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274章 抄家灭门
    另一个外室的帮手,也是任老狼暗中安排的,双方装作气愤的样子,动起了手。

    “先把钱拿了!”

    任老狼喊了一句,就带人往卧室里冲。

    “不准进去,你们再闯,我就要报官了!”

    余老头大喊,可是没用,任老狼带着人直接冲了进去,用早已准备好的工具掘土。

    都是壮劳力,不出五分钟,卧室的地面被挖开,直接露出了十几个大箱子,任老狼把它们拖到了大院中。

    围观的村民们都伸长了脖子,有一些人甚至走了进来。

    “不准动,这是我的钱!”

    余老头扑到了木箱上,不过旋即就被扯了下来,他喊几个子辈帮忙,可是没人动手。

    没办法,这可是三十万两呀,天大的巨款,谁不想看看?

    砰!砰!

    任老狼用蛮力砸掉了锁头,往开一掀箱盖,白花花的银子,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着足以晃瞎眼睛的光芒。

    整个大院子,一瞬间鸦雀无声,只剩下余老头声嘶力竭的喊叫。

    “不准碰,那是我的,都是我的!”

    “什么你的?”

    任老狼咒骂:“这明明是中州学府的采购款,都被你贪污了,说起来,这应该是村民们共同的财富才对。”

    村民们本来只是羡慕,没其他想法,但是听到任老狼这句话后,脑子里瞬间多了不少贪念。

    对呀,大家都是种地的,余村长的地就是再翻一百倍,也不可能攒下这么多钱呀,一定是贪污了采购款。

    那些采购款,可是用来买秀水村蔬菜粮食的。

    “你胡说,我没有贪!”

    余老头狡辩。

    “那你说这些钱是哪来的?”

    任老狼质问。

    “我……我……”

    余老头说不上来。

    “大家选你当村长,结果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用大家的辛苦种出的粮食,来中饱私囊,要是没这么多钱,你能养起十几个外室?再看看你这些私生子,你还不向大家谢罪?”

    任老狼指责。

    村民们出现了一些骚动。

    “别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活,也就每天吃上一顿饱饭,你倒好,顿顿大鱼大肉,还能每天换着女人睡。”

    任老狼一边咒骂,一边观察周在村民的表情,看到他们越来越生气,他不由的更佩服孙默了。

    这位老师对人心的把握,真的是好准呀!

    这些话,都是孙默告诉他的。

    人呢,从来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生物,村长家过得好一些,大家不会抱怨,但是过得太好,绝对会嫉妒的,尤其是这些钱,很可能是自己的血汗的时候,他们的不满就会爆发出来。

    叮!

    来自任老狼的好感度+30,友善(140/1000)。

    安排在人群中的地痞们,开始捡起石头,朝着余老头投掷。

    大多数村民是不敢砸的,但村民中,总有一些无赖闲汉,或是平日里被余老头欺负过的,所以这会儿逮到机会,也捡了石头砸他,用的力气不大,纯粹是发泄。

    “你们找死呀?居然砸我?小谈,去衙门告状!”

    余老头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怎么可能受这种气,大叫着让儿子去告状,不过心中也有些疼,因为喊了衙役来,就算摆平了这件事,自己肯定也要花钱消灾的。

    “你居然恶人先告状,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任老狼大骂,一脚踹在了木箱上。

    砰!

    木箱碎裂,银锭乱飞,砸在了村民们的身上。

    这一幕,让村民愣住了,有一些人想捡,但是不敢。

    “这些钱明明都是大家的,大家相信你,才选你做村长,可你做了什么?”

    任老狼还在按照吩咐的交代,喝骂余老头,不过他瞥到那些银锭,心中冷笑,你们就算抢到手,最后还是要乖乖交出来,给了孙默。

    “余老头,你个黑心肠!”

    “你不配做村长!”

    “还我们的血汗钱!”

    人群中,任老狼安排的小弟喊了几句,村民们就炸锅了,对呀,这是自己的钱,为什么不能拿?

    当第一个人开始捡钱的时候,骚乱就控制不住了,村民们开始抢夺,甚至打了起来。

    这就是人性,高速路上,出了车祸,沿途的村民不救人抢东西的新闻数不胜数,更何况这还是银锭,捡一块,就是一个月的生活费。

    “都给我住手,那是我的钱!”

    余老头抓住了一个村民,结果下一瞬就被人家反手一拳捶在了脸上,摔倒在地。

    啪!啪!啪!

    人群乱糟糟,不知道多少只脚踩在了余老头的身上。

    当然,这其中,有不少人是任老狼故意安排人踩得,都是奔着余老头的手脚去的。

    咔嚓!咔嚓!

    一阵乱踩后,余老头的手脚断了,甚至胸骨都断了好多根。

    “不要抢我的钱呀!”

    余老头看着木箱被掀翻,银锭被拿走,他的心都要碎了,这些钱,自己攒好二十多年呀!

    “余老头,孙老师,让我给你带句话!”

