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170章 你未免也太秀了吧?(6更,为1580月票加更)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脸上有蝎子刺青的大汉就带着十多个手下冲了过来,他还没动手,他身后的两个小弟已经猫腰加速,突然窜了出来,从怀中掏出两个纸包就丢了过来。

    哗!

    纸包绑的并不结实,再加上用力一丢,不用孙默击打,就裂开了,满天都是白色的石灰粉飞散,朝着他罩了过去。

    “果然是帮派混战招数!”

    孙默眼睛一眯,木刀宛若挥毫泼墨一般,扫了出去。

    秋色横空!

    唰!

    那些白乎乎的石灰粉宛若被一股飓风卷起,直接从孙默的面前消失,反而倒卷向了蝎子男一行。

    哗啦!

    劈头盖脸就是一身。

    “咳咳!”

    “你们怎么扔的?”

    “我日梨娘,宰了他!”

    一群人连咳嗽带咒骂,气势更加的暴躁了。

    孙默瞅了梨花巷后面那些泼皮一眼,还差着三十多米的距离,所以他果断的朝着蝎子男扑了出去。

    木刀连挥!

    两个丢石灰包的手下很有经验,一手拿着短刀,一手遮脸,通过指缝观察着孙默。

    “他来了!”

    看到孙默扑来,他们叫了起来,然后再次加速。

    帮派街头打架,讲的就是一个狠字,只要缠住了对手,他就会像被渔网困住的大鱼,任人宰割。

    只可惜今天惯用的战术不灵了,两个手下本来盯着木刀,准备躲闪,可是它们突然就变成了残影,跟着腮帮子上就传来了剧痛,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的被打飞了起来。

    蝎子男看到两个手下抛飞过来,气的吐血,这不是阻碍自己打架么,不过他也不能伤手下,于是只能伸手去接。

    刚刚抓住泼皮,还不等放下,一柄木刀宛若毒舌一般刺了过来。

    蝎子男眼神一凝,再顾不上小弟,脑袋一偏,躲闪的同时,手腕一抖,手中的铁棍轮向了孙默的脑袋。

    “我看你躲不躲?”

    蝎子男盯着孙默,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孙默要是不躲,就会被打中,到时候自己的小弟就会一拥而上,围殴他,如果躲了,那自己就能乘胜追击,彻底压制对手。

    “弄死他!”

    泼皮们也叫喊了起来,泼皮打架,讲的就是一个不要命,一个气势。

    孙默嘴角一哂,不见躲闪!

    “这是一个狠人!”

    蝎子男看着孙默的表情,暗道一声倒霉,这一次怕是要回去躺几天了,不过老大说了,这一次的雇主很慷慨,受伤的,会给一大笔医药费,也算不亏。

    当然,能少受伤还是少受伤,所以蝎子男全力躲闪,可是他发现,没用。

    “这么快?”

    蝎子男惊了。

    孙默的木刀,何止是快,还精准的可怕。

    下一瞬,蝎子男就感觉到一根帮状物带着巨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捅进了嘴巴里。

    满足的牙齿都要碎掉了,

    孙默手臂发力,猛地一挑,蝎子男整个人就被带的飞了起来,砸向了后面那些泼皮。

    “老大!”

    泼皮们喊叫着,伸手去接。

    孙默突进,朝着蝎子男的后背就是一击。

    砰!

    蝎子男飞出去,变成了人肉肉盾。

    泼皮们隔着老大,担心伤到他,不好下手,但是孙默却不在乎,木刀上下翻飞,不停地突刺,打在泼皮们的身上。

    啪啪啪!

    每一次命中,都是一个头破血流,骨头断折。

    哀嚎和惨叫瞬间弥漫在这条狭窄的梨花巷中。

    “撒石灰粉!”

    后面有泼皮紧张的大叫,这次碰上硬茬子了。

    一个泼皮刚从怀里把石灰粉纸包掏出来,就看到一只手伸了过来,抓在了上面。

    唰!

    孙默抢走了石灰粉包,抬手就砸了对面的脸上。

    砰!

    泼皮的脸变白了,被涂了一层粉。

    “一……一起上!”

    一个泼皮一边退,一边叫,可是一扭头,想找个同伴时,才发现身边已经连个人影都没有,只剩下自己一个了。

    唰!

    木刀砍在了他的脖颈上。

    泼皮双眼一番,倒在了地上。

    孙默回头,望向了街巷后面那一波泼皮。

    原本急促密集的脚步声,瞬间消失。

    十几个人泼皮手持器械,站在街巷中,头皮发麻。

    双方交战,这才过了多久?也就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吧?自己连三十多米还没跑完,这个家伙竟然已经把同伴都干翻了?

    你未免也太秀了吧?

    说实话,后面这波泼皮们跑快点,是能赶在同伴被打倒前后夹攻孙默的,但是老大故意压制了速度,先让前面那波上去消耗敌人,自己再捡漏!

    可谁知道,他们一个照面就被打翻了。

    “老大,怎么办?”

    有泼皮慌了,这明显打不过呀!

    “不准跑哦!”

