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199章 今天,你们都要死!
    清风拂过了山林。

    “肯定!”

    澹台语堂笃定,虽然对方中途在其他地方躲藏过,又换了几次线路,还在木瓜娘的身上撒了药水,遮盖气味,但是没用,自己就是找得到。

    “那咱们这么贸然上来,会不会打草惊蛇?”

    赢百舞担忧,应该通知老师的。

    “就当是来郊外游玩的嘛,惊什么蛇?而且咱们都是少年人呀,谁会警惕?所以你们赶紧给我摆出一副郊游的表情,尤其是你轩辕破,别老皱着眉头。”

    澹台语堂吩咐。

    “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老师。”

    赢百舞认为这么私自行动不好。

    “来都来了,别废话,赶紧走!”

    澹台语堂催促,他才不会让赢百舞去告诉孙默呢。

    这一次救援鹿芷若,除了因为她是自己的师妹,澹台语堂也想证明他的价值,让孙默大吃一惊。

    “我早说过,我是靠脑子吃饭的!”

    澹台语堂撇嘴。

    ……

    树林中,孙默和任老狼汇合了。

    “孙老师,就来了你们几个吗?”

    任老狼无语,狠狠地瞪了三角眼一眼,你这干的是什么差事?这么点人,怎么闯道观?

    “我的学生呢,确定在里边吗?”

    孙默询问,死死地盯着道观,有来求签求子的小娘子,但是人不多。

    “十有**。”

    任老狼说着,又赶紧把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这里是一个人贩子窝?”

    李子柒惊讶,堂堂的千年古都,竟然还有这么肮脏污秽的地方?

    “十有**!”

    任老狼点头。

    “我进去看看,你带着你的人,分散开,监视四周,再找找有没有密道出口什么的。”

    孙默担心打起来,敌人会从密道逃走。

    “孙老师,我建议还是调兵,封山,这样对方一个都跑不掉。”

    任老狼提议。

    “太耽误时间。”

    孙默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足以夹死一只海蟹王,因为鹿芷若是女孩,在人贩子窝里,多待一秒,就多一秒的危险。

    “你拿我的腰牌,去金陵府衙让刺史派兵。”

    李子柒取出金色小腰牌,递给了任老狼。

    任老狼弯着腰接过,双手在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兴奋,这次可真是抱上大腿了。

    刺史,那就是金陵城最大的官,结果用这么一个小腰牌就能让他调兵,你说眼前的女孩有多厉害?

    “阿发,你去。”

    任老狼随手就把还没有捂热的小腰牌给了三角眼,虽然不舍,但是没办法,自己要跟在李子柒身边。

    要是真能替她挡个刀,挂个彩,飞黄腾达就在今日。

    “儿子,你们能不能成为官二代,就看老子今天的表现了。”

    任老狼豁出去了。

    “再去郑府,把这里的事情告诉郑老爷子!”

    孙默吩咐。

    “好!”

    三角眼都不用问是哪个郑府,因为整个金陵城,最出名的就是前宰相郑清方的府邸。

    不过他有点慌,这种高门大户,他别说进入,连台阶都没敢去踩过,要是抓到了,会被打死的。

    “快去!”

    任老狼催促,跟着打量孙默,越发的佩服了。

    刚入职的老师就这么厉害,能收到李子柒这种学生,那将来还得了?

    叮!

    来自任老狼的好感度+30,友善(110/1000)。

    “子柒留在这里,老狼,照顾好她。”

    孙默叮嘱完,离开小树林,只是还没走几步,就愣住了,因为轩辕破四人,从土路上出现了。

    双方照面。

    “老师?”

    赢百舞开心了,第一时间跑了过来。

    “……”

    澹台语堂无语,说好的证明价值的机会呢?孙默这都来了,我还表现个屁呀!

    “你们怎么来了?”

    孙默皱眉。

    “是澹台带我们找到这里的。”

    赢百舞直接就出卖了澹台语堂,丝毫不带犹豫的。

    “你们去躲起来。”

    孙默担心学生们出事。

    “老师,你这是要杀进去吗?不如你在前边吸引注意力,我们偷偷地潜入,搜索芷若的踪迹?”

