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136章 有娘亲的地方,才是家!(1更)
    夜色已深,天空湍急着乌云,有雨点落下。

    赢百舞坐在柴房中,双腿屈起,就那么紧紧地抱着膝盖,通过狭小的窗户,望着天际浓重的黑云。

    身上的伤痕,火辣辣的疼,可是赢百舞早习惯了,因为这种被打的日子三天两头就要来一次。

    老爹喝多了酒要打她,赌输了钱要打她,就连心情不好,饭菜做的不合口,也要打她。

    从小到大,赢百舞对老爹最深的印象,就是他挥舞烧火棍的模样,简直比那天想要强暴她的杨才还要可怕!

    一只壁虎,窸窸窣窣的,从脚边爬过。

    咕噜噜!

    赢百舞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就在壁虎被惊吓的要逃跑之际,这个女孩突然伸手,抓住了壁虎,看也不看,就塞进了嘴巴里。

    嘎吱!嘎吱!

    赢百舞嚼着壁虎,满嘴苦涩,不过她的脸上全是麻木的表情,仿佛已经不会笑,也不会哭。

    晚饭,自然是没有吃上一口,而且按照以往的例子,明天的早饭怕是也吃不到了。

    虽然早饭只有半个窝窝头,可是对于赢百舞来说,也是一份难得的享受。

    咔嚓!

    惊雷轰鸣,暴雨终于倾盆而下。

    有一些从窗口泼进了柴房中,浇在了赢百舞的身上,但是她无动于衷,就那么呆呆的坐着,像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

    啪!

    一个小布包掉了进来,滚落到脚边。

    “吃吧!”

    是娘亲的声音。

    “嗯!”

    赢百舞拿起了布包,紧紧地攥着,但是并没有动:“娘,外面雨大,你赶紧回屋子里吧!”

    “哎,舞儿,要不,要不,你逃走吧?”

    赢母落泪,她实在不忍心看女儿每天过这种苦日子,别人家的女孩,穿新衣服,买红头绳,可是自己的舞儿,却是晚上拉泔水,白天当铁匠,这么下去,何时是个头?

    “那娘呢?和我一起走吗?”

    赢百舞问出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发颤。

    “我……我这种快死的人,能去哪里?”赢母苦笑:“走吧,找一个爱你的男人,成家,生孩子,安安稳稳的过一生。”

    “我不走!

    赢百舞说完,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有娘亲的地方,才是家!”

    风雨太大了,赢母又劝说不动女儿,只能离开。

    蹲一晚上柴房,对于赢百舞来说,反而是一种享受,要知道平时,她都是要去干活的,只有在干完活后的黎明时分,才有时间眯一会儿。

    早上,院子里的公鸡打鸣了。

    赢铁打开了柴房的门,把两个包子丢给了赢百舞:“今天不用去上工了,咱们去中州学府,你待会儿,就按照我的吩咐做,要是敢乱来,我打死你们母女俩儿!”

    ……

    上午,周山逸来到办公室,就听到姜永年再说孙默的事情,他本来不感兴趣,可是听到杨才被打后,忍不住凑了过来。

    “怎么回事?”

    周山逸好奇。

    “孙默把杨才打了!”

    姜永年别看是一星名师,但是私下里,大嘴巴,也很爱传这些八卦:“听说是孙默想强暴一个女孩的时候,被杨才发现了,恼羞成怒,才打的人。”

    “什么鬼?”

    周山逸顿时露出了一幅见鬼的表情:“你确定没说错?”

    “我哪儿知道真假,反正都这么传!”

    姜永年耸了耸肩膀。

    “肯定是假的!”

    杜晓想起见过几面的孙默,觉得他为人不错,便忍不住插嘴。

    “对呀。”

    夏园也开口了,撩了撩短发:“孙默就算管不住下半身,可以去妓馆呀,为什么非要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强暴一个拉泔水的女孩?”

    “也许是变态吧?”

    易佳民搭腔,听到孙默倒霉,他很想鼓掌庆祝。

    “是不是有人在整孙默呀?”

    潘毅皱眉。

    办公室的几个人,都看向了这个老头,心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件事,**不离十,就是睚眦必报的张翰夫干的。

    “也可能是心态膨胀了!”

    高诚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他觉得自己要是有神之手,有孙默现在这么大的名声,肯定会膨胀的不像话。

    当然,调戏女学生是不会做的,但是一定会去金陵最好的妓馆,把花魁名妓至少叫十个,来陪自己寻欢作乐。

    “我听说孙默和高贲约战了,本来还想见识他们他们教授学生的实力,现在看来,怕是要搁浅了。”

    周山逸很遗憾。

    孙默躲不过去这关,最轻也是一个开除,严重的,会被圣门封杀,连老师都没得做。

    “不要议论了,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要瞎猜。”

    夏园劝了一句,她是安心慧派系的,自然想禁止对孙默不利的流言。

    “悠悠之口,怎么管得住?”

