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205章 中州学府,第一名师!
    马车在道路上有条不紊的行驶着。

    孙默并没有着急开箱,而是继续背诵黑暗草本药植,直到把一百种全部记住,系统的提示声响起,表示已经升到了大师级后,他才停下。

    “完美!”

    孙默很满意,现在他熟知两百种黑暗药植,对于这次黑暗大陆参观之旅,还是很有帮助的。

    学识这种东西,没有任何人会嫌多。

    因为鹿芷若靠着孙默的胳膊睡了过去,孙默觉得这也算是提升了运气,所以没有再摸她的脑袋,而是直接开箱。

    金黄色的光芒耀眼,但是只有孙默可以看到,等到消失,一本技能书便悬浮在了空中。

    叮!

    “恭喜你获得古法按摩术四大分支之一,正骨术,熟练度,专精级。”

    “此术法,涉及骨科的一切方面,包括接骨,修复修补骨头受损,断裂、长期按摩,可以增强骨骼强度,韧性、帮助增高,大到更换全身换骨,小到矫正牙齿,全都可以完成。”

    系统淡定的科普中,却是透出了正骨术的强大。

    推拿按摩一番,便能矫正牙齿,这简直太厉害了。

    孙默听完,就兴奋了起来,古法按摩术的四大分支技能书终于全都拿到手了。

    别看名字不好听,像个按摩小妹似的,但是效果却是极其的好,说实话,称一句神技,孙默觉得不为过。

    当然,古法按摩术不能包治百病,泛用性也不如神之洞察术和今古遍照、恒沙无迹,但是只要对症,它的效果真是出奇的强大。

    孙默能够在中州学府化险为夷,最终站稳脚跟,获得神之手的美誉,成为目前风头最盛的新人老师,靠的就是古法按摩术。

    “现在要学习吗?”

    系统询问。

    “学呀!”

    孙默迫不及待。

    没有特效发生,浮现在孙默左眼前,只有他可以看到的技能书,啪的一下碎掉了,崩裂出无数的光斑,然后宛若一条光带似的,涌进了孙默的脑海中。

    “恭喜你,已经掌握正骨术,请在按摩推拿的道路上,再攀高峰!”

    系统恭贺。

    “你是让我要拿捏脚小妹冠军吗?”

    孙默调侃了一句,心情极好。

    “大师级的锻肌术,专精级的通络术,大师级的活血术,专精级的正骨术,再加上大师级的基础按摩术,我这是全套都学会了吧?”

    孙默觉得自己以后开个按摩店,绝对大赚特赚,每天只干半小时,捏一个客户,但是收天价,做一单就吃一年。

    “完美!”

    孙默差点忍不住打一个响指。

    “并不是全套。”

    系统适时的浇了一桶冷水。

    “几个意思?”

    孙默皱眉。

    “四大分支和基础按摩术你都学到了,但是还有一些延伸分支你没掌握呢!”

    系统鄙视,绝代名师系统的强大,根本不是你这种蝼蚁一般的凡人能够明白的。

    “比如?”

    孙默追问。

    “美容术,包括护肤,丰胸,丰臀,瘦腰,推拿燃烧脂肪等等,不过因为对于修炼者来说,这些都是可有可无的方面,所以并不重要,被列为了延伸分支。”

    系统科普。

    它瞧不起这些东西,但是却把孙默惊到了。

    这要是学会了,开一家美容院,怕是不到半年,门槛儿都要被踩坏十次了,绝对赚的盆满钵满。

    女人们对于美,是最执着的,无任何副作用的美容呀,谁不想要?关键是学了强大的美容术,还看什么小电影,完全可以实操,呃,实际操作了。

    听说健身馆的教练们都不缺女人,也不知道真假,所以孙默觉得,会美容术的男医师,应该更高大上吧?

    “我跟你说,当你一年下来,可以名正言顺的摸几千个,甚至上万个女人的时候,你就会开始厌恶。”

    系统乐了:“到时候你绝对会看到女人的身体就恶心,变成一个gay里gay气的基佬。”

    “滚!”

    孙默也就是随便想一下,能学会古法按摩术的主体,他已经非常满意了。

    等确定系统不再奖励宝箱后,孙默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考学一门学科,对自己和学生们的提升最大!

    系统好不容易奖励了一门学科,直接把熟练度提升到了大师级,所以自己一定要利用到极致。

    能褥羊毛的时候,就薅到死!

    ……

    金陵城,刺史大人的亲兵倾巢而出。

    看到这一幕,街上的行人纷纷猜测,这又不知道是谁家倒霉,要被抄家灭族了。

    因为抄家就意味着发财,所以这种事都是刺史大人的亲兵负责。

    很快,答案就揭晓了,是周家,其拥有的财富足以在整个金陵排进前十,是数得着的大富豪。

    富丽堂皇的周家大宅,此时鸡飞狗跳。

    “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

    管家飞奔而来,匆忙报信。

    “什么事情?”

