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275章 孙部长,饶了我吧?
    后勤部办公室,孙默在聚精会神的描绘一幅炎爆灵纹。

    韦子玉已经在旁边站了半小时,可是孙默不发话,他也不敢开口打扰,只能等。

    “哎,这次真是栽彻底了。”

    韦子玉知道这是下马威,不过哪怕心中满是不爽,但是也只能忍,而且脸上还要保持笑容。

    韦子玉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才能体会到孙默的面黑心狠。

    这家伙,说灭人全家,就灭人全家,换成其他的老师,或多或少都会在乎身份,可是他没有,下手极其狠辣,不择手段。

    死掉的余村长就是个例子。

    孙默不仅从官面上打击己方,连舆论也不放过,韦子玉相信,那些农民早已蓄势待发,最多两天,就会把三家烧个精光。

    这种**,衙门的态度,一向是法不责众,最多挑几个领头打一顿,关几天,这种惩罚,绝对不痛不痒,但是换到自己这种受害者,家都烧没了,不然怎么办?

    索赔?你就是把那些农民卖了,他们都赔不起,更何况孙默也不会给大家这个机会,官府的捕快,已经等着抓人了。

    轰!

    灵纹完成,灵气湍急而来,形成了一个龙卷气旋。

    “这家伙的水准好高呀?”

    韦子玉震惊,他也不是不学无术的,当年上学,他也是研究过灵纹学的,只是资质太差,于是作罢。

    现在看到孙默随手画的灵纹就是一副至少五阶的极品,他不由得大讶,不过跟着,他就戴上了一脸灿烂的笑容,张口吹捧。

    “漂亮!漂亮!”

    韦子玉鼓掌。

    “我时间很紧,没时间和你扯淡!”

    孙默打断了韦子玉。

    韦子玉的笑容,变得尴尬了,可是有求于人,他也不敢发做:“孙部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涨价什么的,就当我没说过!”

    “不行,涨价这事,对菜农炭农们有利,一定要坚持下去!”

    孙默拒绝。

    韦子玉咬了咬牙,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孙部长,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降价,我决定降价,让利给中州学府,以后凡是贵校的货物,全部降价三成!”

    “你这么干,不担心李子兴找你麻烦?”

    孙默询问。

    “担心,但是李王爷没有理由杀我,而且爱钱,我大不了备上重金上门赔礼。”

    韦子玉欲哭无泪。

    得罪了李王爷,最多损失一些钱财,但是惹到了郑相,可就要破家灭门了,谁不知道郑相嫉恶如仇,爱民如子,自己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中间商,一旦被针对,死定了。

    “今后你和中州学府的一切贸易,都要比市场价低五成。”

    孙默刚开出价码,韦子玉立刻叫了起来。

    “孙部长,这样我没得赚呀!”

    “你还想赚钱?”

    孙默乐了:“看来你还没想清楚呀,算了,你走吧,我懒得和将死之人废话!”

    听到‘死’字,韦子玉心脏咯噔一跳,额头瞬间冒出了大量的冷汗,这个家伙果然要杀自己。

    “我错了,我愿意接受这个条件!”

    韦子玉服软。

    “郑相说了,金陵这些商人,肆意妄为,操控市场价格,搞得农民赚不到钱,而市民们又要花很多钱,真是太不像话了,所以他已经决定要展开一场严打了。”

    孙默撇嘴。

    “孙部长,我绝对是有良知的商人,我决定带头降价,平易金陵城的物价,而且还要捐赠一百,不,两百万两给贵校,帮助那些穷人家的孩子们,让他们不用在乎生计,可以安心求学。”

    韦子玉都要哭出来了,不是心疼钱,而是担心孙默不收这笔钱。

    郑清方致仕,不是因为犯了错,而是身体不行了,他作为两朝元老,又是当今圣上的太傅,可以说是当朝第一人。

    他要展开严打,只需一句话,金陵刺史就会配合他。

    哎,也不知道孙默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攀上了郑清方这条路子。

    “韦老板果然有大善心,我会和郑相说的,你回去等消息吧!”

    孙默端茶送客。

    韦子玉低着头,退出了办公室。

    “老师,你为什么要放过这种坏人?”

    一直站在旁边侍候的李子柒不明白。

    “子柒,大人的世界,没有对错,只有利益。”

    孙默笑了:“这些商人做生意,都是为了赚钱,换一个上来,也不见得比韦子玉干净多少,而现在呢,这个韦子玉明显是个识趣的,知道了我的可怕,那么以后合作起来,中州学府就会占到最大的便宜。”

    李子柒若有所思。

    韦子玉惊魂不定的走出校门,就看到马成的马车火急火燎的狂奔而来。

    韦子玉不想被马成撞见,想绕开,可还是被看到了。

    “韦兄,韦兄,你别跑呀!”

