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353章 三局两胜,绝对碾压!
    风尚的师生们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

    “就在你面前!”

    轩辕破说完,银枪一抖:“好了,快开战吧!”

    “我面前?”

    汤帅傻掉了,目光看向了范尧,因为看上去,他是团长,最有权威,不过似乎不是,然后他又看向了其他三人。

    无一例外,俱都年轻的过分。

    “你耍我?”

    汤帅不爽!

    “我耍你什么了?”

    轩辕破不解。

    “你的亲传老师到底是谁?”

    汤帅追问。

    “孙默孙老师,这很难理解吗?”

    轩辕破不明白汤帅震惊个什么劲儿。

    汤帅张了张嘴,想说你开什么玩笑,可是他看着轩辕破一本正经的面庞,便知道人家说的是实话。

    “可是为什么?这是不把自己的前途当回事儿吗?”

    汤帅立刻打量孙默。

    按照圣门的规定,老师要参加新生赛,必须是刚入职两年以下的老师,并且还没有参加名师考核。

    如果考了,但是失败,这种老师也没资格参赛的。

    “你仅仅十四岁,就是锻体九重,这天赋绝对是万中无一,即便是亚圣,怕是都会欣赏,你为什么要拜这个家伙为师?”

    汤帅问了出来。

    没办法,如果不问,他会难受死的。

    “喂,注意你的语气,什么叫这个家伙?他是我的亲传老师,请你放尊重些!”

    轩辕破皱眉:“还有你到底打不打?不敢打就滚下去,换个人上来!”

    汤帅还是没有回答。

    “这个家伙怕是个傻子吧?”

    “难道说这个家伙家世惊人?”

    “再惊人也不能让这种天才把未来压在他身上吧?”

    风尚的学生们议论纷纷,想不明白。

    “呵呵,孙老师的厉害,根本不是你们这些凡人可以理解的!”

    史蕉鄙视。

    “不错,神之手耶,你们这些外校生,一辈子都别想体验了。”

    徐定江对孙默的教学实力,完全没有任何质疑。

    “轩辕破,这个家伙瞧不起老师,你赶紧打爆他!”

    李子柒催促。

    “汤帅,别胡思乱想了,开战吧!”

    王兆伦安抚,不过内心中,他还是有些羡慕孙默的,因为轩辕破这种天才,注定会做出一番成就。

    只要是老师,谁不希望自己门下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

    轩辕破和汤帅对视一眼,跟着全速杀出,双枪对决。

    星火坠落!

    追风!

    轰!

    两支银枪撞在了一起,冲击波向四周扩散。

    “好强!”

    汤帅面色一变,枪身上传来了巨大的反震力量,让他的手臂发麻,他还在调整中,对方快攻再至。

    枪雨梨花!

    嗤!嗤!嗤!

    上千道枪影闪烁,宛若银色的梨花绽放,一朵朵,印向了汤帅。

    汤帅咬牙,想硬抗,可是花海重重,让两个人仿佛咫尺天涯,而且每一次格挡,都有一股大力袭来,传递到五脏六腑上。

    砰!砰!砰!

    汤帅开始撤步。

    哗!

    风尚的学生们震惊,汤帅擅长强攻,虽说整体实力在本届的新生中只排前三,但是轮到攻击力,绝对是no.1,可是现在,竟然被压制了。

    这个家伙是怪物吗?

    风尚生看着轩辕破,发现他使出的枪术,有一种极致的力量美感,就像大江东去,奔流不回!

    大炎苍龙!

    轰!

    灵气澎湃,从银枪上奔腾而出,形成了一条东方巨龙,一头咬向了汤帅。

    吼!

    巨龙怒吼。

    “要遭!”

    汤帅急速闪避,防御全开,可是大炎苍龙过后,他整个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头脑昏昏沉沉。

    这一击,把汤帅打蒙了。

    “小心!”

    王兆伦焦急的大喊,拔剑出手。

    叮!

    长剑荡开了轩辕破的银枪。

    “你干什么?”

    “耍赖呀!”

    “不要脸!”

    中州生立刻骂了起来。

    风尚生的脸色很不好看,老师出手,算是破坏决斗,不过他们也知道,王老师应该是逼不得已,因为看这态势,他不出手,汤帅怕是要被活活打死了。

    “这一场,我们输了!”

    王兆伦也觉得丢人,不过为了学生,这点脸面不算什么,要是汤帅被打伤,会影响将来的修行。

    孙默耸了耸肩膀,没有追究,毕竟换作是他,也会出手。

    孙默这个豁达的态度,反倒是让风尚的师生对他有了一丝好感,贡献了几个好感度。

    “挺起胸膛来,不过是输了一场,又不是输了人生?”

    王兆伦看着失魂落魄的汤帅,破口大喝。

    金玉良言爆发了。

    原本失去战意的汤帅,立刻精神一振,又觉得充满了斗志。

    “王琦,第二场,你上!”

    王兆伦点名。

    “老师,我来!”

    赢百舞请战。

    “好!”

    孙默点头,头铁少女缺的就是实战。

    “王琦,锻体七重,请指教!”

