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232章 午夜指导,立竿见影
    黑暗大陆上,栖息着大量九州人根本不了解的黑暗秘种,有一些没威胁,但是大多数,有着极强的攻击性,稍不注意,很可能就栽个跟头。

    看到轩辕破满脸兴奋的一头窜出去,李子柒几乎气死,你做事,都不带脑子的吗?

    知道你战斗力强横,但是没有任何情报就这么贸然冲出去,和傻逼有什么区别?

    江冷面冷心热,没有任何迟疑,第一时间便扑了出去,他身轻如燕,几个纵跃,就拉近了和轩辕破的距离。

    在六个亲传弟子中,论速度,江冷是最快的。

    “我也去!”

    鹿芷若拔剑,赶紧去追。

    “不行。”

    李子柒制止,就你这战斗力,去了也是累赘:“澹台,你看着芷若,别让她乱跑,我去看看!”

    “我建议你还是留在这里。”

    澹台语堂对李子柒的运动能力不抱任何希望,要是碰到危险,她绝对比鹿芷若还菜鸡。

    “不要去!”

    孙默的声音,从帐篷中传了出来。

    轰!

    同一时间,四周的灵气轰然巨响,宛若海啸翻涌,朝着帐篷聚集而来,是赢百舞的骨头被修复后,开始冲阶。

    “可是两位师弟……”

    李子柒皱眉,她觉得自己身为大师姐,有义务保护他们,虽然自己的战斗力不行,但是头脑很好,可以出主意。

    “江冷非常靠得住,交给他吧。”

    孙默看着正在冲阶的赢百舞,叹了一口气,他本该立刻去找回两个学生,但是这个开始冲阶了,他也不能离开,要替她守关。

    万一出了差错,自己也能及时补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让人等的心焦,好在赢百舞天资卓越,仅仅耗费了三分钟,便冲阶成功,完美踏入锻体四重。

    “老师!”

    赢百舞神色激动,自己又变强了。

    “嗯,你先休息!”

    孙默冲了出来:“芷若跟着我,子柒和澹台待在这里。”

    “好!”

    木瓜娘立刻跟上。

    看着迅速远去的两个人,李子柒目光哀怨,痛恨自己的行动能力太差。

    “想去就去吧,老师肯定不舍得训斥你的!”

    澹台语堂出主意。

    “你以为我是你吗?不把老师的话放在眼中?”

    李子柒瞪向了澹台语堂,老师留下我,还不是让我保护你和那个赢百舞,对了,还有一个谭路。

    “我去!”

    赢百舞拿着白鸟走了出来。

    “不行,都给我安静待着,谁要是再乱来,别怪我不客气了!”

    李子柒低吼:“还有注意警戒四周,随时准备战斗。”

    ……

    乱石区,孙默赶来了,侧耳倾听。

    哪怕有着月色倾泻,但是石头太多了,乱影匆匆,非常影响观察。

    “老师,在那边!”

    鹿芷若晶莹的小耳朵抖了抖,立刻指路。

    “跑哪去了?”

    轩辕破蹲在一块巨石的顶端,四下观察,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快下来!”

    江冷催促,敌在暗,我在明,你爬那么高,是想做靶子吗?

    “没事!”

    轩辕破大大咧咧,说话都没压低声音,要是对方敢偷袭自己,正好省了自己找人的麻烦。

    蓦然,破风声响起。

    “来了?”

    轩辕破神色一喜,银枪挥舞。

    啪!

    一枚鹅蛋大的石弹被打碎。

    啪!啪!

    孙默踩着石头,跃了上来,木刀点出。

    “老师?”

    本来要反击的轩辕破,看到是孙默,立刻收枪,任由木刀打向了肩膀。

    砰!

    孙默用力,把轩辕破抽了下来。

    轩辕破在空中一个空翻,随即稳稳落地,然后他揉着发麻的肩膀,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在意的笑容。

    “轩辕破,能不能改改你的性格?”