    书房中,周远志正在待客,看到管家如此慌张,立刻把茶杯砸了过去。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周远志信奉的便是处变不惊,他没搭理管家,而是朝着客人道歉:“鄙人御下无方,让王兄见笑了。”

    要是平时,管家早就磕头认错求饶了,但是现在不行,他直接叫了起来:“老爷,刺史的大人的亲兵包围了咱们家的大宅。”

    “什么?”

    周远志面露惊容,霍然起身。

    “周兄真是……”

    那个王兄本来凑趣,准备捧周远志几句家风甚严,可是听到管家这句话,脸色骤变,刺史大人的亲兵?这不是代表着要抄家吗?

    蹭的一下,姓王的站了起来,连拱手告辞都顾不上,直接往出跑,这种时候,他可不想和周远志沾上关系。

    “王兄,留步!王兄,留步呀!”

    周远志喊人,可是根本没用。

    “该死的,你知道这一笔生意要是做成了,能赚多少钱吗?”

    周远志气急,抓起一个茶杯,狠狠地砸在了管家的脑袋上。

    管家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嚯,周老板好大的威风呀!”

    于刺史龙行虎步,走了进来。

    “于大人,我这小门小户,受不了惊吓,你看是不是……”

    周远志看向了那些官兵,潜台词很简单,先退出去吧,我也是有后台的,别闹的太僵了。

    “小门小户?过了今天,你户上的那一点就没有了。”

    于刺史也是个妙人,看到周远志态度不好,他说话也开始加棒带刺。

    周远志脸色一变,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吗?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也不装了,直接撕破脸:“我儿子在李王爷家,我现在派人去叫他回来,省的你们以为他逃了,要下海捕文书。”

    “周远志,别挣扎了,你这次的事太大了,郑相怒火中烧,亲自出手,谁都救不了你。”

    于刺史冷笑,吩咐部下:“动手!”

    “郑相?”

    周远志脸色瞬间变得黑沉如墨,我怎么得罪了这尊大神了?

    侍卫搬了一张太师椅过来,于刺史坐了下来,果然是李王爷吗?

    其实以周远志现在的地位,能做他靠山的人,屈指可数。

    如果没有在郑相参与,就算发现了周家贩卖人口,于刺史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

    但是现在郑相参与了,于刺史就正好借势杀人了。

    李王爷在金陵的势力是大,说是金陵城的主人,也不为过,谁让这是人家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地盘呢,可越是这样,反而越是让皇帝陛下不喜。

    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大肆敛财,做个逍遥王爷也就算了,培植这么多党羽是什么意思?

    于刺史上任两年,其实是很不爽的。

    金陵刺史,官面上,这是金陵最大的官员,可是大家说起来,不知刺史,只知道李王爷。

    “别挣扎了,三清观被连锅端了,你的儿子周永当时也在,话说你们绑架谁不好?去绑架孙老师的学生?找死吗?”

    于刺史觉得周永真是头铁,是不是平日里嚣张惯了,开始飘了,以为自己谁的都可以惹?

    “孙老师?”

    周远志一脸懵逼,我知道孙老师是那个鸟人?等等,前几天开除了儿子的那个老师,貌似姓孙?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听到三清观三个字后,周远志瞬间头皮发麻,那里的事情,是绝对不能暴露的呀!

    “啧啧,真是坑爹的娃呀!”

    于刺史讥讽。

    ……

    一个金陵全城都知道的巨商被抄家,这可是大事件,不到半天,就传的人尽皆知了。

    杏花巷,叫做巷,可实际上是一个城区。

    金陵最顶级的权贵们大多住在这里,而且尤以李子兴家的豪宅最大,几乎占了五分之一的杏花巷。

    “王爷,周家被抄家了!”

    管家来报。

    “这一天,终究要来的,周家倒了,那就再扶植一个,不过是换一个钱袋子罢了。”面容儒雅的李子兴,一个人在下棋:“记得,做干净一些。”

    “嗯!”

    管家应声,这种工作,他已经习惯了。

    “还有事?”

    李子兴蹙眉,雅兴都被打扰了。

    “小璨王爷,死了。”

    管家硬着头皮,说了出来,没办法,王爷终究要知道的。

    “什么?”

    李子兴大惊:“怎么死的?”

    “据说是被那些救出来的女子乱棍打死了。”

    管家解释了几句。

    “呵呵,璨儿虽然不学无术,但是几个弱女子想杀他?做梦呢?”

    李子兴面容狰狞,啪的一下,把棋盘掀翻了。

    哗啦!

