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132章 投食(1更)
    “咱们见过。”

    孙默凝视赢百舞。

    女孩的各种数据,全部浮现在了眼中,还是一连串的777,按理说这个资质很好了,可是潜力值一项,依旧是低下。

    不过更让人在意的还是她的备注,因为身体存在巨大的缺陷,不建议收为弟子,并且请尽量与其保持距离。

    系统不会出错,那么就说明,这个女孩的确有问题。

    “喂,你再这样看我,就给钱!”

    赢百舞皱眉,一只手握住了柴刀,要不是孙默刚才送给了她一份夜宵,她现在已经威胁着孙默要钱了。

    至于刚才停下板车,过来去找孙默,她以为又是那个讨厌的校工。

    要是换成其他女生,肯定害怕,早早的逃走了,但是赢百舞不会,对于她来说,这可是小发一笔横财的机会。

    “要多少?”

    孙默调侃。

    “一百两!”

    赢百舞直接狮子大开口。

    “好呀!”

    孙默现在不差钱,随手掏出了一把碎银子,递给了赢百舞:“今天没带那么多钱,这些先凑合着吧!”

    赢百舞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随即挥手,抓走那几枚碎银子。

    “很好,钱你收了,那么可不可以让我摸一把?”

    孙默话音刚落,赢百舞就停下了,仿佛一只遇到袭击的豪猪,浑身的刺都指向了孙默。

    “你要死,我可以成全你。”

    柴刀锋利,蓄满了力道,随时准备砍向孙默的脑袋。

    “别误会,我只是想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孙默耸了耸肩膀。

    “呸。”

    赢百舞吐了一口口水,满脸厌恶:“人渣!”

    孙默刚刚在赢百舞心中积攒的那些好感,全都消失了,穷的肚子都在咕噜咕噜叫的少女,以为孙默和那些想占她便宜的臭男人一样。

    “你要是不怕死,就跟着吧!”

    赢百舞瞪了孙默一眼,拉着板车,继续工作。

    孙默蹙眉,气氛这么僵硬,再做解释,恐怕也无法赢得信任了,不过他的内心中,现在满是愤怒。

    肯定有男人用财货骗过这个女孩,不然她不会是这种态度。

    ……

    新的周一来了,上公共课前,孙默顺手摸了摸鹿芷若的脑袋:“你们要是不喜欢这节课,就不要来了!”

    有自己给她们制定私人训练计划,她们根本不用来上这节修炼医学课。

    “啊呜!”

    鹿芷若低下了头,她就喜欢看老师上课的样子。

    “知道了!”

    李子柒点头,拉着木瓜娘离开,还有半个多月,就要和高贲的学生进行约战了,的确不该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开箱吧!”

    孙默打开了黑铁宝箱。

    光华消散,一个巨人药包静静地悬浮在眼前。

    “不亏!”

    孙默撇嘴,反正值一百点呢,只要不是泥土就行。

    “收起来!”

    孙默默念了一句,走上了讲台。

    阶梯大教室中,依旧满员,甚至还有几位老师,对于这种情况,孙默已经相当熟悉了,所以他的心情,古井不波。

    一天的课程下来,孙默又收获了512的好感度,看上去不少,可是想要买到名师光环,还需要攒一段时间。

    吃过晚饭,孙默照例去莫悲湖畔描绘聚灵纹,等到深夜,赢百舞拉着板车,准时而至。

    等到第二趟的时候,孙默走了出来,把准备好的夜宵递了过去。

    赢百舞也不客气,拿了就吃。

    如是三天后,赢百舞受不了了,她本来就是个没耐心的女孩,每天这么吊着,弄不懂孙默的意思,真是好难受呀。

    于是第五天晚上,赢百舞拿着特别磨过的柴刀,进了草丛。

    “食物呢?”

    赢百舞询问。

    “喏!”

    孙默递过了纸包。

    “你如果想用这点小恩小惠就让我感动,告诉你,做梦!”

    赢百舞盯着孙默,语气粗野。

    “为什么要感动你?”

    孙默反问。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包养我?没有一百万两的话,想都别想!”

    赢百舞直言不讳。

    “这就是你给自己的标价?”

    孙默很好奇,他给赢百舞投食,纯粹是顺便而为,就像广场上喂鸽子、路边喂野猫,也算是一种消遣。

    “我说的是黄金!”