    孙默咆哮。

    “老师,我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不经历生死战,如何变强?如何成为九州第一?”

    轩辕破知道老师是在关心自己,可是自己不需要。

    “是吗?”

    孙默冷哼,也不废话了,脚尖点地,便窜了出来,手腕一抖,便是漫天的木刀残影。

    轩辕破眼睛一亮,立刻挺枪迎上,他早想和老师再打一场了,只是很快,他就发现,老师比起上次切磋,更厉害了。

    孙默还是没有使用灵气,纯粹靠着招式,碾压轩辕破。

    轩辕破的烈火燎原是很厉害,可是完全打不出来,就一点威力都没有。

    “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敢追出来?”

    孙默呵斥。

    “老师,没那么夸张的,打不过,我可以跑!”

    轩辕破解释。

    “万一跑不掉呢?”

    孙默反问:“崇尚战斗,用生死战来磨砺自己,这种做法没错,但是能不能讲一些方法?你这么干,和莽夫有什么区别?”

    “你别不服气,你看江冷,在寻找敌人的同时,还不停地观察四周,确保退路,这样一旦遭遇危险,可以立刻撤退,你呢,满脑子都是找到敌人,打一架!”

    啪啪啪!

    木刀接连打在轩辕破的身上,轰出了一张又一张的金色书页,不过孙默没兴趣观察这个。

    “呃,我承认,我是莽撞了,我下次会这么做的!”

    轩辕破愣了一下,跟着虚心受教,他是喜欢战斗,但又不是蠢货,江冷这个做法,的确值得借鉴。

    “你知道我最生气的是什么吗?”

    别看轩辕破认错了,但是孙默并没有停手,反而打的更狠了。

    啪啪啪!

    檀香木刀一刀快过一刀,打在轩辕破身上,孙默要给这个家伙长长记性,不然这么下去,他迟早死掉。

    “我不听话?”

    轩辕破猜测。

    “不对!”

    孙默挥刀就砸在了轩辕破的手背上。

    “这才过去几个月,老师已经这么厉害了?”

    一旁观战的江冷,目瞪口呆,比起上一次和轩辕破的切磋,老师更加的游刃有余了。

    孙默的确淡定,在整整六重大乾坤无相神功的支撑下,教训轩辕破,简直就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轩辕破一连说了十几个答案,可是都错了,这让他有些气急败坏,干脆站住不动了:“老师,你打吧,打完告诉我!”

    动脑子的事情,真是好讨厌!

    轩辕破这么一站,孙默反倒是下不去手了,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你现在不是以前那种独行侠了,你是有同门的人,你考虑过没有,江冷追出来,是冒了很大风险的。”

    轩辕破一愣,跟着面色凝重了,他不怕死,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不知道死亡的涵义,江冷能追出来,完全是因为担心自己。

    “你知道子柒有多担心你们吗?”

    孙默叹了一口气:“她战斗力那么菜,可是还要追出来,如果出了事,你于心何安?”

    “担心吗?”

    轩辕破呢喃着,这种被人关心的经历,他从来没有过。

    “你最应该做的,是向江冷道歉,然后是子柒。”

    孙默呵斥:“还不快去?”

    “江冷师弟,我错了。”

    轩辕破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过真要打不过敌人,我一定会殿后,让你们先跑的!”

    这句话,轩辕破没撒谎,他就是这种人。

    “同门师兄弟,不必见外!”

    江冷轻笑,对于这种道歉,不在意,不过倒是孙默,让他好感大生。

    一般老师,最在意的肯定是自己的威严,不容学生冒犯,但是孙默,考虑的却是自己和李子柒的安全和心情。

    叮!

    来自江冷的好感度+50,友善(550/1000)。

    江冷喜欢这种有人情味的老师。

    ……

    看到四个人回来,李子柒赶紧迎了上去。

    “李子柒,对不起!”

    轩辕破道歉。

    “你们没事吧?”