    黑白的棋子滚了一地。

    “去给我查,我要知道把那个凶手全家的皮都扒了。”

    李子兴承认,这个借口很完美。

    儿子在人贩子窝里欺负女人,结果被杀了,你有什么脸叫屈?换了谁,肯定是赶紧把这件事捂住,先遮丑,护住自家的名声,别被抹黑了。

    要是狠一点的家主,说不定还会大义灭亲。

    “备骄,我要去刺史府!”

    李子兴起身,官面上,自己的确不能找那个凶手麻烦,还要主动慰问那些被拐卖的女孩,然后把自己的儿子塑造成一个准备潜入救援那些女孩的英雄,只是阴差阳错,发生了误会。

    李家的名声,是一定要保的,而且还要大肆宣扬,李璨为了救那些女孩被杀,然后背地里,则要疯狂的报复那些胆敢撩自己虎须的家伙,不然还真以为我李子兴是吃素的呀!

    “郑清方,你都致仕了,还不好好的歇着,安度你的晚年,真是找死!”

    李子兴愤怒。

    管家把头低的很低,就像鸵鸟一样,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李家的能量太大了,不出半个时辰,李子欣就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周永因为被一个姓孙的老师开除,气不过,绑架了那个孙老师的学生?结果被人找上门全灭了?”

    听到部下的汇报后,李子兴的手气的都在哆嗦。

    怎么还有这么坑爹的孩子?

    你说要是被人家追查了好几年,今天被找到,也就算了,可却是因为这种小问题被发现的,这冤不冤?

    “孙默吗?居然还是安心慧的未婚夫?有意思了!”

    李子兴听着孙默最近两个月的履历,冷笑连连,神之手?我很快让你没有手,还有曹闲这个蠢货,怎么还没有把中州学府吞并掉?

    曹闲,就是万道学院的校长!

    ……

    张宅。

    张翰夫这几天,诸事不顺,都不想去学校了,一看到孙默那张脸,他就烦。

    “父亲!”

    张乾林脚步匆匆。

    “我说过多少次了,要沉稳。”

    张翰夫教训。

    “父亲,周家被抄家了。”

    张乾林能不急吗?这可是大事!

    “哪个周家?”

    张翰夫皱眉。

    “周远志,金陵前十的巨富之一!”

    张乾林唏嘘。

    “你开什么玩笑?这种巨商,是说抄家就能抄的吗?”

    张翰夫大惊,他这两天还在考虑,是不是去道个歉呢,这样等自己上台以后,再登门要捐赠经费的时候,也好意思开口。

    张翰夫还在想带什么礼物去呢,结果你现在告诉我周家完蛋了?

    “是真的!”

    张乾林赶紧把听来的消息告诉了父亲:“我去看过了,千真万确,周家大宅的那个红木大门上都贴了封条。”

    “贩卖人口?”

    张翰夫脸色难堪,为了壮声势、为了凸显自身的价值,他总是在学校的老师们面前说,周家之所以每年赞助中州学府一百万两,全都是因为自己和他是朋友。

    现在遇到这种事,张翰夫的风评也会下降的。

    以前,你和家财万贯的巨富是朋友,说出去,别人都是羡慕嫉妒恨,可是现在,你和人贩子是朋友,别人不背后骂你就不错了。

    “该死的周远志,赚什么钱不好?赚这种人命钱?”

    张翰夫几乎气死。

    “是呀,太没人性了。”

    张乾林以前去周家拜访过,没看出来,那个和蔼大气的周叔叔竟然是这种人渣!

    “怎么被发现的呀?”

    张翰夫让张乾林详细说一下经过,等听到是周永绑架了孙默的那个大胸女学生,然后被他找了去,张翰夫一脸无语。

    这他妈都行?

    周远志在商海叱咤风云,一世英名,积累了上亿的财富,居然栽在了孙默手上?

    感觉好假呀,这不是蚂蚁掀翻了巨象吗?

    “这一下,孙默的名声,又要暴涨了,我听说已经有人高呼他是中州学府,第一名师了。”

    张乾林嫉妒。

    为了学生,数日不眠不休的寻找,最后单枪匹马,闯入人贩子老巢,手刃贼首,救出学生,这种名师故事,简直太吸粉了。

    听到这话,张翰夫的眼皮抽搐,问了出来:“这次黑暗大陆参观……”

    “我一定不会让他活着回来的!”

    张乾林面容狰狞,不仅安心慧是我的,整个中州学府也将是我的,谁挡了我的路,谁就要死!