    澹台语堂提议。

    “胡闹!”

    孙默呵斥:“都给我安静的躲起来,不然别怪我动家法!”

    澹台语堂转头,看向了轩辕破:“咱们还有家法?”

    “没听说!”

    轩辕破一本正经的回答。

    “这个刺头!”

    李子柒不爽,澹台语堂太能搞事了,这话要是问江冷和赢百舞,两个人绝对不会回答,但是轩辕破就是个满脑子肌肉的战斗鬼,根本不知道澹台语堂是在调侃老师。

    “你……”

    孙默现在可没闲心开玩笑。

    “老师,我错了,不过我能找到芷若。”

    澹台语堂打断孙默,收起了戏谑的表情。

    “你怎么找来的?”

    孙默其实也好奇,澹台语堂能这么快找到这座送子道观前,这头脑的确是有点厉害。

    “我身体很弱,所以常年吃药,导致我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药味,而我对于药味也很敏感。”

    澹台语堂解释:“鹿芷若和我经常接触,因此身上沾了我的药味,我就是靠着鼻子,找来的。”

    “这家伙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李子柒心里嘀咕。

    事实上,澹台语堂在看到孙默开除周永后,就把一种药粉,找机会涂抹在了李子柒几人身上。

    尤其是鹿芷若和赢百舞,更是他重点‘照顾’的对象。

    李子柒一看就大有来头,周永如果报复,几乎不会选他,轩辕破和江冷,一个太难搞,一个废物,就算弄死弄残了,也没什么收益,但是鹿芷若和赢百舞不同。

    尤其是木瓜娘,算是和孙默关系最好的,如果她出了事,孙默肯定气死,自责一辈子。

    换做是自己,也会朝着鹿芷若下手的。

    “哼,我早说了,我是靠脑子吃饭的!”

    澹台语堂嘴上不说,但是现在,心理得意非凡,看吧,我这就是未雨绸缪,只可惜孙默也来了,不够完美。

    “有吗?”

    轩辕破凑到澹台语堂身边,吸了吸鼻子,什么都没闻到。

    澹台语堂推开了战斗鬼的脑袋:“老师,看你身边没有官府的人,你应该是靠着卖消息的家伙找来的吧?这个道观我来之前问过人,存在了好多年,名声还不错,那么就说明这是一群懂得利用人心的狡猾惯犯,要说那些道人是清白的,我反正不信。”

    李子柒瞅着澹台语堂,没看出来,这个病秧子的脑子还真是好使。

    “我的计划是,你和子柒扮作一对背德的情侣,来求一个孩子,想办法见那个观主道长,到时候,轩辕破冲进来,装做舔狗的模样,大声悲呼,孙默你这个人渣。”

    澹台语堂不管众人,直接开始讲述计划:“这种时候,因为师生恋怀孕,再加上被人捉奸的连翻冲击,那个观主肯定惊诧走神,这个时候,老师你拔出匕首,捅他的心脏。”

    澹台语堂说这话的时候,还抬手做了一个捅的姿势:“狠一点,追求一击毙命!”

    “不要叫我子柒,叫我大师姐!”

    和老师扮情侣耶,李子柒觉得这个计划看错,而且头一次发现,这个澹台语堂也是有可取之处的。

    “好的,子柒。”

    澹台语堂表示明白。

    “……”

    李子柒决定在心中的小本本上给澹台记上一笔。

    “万一这间道观的观主是无辜的呢?”

    一直沉默的江冷,面色凝重的开口了。

    唰!

    众人的目光看了过来,哎呀,没想到你个总是板着死人脸的家伙竟然这么心善?

    “我也很担心师姐的安危,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江冷被众人看着,压力好大:“人命很珍贵,而且人家还有家庭,死掉的话,老婆孩子会伤心的。”

    “放心,老道不会结婚,所以死了,也没人伤心。”

    澹台语堂安慰。

    “……”

    江冷无语,我不是这个意思呀。

    “当舔狗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是江冷来演?”

    轩辕破不爽,他是要做天下第一枪的男人,傲气凛然,应该是女人来舔我才对。

    “我觉得江冷更合适!”