    赢百舞冷哼,她注视着孙默,以为自己说出这话后,肯定要遭到奚落,或者嘲讽什么的,可是并没有。

    这位年轻的老师,居然露出了认真思考的表情,这让她有些意外,有些好奇,不由得问了出来:“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果花一百万两黄金,买一个未来的箭神,值不值得?”

    孙默摸了摸下巴。

    “箭神?谁?”

    赢百舞皱眉。

    “你呀!”

    孙默凝视赢百舞,一条备注显示了出来。

    拥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箭术出众!

    赢百舞单手抱胸,立刻往后退了两步,还把柴刀放在了面前,随时防备着孙默。

    “这个家伙怎么知道我擅长射箭的?”

    赢百舞狐疑。

    这个女孩的生活很苦,晚上把学校的泔水拉倒城外倒了,白天还要去铁匠铺当帮工。

    要知道,打铁这可是身强力壮的大男人才干的动的活计,可是赢百舞为了生存,只能硬着头皮上。

    金陵是唐国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在这里生活不易,消费很高。

    普通人家,都是买柴火,但是赢百舞家买不起,所以每一个周末,她还要进山,砍下足够用一个星期的柴火背回来。

    赢百舞家里太穷,总是饿肚子,所以每次进山,反倒是她最快乐的日子,因为可以打一些野味,填填肚子。

    没有弓箭,赢百舞就自己做,就这么为了一口吃的,她愣是练出了一手还算不错的箭术。

    “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学生?”

    孙默开口,管他系统给出的潜力值是高还是低,他欣赏这个坚强、能吃苦的女孩,虽然爱钱了一点,但这只是小毛病。

    “没兴趣!”

    赢百舞拒绝的很干脆,因为她觉得孙默肯定是在戏耍自己,而且她的目标,是做一位名师的弟子。

    “看不上我呀?”

    孙默乐了。

    “不错,我要拜一位名师为师,那样成功会来的更快。”

    看在五顿夜宵的份上,赢百舞决定实话实说。

    “你失败了几次?”

    孙默好奇。

    “十八次!”

    赢百舞坦然承认,她没有任何的自卑和不好意思,因为她坚信,这些失败,就是通向成功的台阶。

    “老师,放弃吧,我不会拜一位新入职的老师为师的!”

    赢百舞打量着孙默。

    那些总是骚扰的自己的人,是几个校工,他们穷酸又小气,别说花钱去妓馆,就是只要几十个大钱的私娼都不舍得找。

    眼前这位也应该不是杨才那种喜欢年轻女孩的变态。

    那么只剩下一个答案,他是真的想收自己为亲传弟子。

    说实话,这是赢百舞第一次被人欣赏,她很感动,可是必须拒绝。

    因为跟着新老师,一穷二白,想要出人头地太慢了。

    “谢谢您的夜宵了,不过以后,不用再给我买了,因为这注定是一桩亏本生意。”

    赢百舞用上了敬语,说完,转身离开。

    “孙默,你最好按照系统的评价去收徒,这个赢百舞,建议你远离!”

    系统突然出声,给予警告。

    “呵呵!”

    孙默才不想被系统控制呢,目前来看,系统是辅助自己成为名师,可谁知道将来呢?所以他才要逆着系统的意思行动。

    接近赢百舞,收她为徒,这是试探系统的手段。

    当然,孙默也的确欣赏赢百舞,他不想看到一个天才因为没有机会,就只能每天拉泔水。

    孙默靠着一株桑树,望着天上的明月发呆,既然话说开了,那就再谈谈吧,可是他等了好大一会儿,依旧没有看到赢百舞出来。

    “怎么回事?”

    孙默皱眉,便往食堂走去。

    ……

    赢百舞走在半路,被杨才拦住了。

    “你,过来!”

    杨才挺着一个大肚腩,颐指气使:“帮我去仓库找几份资料!”

    赢百舞不想过去,可是她知道这位是后勤部长,整个中州学府有关后勤的事务,都归他管,要是自己拒绝,这份工作也就别想做了。

    “发什么呆呢,快过来!”

    杨才催促。

    仓库中,只有油灯的光芒,所以显得昏暗。

    “去吧,就在那边,是几份资料。”

    杨才喷着酒气,随手指了一堆箱子,在赢百舞走过身边时,他伸手就摸向了她的屁股。

    赢百舞早有警惕,脚上发力,便躲开了。

    “呵呵!”

