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362章 开箱奖励
    校长们赶到终点线上的时候,就看到中州学生团已经抵达了。

    学生没有少,但是老师只有三位,而且其中一个失去了双手,正被圣门医疗组用担架带走。

    “你们捕获的黑暗物种呢?”

    主裁判佟一鸣和四位副裁判组成的裁判团,要对孙默的战利品进行检查。

    不管是抢的,还是自己抓的,只要有,就是合格的。

    “山悦的人死伤很多,应该是要退赛了,你们安排一支医疗队过去救援吧!”

    孙默好心提了一句。

    “你说什么?”

    山悦的校长听到这话,脸色大变,觉得学校被侮辱了。

    孙默耸了耸肩膀,不再多话。

    “别的团队,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佟一鸣看着孙默:“中州学府、甲组、目标花鲤,请展示你们的黑暗物种!”

    啪!

    一条花鲤被丢在了地上,原本彩虹色的鳞片,此时已经灰暗!

    裁判团立刻上前查看。

    “是花鲤!没错!”

    “挺厉害哦!”

    “不对呀,看花鲤这个死状,好像是被天敌咬死的,他们不会运气好到可以捡到白鸬鸟正好咬死的花鲤吧?”

    裁判们交谈着,很好奇中州学生团使用的方式。

    “哼,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卫校长听到裁判团的评价后,脸色不好看了,这意味着自己讨厌的中州学府拿到了第二名,又一次压制了海舟。

    真的好不爽!

    “我早说了,谁家还不吃顿饺子?”

    卫校长甩手,准备离开了。

    “是呀,我们不仅吃了饺子,还是两顿呢!”

    李子柒听到卫校长的话,甜甜地笑了起来,故意说的很大声。

    “什么两顿?”

    就在一众校长不明所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中州学生不情不愿的又掏出了一条花鲤。

    “有一条就够了呀,这条我留着吃不行吗?”

    赵志吸了吸鼻子,这可是黑暗物种,吃了说不定对身体有好处。

    “还有一条?”

    裁判团愕然,更加确信这些中州学生是运气好了,不然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抓到两条花鲤?

    围观的校长们一愣,跟着就看向了卫校长,面露戏谑。

    你说人家是运气好,结果人家拿出了两条花鲤,这脸打的,啪啪的响!

    卫校长顿时面色铁青。

    “饺子就酒,越喝越有,不过我们年轻,就不喝酒了,加道菜吧!”

    张延宗大笑着,把朱鹮丢在了地上,然后询问佟一鸣。

    “主裁判,这只鸟能加五分吗?”

    “检查!”

    佟一鸣没有询问张延宗朱鹮的来源,反正观察员那里都会有详细记录。

    校长们却不淡定了,中州学府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捕获三种黑暗物种,所以肯定参与过一场竞争厮杀,而且还是胜利者。

    也不知道哪一支学生团是那个倒霉的失败者!

    “您放心,这只朱鹮不是从您的学生团手中抢来的!”

    李子柒看着卫校长,很有礼貌。

    “废话,就凭你们,也能打败我的团队?”

    卫校长嘲讽。

    李子柒一行互相看了看,跟着就笑了起来,你要是知道自己的学生团被我们打爆了,不知道会不会哭呢?

    “你们笑什么?”

    卫校长呵斥,觉得自己被怠慢了。

    “我……”

    徐嘉良要说,被李子柒拦住了。

    “对不起,是我们失礼了。”

    李子柒道歉。

    “哼!”

    卫校长没有回应。

    “孙师,战利品检查完毕,没有问题,你们的比赛结束了,现在可以解散休整。”

    佟一鸣宣布。

    “走,洗个澡,吃大餐去!,”

    孙默招呼学生们。

    “中州学府今年难道真的要崛起了?”

    “这个青年是谁?”

    “去查一下!”

    看着孙默一众离去,校长们议论纷纷,就在他们也打算离开的时候,就听到了凄厉的声音。

    “救人呀,快来救人呀!”

    山悦那个被孙默放过的老师在为大家做过简单的急救后,就赶回来叫人了。

    “怎么回事?”

    山岳校长大惊失色,冲了出去,不过被佟一鸣拦住了。

    “校长,对不起,我们团灭了!”

    老师跪在了地上,满脸愧色。

    众校长目瞪口呆,想起了刚才听到的情报,山悦和中州学府打了起来。

    山悦校长看到中州学府只损失了两位老师,觉得双方应该是点到即止,可谁知道本方竟然被团灭了!

    事实上,就连这两人也不是山悦老师的战果。

    “废物!”

    卫校长讥讽,不过他也没心情背着手踱步,装气定神闲,因为这一场又被中州学府超过了,真是岂有此理。

    等卫庐回来,我要好好的训斥他一顿。

    一番忙碌后,诸位校长又回到了碧波亭,不过张校长和魏校长丢了第二,没心情说话。

    大概一个小时后,礼炮响起。

    “第三支队伍回来了!”

    校长们再次移步终点线,然后看到抵达的是海舟学生团。

    “卫校长,恭喜了呀!”

