的画作,普通人根本不能看,因为一看,便再也无法移开目光,仿佛灵魂都投入了画卷中,整个人变得痴痴呆呆起来,终日只想着与这幅画作为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