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491章 该死的,孙默家里难道有矿呀?
    黑暗幻象馆第五层,有巨大的石柱林立,石柱上,有各种各样栩栩如生的浮雕。

    这些浮雕,太鲜活了,宛若要从石柱上脱裂而出一般。

    “这一层是什么?”

    姜永年好奇。

    孙默打了一个响指。

    啪!

    几尊浮雕上,溢出了黑色的雾气,转瞬便凝结成了一尊黑暗幻象。

    “你们应该记得,这枚黑暗幻象宝钻是我在联赛中,拆了一座神级建筑后得到的,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冒险者进入寻宝,结果都死了,但是,只要进入过这座建筑的人,宝钻就可以把他们的幻象复刻出来。”

    孙默介绍:“也就是说,你们可以和以前各个时代的强者交手对战!”

    嘶!

    又是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目光望向了那些石柱,看着上面的浮雕,充满了好奇和探索欲。

    “等等,那岂不是说,这些幻象中,有的会用失传了许久的功法?”

    一位名师发现了盲点。

    “是的!”

    孙默笑了:“前两天我还和一位武僧幻象对战过,它用的是失传了五百年的功法普陀心经。”

    “真的假的?”

    “要是真如孙师所说,那这座建筑被称为神级绝对实至名归!”

    “必须的,这座幻象馆今后将会是金陵,不,是整个中州的标志性建筑!”

    名师们议论纷纷,一些自认学习能力非常强的名师,以及急不可耐的,如果能从幻象身上学会圣级功法,那可就是自己的了。

    “孙默,既然是失传了许久的功法,那必然是没人见过,你又怎么知道是菩提心经?”

    张翰夫大声质疑。

    “呵呵!”

    孙默冷笑,移开了目光。

    “你……”

    看到孙默不搭理自己,张翰夫几乎气死,更让他觉得悲哀的是根本没有人帮腔。

    “这些蠢货,你们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货色,就算今天不闹事,孙默以后也会开除你们的!”

    张翰夫有了一种悲凉感,真都是斗不过孙默呀。

    “怎么使用这些幻象呢?”

    姜永年追问。

    “把你想要对战的幻象的要求说出来,宝钻就会为你召唤了!”

    孙默轻笑。

    “这么神奇?”

    众人七嘴八舌,然后就开始喊话,只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这让他们疑惑地看向了孙默。

    “抱歉,因为在这一层召唤幻象,会消耗大量的灵石,所以我作为这座建筑的主人,限定了使用者的权限。”

    孙默解释。

    听到这话,众人望向孙默的眼神中,立刻溢满了羡慕,一座神级建筑的主人呀,这也太幸运了!

    张翰夫气的身体在哆嗦,嘴巴里酸的就像被硬生生的灌了一大游泳池的柠檬汁似的。

    “宝钻,召唤那位武僧幻象!”

    孙默吩咐。

    很快,一根石柱上溢出了黑雾,众人立刻盯了过去,然后就看到黑雾凝结成了一尊人高马大的武僧幻象。

    “谁想试一试?”

    孙默提醒:“不要要小心呀,要是被他杀了,可是真的会死的!”

    不少名师跃跃欲试,但是都忍住了,没办法,这位武僧幻象一看气势就非常牛逼。

    “我来!”

    夏园出战。

    当武僧幻象出手后,众人的惊叹就止不住了,一声接着一声从喉咙中倾泻出来。

    因为它的功法实在太华丽了,就算不是圣级,一个天极也是跑不了的。

    仅仅三分钟,夏园就感觉吃力了。

    “虽然这些幻象属于学校,但是如果你们学会它们的功法,那么学校会恭喜你们,并且不仅不索要功法,还会送上一份贺礼!”

    孙默又放大招了。

    “孙部长,此言当真?”

    “君无戏言,孙部长,你可要记得今天的承诺呀!”

    “我就知道孙师是最慷慨的!”

    名师们大赞特赞,就连那些原本游行的家伙们,此时也都只字不提罢工的事情了。

    这就是人性,面对一件极品,或许我一辈子都拿不到,但是有机会,就不想错过。

    方浩然压下了冲出去,试一试幻象成色的想法。

    “孙师,上面还有一层吧?”

    有人看到正北角落还有楼梯,便问了一句。

    “还有两层!”

    孙默微笑:“不过抱歉,因为它的功能太过于强大,所以只有为学校做出了贡献的名师或者学生,才有资格使用。”

    众人沉默了,几个资历老,又星级高的名师,原本打算抱怨两声的,可是在话出口的瞬间,又忍住了。

    此时的孙默,已经不是他们能够随便得罪的了,要是以前,他们的心态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但是现在,他们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因为在他们心中,中州学府的工作,已经变得珍贵了起来。

    这就像一个人在工厂当流水线工人,不爽了,就不干了,但是如果在x里x讯这种公司,哪怕嘴上骂着996不人道,但是依旧很少有人辞职。

    没办法,待遇好呀,是个人都抢着进!

    “咱们能够用下面五层,已经很不错了!”

    “对呀,对学校有贡献的人,才能用上面两层,很合理。”

    “孙部长这才是持家之道!”

    不少人恭维了起来。

    “诸位,请跟我来!”

    孙默带着众人,下了楼梯,直接来到了地下一层。

    “这里是地下区!”

    孙默说着,推开了厚重的石门。

    哗!

    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

    “什么鬼?”

