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绝代名师 > 第744章 白濠,你真是不中用呀!
    卢林明白,这些同学只是不得其法,等他们开窍了,那么几天后,自己参悟的速度,恐怕又是最后一名了。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可就要被劝退了。

    毕竟自己能上西陆军校,都是托了姑姑的关系。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绝对不能给姑姑丢脸。

    一瞬间,卢林就想到了孙默的那些亲传,如果不是靠着孙默,那些人,肯定有一部分无法进入第三段峡谷的。

    “不过孙老师凭什么要帮我这个西陆生呢?”

    卢林头疼。

    第二天清晨,卢林一大早便起床,进入了峡谷中,然后果然和预料的一样,一个上午,一头雾水中,一无所获。

    没办法,卢林连午饭也没心思吃,直接在小镇中游荡,寻找孙默的身影,然后很幸运,他在那个白茶铺子中,发现了孙默。

    ……

    “咱们也算朋友了吧?我也写了好几篇文章,替你扬名,可是你为什么总是对我如此冷淡?”

    李若兰神色哀怨地看着孙默:“连一个专访的时间,都不肯能给我?”

    “……”

    孙默无语,你能不能别做这个表情,这让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不过话说回来,李若兰真的好会打扮呀,涂了深红胭脂的红唇,配上白皙的肤色,让她宛若一朵艳丽的大牡丹,简直风情万种。

    可惜九州的化妆品和技术都不行,不然放在现代,李若兰的颜值,绝对是超一线,巨能打。

    要是去开个直播,热度绝对火爆到服务器宕机。

    “你真的顿悟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李若兰很好奇,这可是安息光环呀,据说只有那种半截身子快入土的名师,才能顿悟。

    到现在,李若兰还没见过呢。

    “嗯!”

    孙默点头。

    “有什么契机吗?”

    李若兰追问:“按理说,你的年纪,以及入职的年限,都不足以支撑你顿悟这道光环呀?”

    “我也想知道呀!”

    孙默耸了耸肩膀。

    “嘁,小气!”

    李若兰撇嘴,挺翘的琼鼻皱了下,故意卖了个萌,然后她发现,孙默貌似不吃这一套。

    我就不信有男人不喜欢路边野花,下一次采访,我换一身轻薄的连衣裙来,露很多肌肤的那种。

    “你怼了一位五星名师,有没有心理压力?”

    李若兰继续采访。

    “为什么要有压力?”

    孙默做了,就不怕。

    “那就是很爽咯。”

    李若兰记下了这句话。

    “喂,你别乱写呀!”

    孙默无奈,这要是报道处去,严举恐怕会找自己一辈子麻烦。

    “那到底爽不爽?”

    李若兰看向了孙默的眼睛:“说真话。”

    孙默沉默,然后吐出了一个字。

    “爽!”

    然后,短暂的安静后,两个人都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

    “你好坏呀!”

    李若兰翻了一个白眼:“不过我喜欢诚实的男人。”

    “谬赞了,也就是一般诚实。”

    谈话的氛围,瞬间轻松了起来。

    “要是严举找你麻烦,你怎么办?”

    李若兰关心:“五星名师,终究不是浪得虚名的。”

    “那就让他跪第二次咯。”

    孙默也无所谓。

    身怀十二道名师光环,掌握了数种圣级绝品用法,还有三门大师级的学科,要是这样都赢不了那个严举,孙默从今以后,退出名师界。

    “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李若兰放低了声音。

    “请讲!”

    美女嘛,总要给一些优待的。

    “可不可以让我感受一下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李若兰抿了抿红唇。

    “你确定!”

    孙默皱眉,心说你不是受虐狂吧?

    “确定!”

    李若兰点头:“你不用怜惜我,尽管用力!”

    “……”

    这话听起来很有歧义呀。

    李若兰起身,远离茶桌,站在了空地上:“来吧,就像你昨天对待严举那样对待我!”

    “咳咳!”

    孙默看到李若兰不是开玩笑,于是开口了。

    “跪下!”

    唰!

    金色的光环爆开。

    李若兰的身体,禁不住一抖,仿佛一瞬间回到了童年,正在被严厉的父亲教训。

    那感觉,就像父亲扬起了大手,即将劈头盖脸的扇下来。

    李若兰本能的,膝盖一软,就跪了下来。

    “吆呵,厉害了呀!”

