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511章 黑暗奇珍
    “吴大师要做什么?”

    方太守不解。

    “我想烧掉它!”

    吴野子实话实说。

    “这怎么行?”

    方太守大惊:“那可是一幅名画呀!”

    齐沐恩和郑清方这些能说上话的大佬也立刻劝阻,因为妙笔生花之境可遇而不可求,所以每一副名画都是独一无二的,毁掉太可惜了。

    “大家不要劝了,我意已决!”

    吴野子坚持,甚至向方伦鞠躬:“还请方太守成全!”

    “为什么呀?”

    人群中,有个宾客不解,问了出来。

    “闭嘴!”

    方太守扭头呵斥。

    “无妨!”

    吴野子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神态坦然的解释:“与孙大师这幅名画相比,我那幅就是低劣之作,还是烧了,省的污人眼睛。”

    “吴大师!”

    孙默一惊,想要解释。

    “孙大师,我没有对你有任何不满,也不是在负气毁画,而是听过你的金玉良言后,深有感触罢了!”

    吴野子笑了:“不过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吴大师不用客气,请讲!”

    孙默谦虚。

    “如果孙大师有空,在下希望可以去贵府上拜访,畅谈论画,不知可否?”

    吴野子是大师,能够做到观画知人,所以他对于孙默还是很有好感的。

    “吴大师说笑了,在下随时恭候!”

    孙默对于吴野子,突然有了一丝钦佩,这就是那种痴人,爱绘画爱到了骨子里。

    他不在乎周遭人的评价和议论,他关心的永远是如何提升自己的画技。

    “吴大师这是认可孙默了?”

    “这还用问?都要烧画了,你说呢?”

    “孙默的画技原来这么厉害的吗?”

    四周的宾客看到一向不善言谈的吴野子竟然和孙默有说有笑,俱都震惊不已,有一些人甚至注意到,吴野子称呼孙默的时候,一直喊得的是孙大师,而不是孙师。

    要知道,吴野子这种人可是极其骄傲的,而且本身又是江南第一名画师,能被这种人称呼一声大师,那孙默该是何等的牛啵依?

    “平时不怎么画画?可惜了,你如果把全部时间都用在绘画一道上,不出五年,这江南第一名画师的身份,便是你的了。”

    吴野子叹息。

    听到这番话,众人再次大惊,这评价也未免太高了吧?

    安心慧打量着孙默,仿佛第一次认识了他一般,虽然已经猜到了是孙默有出众的能力,但是亲耳听到吴野子认可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江南第一名画师?”

    柳慕白不知道为何,心中满是苦涩和不甘,他这种天才,有那种在任何方面都要击败对手的执拗,更何况孙默还是自己的情敌。

    可是现在,柳慕白被打击到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努力一辈子,也不可能在绘画上赢过孙默的。

    岳荣博淡定的看着这一切,又瞅了瞅倪敬亭,嘴角露出了一抹嘲笑,孙默的优秀,你们根本不懂呀!

    “方太守,你得了孙默一幅名画,总该回赠一些东西吧?”

    郑清方突然开口了。

    “嗯?”

    方太守愣了一下,跟着便点头:“是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吴野子和方伦是可以追究孙默伪造名画的行为的,但是他们并没有。

    而且经过了回赠礼物之后,再加上吴野子那番话,孙默临摹《富贵闲居图》,便会成为一段佳话!

    方伦不蠢,他知道孙默将来越出名,那他的事迹便会流传的越广,单靠自己,是无法青史留名的,可是如果攀上了孙默,自己也能在史书上留上一笔了。

    “孙默如果成为圣人,那这次的鹿尾宴绝对会被大书特书!”

    因为心疼一个跳湖的小侍女而作名画,这可是佳话呀,想到这里,方伦又突然一愣,我想什么呢?

    孙默怎么可能成为圣人?不过冲击一下七星名师,还是有希望的。

    “此幅名画,因这个小侍女而起,不如就将她送给孙大师吧?”

    郑清方提议。

    “送这个贱婢?怕是会污了孙大师的身份!”

    方伦皱眉,这个贱婢连一幅名画都保护不好,以他的性格,回去了,是肯定要把她贱卖的。

    孙默好歹也是一个现代人,怎么可能有脸说出索要人家女婢这种话?但是他听到郑清方的话,再看方伦的表情,便知道了,自己不出面,这个小侍女怕是要倒霉。

    “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

    孙默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后,开口了:“我和这个小侍女也算有缘分,说不定她在我身边,能让我再画一幅名画出来!”

    “哦?那到时候,还请孙大师一定割爱呀!”

    方太守神色一喜,然后豪气的摆了摆手:“如果孙大师不嫌弃,那就拿去!”

    孙默拱了拱手,半脸羞愧。

    “贱婢,还不滚过来拜见你的新主人?”

