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438章 孙默首秀
    因为报考一星名师的人太多了,进行九州统一考核的难度和工作量太大,所以圣门将权利下放,由各州在每年三月份进行自主考核。

    当然,考核内容还是由圣门确定的,这是为了公平。

    圣门规定,学生可以自由选择在哪一个州参加考核,这是为了增加竞争性,因为有一些天才,就喜欢和别人同场竞技。

    说起来,这么做有些不公平,因为每一个州最多录取三百人,如果天才都来某一个州,势必会挤掉一些人。

    有考生抗议过,但是没用,用圣门的说法就是,你落选,还是因为你实力不够强。

    烟花三月下的广陵,空气中都充满了脂粉和铜钱的味道。

    脱去了冬衣,露着粉嫩手臂和白皙脖颈的粉头女妓们,倚在窗阁亭楼,朝着下面街上的男人们调笑挥袖,希望能勾搭到一个金主,要是看到疑似老师的青年,会笑的更加卖力。

    说不定被看上了,就从此抛弃这份贱业,可以做上一个少奶奶了。

    虽然机会渺茫,但咸鱼也不能没有梦想呀!

    有一些妓女,甚至早早打听到了一星名师考核的赛场在哪,然后来外边守株待兔了。

    广陵最大、最好的学校是广陵学府,丙级,占地面积极广,拥有师生五万,所以这里无可厚非的就成为考试的举办地。

    大清早,孙默一行便乘坐马车,前往位于城南的广陵学府。

    “为什么咱们没分到一个组呢?”

    钱墩唉声叹气,要是和孙默分到一起,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照顾。

    因为考生实在太多了,所以考官以天干地支为名分组,每一组总计五百人。

    孙默分在了壬组,考号是321。

    “得了吧,你应该庆幸没和孙师分到一组,不然你肯定被打击到自闭,发挥失常。”

    王朝调侃。

    往年有这种情况发生,同组的考生太优秀了,让其他人直接绝望,心态失衡,导致落榜。

    距离广陵学府还有三条街,但是人流已经变得密集了起来,各种马车、商贩、来看热闹的行人,将这里挤的水泄不通。

    有一些油壁香车,载着富家千金,停在路旁,偶尔能惊鸿一瞥,透过微微掀开一条缝隙窗帘,看到一个漂亮的容颜。

    “我和你们说,想要破身,这几天是最好的时间,只要表现出色,有的是女人登门!”

    王朝很兴奋,富家千金是万万不敢招惹的,睡了人家,如果不娶的话,麻烦太多,不如睡那些妓女。

    “要花不少钱吧?”

    钱墩吞了口口水。

    “这倒是,广陵的妓女们不像咱们金陵,有才华就能做入幕之宾,人家更认钱!”

    王朝点头:“不过只要顶着名师这个身份,也比平时少。”

    王朝说完,突然看向了孙默,忍不住羡慕:“当然,像孙师这种,要才华有才华,要颜值有颜值的名师,说不定一圈睡下来,还能赚很多钱!”

    “哈哈!”

    钱墩笑了,不过他也知道有这种事,有一些小白脸就是靠骗妓女为生的,比如那位大名鼎鼎的名妓杜九娘,就被骗了个倾家荡产。

    孙默笑了笑,钱墩和王朝也就过过嘴瘾,身为老师,虽然说去秦楼楚馆没问题,但考试期间,还是要自重的。

    “到了,下车吧!”

    高贲率先跳下了马车,站着路边,深吸了一口气。

    我闻到了胜利的滋味,孙默,等着,这次我一定赢你。

    高贲攥了攥拳头。

    外来的马车是不允许进入校园的,所以考生们都在这里下车,于是又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流。

    嘶!

    钱墩倒抽了一口凉气,看着肃穆的气氛,压力倍增。

    王朝也好不到哪去。

    校园的主路和辅路上,都站着学生,拿着牌子做引导,避免考生迷路。

    “孙默,我集合的地点在603,先走一步了!”

    顾秀珣说着,用小拳头捶了孙默的胸口一拳:“祝好运!”

    “好运!”

    孙默微笑。

    看到这一幕,钱墩有些羡慕,顾秀珣没叫孙师,而是叫的孙默,这不是见外,反而是一种关系更加亲密的表现。

    自己刚才过嘴瘾,说睡名妓,真的是好**丝呀,看看人家孙默,要是努努力,能睡顾秀珣!

    这可是万道学院的首席毕业生,漂亮又美丽,等通过考核后,绝对当得起一句美女名师的美誉,而且说不定还能登上倾城榜。

    说到倾城榜,就要提两开花……呃,不是,是安心慧。

    原来孙默的碗里,已经摆着一块美肉了。

    想到这里,钱墩又叹了一口气,孙默这次,十有**会一次过,成为名师,而自己呢,算了,别做梦了,以积累经验为主吧,争取明年拿到名师头衔。

    “钱师,你搞什么呢?”