    孙默迈过一地的泼皮,走了回来,有一个嗓子沙哑,叫的难听,孙默抬脚就踹在了他的脸上。

    砰!

    泼皮一声不吭,直接晕死了过去,可是鼻子断了,殷红的鲜血哗啦啦的往外流,很快就湿透了衣襟。

    咕嘟!

    泼皮们吞了一口口水,眼睛有些痉挛。

    这个家伙,下手好狠!

    “说吧,你们是什么人?”

    孙默走到蝎子男旁边,踢了踢他的脑袋,目光则是扫过了这一群泼皮。

    那一瞬间,泼皮们头皮发麻,感觉自己被一只暴熊给盯上了,仿佛下一刻,自己就会像脆弱的玉米棒子一样,被他掰断。

    两个小脑袋,从长着青苔的院墙上露了出来。

    “老师好厉害!”

    鹿芷若都想拍手鼓掌了,因为老师横扫立马,站在梨花巷中,面对十多个手持利刃的坏蛋,简直帅气的无以复加。

    “又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李子柒很生气,这肯定是那个周永干的,他估摸着也知道这种手段,伤不到孙默,但是可以恶心到孙默呀。

    成天被这么骚扰找麻烦,谁受得了?

    “不行,我要去警告这个家伙,要是再敢找老师麻烦,我就弄死他!”

    李子柒思考着,面色又渐渐的严肃了起来。

    这件事,恐怕不好办,周永的父亲周远志,表面上看似和李子兴没什么关系,但实际上,就是为这位王爷办事的。

    周家最近十几年崛起,成为金陵城巨商,可以说就是靠着抱上了这位王爷的大腿。

    李子柒头脑很好,而且思考问题,非常全面,也有深度,她又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如果周永这么针对孙默,是被人授意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要把中州学府搞的臭名远扬,那岂不是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

    “快看,又打起来了!”

    鹿芷若惊呼。

    泼皮们怕了,不想打,但是孙默怎么可能放过他们,直接扑了出去。

    “小子,是你要找死的!”

    为首的泼皮大吼一声,看似凶悍,整个人却是转身就跑。

    孙默冲刺,施展乾坤无相分身。

    唰!

    一团巨大的血色雾气迅速从孙默身上溢散了出来,随即一个‘孙默’,从里面冲了出来,不仅身高相貌一模一样,就连身上的衣服和木刀,都丝毫不差。

    分身孙默高高跃起,踩着泼皮们的肩膀和脑袋,窜了过去,然后一个空翻,落在地上,转身就是挥刀一击。

    一江春水!

    啪!

    木刀抽在了为首泼皮的脸上,打得他整个人都像陀螺一样旋转了起来,然后砰的一下,撞在了墙壁上。

    然后两个孙默,开始前后夹击。

    “哇!”

    看到这一幕,鹿芷若忍不住坐在墙头上,开始拍手叫好,这一招好帅,我要学。

    那个分身,动作灵动,姿态飘逸,看上去就像拥有灵魂意识的,因为它甚至都可以躲闪格挡攻击,还能打出孙默习得的一切招式……

    “不愧是擎天学府镇校神功!”

    李子柒感慨万千,随即一想到孙默竟然把这种顶级的功法都无私的教给了自己,她的内心中,便溢满了感激和崇拜。

    这个天下,能做到孙默这样的老师,才有几人?

    “能拜入老师门下,我真是走了大运!”

    李子柒有些小窃喜,不由的想起了那个傍晚,和孙默在云亭湖畔的初遇。

    叮!

    来自李子柒的好感度+50,友善(760/1000)。

    孙默和分身前后夹击,对上一群泼皮,简直是完虐,不到十秒钟,全部把他们干翻在地。

    “老师!”

    鹿芷若开心地跳下墙头,跑了过来。

    李子柒的动作就要慢多了,双手扒着院墙,整个人拉长,尽可能的靠近地面后,才松开手。

    就这么小心,李子柒落地的时候,身体还晃悠了几下,差点控制不住平衡摔倒。

    “芷若,小心!”

    李子柒提醒,担心木瓜娘被抓了人质。

    孙默喘着粗气,心念一动。

    分身化作一团红色的雾气,重新返回到了孙默身上,融入他的体内。

    孙默体会着身体中的感觉,不由的摇了摇头,分身相当好用,但是太消耗灵气了。

    就这么十秒的时间,灵气就消耗了一半,而且还有一股疲惫感,那感觉就像被一个坐地能吸土的少妇给榨干了,

    “我应该是境界太低,灵气太少,还不足以长时间的施展支撑乾坤无相分身!”

    孙默猜到了原因。

    这可是圣级绝品功法,相当难练的,像擎天学府历代那些有幸可以修炼这门功法的天才,等到练到第六重,本身的境界,几乎都是千寿境以上,最差的也是神力境七、八重,所以本身灵气已经相当雄厚了,自然也不会遇到这种问题。

    像孙默在燃血境二次就修炼出分身的,真是独一无二。

    “芷若,去,帮我捡一块石头过来!”

    孙默扫视了一圈,很好,现在可以进入审问环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