    赢百舞表示赞同,轩辕破满脑子肌肉,一看就不会演戏,可能穿帮,而且江冷这面容,一看就是个变态。

    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不然会伤了他的自尊心。

    “呵呵,江冷师兄的身手很灵活,要和我去找人。”

    澹台语堂解释:“轩辕破的演技可能差点,但是战斗力高呀,可以保护子柒。”

    “我说了,叫我大师姐!”

    李子柒纠正。

    “好的,李子柒。”

    澹台语堂继续解释:“而且轩辕破的任务,就是大喊一句孙默,你这个人渣不得好死,不等他飙演技,观主就被老师捅死了,开始混战,除非老师下手不够狠。”

    李子柒承认澹台语堂的计划不错,但是这句骂人的话,怎么好像是趁机损老师呀?

    很好,再记一笔。

    “我有异议!”

    赢百舞举手:“李子柒运动能力太差,是个累赘,应该由我演妻子!”

    “你不行!”

    李子柒立刻拒绝,这么具有象征意义的角色,必须由我这个大师姐来演。

    “你不行!”

    澹台语堂摇头。

    李子柒又觉得澹台语堂有可取之处了,好,暂时不计较你不叫我大师姐的问题了。

    小本本上,去掉一笔。

    “为什么?”

    赢百舞不服。

    “你性子太直,而且一看就是那种不甘于平淡,有大理想的女人,求子怀孕?你没那个母性气质。”

    澹台语堂解释。

    “嘁,你以为这么隐晦的调侃我性子软弱,我听不出来吗?”

    李子柒嘴角一撇,不行,把刚才去掉的那笔再加上。

    赢百舞沉默。

    澹台语堂满意的扫了一圈,最后看向了孙默:“老师,你觉得如何?”

    在场的都不是蠢人,所以虽然没问澹台语堂这么干的目的,但是都明白了。

    那位观主,十有**是这个人贩子组织的老大,战斗力估计也是最高的,先刺杀了他,敌人肯定大乱。

    这叫做引蛇出洞,澹台语堂则趁乱,找到鹿芷若,进行解救。

    至于说敌人太多,大家最后跑不出道观怎么办?呵呵,为什么要跑?把敌人杀光不就行了?

    除了李子柒,澹台语堂他们都是这个想法。

    “你确定能找到芷若?”

    孙默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一旦同意这个计划,五个学生就要冒生命危险了。

    “最多十分钟。”

    澹台语堂保证。

    “老师,快下决定吧,拖得越久,芷若越危险。”

    李子柒催促。

    “好,那就这么干了,不过切记,一旦出现危险,立刻撤出,你们的生命安全是排在第一位的。”

    孙默下定了决心。

    虽然澹台语堂是个神经病,但是这个计划真的很完美,剩下的就看学生们的执行力了。

    “走了!”

    澹台语堂立刻招呼了一句,带着江冷和赢百舞进了路边的树林,进行潜入找人作战。

    “走吧!”

    孙默开始在脑海中,思考这个计划的漏洞。

    “都是狠人呀!”

    李子柒感慨,她发现澹台语堂嘴角带笑,仿佛找到了好玩的事情,轩辕破则是因为可以打一场,兴致勃勃,江冷依旧死人脸,毫不害怕。

    至于赢百舞,这个女孩抿着嘴角,眼神坚毅,看样子是不找到鹿芷若誓不罢休。

    “不行,我作为大师姐,可不能被比下去了。”

    李子柒快走几步,追上了孙默,顺手抱住了他的胳膊,很快,她的脸上就露出了忐忑,担忧,又对未来充满希冀的表情。

    一个爱上了自己的老师,又担心这段背德的恋情会无疾而终的小女人形象,瞬间进入了轩辕破的眼睛。

    “……”

    轩辕破震惊,娘说的果然没错,何止是女人说的话,女人的任何一个表情都不能信。

    此时的李子柒,绝对的演技派。

    孙默进了道观,第一眼就看向了那个在院子里扫地的道童,刚刚激活神之洞察术,一条红色的备注就跳了出来。

    “人贩子,招牌,演技极好,请注意防备。”