    马成追了上来:“你也是来见孙部长的吗?情况如何了?”

    “马兄这是?”

    韦子玉敏锐的察觉到,之前恨不得弄死孙默的马成,此时的称谓是孙部长,很恭敬。

    “哎,一言难尽呀!”

    马成唉声叹气,他一回到家,就看到近千人的农民已经开始冲击自己的家了,打砸抢,无所不作,还放了几把火。

    马成本来想让那些捕快抓人,维持治安,可是谁知道捕快一看到自己,就要抓自己。

    幸亏马成跑得快,不然现在已经蹲大牢了。

    “你怎么不去求李王爷?”

    韦子玉支招。

    他不想看到马成见孙默,因为狗腿子这种职业,一个就够了,人太多,会产生竞争的。

    “呵呵!”

    马成冷笑,自己在李王爷面前算个屁呀,死了的话,人家大不了再换一个马前卒。

    因此问题的关键,还是让孙默消气,所以马成已经准备好大出血了。

    “孙部长在哪?”

    马成追问。

    “我带你去!”

    韦子玉表现出了一副热心肠,但是脚下的步伐可不快,马成心急,但是也不好催促,毕竟他看得出韦子玉已经和孙默谈好了,所以想让他帮忙说和。

    就在两个人走到办公楼大门口的时候,几个捕快冲来了,抬脚就踹在了马成的后腰上。

    砰!

    马成滚翻,还没爬起来,一条粗大的锁链就套在了脖子上。

    “哼哼,总算抓到你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捕头狞笑。

    韦子玉立刻站到了旁边,看到这一幕,他的心直冒凉气,随即又是一阵庆幸,还好自己投降的快,不然现在也完蛋了。

    “韦兄,帮我和孙部长说几句好话呀!”

    马成大叫。

    “不要叫得这么亲热,我不认识你。”

    韦子玉赶紧撇清。

    “啊?”

    马成一愣,跟着反应了过来:“韦子玉,你算计我?”

    没错,韦子玉就是故意拖时间,不让自己去见孙默的。

    就在这个时候,孙默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看到马成被锁,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孙部长,孙爹,我错了,我愿意献上万贯家财,求您放过我吧?”

    马成噗通一下,跪了下来,脑袋不停地磕地。

    孙默懒得搭话,径直离开。

    “孙爹,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我愿意把所有的家产都捐献给贵校。”

    马成哭喊。

    这个时候,他一点都不肉疼,因为一旦死了,这些钱财都会被充公,还不如用来买命,只可惜,他想花都花不掉。

    作为马成的老朋友,韦子玉知道这家伙的家产有多少,听到这话,他都心动了,于是看了孙默一眼,却发现人家在和那个平胸的女学生说话,眼尾都不往这边扫一下。

    冷酷的孙默,让韦子玉一瞬间又出了好多冷汗,尼玛,这种人,说到做到,惹不起呀。

    叮!

    来自韦子玉的好感度+100,声望开启,友善(100/1000).

    听到系统的提示声,孙默扭头,扫了一眼。

    韦子玉立刻挤出了一张笑脸,然后在看到孙默冰冷的眼神后,他下意识的腿一软,跪了下来。

    捕快们忍不住咋舌,他们认识韦子玉,身价上亿的大富商,结果这么怂的吗?话说那个老师什么来历?

    孙默走了,马成也被带走了,而且因为不配合,还被捕快们狠狠地用刀鞘砸脑袋,都流血了。

    要知道,平日里,给这些捕快一些钱,他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好说话的,但是这次不行,这说明这是上面交代的事情,捕快们不敢徇私了。

    想到这里,韦子玉立刻决定,把捐给中州学府的钱,增加到三百万两,而且今天下午就要送来。

    ……

    下午的时候,安心慧就收到了韦子玉送来的三百万两白银。

    在以前,她也和这位商行行主谈过生意,对方的态度很傲慢,但是今天,他乖得像孙子一样,而且主动把价格降了五成。

    这样一来,中州学府每个月都能节省下几十万两。

    “有机会,约上孙部长,一起吃个饭!”

    韦子玉送了钱,总算安心了。

    看着韦子玉神态谦卑的离开,安心慧还有些如坠梦中,本来以为这次的后勤要出大事了,结果这么快就解决了?

    不,是因为孙默的能力太强,才能这么快解决,要是换成自己,怕是早焦头烂额了。

    话说自己这个青梅竹马,变得好陌生,也好厉害了呀!

    叮!

    来自安心慧的好感度+100,友善(460/1000)。

    得知了事情结果的李子兴,摔了杯子,这事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