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504章 抱歉,大师级的孙默就是爸爸!
    孙默摇头,并不是对苗幕的这幅三藏图有什么意见,而是对于现状的无奈。

    你不惹事,但是事总惹你!

    不过孙默也理解李子兴的心态。

    一山难容二虎,中州学府和万道学院都坐落在金陵,而中州今年还晋升丙级,直接给万道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作为万道学院的幕后掌舵者,李子兴不恨孙默才怪。

    要知道中州学府能从摘牌除名到现在绝地大翻身,都是靠着孙默的优秀,而且他甚至压制了素有金陵双璧之一美誉的柳慕白,成为了中州学府的头牌。

    要是问一句李子兴现在最想说的话,那绝对是,孙默?我巴不得他去死呀!

    “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妒是庸才!”

    孙默心中嘀咕着,自我安慰了一句,接着表情便变得冷峻了起来,他不惹事,但是事来了,也不会怕事!

    “既然你们想找我麻烦,那老子就把你们全部干翻!”

    孙默看向了齐沐恩:“齐驸马这个问题有些怪哦,这不是明摆着吗?如果这幅画没有不足之处,那它就不是半幅名画了!”

    “呃!”

    全场静默,四周的宾客们,下意识的看了李子兴一眼,然后又瞅了苗幕一眼,最后视线又回到了孙默身上。

    “你还真敢说呀!”

    有宾客嘀咕,这什么情商呀?成年了吗?

    正所谓花花轿子众人抬,今天在场的宾客中,要说权利最顶级的大佬,分别是郑清方和李子兴。

    但如果加上身份尊贵,那必然是李子兴了。

    李子兴刚才可是说了,他花了一百万两白银买下了这幅名画,而且还赞美有加。

    这种情况,只要带点脑子的人,都会说这幅画不错呀!

    对了,这幅三藏图的创作者还在一旁站着呢,你知道什么叫打人不打脸吗?

    “老师这头果然够铁!”

    李子柒暗乐,又有一种欣赏,老师果然不会曲意逢迎。

    安心慧面色不变,但是心头在发愁,孙默说的是事实,如果这画没有不足,那就是名画了,可是这一句话带来的后果,很可能是斗画,到时候怎么办?

    “早知道这样,我就该继续磨练画技!”

    安心慧叹气,她小时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过随着要学的东西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少,所以像书法绘画这些学科就放弃了。

    当然,即便是放弃,安心慧也比大多数人写得好,画的棒,但和书法家名画师一比,那就不够看了。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孙默看着齐沐恩,反问了一句。

    “我多什么嘴呢?”

    齐沐恩郁闷,骑虎难下,以他的身份,自然是不怕得罪苗幕和李子兴的,不过他一向与人为善,懂得给别人颜面。

    说白了,就是从来不说别人坏话的那种人。

    “孙默此言不错!”

    齐沐恩先肯定了孙默的话,然后话锋一转:“不过苗大师这幅画也的确有了几分三藏的神韵。”

    “孙师,我刚才说了,如果不是我打扰了苗大师,这就是一幅名画!”

    李子兴解释。

    “不管什么原因,它没有成为名画,那就说明苗大师的画技还不够精湛!”

    孙默耸了耸肩膀。

    “哎呀,你还说!”

    宾客们也是服气了,你就不能借坡下路?不过在场的都是老油条了,很快就看出了双方潜藏的剑拔弩张。

    “哦,那请问孙师,这幅画具体有什么不足之处?在下想弥补一二!”

    苗幕压着怒气,开口请教,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在反击了。

    你一个人普通人,如何指点得了名画师?如果说不好,可是会被喷的呀!

    噗嗤!

    孙默还没开口,郑清方却是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一下子便把大家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咳咳,抱歉,抱歉,肚子疼!”

    郑相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不过没人敢揪着不放。

    “这幅画无论是布景,还是画工,都是极好的,但是立意,稍差了一些,三藏**师一心西去求取真经,可不只是为了磨砺自己的心智,更重要的是救苦救难,挽天下苍生!”

    孙默开口。

    原本对孙默充斥着不屑的苗幕听到这话,眉头微微一皱,再次看向了这幅三藏图。

    李子兴盯向了苗幕,你搞什么?

    反击呀!

    喷他呀!

    苗幕本来还在思考,看到这一幕,只能收拾思绪,开口了。

    “孙师,你如果不懂画,请闭上嘴巴,或者虚心求教,你从立意上挑刺,真的是下乘了。”

    苗幕指责,以一副名画师的身份说教。

    “我觉得孙师说的不错!”

    “什么不错呀,立意这种东西,是最不靠谱的,除了西游记的作者,谁又能懂《西游记》要表达的内涵?”

    “这不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宾客们议论着,虽然想给孙默的机智点赞,但老实说,他这挑刺的确有些耍赖。

    这就像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除了莎士比亚,谁敢说自己读懂了哈姆雷特?