    任老狼蹲在了余老头身边。

    “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余老头立刻想起了孙默那张脸。

    “你才明白过来?”

    任老狼笑了:“孙老师说了,他是老师,心善,就不灭你全家了,但是呢,你必须死!”

    就在任老狼说话的时候,余老头花费重金修建的大宅,烧了起来。

    “你们竟然放火?”

    余老头震惊的无以复加,跟着便是心疼,这座大宅,可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功绩。

    “谁放了?这么多人,这么乱,失了火,不是很正常吗?”

    任老狼调侃:“哦,你的两个儿子,腿也被人群踩断了,好惨!”

    “你们这些人渣,不得好死!”

    余老头看到两个儿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昏迷不醒。

    “你才是人渣好不好,你花钱买过三个女童,最后两个被你弄死,一个被转手卖掉,她们找谁说理去?”

    任老狼眼神冰冷,余老头的恶行,可不止这一点。

    “不,我没有,你胡说。”

    余老头惊了,这么隐秘的事情,为什么他们也知道?

    “安心去死吧!”

    任老狼调侃:“对了,事后,这些钱会被作为赃款追回,然后赔付给中州学府,当然,孙老师作为安心慧的未婚夫,也是中州学府的半个主人,这钱自然也是落在他手中了。”

    “不,我不要死!”

    余老头挣扎,尖叫,可是没用了,一只只大脚踩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在吐血中,满是后悔和懊丧。

    以前那么多次,明明都敲诈成功了,甚至安心慧还会招待自己喝茶,可是为什么这次就不行了呢?

    对,都是因为那个孙默!

    该死,我为什么不早点去赔礼道歉呀!

    ……

    章家大宅,马成三人凑在一起,喝着小酒。

    “余老头死了!”

    韦子玉面色凝重,他是负责和余老头接洽的人,他本来打算让余老头召集全村的人出动,去中州学府闹事,但是管家回来说,余老头的家被烧了,人也被暴民踩死了。

    “这么巧?会不会是孙默干的?”

    马成皱眉。

    “不会吧?孙默毕竟是老师,能干这么没节操的事情?”

    章泽豪意外,不过他也承认,这一手玩的相当漂亮,余老头一死,己方再想煽动那些村民,就困难多了。

    “那可不一定,你们忘了他指挥地痞殴打村民了?”

    马成冷哼。

    “不过话说回来,孙默这行事,霸气果断,比那个安心慧厉害多了,靠着他,中州学府说不定真能翻身!”

    韦子玉称赞。

    “翻什么身呀,得罪了李王爷,中州学府绝对死透了!”

    马成举杯:“来,喝酒!”

    就在这个时候,前院突然传来了吵闹声,这让章泽豪不爽了,骂了起来:“怎么回事?”

    仆役飞奔而去,不等他回来禀告,就有人叫了起来。

    “走水啦!”

    所谓走水,就是失火的意思。

    整个章家大宅的人都动了起来,忙着救火。

    “老爷,大事不好了,一群刁民在冲击咱们的宅院,要咱们交出这些年赚的黑心钱”

    管家来报。

    “什么?”

    章泽豪悚然而起,跟着破口大骂:“孙默,我日梨娘!”

    “老章,先消消气。”

    韦子玉安慰。

    “我消个屁的气!”

    章泽豪望着大宅中几处滚滚的浓烟,急的满头大汗,亲自跑去指挥救火。

    一个小时后,火势熄灭,但是三分之一的宅子被烧成了灰烬。

    “孙默,我和你势不两立!”

    章泽豪怒吼,正准备去衙门告状,说孙默教唆指使村民冲击民宅,结果武捕头来了。

    “章泽豪,你的事犯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武捕头一脸严肃,挥了挥手,他身后的捕快立刻冲了上来,用锁链拿了章泽豪。

    “老爷!”

    章家的人顿时如丧考妣。

    “你敢拿我?知道我背后是谁吗?李王爷!”

    章泽豪冷笑:“等明天,老子就扒了你这身官服!”

    “章老爷,别嚣张了!”

    武捕头讥讽:“知道是谁让我们抓人的吗?郑相!”

    “什么?”

    这两个字一出,本来还神色淡定的章泽豪三人,直接惊了。

    “这事和郑相有关?”

    韦子玉吓的腿在抖,那位致仕的前宰相大人,官声极好,出了名的嫉恶如仇,铁面无私,他一旦出手,那自己死定了呀。

    做生意的,怎么可能不违法,更何况章泽豪三人本就不干净。

    “带走!”

    武捕头看向了马成和韦子玉:“两位,要找关系托人就赶紧的,保不齐你们明天就在监牢里团聚了。”

    马成急匆匆回家,而韦子玉在大街上站了一会儿后,突然直奔中州学府而去,要是知道孙默和郑相有关系,打死他都不敢跳出来闹事呀!

    “真是日了狗了!”

    韦子玉郁闷,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了,希望孙默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