    “赢百舞,锻体六重,请指教!”

    就在赢百舞报上阶位后,中州的师生们惊讶了,不会吧,这个少女的天赋竟然如此强悍的吗?

    赢百舞的事件,当初闹得那么大,全校都知道了。

    一个拉泔水吃不饱饭的女孩,竟然在半年内,修炼到了这个地步,我的乖乖,这也太天才了吧?

    一瞬间,在场的学生们都有些羞愧和难堪,我以为我很厉害,结果和人家一比,我就是个弟弟呀!

    “看来孙默,的确有几把刷子!”

    范尧决定等比赛完,好好地向孙默请教一下,赢百舞就算再天才,也不可能一个人达到这种成就,肯定是孙默指点的。

    比赛一开始,王琦便扑向了赢百舞,这个少女背着长弓,明显是远程射手,所以一定要第一时间近身。

    “会不会太托大了?”

    李芬担心,赢百舞竟然背着长弓,而不是拿在手中。

    “不会啦,百舞师妹很厉害的。”

    鹿芷若刚说完,李芬就叫了起来,因为她看都赢百舞不仅没有后退,还直接取下长弓,开弦,瞄向了王琦。

    最关键的一点,赢百舞忘了上箭!

    是忙中出错了吧?

    “就这个心理素质?”

    王琦一脸淡定,甚至心中还有些想笑。

    崩!

    弓弦震颤。

    “呵呵!”

    王琦忍俊不禁,不过转瞬便嘎的一声,双眼怒瞪,把呵呵的尾音憋回了喉咙里。

    因为在他面前,突然有一支半透明的箭矢射来。

    速度太快了,王琦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看到箭矢从耳边射过,它带起的劲风,吹散了自己的发丝。

    “认输!”

    赢百舞开弓,声音冰冷。

    王琦僵在了原地,神色尴尬又纠结,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不然对方瞄准自己的脑袋,绝对射开花。

    “这是灵器吧?居然可以不用羽箭,太厉害了!”

    “这个女孩居然不退,真是大心脏呀!”

    “自信心也很爆表!”

    风尚的学生评头论足,目光全都落在了赢百舞手中的长弓上。

    作为风王的专属武器,这把神弓,华丽又耀眼!

    “王琦,愣着干什么?上呀!”

    那个因为嫉妒而变得丑陋的老师,接受不了这种失败,大声呵斥。

    王琦一咬牙,再次扑出,他要雪耻!

    中州生立刻骂了起来,赢百舞手下留情,可你们居然不要脸?

    赢百舞却是没有任何愤怒,双足发力,整个人便躲开了王琦的斩杀,瞬间飘然后退二十米,同一时间,长弓再射!

    “好快!”

    王琦大惊。

    老师们则是目光一凝,这个少女的身法,至少是天极上品以上。

    “王琦,认输吧!”

    王兆伦开口。

    王琦追不上赢百舞,这决斗还怎么打?

    果然!

    赢百舞爆射,王琦只能狼狈的躲闪,格挡,想要近身?根本没机会的!

    所以说,风王神诀加上风王神步再加上风王神弓,让赢百舞随时可以拉远了距离,一顿爆射。

    “我输了!”

    王琦不甘心,可是没办法,而且最让他郁闷的是,他发现如果没有极品身法,自己这辈子都无法打赢这个少女了。

    三局两胜,第三场已经不用打了。

    风尚的学生们面色沮丧,这种一面倒的碾压,太让人绝望了,关键战败的还是最强的两位。

    “连中州学府都打不过,今年怕是又无法晋级了。”

    就连老师,都有些气馁了。

    “这是三张黑暗物种名单,归你们了!”

    王兆伦将纸条放在地上后,带着团队离开:“孙师,下次碰上,我们就会全力以赴了。”

    “随时恭候!”

    孙默微微一笑。

    史蕉冲了出去,把三张纸条捡了回来。

    “欧耶,赢了!”

    学生们欢呼。

    “不过是一场小胜,把你们的欢呼,留在学校晋级之后吧!”

    孙默自信的笑容,也感染了学生们。

    其实比赛之前,大家都心怀忐忑,因为去年的成绩太糟糕了,所以大家只想着保级,别被摘牌除名了,可是现在,真的有机会升入丙等。

    团队启程,朝着盘牙湖进发。

    叮!

    “恭喜你,两位学生取得决斗的胜利,为团队赢得了利益,特此奖励黑铁宝箱一个!”

    叮!

    “你与褚健的声望关系提升,奖励幸运宝箱一个!”

    两个垃圾宝箱而已,孙默不打算浪费鹿芷若的欧气了,所以直接打开。

    一瓶上古鲸油,一个聚灵旋涡药包,算是很不错的奖励了。

    第二天中午,学生团赶到了盘牙湖,他们没有立刻开始搜索花鲤,而是巡视四周,先熟悉地形。

    就在这个过程中,一个明韶的学生突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立刻离开此地,退出十里以外,否者别怪我们不客气!”

    “咱们这是被清场了?”

    顾秀珣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