    孙默耸了耸肩膀,他还真不是信口雌黄,要是一幅有关花鸟鱼虫的名画,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但是评价人物画和山水画,抱歉,大师级的孙默就是爸爸!

    “孙师,我敢说,对于《西游记》的研读,我绝对是金陵城首屈一指,自从这部书出现,我便手不释卷,到现在,已经倒背如流,如果没有最赤诚的感悟,我也不会做出这半幅名画!”

    苗幕解释。

    “不错,苗大师对于《西游记》的喜爱,远远胜过所有人。”

    李子兴帮腔:“所以他对三藏的理解,也是最深刻的,而你呢,孙师,你这一年来,应该是在筹备一星名师考核吧?”

    宾客们又开始议论了。

    的确,孙默就算想说他每天都在研读《西游记》也没人信呀,毕竟想要破纪录,拿到首席,这要比其他名师付出更多的努力,孙默哪有时间看闲书呀!

    在众人看来,孙默是嘴硬了,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那种。

    噗!

    郑清方再一次忍俊不禁。

    “郑相,你这是何故?”

    齐沐恩不解。

    “肚子疼!”

    郑清方不仅想笑,还想朝着苗幕丢一部《西游记》,你说你比孙默还懂《西游记》?

    你知道他就是这部著作的作者吗?

    “《西游记》此书,虽然用语通俗,粗鄙不堪,但是其描写瑰丽有趣,其想象天马行空,其立意高洁深远,真的让人望尘莫及,可以说,这部书开创了一个新的流派!”

    苗幕大赞。

    不少宾客听到这话,纷纷点头。

    最近这一年来,西游记已经大红大紫,尤其是在贵族圈,大风靡。

    要知道,不像普通人还要赚钱养家,贵族们除了吃喝玩乐就是消遣,自然有大把的时间看书。

    他们中不少人,第一次接触到这种通俗文学,真的是爱不释手。

    齐天大圣练就火眼金睛,大闹凌霄宝殿,怼天怼地对空气,简直让男人们爱死了这种豪迈和霸道。

    可以说,在场的男人们,谁不想要一根铁棒,要捅穿这苍天,让它再也遮不住我的眼?

    “我只恨,此书只有半部呀!”

    苗幕感慨,犹如杜鹃滴血。

    “是呀,也不知道那个甘道夫在搞什么鬼,为什么就不写了呢?”

    “是甘道夫大师,请你说话,尊重一些!”

    “没有《西游记》看,我要死了!”

    提起《西游记》,大家就一肚子气,为什么只有半部?死太监真是不得好死!

    听着周遭那些议论,孙默有些尴尬,这么被人夸,我会骄傲的呀!

    其实孙默在立意上挑刺,反倒是给了苗幕面子。

    “嘻嘻!”

    鹿芷若笑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老师就是西游记的作者哦,虽然他没写过后半部,但是自己可是听他口述过的。

    超精彩!

    “怎么了?”

    赢百舞不解。

    “因为……”

    木瓜娘刚要说话,就被李子柒打断了。

    “咳咳!”

    小荷包无语,这里边可有不少人耳朵很好使,要是说出来,被人听到,会被老师带来麻烦的。

    苗幕开始口若悬河,在吹嘘《西游记》之时,也在字里行间表明读懂了这本书,孙默根本屁都不懂。

    他刚才的话,就是在掩饰他的肤浅和贫乏。

    片刻后,苗木话锋一转,看向了孙默。

    “所以说,孙师,你对绘画一道真的是一窍不通,请你以后不要再发大放阙词了。”

    苗幕甩袖,一副不和孙默计较的表情。

    “哈哈,和我斗,你还差着远呢!”

    李子兴大乐,此次鹿尾宴的第一回合,算是小胜。

    他要做的就是给与孙默社会性死亡,一个名师最怕什么?最怕名誉被毁,到时候可就没人拜师了。

    岳荣博叹气,李子兴这次真的是有备而来,要毁了孙默,这还只是开胃菜,要是孙默识趣,应该早点离开临江坊才对。

    安心慧看到孙默不反驳,急了,看来只能自己出马:“苗师,此言差矣!”

    只是不等安心慧出场,就被郑清方打断了。

    “这还真是敢巧了,我最近新得了三幅名画,正好借此机会,请大家品评一下!”

    郑清方说着这话,又促狭的朝着孙默眨了眨眼睛,示意他等着看好戏。

    “三幅?”

    众人大惊,要知道所谓名画,必须要有妙笔生花之境,所以很难得,郑清方居然说他新的了三幅?

    你是挖了某位皇族的墓葬,找到陪葬品了吗?

    李子兴顿时就嫉妒了。

    “画作在哪里?快快拿出来!”

    齐沐恩兴奋的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