    道童看到孙默和李子柒,带着惹人喜爱的笑容,行了一个礼,然后继续扫地,别看他年纪不大,但已经有了一丝仙风道骨的气质。

    这个道童长得很是英俊,再配上浆洗的干净的道袍,非常潇洒,他在这里扫地,就是观主利用他的相貌和笑容,来提升香客们对道观的好印象。

    孙默一边走,一边观察每一个遇到的道士,然后眉头就皱的更深了,这根本是进了人贩子窝了。

    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孙默凑到了李子柒耳朵边,低声提醒:“小心点,全是人贩子。”

    李子柒脸红,不过还是顺势紧紧了抱着孙默的那条胳膊,表现的更亲密了。

    想见观主,并不难。

    李子柒拿了十片金叶子,买了香烛,朝着三清观供奉的神像假模假样的求子后,就放慢了脚步,装作游览风景,同时说悄悄话。

    不到三分钟,一个中年人就出现了。

    “贫道白鸟真人,乃此三清道观观主!”

    白鸟真人一脸的慈眉善目:“我观两位面相,似乎有极大的烦心事呀。”

    “观主你好!”

    李子柒点头行礼,心中却是不以为然,十片金叶子的威力,果然强大,她以为这个家伙怎么也要等个十多分钟才会出来呢。

    “观主!”

    孙默摆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老师!”

    李子柒呢喃了一句,抓住了孙默的手。

    白鸟真人耳朵一动,他好歹也是踏入神力境的高手,这点细弱蚊蚋的声音,根本瞒不过他。

    没看出来呀,这个女孩竟然如此大胆?

    白鸟真人微不可察的打量着李子柒,胸部小如荷包,但是长着一张瓜子脸,极其精致,而且看气质和出手的大方程度,十足的豪门大族人家出身。

    白鸟真人卖过太多的女人了,这个女孩一看,就是极品,不过他不敢绑架了卖,不然会惹上大麻烦的。

    不过没关系,这种女孩,可是最好的招牌,这才是她的最大价值。

    试问一个贵人家的小姐,都是我们三清观的虔诚香客,那些小娘子小媳妇们,谁还会怀疑这里却是个吃人的魔窟呀?

    “这条鱼,我今天吃定了。”

    白鸟真人收起贪婪和杂念,越发的仙风道骨起来,宛若一个排忧解难的活菩萨。

    孙默神色纠结,也开始飙演技,但是神之洞察术已经激活。

    范白,四十五岁,神力境二重。

    力量37,纵跃过度,力量衰退。

    看到这一条,孙默的眼皮就猛地一跳,竟然是神力境,即便是衰退,也碾压自己好几倍。

    不过这才正常,境界越往上,越难练,但是战斗力也是呈倍数的提升。

    智力46,狡猾多智,坏事做尽却依旧逍遥法外,堪称一只老狐狸。

    敏捷50,逃命可是我的本事。

    耐力47,睡得女人太多,腰骨都软了,迟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意志36,怕死,想一辈子享受人生。

    ……

    潜力值,高!

    备注,人贩子老大,因为常年的逍遥法外,让他养成了自大骄傲的心理,这是你可以利用的一点。

    备注,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抓不住就会死。

    在白鸟真人的身侧,浮现着密密麻麻的数据,孙默的视线快速的掠过,寻找可以利用的信息。

    “竟然是个左撇子?”

    孙默暗道好悬,偷袭的位置,至关重要,他本来打算从左侧下手,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右撇子,这样对方不好拦截,但是现在,要换成右侧了。

    “我要给老师创造一个绝佳的出手机会!”

    李子柒面容忧愁,欲说还羞的诉苦,完全就是一个对未来迷茫的小女人形象,让白鸟真人的警惕大减。

    “啧,连自己的女学生都能搞上,这个老师厉害了呀!”

    白鸟真人羡慕,这种师生恋,肯定很刺激,不过跟着又得意了起来,学生妹,我也睡过好几个了,虽然没这个漂亮,但是那种青涩的感觉,依旧很棒。

    孙默装作满怀心事的样子,‘随意’地走到了白鸟真人的右侧,一边等待轩辕破的大吼,一边暗暗发狠。

    “居然敢绑架我的吉祥物,今天,你们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