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271章 心狠手辣孙黑犬
    校园的一角,马成看着安心慧被闹事的农民吵的焦头烂额,只觉得心头一阵快意。

    “敢打我?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马成已经交代过余老头了,等见到孙默,一定带着人揍他一顿。

    在这种情况下,孙默被打了,也是白打,不然你还敢和朴实的农民动手?不要名声了呀?

    “你觉得能成吗?”

    韦子玉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次的事情,不会像以前一样顺利。

    “子玉兄,别担心,等着收钱吧!”

    章泽豪笑的得意,他早算过了,这次涨完价,家里每年的收益能翻两成,自己又可以多包养两个雏妓了。

    这是章泽豪的爱好,只玩十五岁以下的少女,超过这个年龄,就处理掉了。

    不远处,正在找人的戚胜甲看到了马成三人后,松了一口气,立刻去向孙默汇报。

    老师猜的没错,这三个家伙果然在暗中观察。

    ……

    “余老伯,你先消消气。”

    安心慧苦口婆心的劝说,别看她是三星名师,但是面对这些农民时,一直很谦卑。

    “安校长,我们也不容易呀!”

    余老头叹气。

    “余老伯,这五年来,已经涨过三次价了呀,我们的收购价,已经是整个金陵城最贵的了!”

    安心慧也是有些小不满的,我心疼你们这些农民,但是你们别把我当傻逼行不行?

    “但是这些钱,也没落在我们手中呀?”

    余老头郁闷:“要不您去和马行主他们说说,把收购价提高一些?”

    这就是死局了,农民们从事生产,不可能每天到城里来卖农产品,所以就必须卖给马成这些商人,再由他们赚卖。

    就算是在现代社会,物流那么发达,农民都做不到自己进城卖东西,就更别提中土九州这种落后的封建社会了。

    有的农民,怕是一辈子都没出过村头十里地。

    安心慧不可能来硬的,好话说尽,想把这些农民先劝走,可是余老头铁了心,不达目的就不走。

    “那个孙默呢?你把他叫出来,我知道安校长你是好人,我也听说了,都是那个孙默在暗地里搞事!”

    余老头看上去面容憨厚,但其实是个人精,他口口声声说都是其他校领导从中作梗,而安心慧绝对是替农民们考虑的,是个大善人。

    张翰夫听着这些话,冷笑不已,这些老家伙,就是故意让安心慧戴高帽,让她下不来台。

    不过看着安心慧满脸疲惫,一副心累到快要猝死的表情,张翰夫就觉得痛快,让你提拔孙默,这下吃瘪了吧?

    “孙默很忙!”

    安心慧是绝对不会把孙默喊来的,这是为了保护他。

    “果然是名师,不把我们这些农民放在眼中!”

    余老头讥讽。

    “农民?我看你就是披着人皮的恶狼!”

    一道嘲弄,打断了余老头的话,众人转头,就看到孙默分开人群,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快走!”

    安心慧皱眉,给孙默使眼色。

    “你就是孙默?”

    余老头一下子便盯向了孙默,不得不说,这个青年穿着一身天青色的教师长袍,配上挺拔的身姿,自信的容貌,的确有几分风采。

    不说实力,单看外貌,和安心慧站在一起,绝对是很般配的。

    “你应该称呼我为孙老师!”

    孙默笑了:“老伯,尊重是相互的,你不能仗着年龄大,就倚老卖老呀!”

    听到这话,余老头脸色一沉,而围观的学生们也瞬间开始指指点点。

    的确,孙默好歹是老师呀,你叫一句孙老师,多正常,结果上来就是一句孙默,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大多数人,都会偏向自己亲近熟悉的人,孙默是谁?最近中州学府风头最盛的老师,不仅拥有神之手,而且对待学生极其和善,完全是有问必答。

    这种老师,没有任何污点,很得学生们尊敬,现在被慢待,自然让学生们心中稍稍有了些许的不爽。

    “厉害了,我的老师!”

    澹台语堂撇嘴,老师果然好腹黑呀。

    这些围观的学生,本来是中立党,纯粹看热闹的,结果孙默一句话,就让不少人的立场偏了过来。

    “孙老师,不过是一个称呼,你未免太看中你的身份了吧?”

    余老头反击,讽刺孙默过于虚荣。

    “呵呵,言由心生,这说明余老伯平日里做人,很傲慢呀,也不把我们这些老师放在眼中。”

    孙默自嘲一笑:“我走在路上,学生们的父母看到了我,总会打个招呼,说句孙老师好,就算不熟的,叫声孙老弟,叫声贤侄,也是有的,但是像这样被指名道姓,还是第一次呢。”

    学生们议论纷纷,对呀,大家路上走,看到了一位老师,肯定叫某老师,看到了某个医生,肯定叫某医生,这在正常不过了,题名道姓的叫,真是不妥,这本身便是一种不尊重。

    “孙老师,我们这次来,是为了一口饭,大家生活不易,你们行行好,提高一些收购价吧?”