    易佳民幸灾乐祸。

    嘎吱!

    房门被打开了,众人转头,就看到孙默抱着一盆绿植,走了进来。

    一时间,办公室中安静了下来。

    “诸位午安!”

    孙默随口打着招呼。

    “孙师,午安!”

    杜晓微笑。

    “孙师,这是又换盆栽了?”

    夏园好奇,孙默这段时间,每天都要换一个盆栽,不知道是喜欢园艺,还是怪癖作祟。

    “嗯!”

    孙默只是来放教案的,每天带着太麻烦,不如直接放在教学楼的办公室,反正这么多天下来,这些内容他已经完全记住了。

    孙默离开,夏园扫了其他人一眼,稍微停留了一下后,便不着痕迹的出了办公室,去追孙默。

    “孙师!”

    夏园追了上来。

    “怎么了?”

    孙默对这位三十多岁的短发大姐感官不错,热心肠,敬业,看到不平事,也会吼一嗓。

    “遇到了事情,别硬抗,该去找安校长就要找。”

    夏园劝告,她担心孙默太大男子主义,非要自己硬怼张翰夫。

    “谢谢夏姐了。”

    孙默露出了一个笑容,也顺势换了一个称呼,拉近双方的关系。

    夏园还要再说几句,却是被廉正打断了。

    “孙师?我正在找你,和我去一趟校长室吧!”

    廉正的国字脸上满是严肃,语气低沉。

    “好!”

    孙默朝着夏园点了点头,随后离开。

    廉正在前,孙默在后,等到人少的地方,廉正问了出来:“你现在风头正盛,正是涨名声的好时机,怎么摊上这种事了?”

    “你应该去问杨才!”

    孙默撇嘴。

    “我估计是他在陷害你,但是以你的聪明,应该不会上这种当吧?说白了,还是太自傲,太自信,觉得谁都拿你没办法,孙默,我承认你的神之手很厉害,但是不会为人处世之道,迟早要摔个大跟头的。”

    廉贞语重心长。

    “嗯?”

    孙默愕然,这吹的是什么风?难道廉贞忘了自己为了江冷,怒怼他的事情了?而且听他这番话的意思,对自己评价很高呀!

    “嗯什么?”

    廉贞不解。

    “没有证据,你就相信我是无辜的?”

    孙默好奇。

    “杨才是个人渣!”

    廉贞言简意赅,他是一个性格古板的人,而且一码归一码,并不会因为不喜欢孙默,就在各种事情上讨厌他。

    “既然知道他是人渣,为什么不开除?”

    孙默追问。

    “孙师,即便是圣人,是皇帝,都不可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也要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约,安校长是想剪除杨才,可他背后站的是张翰夫。”

    廉正没有隐瞒。

    中州学府,有三方势力,其中安心慧最弱小,她想要做什么,都阻力很大。

    孙默不奇怪,看看种花家的历史,多少位皇帝想要改变,比如王莽新政、王安石变法,还有张居正新政,这可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可最后落得什么下场?全部失败。

    每次变革,永远会有既得利益者在阻挠。

    廉正没有被张翰夫的钱财权利拉拢,就是因为他还有良心。

    ……

    校长室到了。

    廉正推开门前,又看了孙默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不喜欢孙默,但是这小子有神之手,只要名扬金陵,一定可以给学校带来不少生源,可是现在,等不到那个时候,孙默就要滚蛋了。

    这一次,杨才来势汹汹,孙默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孙默走进校长室,看到已经有六位校领导在场了,其中最瞩目的是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他留着长须,用一顶玉冠束着长发,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儒雅的气息。

    这个男人便是王素,四星名师,中州学府数一数二的大佬级人物,他的派系中,都是老师,不像张翰夫,什么乌七八糟的人都要。

    要说贪财逐利,那是不可能的,这些老师只是觉得安心慧没有才能统御这所学校,所以才站在了王素这边。

    除了这些高层大人物,椅子上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赢百舞,另一个是他的父亲,赢铁,一个瘸了腿的赌棍。

    杨才浑身都裹满了绷带,靠在躺椅上哀嚎,看到孙默进来,他的眼睛中闪过了一抹狰狞和愤恨,跟着给赢铁使了一个眼色。

    “是这货没跑了!”

    在确定了孙默就是事主后,赢铁一下子就冲了过来,超着孙默破口大骂:“就是你这个混蛋,要强暴我的女儿吗?我和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