    ……

    招生大会结束后,柳慕白便带着一个学生团,进入了黑暗大陆试炼,为了年末的联赛做准备。

    这一次,一定要在联赛中拿到第一名,带着中州学府,升上丙等联赛,然后再在名师考核上,一日连升三星,破了官方的一日三星的最年轻名师记录。

    今天是柳慕白时隔两个半月后,第一次回到学校,他一边往校长室走着,去找安心慧,一边思考接下来的培训计划,该如何才能让学生们变得更强。

    很快,柳慕白发现了不妥。

    以前,自己进入学校,总是会有很多女生偷偷地看过来,有一些大胆,还会装作路过偶遇的样子,朝自己行礼。

    可是今天,并没有。

    柳慕白自嘲一笑,难道我已经过气了?当然,这是玩笑,以他柳慕白的容貌和才华,就算中州学府完蛋了,他柳慕白也不会过气。

    “不过我不会让这所学校被摘牌除名的,我柳慕白,要带着它,重回九大豪门之列。”

    柳慕白自信一笑,蓦然,一道赞美声闯进了他的耳朵,让他不由自主的放缓了步伐。

    “柳老师才是中州第一!”

    说话的人,神色愤怒,仿佛自己的偶像被侮辱了。

    “放屁,孙老师才是!”

    立刻有人表示反对。

    “柳老师曾经在青云榜上排名第十八,来自九大名校之一的黑白学宫,以第三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在剑术上有着极高的造诣,孙老师有什么?”

    柳慕白循着声音忘了过去,他看到说话的是一个矮个子的男生,于是微微皱眉。

    因为柳慕白注意到,这个矮个子提到那个孙老师的时候,叫的很恭敬,这说明对方在他心目中地位也不低。

    “孙老师有神之手呀!”

    有人补充。

    “孙老师毕业的学校是不好,战斗力可能也不如柳老师,但是孙老师正义感爆表,也爱护学生呀!”

    “不错,周永当了一年多的校霸,欺负了好多学生,柳老师去哪了?可孙老师刚来,就把他开除了。”

    “孙老师威武霸气!”

    学生们还在争执,这是两波粉丝吵起来了。

    “孙老师?是谁?”

    柳慕白这段时间不在学校,所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周永是谁?貌似是一个巨商的儿子?校霸?

    柳慕白太高傲了,他的眼中只有可以培养成才的精英学生,余者皆不管,而周永又不傻,很少找那些精英学生们的麻烦,再加上周永面对柳慕白时,很是乖巧听话,所以柳慕白压根不知道这个家伙的秉性。

    “校大会上开除周永那都是毛毛雨,孙老师为了找到被人贩子拐走的女学生,绞尽脑汁,展现出了惊人的智慧,在一天之内就通过蛛丝马迹,找到了人贩子的老巢,然后单人匹马杀了上去。”

    “我听说孙老师拿着一把木刀,却刀刀爆头,杀得血流成河。”

    “反正是牛逼透了!”

    学生们说到这里,已经不管矮个子了,而是自嗨式的讨论。

    柳慕白这才发现,矮个子这边就三个人,比对面足足少了一半,这岂不是意味着以前粉自己的学生都粉那个孙老师去了?

    “我不管,反正从今天开始,在我心中,孙老师就是中州第一,不解释!”

    刚才和矮个子争吵的那个,明显是孙默的铁粉了。

    叮!

    来自铁粉的好感度+100,友善(100/1000).

    ……

    孙默自从营救鹿芷若后,名气变得更大了,一是李工自作主张,给他造势。

    李工现在就是孙默的第一狗腿,只要孙默能当上中州学府的半个主人,那他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所以不遗余力。

    第二,自然就是不怕事大的澹台语堂了,而且最近学生之间用孙默和柳慕白比较这种话题,还是澹台语堂故意挑起来的。

    他觉得,这样才好玩呀。

    李子柒其实也想帮老师刷刷人气,不过她觉得老师肯定不喜欢,所以就没干。

    ……

    孙默这几天,什么事不干,都能不停地收到好感度,虽然不多,都是个位数,但是架不住次数多呀。

    五万好感度,应该快达成了,只要出去帮几个学生按摩几下,就能达成,但是孙默没去,因为他忙着思考到底该选什么学科?

    这几天,孙默天天泡在图书馆中,把九州学府常见的学科都看了一个遍,做了详细的了解。

    在对照六位学生的优、劣势,进行分析,终于,孙默找到了一门对李子柒和鹿芷若来说,提升最大的学科。

    轩辕破和赢百舞这种战斗天才,根本不用管,江冷身上那些破碎的灵纹一天解决不了,修炼反而是一种痛苦,澹台语堂是个定时炸弹,孙默并不会为他付出全部心血。

    两个小迷妹,自然是孙默重点照顾的对象。

    “这一次黑暗大陆参观之旅,一定要让学生们成长起来,然后在联赛的新人赛中,让他们大发光彩,只有这样,才能不辜负她们对自己的信任。”

    孙默有身为老师的骄傲,不能帮助她们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自己这个老师就是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