    余老头看到说不过孙默,立刻放低了姿态,拿出了他的法宝,我弱我有理,你怎么办?

    说这话,余老伯就跪向了地面。

    学生中,很多人都是农家出身,一看到余老头这个模样,就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于是又开始同情他。

    “余老伯,使不得!”

    孙默手快,一把就扶住了余老头。

    余老头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在村子里也是德高望重的村长,才不想跪孙默呢,他本想顺势起来,可谁知道孙默的手轻飘飘的,根本没用力扶自己。

    啪!

    余老头跪在了地上。

    “哎,这是何苦呢,有话好好说呀!”

    孙默唉声叹气,拿开了手。

    “我日你娘呀!”

    余老头心中咒骂,你个龟孙,占我便宜,不过他也不好意思站起来,不然岂不是证明心不诚。

    看到这一幕,安心慧愣了一下,差点笑出来,不过心头也有了一阵快意,她都要被这个余老头烦死了,总是拿他没办法,这一次,可算是看到他吃瘪了。

    孙默开始扯淡,就是不谈正事,但是也不拒绝,而且不停地诉苦。

    余老头年纪大了,跪了十多分钟,膝盖就受不了了,想起身,可是又不敢,人一起,这弱势群体的形象一下子就没了。

    算了,忍吧!

    “哼,这种小聪明,是没用的!”

    旁观的张翰夫,也不答话,等着看好戏。

    “余老伯,我们给的收购价已经很高了,你们拿不到钱,是那些商行的问题,你该去找他们的。”

    孙默解释。

    “我们找过了,人家说会提高收购价的,但是前提是你们中州学府也提高一些价格。”

    余老伯睁着绿豆一样的眼睛,看着孙默,他的膝盖实在受不了了,所以开始放狠话,准备尽快结束这次的谈话了。

    “如果贵学校拿不出钱,我们为了生计,只能将东西卖给其他商行的,哎,还请安校长见谅,毕竟我们也要吃饭的呀!”

    “余老伯……”

    安心慧有些急,想说话,可是被孙默拦住了。

    “余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们?”

    孙默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

    “我只是一个农民,怎么敢威胁您这种名师呢?”

    余老头当然不会承认,但是心中冷笑,我就是威胁了,你能怎么办?

    “农民?我看未必吧?”

    孙默激活了神之洞察术。

    余生,五十七岁,秀水村村长,家产三十万两白银,小妾两房,私生子三个,其中两个在马成的商行做管事。

    “家产三十万两白银的农民,怎么也算个小地主了吧?”孙默讥讽,扯了扯余老头的衣服:“这衣服上的补丁打的不错,不过要做旧的话,就用点心,应该弄几个虱子上去的。”

    听到这个数额的银子,余老头脸色一变。

    “五十七岁了,还能养两个小妾,你这腰子挺好的呀,你趴在我们学校身上吸了这么多血,还不满足?”

    孙默讥讽。

    围观的学生们,顿时窃窃私语。

    “胡说,编的,我没有。”

    余老头澄清。

    “是吗?那我现在去抄你的家,多出的钱算我的怎么样?”

    孙默笑了:“别以为你在卧室里挖了地窖藏钱我就不知道了!”

    余老头听到这话,吓的心脏都差点停跳了,这个家伙为什么会知道的?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四周,担心那些农民偷他的钱。

    不行,不能再和这个家伙争下去了。

    鱼老头也很狡诈,见状,不搭理孙默了,开始逼问安心慧:“安校长,大家都是苦哈哈的农民,今天你要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就不走了。”

    “我们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有点收成不容易,安校长,可怜可怜我们吧!”

    “安校长,我们给您跪下了,给我们一条生路吧!”

    余老头,前边带头的那几十个农民直接跪在了地上,开始哀嚎哭泣,看上去凄惨无比。

    澹台语堂看向了孙默,很想知道他会怎么办,这就是弱势群体的大招,一哭二闹三上吊,就问你怕不怕?

    “余老伯,王叔,你们先起来!”

    安心慧想夫人,不过被孙默拉住了。

    “别惯他们这些臭毛病,他们想跪,就跪着吧!”

    孙默神色冰冷,你们敢开大招?很好,我老子也给你们准备了大餐,请你们一顿吃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