    杨才冷笑,你逃得了吗?“你母亲最近如何?”

    听到这话,赢百舞的脸色一变,紧紧地握着拳头,指甲一下子嵌进了皮肉中。

    “别愣着,赶紧干活!”

    杨才双手抱胸,打量着赢百舞。

    这个女孩,虽然没胸,但是有屁股,而且这种不施粉黛的天然美,很让人喜欢。

    杨才就喜欢这种少女,看着她们在身下挣扎,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去妓馆玩女人?包养情妇?

    那有个屁的意思呀,不会反抗的女人,和玩偶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杨才走向赢百舞,伸手便摸向了她的屁股。

    啪!

    赢百舞打开了杨才的手,像一只刺猬似的,快速后退,躲开了杨才。

    “哈哈!”

    杨才乐了,赢百舞这恐慌中带着紧张的表情,真是绝赞呀!于是他一边欣赏着,一边走了过去:“赢百舞是吧,你应该知道,这份工作,你母亲是用什么换回来的吧?不知道?那我告诉你!”

    “闭嘴!”

    赢百舞吼了出来,盯着杨才。

    “哈哈,今天的食堂大楼,一个人都没有,更何况这里还是仓库,你觉得谁会闲着大晚上没事来这里?”

    杨才讥讽,今天晚上,这个女孩,自己吃定了。

    “杨部长,请你自重!”

    赢百舞把手伸向腰后,抓住了柴刀。

    这种骚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她早有防备,不过前几次,杨才还顾忌在学校中的形象,不敢硬来,但是今天这家伙喝了酒,怕是不会善了了。

    “只要跟了我,你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小日子过起来,不比每天拉泔水当铁匠舒服?就算你想进入中州学府,我也可以帮你。”

    因为没能及时把孙默赶走,杨才今天被张翰夫狠狠地骂了一顿,还挨了一耳光。

    杨才郁闷之极,就去喝酒了,越喝,越难受,随后就想起了赢百舞,可以把气撒在她身上呀。

    喝了酒的人,哪还有什么理智可言,借着酒劲儿,杨才就来了。

    “你妈,我睡过了,除了这份工作,还给了你父亲一百两哦,你想想,你要是拒绝我,丢了这份工作,你说你父亲会不会打死你?还有你母亲的身体,是不是白白付出了?”

    杨才狞笑着,走到赢百舞身边,去摸她的胸。

    唰!

    油灯的光芒照耀下,一道银光闪过。

    杨才愣了一下,跟着手臂上就传来了疼痛,他低头一看,发现手背被割破了,有鲜血流下。

    “你这个臭婊子,既然敢砍我?”

    杨才怒了,冲过去,劈头就是一巴掌。

    赢百舞再躲,望向了大门,硬来是不行的,只能先逃走了。

    父亲腿瘸了,如果自己再失去这份工作,没了收入,那父亲一定会逼着母亲去卖笑的。

    赢百舞一个猫腰,从杨才的肋下冲过,可是刚跑没几步,啪的一下,手臂被拉住了。

    “哈哈,我看你往哪跑?”

    杨才大笑着,打掉了赢百舞手中的柴刀后,把她扯到身前,张着一张酒气乱喷的嘴巴,就吻向了她的脸庞。

    “放开我!”

    赢百舞尖叫着,一拳杵在了杨才的肚子上。

    杨才吃痛,怒意上涌,抬手就是两个耳光,抽在了赢百舞的脸上。

    虽说这几年,杨才养尊处优,早不修炼了,可毕竟有早年的底子,赢百舞一个锻体境二重的杂鱼,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啪!啪!

    赢百舞被打蒙了,嘴角还流下了鲜血。

    “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杨才冷笑,一把扯住赢百舞的头发,然后亲向了她脸庞。

    赢百舞抿着嘴角,眼中有泪光闪动,眼看着杨才肥脸上的臭嘴靠近,一把木刀突然从旁边,宛若划破夜空的闪电一般,刺了过来。

    啪!

    刀尖结结实实地捅在了杨才的右腮帮子上,然后巨大的力量,把他轰飞了出去。

    砰!

    杨才滚翻。

    赢百舞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天青色制服的青年老师,正站在自己身旁,他的身姿,渊渟岳峙,英俊的脸上,满是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