    方伦呵斥。

    “主人在上!”

    易翠娥跪拜磕头,有一种脱离苦海的小雀跃。

    “起来吧!”

    孙默很尴尬,事实上他多虑了,九州人送个女婢,那都不叫事,有的人连小妾都能送人。

    叮!

    “恭喜你,帮助一个小侍女脱离苦海,避免自杀,同时得到吴野子的认可,在斗画中压制了苗幕,因此奖励黄金大宝箱一个!”

    系统的提示声,突然响起。

    孙默神色一喜,居然还有意外收获?然后他顺手摸了摸鹿芷若的脑袋:“开箱!”

    光华散去,留下了一枚果实!

    叮!

    “恭喜你,得到神力果一枚!”

    听到这个词汇,孙默开心的差点吹一个口哨出来,又是一枚神力果,这下神力境三重稳了。

    “苗幕应该是想到了这幅画作出于孙默之手,所以才会因为羞愧自卑,提前离开吧?”

    郑清方询问李子兴。

    “不知道!”

    李子兴硬邦邦的顶了回来,其实他明白,苗幕一败涂地,也幸亏他识趣的走了,不然现在听到吴野子夸奖孙默,绝对尴尬死。

    “不行,不能让孙默得意!”

    李子兴望向了倪敬亭,执行第二个计划吧!

    因为孙默的优秀,让李子兴越发的想毁掉他了。

    倪敬亭还在找时机插话,齐沐恩笑了起来:“诸位,我最近弄到了一株黑暗植物,询问了几位名师,都说没见过,现在我把它拿出来,还请在座的几位新晋名师给掌掌眼!”

    “如果有谁可以说出它的来历和作用,齐某人必有重礼奉上!”

    随着齐沐恩话音落下,就有两个大汉伴着一个木箱走了进来。

    “熄灯!”

    齐沐恩再次命令。

    啪!

    烛火壁灯尽皆熄灭,就在一些女宾客们刚刚发出了惊呼声后,又立刻消失,因为箱盖被拿掉了。

    一株通体透明的植物,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而且这株植物,就像夜明珠一样在发光,让整个临江殿瞬间光明四招。

    哇!

    宾客们惊呼。

    这绝对是奇珍异宝了。

    “好漂亮呀!”

    赢百舞感叹,悄悄地询问:“子柒,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哪怕谁都瞧不起的澹台语堂,都承认李子柒学识渊博,堪比一本大百科全书!

    “不知道!”

    小荷包摇头。

    “咦?”

    鹿芷若一愣,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了?”

    李子柒询问。

    鹿芷若嘴唇翕动,本来想说解释一下,可是犹豫了一下,又闭上了嘴巴,因为父亲说过,有一些东西,不要乱说,不然会害了他们。

    “有谁知道这是什么吗?柳师?方师?孙师?”

    齐沐恩再次询问,虽然孙默最近名气很大,但是柳慕白和方无极毕竟蜚声在外,是金陵双璧,所以他还是先问这两位。

    方无极扭头看了一眼,便给出了答案:“不知道。”

    “你……”

    看到得意门生这个样子,曹闲差点气死,你能不能给我争一口气?

    众人看向了柳慕白。

    “我不知道它叫什么?但是我知道它很珍贵!”

    柳慕白开口了:“我曾经在黑暗大陆试练的时候,有幸见过一次,它是某种植物,喜阴,一般长在洞穴中。”

    “哦?还能再说详细一些吗?”

    齐沐恩追问。

    “抱歉,我只知道这些!”

    柳慕白摇头,这种透明发光的植物,一看就是奇珍,柳慕白当时所在的十人团队,想把它拿到手,谁知道遭到了一条巨蛇的伏击,死伤惨重。

    那条巨蛇,长达百丈,显然已经开启了灵智的黑暗物种,战斗力极强,能让它守护的东西,显然是极品珍宝。

    “齐驸马,你这一株,应该还没有成熟。”

    柳慕白依旧记着那个巨蛇山洞,等有时间,再去看看。

    “孙师,你有什么看法?”

    齐沐恩询问。

    “我再想想!”

    孙默找了个借口,其实在看到这株黑暗植物的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就迸出了相关的信息。

    不是神之洞察术观察出来的,是孙默掌握的黑暗植物大百科里边恰好有记载。

    但是这种没人认识到东西,就算孙默说对了,也没有人可以做裁判呀?而且这个东西很危险,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介绍。

    “不懂就是不懂,什么叫再想想?难不成你还能靠想的,知道它的一切?”

    李子兴嘲讽。

    “听你的意思,你懂咯?”

    赢百舞直接怼了回去,竟然敢讽刺老师?真是岂有此理。

    “孙师,你就是这么教导学生的?随便插话,而且语气不恭,这也太没有教养了吧?”

    倪敬亭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