    众人惊呼,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对于修炼者来说,再没有什么比沐浴在浓郁的灵气中更让人心旷心怡的事情了。

    “哇,你们快看!”

    “是灵石,好多灵石!”

    “我的天呀,是我眼花了吗?”

    名师们叽叽喳喳,仿佛一万只鸭子在聒噪,他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石门里边。

    在那里,堆满了灵石。

    “这得值多少钱?”

    杜晓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灵石是战略资源,已经不是单纯用金币可以衡量的了!”

    方浩然插了一句嘴,不过没人理会,因为他们的眼光已经移不开了。

    “这座建筑的正常运转,是需要灵石维持的!”

    孙默走了进去,拿起了一块灵石:“这东西的价值,不用我多说了吧?现在你们看到的,就是中州学府的底蕴!”

    不得不说,黑暗建筑就是牛逼,地下区也不知道是什么构造,竟然可以制造一个完美的空间,只要灵石放在这里,它们蕴含的灵气的溢散幅度就会非常缓慢。

    “孙部长,你太大意了,不该把这种东西给大家看的!”

    廉正提醒,万一遭了小偷怎么办?

    张翰夫的脸色,已经彻底失去血色,变得一片灰白,他知道,自己连一点翻盘的希望都没了。

    对于高星名师来说,钱财已经是身外之物了,但是灵石,依旧是硬通货,而在顶级名校之间,都是用灵石作为薪水。

    张翰夫做梦都没想到,孙默会如此的富有。

    “该死的,这家伙难道家里有矿呀?”

    张翰夫想到了孙默的父亲,难道是那个家伙留给他的遗产?这也不对,孙默要怎么才能把这么多灵石运出来了呢?

    “孙默一定有我不知道的秘宝!”

    张翰夫猜测。

    孙默关上了石门,可是大家的目光依旧依依不舍。

    “别看了,以后灵石,也会作为福利下发的!”

    孙默的话,让张翰夫的心脏又是猛的一跳。

    这么砸钱,谁扛得住呀!

    果然,在场的名师们激动难耐,神色兴奋,已经在想着拿到灵石后怎么用了。

    “好了,神级建筑参观完毕,大家可以离开了!”

    孙默宣布。

    一些刚才没有站在关山那一边的名师,也在偷偷地溜走,只可惜孙默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顺便说一句,刚才那些依旧追随张翰夫,要进行游行的名师,你们被辞退了,请你们立刻收拾你们的东西,在今天晚上八点之前,离开学校,否则,我会带队,进行强制驱除。”

    孙默的声音,冷如北极的寒冰。

    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中,每个人的神态,都不相同,那些临时倒戈的名师们,此时庆幸不已,而剩下的,面色惶恐。

    当然,最潇洒的是那些没有参与的围观党,看好戏就行了。

    “孙师,我们至少也为学校奉献过,能不能不要这么绝情?”

    “孙部长,我们错了,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我是关山那一波的!”

    名师们妥协了,在见识了中州学府的底蕴后,没人还有勇气跟着张翰夫闹事。

    “抱歉,我给了你们机会,是你们不珍惜!”

    孙默的视线,一一扫了过去:“白师,不用往关师后面躲了,我都记住名字了!”

    “孙部长,你辞退我们,可是要赔偿不少违约金的!”

    有人希望通过这个,让孙默收获诚意。

    “哈哈,你觉得我缺钱吗?”

    孙默笑了。

    这一句话,让众人面若死灰,孙默不光有钱,还有很多钱。

    当然,孙默压根也没想着赔钱,找你们的缺点,减少赔偿金,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的正常操作。

    “幸亏我没和孙师对着干呀!”

    关山看着这些倒霉蛋,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叮!

    来自关山的好感度+100,友善(510/1000)。

    孙默给了关山一个眼神后,走了,连半句话都懒得和张翰夫说,今天这事,可没完。

    “关山,我待你不薄,你就这么报答我?”

    张翰夫气势汹汹的走到了关山面前,开口怒喷。

    “我是为了中州学府的未来!”

    关山往后退了一步:“还有,你的口水溅到我脸上了!”

    “无耻!”

    张翰夫很想吐关山一脸。

    “诸位,要不要和我谈一下?”

    关山看向了张翰夫身边的那几个亲信党羽。

    “谈什么?”

    一个党羽询问。

    “谈过后,你自然就知道咯!”

    关山知道孙默最后给自己那个眼神的意思,他要让自己找一些张翰夫的亲信党羽,举报他,毕竟这些人知道不少黑料。

    要是以前,关山肯定抵触,但是现在,他巴不得做得卖力一些,把张翰夫整惨,毕竟这就是投名状了。

    “老张,别怪我,谁让孙默这么心机狗呢!”

    关山叹气。

    “关山,你告诉我,孙默那个混账是不是要搞我?”

    张翰夫也不蠢,关山找这些人,只能是这个理由了。

    “张师,别多想。”

    关山劝说:“最多也就是丢了名师的头衔,以后不能做老师了,反正不会死的!”

    “我呸!”

    张翰夫再也忍不住了,一口浓痰吐在了关山的脸上。

    失去了名师头衔,我还混个屁呀?不如自杀算了,要知道张翰夫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名师身份的基础上的。

    “早知如此,何必和孙默作对呢?”

    关山冷笑。

    “你他妈的……”

    张翰夫想打人,你才做孙默的狗几天呀,就一幅忠犬像?枉我那么信任你!

    方浩然离开了,去追孙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