    李子柒虽然最关心孙默,但是第一个看向的却是江冷,因为他是因为自己的命令冲出去的,如果出了事,自己绝对会自责的。

    “没事。”

    鹿芷若拍了拍他的木瓜大胸。

    “那就好!”

    李子柒也松了一口气,跟着就翻了一个白眼:“轩辕破,你要叫我大师姐!”

    “好的,大师姐!”

    因为被‘关心’过了,轩辕破决定让李子柒满意。

    “很好!”

    李子柒想拍一拍轩辕破的肩膀,可是发现踮起脚尖后,依旧够不到,于是只能无奈做罢。

    这家伙也太高了,怎么长的呀?

    “抓到那个偷窥的家伙了吗?”

    澹台语堂好奇。

    “没有!”

    轩辕破摇头。

    “好了,都去休息吧,轩辕破,你面对篝火思过,顺便值夜,江冷,你跟我来!”

    孙默吩咐。

    帐篷中,江冷脱光了,身上的灵纹,不管看几次,都怪吓人的。

    “我说过多少次了,在这些灵纹修复前,不要再修炼了!”

    孙默的双手往江冷的身上一放,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家伙身体中的灵气增多了,绝对在偷偷地修炼。

    江冷沉默。

    孙默看到他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尽快提升自己的灵纹学识了,他的推拿,是在帮江冷保养身体,很有用。

    “老师,谢谢您!”

    出了帐篷,江冷弯腰鞠躬。

    之后轮到澹台语堂,孙默没有为他治疗,而是看着他,问了出来:“为什么不帮子柒?”

    “她做的很好呀!”

    澹台语堂耸了耸肩膀。

    “你如果协助,她会更加从容,澹台,你总是说你是靠脑子吃饭的,那就拿出本事来。”

    孙默看着澹台语堂,语气中,有着淡淡的失望:“子柒是把你当做同门看待的,我希望你不要让她为了你,受到伤害,好了,你出去吧!”

    澹台语堂离开了,看着轩辕破走进帐篷,他知道,自己没有得到活血术的治疗,是一种惩罚。

    “老师,你对我的期望可真高呢!”

    澹台语堂自嘲一笑,他明白孙默的意思,平时不听话,搞点小动作,孙默可以当做没看见,但是涉及到亲传弟子们生命安全的时候,孙默就不好说话了。

    而且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澹台语堂明白,孙默是想让自己副团长,指挥全局的。

    这种期望,让澹台语堂心里怪怪的,有一种被认可的愉悦感,在以前,别人看到自己这幅快死的病态模样,都是当废物看待的,毕竟在中土九州,以武力为尊。

    澹台语堂常说的那句‘我是靠脑子吃饭的’,其实一大半是自嘲和不忿,我的身体是不行,但是我有脑子。

    可是从来没有人,给他证明自己的机会。

    现在的孙默,可能是个例外?

    叮!

    来自澹台语堂的好感度+30,友善(510/1000)。

    “真是一个怪人!”

    澹台语堂摇了摇头,感觉看不透孙默,不过那个上古擒龙手,是货真价实的厉害。

    想到这里,澹台语堂忍不住扭了扭肩膀,想起了上次被孙默治疗后,舒服了好几天的感觉。

    哎!

    要不我下次乖一点?

    哪怕是被系统定义为精神不正常的澹台语堂,都逃脱不了真香定律。

    ……

    站在帐篷中,轩辕破抓着头发,有些不知所措,李子柒的关心,让他感觉怪怪的。

    “脱衣服,趴下!”

    孙默无奈摇头,轩辕破虽然有一些小缺点,但大体上,这就是一个纯粹的人,将全部心血,投入到了战斗中。

    “哦!”

    轩辕破速度极快,脱光后,就像咸鱼似的爬在了毛毯上。

    看着战斗鬼身上有几道淤青,孙默目光凝重:“恨我吗?”

    “不恨!”