    王朝用力推了钱墩一把:“孙师喊你呢!”

    “啊?抱歉!”

    钱墩一脸尴尬。

    “钱师,恕我直言,你现在的心态不对,不要想什么积累经验,就要一次过!”

    孙默看着钱墩,苦口婆心的劝说:“人生何其之短,出名要趁早呀。”

    嗡!

    孙默的身上,迸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金玉良言爆发了。

    孙默和钱墩、王朝一同经历了第三场联赛,关系还算可以,所以他不想他们以这种心态参加考核,那样有很大可能落榜。

    钱墩一愣,脸色变得羞愧了。

    是呀,都要考核了,我还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归根到底,我就没想着过,所以态度才这么懈怠!

    孙师说得对呀,出名要趁早!

    只要自己拿到了一星名师资格,那未来的人生都会不同了,至少在中州学府,没有被开除的风险。

    “钱师,王师,要么不做,但是做了,就一定要全力以赴,我言尽于此,祝好运!”

    孙默拱手,转身离开。

    “孙师,受教了!”

    钱墩弯腰行礼。

    叮!

    来自钱墩的好感度+200,友善(1600/10000)。

    旁边的王朝也在弯腰行礼,他是想一次过,但是不自信,不过被金玉良言加持后,士气大增。

    高贲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撇嘴,孙默真是烂好人呀,管那两个废物干嘛,这种没自信的家伙,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盟友的。

    张澜没有说话,而是快走几步,追到了孙默身边,他们两个都是壬组。

    顾秀珣刚走远了没几步,陡然看到孙默身上的名师光环爆发,便陷入了沉思中。

    “这就是我和孙默的差距吗?”

    抖m也发现了钱墩和王朝的心态,但是她从来没想过去开解他们,反正他们过不过关,和自己都没关系。

    倒是孙默,出言劝诫了,因为金玉良言爆发了,所以孙默的心思,绝对毋容置疑,是希望钱墩和王朝一次通过的。

    原本的校门前,人潮涌动,可是现在,犹如突然按下了暂停键,瞬间静了下来,每个人都看向了孙默

    没办法,孙默的金玉良言可是大师级,一道光环覆盖的面积高达一千米,可以说前前后后,足足有二千多个考生被波及。

    “我淦,这么大范围的名师光环?”

    “这也太爱显摆?”

    “我日梨娘,这谁呀?闲的蛋疼呀?竟然在这放金玉良言,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考生们议论纷纷,其中有不少人皱眉埋怨。

    因为金玉良言的辐射,大家的心境瞬间提升,那些原本犹犹豫豫,和钱墩一样不自信的考生们,心态也变好了。

    所以不少原本自信的人,就开始抱怨孙默多此一举,因为钱墩这些考生本来不是威胁,结果孙默的金玉良言一出,他们受到激励,要全力以赴,这不就是增加了竞争对手么。

    一些类似钱墩的考生,看向了孙默,虽然嘴巴上没道谢,但是朝着孙默拱了拱手。

    叮!

    “恭喜你,总共收获好感度812.”

    孙默无语,居然还有好感度?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一辆马车,驶进了大门。

    考生们赶紧让路,别看马车朴素,但是大家都不敢怠慢,要知道这个时间能坐着马车进入广陵学府的,绝对是考官。

    “我淦,放金玉良言的那个家伙是个心机狗呀!”

    “不错,他显然是远远看到了考官要进来,所以才故意秀一把,想得到赏识的。”

    “不过人家有这资本呀,瞧瞧这名师光环的范围,哎!”

    “你叹什么气?说不定是个考了五年的老鸟了,再说金玉良言而已,这么大路货的名师光环,谁不会呀!”

    考生们嘀嘀咕咕,等听到是五年的老鸟后,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马车中,一位主考官,嘴角轻笑。

    “要么不做,但是做了,就一定要全力以赴,说得真好,这才是年轻人该有的锐气!”

    主考官小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她可以确定,那绝对是一个刚毕业的考生,因为只有这种考生,才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如果是失败过一、两次老鸟,哪有这种闲心呀,心中早被‘这次一定要过’的忐忑和紧张塞满了。

    “孙师,在这里!”

    张澜找到了208教室,便喊了孙默一声。

    两人来的可不算晚,可是进去后,发现已经坐了一半了,大概有二百来位考生。

    唰!

    众人的目光盯了过来。

    当然,他们第一眼看的是张澜,因为她脸上的那块灵纹刺青,实在太眨眼了,孙默这次,反倒成了陪衬的小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