    校长们送上了祝贺。

    “第三而已,没什么值得庆贺的!”

    卫校长故作生气:“这些不成器的东西,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真是嘚瑟,你脸上的褶子都笑成一团菊花了,还说不开心?”

    张校长鄙视。

    “小人得志!”

    魏校长也骂了一句。

    “完颜,做的不错!”

    卫校长拍了拍完颜琳的肩膀,然后四下查看:“怎么只有你一个?卫庐他们三个呢?”

    “校长,灭了!团灭了!”

    完颜琳再也忍不住,一下子瘫软在地上,掩面哭泣。

    “什么?”

    卫校长如遭雷击,脑袋一懵,几乎站立不稳。

    还有几位校长走了过来,想要祝贺卫校长,闻言僵在了当场。

    啪!

    卫校长抓住完颜琳的胳膊,把她扯了起来,面色狰狞的怒吼:“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是那个孙默,他杀了卫庐,”

    完颜琳哭诉。

    “什么?卫庐死了?”

    卫校长的太阳穴突突的直跳,感觉血管都要爆了,这……这打击实在太大了,不过更让他难受的是四周那些嘲笑。

    “孙默?哪个孙默?”

    卫校长追问。

    “还能有哪个?肯定是中州学府那个呗!”

    张校长打趣。

    “被自己看不起的垃圾给团灭了,老卫估计要气死了!”

    “我没记错的话,卫庐是被当做海舟的候补校长培养的吧?”

    “那个孙默,看来要重点关注一下了!”

    校长们一边议论,一边幸灾乐祸,主要是这个老卫一向傲慢,瞧不起其他学校,现在看到他吃瘪,大家都很开心。

    “不对,肯定有问题,卫庐怎么可能会死?他可是燃血七次呀!怎么可能被那个孙杀死?”

    卫校长叫了起来:“那个孙默改了年龄,对,一定是这样的!”

    “卫校长!”

    佟一鸣突然暴喝:“你如果没有证据,还请不要乱说!”

    “卫庐是燃血七次,这还不够?”

    卫校长冷哼。

    “孙默也是燃血七次呢?”

    佟一鸣质问。

    “做梦呢?你知道卫庐耗费了多少资源,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达到了这个境界吗?”

    卫校长大叫:“我提议彻查孙默,他的年龄一定造假了。”

    “走,去找孙默对峙!”

    卫校长脚步匆匆,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就宰了孙默。

    也不怨卫校长这么急躁,卫庐一死,海舟学府别说晋级的希望破灭,怕是降级都有可能。

    ……

    洗过澡的孙默,一边吃饭,一边听着系统的提示声。

    叮!

    “恭喜你,得到其他学校师生贡献的好感度超过1000,完成成就外校的敬畏,奖励白银宝箱一个!”

    “恭喜你,带领学生团,在第二场比赛中,拿到第二名的漂亮成绩,奖励青铜宝箱一个!”

    孙默摸了摸木瓜娘的脑袋:“都开了吧!”

    两个宝箱应声而开,一枚时光徽章,一本技能书,静静地悬浮在孙默眼前。

    叮!

    “恭喜你,得到了植物大百科学识分支,黑暗大陆草本植物一百种。”

    “学了!”

    随着孙默话音落下,技能书碎成光斑,涌进他的眉心,一百种草本植物的详细信息瞬间就在他的脑海中生根发芽。

    孙默立刻熟记,将熟练度提升到了大师级。

    这一次给的草本植物数量虽然少,但是都属于药用植物,性价比极高,因为在野外,孙默可以用这些植物进行急救。

    接下来是时光徽章,孙默思考了一番,决定用它来增加一位乾坤无相分身,不得不说,分身是真的好用。

    叮!

    “恭喜你,你的分身增加到四位!”

    孙默满意一笑,感觉自己又变强了,话说这次比赛,还得到了几部天极功法,要不要买几枚时光徽章提升下熟练度呢?

    “对了,系统,我现在有多少好感度?”

    孙默询问。

    “52100.”

    “啊?已经五万了?”

    孙默开心了,这岂不是说可以购买废寝忘食了吗?是现在买呢,还是焚香沐浴后,增加一些仪式感呢?

    就在孙默纠结的时候,踏进了万枫旅馆,然后眉头一皱,因为大厅中,聚集着很多人,而且都是校长级的人物。

    “孙默,你还不老实交代?”

    卫校长咆哮。

    “你哪位?”

    孙默直接喷了回去:“还有说话注意点,吐沫星子都喷到老子脸上了!”

    本来是很严肃的场合,可是孙默这话一出,众位校长很想笑,然后便知道,这是一个头铁的,卫校长想靠着他的身份压人,肯定是无法得逞了。

    “放肆!”

    卫校长大怒,身上一道金色的光环本能的爆开,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张校长撇嘴,这个老卫,真是连脸都不要了,可是他很快就发现,那个孙默,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并没有跪下。

    “不是吧?”

    众位校长目瞪口呆,这个孙默,有丶厉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