    轩辕破把下巴陷在了枕头中:“而且我知道,老师你是为我好,我想过了,我刚才的贸然举动,真的有可能让江冷陷入危机中。”

    孙默很欣慰,自己的说教,总算没有白费。

    “不过老师,你怎么又变强了?我感觉我刚刚打出招式,你好像就看穿了,这种感觉,让人好难受。”

    轩辕破闷声闷气:“老师,你可以教我吗?”

    “可以,这是大乾坤无相神功的第三重复刻!”

    孙默笑了:“不过轩辕,你是一个纯粹的人,不适合学多种武技,你应该按着一种武技,不停地练,直到海枯石烂。”

    这个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靠脑子,心思繁多,比如李子柒,比如澹台语堂,他们可以学很多功法,而且学习的速度不仅快,还能融会贯通,最后都转变成自身的经验。

    另一种,就是轩辕破这种,修炼靠的是本能,是直觉,他们学的越多,反而还会干扰自己的本性。

    轩辕破太纯粹了,孙默揍他的时候就能感觉到,这个小子在遇到强敌的时候,各种出招,靠的都是直觉,根本没有想太多。

    说白了,就是那种脑子还没想到那里,手已经动了。

    “嗯,我相信老师。”

    轩辕破点了点头,他压根就没有怀疑孙默是不想教自己,毕竟李子柒他们三个,可都学了,这就是例子。

    “我会教你的,等你将烈火燎原枪法练到了大成,就可以学别的功法了,现在练,反而会打磨掉你的战斗直觉。”

    孙默解释。

    双手每一次按在轩辕破的身上,孙默就多一份喜欢,不是哲学上的喜欢,而是欣赏,是赞叹,就像再看一件瑰宝。

    这是何等变态的一具身体呀!

    做九州第一枪?说实话,孙默觉得轩辕破的理想太小了,他要把他打造成当世第一。

    凝神静气后,孙默给轩辕破推拿,同时眨了两下左眼,一部功法从储物柜中飞了出来,在眼前翻开。

    因为刚才摁着轩辕破那一顿胖揍,孙默得到了完整的烈火燎原枪法,他自己看了一遍后,略有所得,然后又激活了神之洞察术。

    不得不说,宗师级的熟练度,自动就把这部功法的要点列了出来。

    “轩辕,这部功法,没人教过你怎么练吧?”

    孙默皱眉。

    “诶?老师,你怎么知道的?”

    轩辕破愕然,本能的就要回头,去看孙默。

    “躺好!”

    孙默摁住了轩辕破,开始在他的脊背上使用通络术。

    “你怎么得到的这部功法?”

    孙默好奇。

    “抢来的!”

    轩辕破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不好意思,而且也没打算隐瞒孙默,诚实的要命。

    “老族长说了,我这性格,如果学了这部功法,绝对会成为一个祸害,打死都不教我,然后我就偷了它,跑了出来!”

    “……”

    孙默无语,不过他承认那位老族长说的没错,就轩辕破这性格,搞不好会因为这部功法给他们的族群惹来灭族大祸。

    “老师,我练的不对吗?”

    轩辕破问完,又暗骂自己好蠢,老师又不了解这部功法,怎么可能知道对不对?

    “嗯,你太依靠**的力量,忽略了经络的修炼,从今天开始,你要把冥想的时间加长!”

    孙默吩咐。

    “啊?”

    轩辕破顿时叫了起来,坐着冥想,好无聊的。

    “我现在帮你通络!”

    孙默在手上倒了上古鲸油,按在轩辕破的脊背上,开始发力。

    以轩辕破恐怖的忍耐力,此时都被捏的嗷嗷直叫,不过疼痛过后,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爽。

    轩辕破的身体太强横了,可是经络修炼的不到位,所以成了短板,也就是说灵气的运转,跟不上身体的消耗。

    大多数修炼者,都是身体太弱,无法承载太多的灵气,所以才要不停地锻体,让身体变得强大,可以吸纳更多的灵气,但是轩辕破恰恰相反,这家伙的身体就像一个无底洞,灵气根本填不满。

    这就像一头猛兽,总是饿的没力气,战斗力能高到哪去?

    轩辕破现在要做的,就是让经络壮大,可以吸纳更多的灵气,他的身体强度,说实话,比自己这个燃血境都不差的。

    “真是变态!”

    孙默都有些羡慕了,什么叫夜御百女,金枪不倒,轩辕破就是,不用技巧,纯靠蛮力,他就能杀的任何女人丢盔卸甲,喵喵大叫!

    “哦!”

    轩辕破不以为然,一日不修炼身体,我会死的,至于经络什么的,随便练练就好,可是就在这时,澎湃的灵气灌注入体。

    轰!轰!轰!

    “我这是要进阶了?”

    轩辕破愕然。

    “别愣着,赶紧汲取灵气!”

    孙默催促,要是别人,他就收手旁观了,可是这次没有,而是继续按摩,扩大轩辕破的经络,让他能够吸收更多的灵气。

    ……

    篝火边,学生们围炉夜话,都没有去睡觉。

    “到底是什么东西在窥视咱们?”

    李子柒眉头紧锁。

    “要不要布置一个陷阱,把它揪出来?”

    澹台语堂提议。

    “不要了,这次学生太多了,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

    小荷包否决,老师作为领队老师之一,如果学生出了事,他难辞其咎,会影响他的评价,对以后的名师之路有很大影响的。

    “师姐,米粥都要糊了。”

    木瓜娘提醒。

    “哦!”

    李子柒赶紧用勺子搅了搅,现在都凌晨了,老师给这么多学生按摩,肯定很累,要补一顿夜宵的。

    谭路坐在帐篷前,看着篝火这边,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插入话题,让人不觉得尴尬,可是纠结了半天,每一次看到李子柒那张瓜子脸颊,他都心都不争气的砰砰直跳,不敢过来搭话。

    至于江冷,摆着一副死人脸,明显的生人勿进,还有那个病秧子,谭路总觉得他的笑容不怀好意。

    最好说话的,应该是那个胸部像木瓜一样大的女孩,一脸呆萌状,一看就好骗,但是他不敢去搭讪呀!

    万一被揍一顿怎么办?

    这个木瓜娘,明显在团队中,是被重点保护的对象。

    “哎呀,好烦呀,要不直接上吧!”

    谭路站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孙默的帐篷中,突然轰的一声,灵气爆散,跟着四周的灵气蜂拥了过去,在帐篷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气龙卷气旋。

    不是吧?

    又有一个学生开始冲阶了?

    谭路目瞪口呆,赢百舞刚刚进阶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孙老师的神之手,竟然强到到这等地步?

    我还是低估了老师的上古擒龙手呀!

    谭路感慨万千,跟着又开始羡慕,我要是老师的亲传弟子该多好?每天接受神之手的按摩推拿,自己身体的潜能,一定可以全部激发出来。

    即便受了伤,断了骨,也可以很快治愈。

    不过谭路知道,现在孙默已经出名了,想要拜师,恐怖不容易。

    以轩辕破资质,这种冲阶,无惊无险,直接踏入了锻体九重。

    “老师,谢谢您的栽培!”

    轩辕破挥舞了两下拳头,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立刻跪下,向孙默行礼,他感觉自从跟了孙默,比之前自己一个人闯荡的时候,实力增长的快了好多。

    “不过我还是不想冥想!”

    轩辕破撇嘴。

    叮!

    来自轩辕破的好感度+50,友善(610/1000)。

    孙默丢下轩辕破,出来了。

    “老师,过来喝粥!”

    李子柒立刻招呼,脸上全是甜甜的笑容。

    虽然还没有想好说辞,但是这种增进关系的机会,可不能浪费,于是谭路快步走了过来。

    要是孙默老师能够指点一下自己,那就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