    茶老板一惊,差点把茶壶都给失手摔了。

    “牛啵依!”

    这效果还真是出类拔萃!

    孙默自己都惊了,毕竟算一算,他用这道安息光环的次数,貌似还不够一个巴掌。

    “起来吧!”

    孙默伸手,去扶李若兰。

    李若兰还有些懵,站起来后,有些踉跄,正好扑在了孙默的怀里。

    孙默一根手指头的便宜都不敢占人家的,赶紧推着她的肩膀,分开了一段距离。

    这里可是九州,在青楼楚馆,怎么玩都没事,但是要是一个男人敢在外面这么搂搂抱抱,那名声就完了。

    更何况孙默还是老师,更看重个人形象。

    不过不得不说,李若兰的身材是真的好呀。

    因为黑暗大陆比较危险,所以这位女记者穿的是皮甲,紧身式样,将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我有些后悔昨天没跟着你了,想必那位严举跪下后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可惜没有拍摄下来呀!”

    李若兰神色哀怨,多么好的大新闻,都让我一手错过了。

    原本以为白濠一日能连过三关,算是相当不错的成就,可以写一篇博人眼球的稿子,可谁知道,让人大失所望。

    白濠,你真是不中用呀!

    “孙默,你还会什么稀有的光环吗?都用出来,让我见识下吧?”

    李若兰提议。

    叮!

    来自李若兰的好感度+1000,尊敬(3770/1000)。

    “没了!”

    孙默拒绝,心说我要是用一发入魂,把那些我看过的小电影片段,轰进你的脑海中,你怕是三观都会被颠覆掉吧?

    等等,我一个老师,怎么能想这些东西呢?

    哎,憋得太久,整个脑子都要怀掉了。

    哎,好想我那个荟聚了人类精神文化作品菁华的文件夹呀!

    “行了,我要进峡谷了。”

    孙默在桌子上,放了一枚碎银子。

    “一起!”

    李若兰决定,今天就跟着孙默了。

    “孙老师,钱就不用了,毕竟能看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就算值回茶钱了。”

    茶老板追了出去,要把银子还给孙默。

    ……

    不远处,卢林在纠结,要不要上去呢?

    可是有外人在呀,万一传出去,自己向其他学校的名师求教,肯定会惹得本校师生们不快的。

    但是不去的话,谁知道下一次遇到孙默是什么时候呀?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变成最后一名,卢林一咬牙,追了上去。

    “孙老师!”

    卢林喊着,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孙默面前:“学生卢林,恳求孙老师指点,第二段峡谷壁画的真意!”

    看来这一幕,李若兰有些惊讶:“你为什么不去问傅名师?”

    “这个……”

    卢林尴尬:“我太蠢了,不敢问!”

    而且问了,人家也不一定会说,毕竟傅延庆的教学方式,是以学生自己顿悟为主,他只在关键点上指点。

    “问白名师不行吗?”

    孙默也不是愣头青了,贸然教导别的学校的学生,有点儿犯忌讳,不过他还是激活了神之洞察术。

    卢林,十七岁,燃血境。

    力量23,别看瘦弱,但是力量很足。

    智慧22,榆木疙瘩,不开窍。

    敏捷26,稍稍可以期待一下。

    意志21,稀烂。

    耐力26,我能吃苦。

    ……

    潜力值,中等。

    备注,以普通人的身份加入精英团队,承受的压力很大,其实退出,也许是个正确的选择。

    看到孙默不说话,卢林嘴笨,不知道该怎么求人,于是开始磕头。

    孙默依旧不说话,等到卢林磕到第三十个,脑袋都见血了,他才叹了一口气:“你知道自己的资质如何吗?”

    “应该……很平庸吧?”

    卢林的声音,有些苦涩。

    “你在这个团队中,压力应该很大吧?你有没有想过退出?”

    孙默追问。

    “想过!”

    因为是陌生人,不用担心泄密,所以卢林说起来也没心理负担:“但是我不想让姑姑失望。”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你姑姑,你就会退出咯?”

    孙默眉头微皱。

    卢林沉默,而后摇头:“不,我不甘心,我资质是平庸,但如果不努力,就更没有机会。”

    “我知道靠着关系,跟在团队中,很无耻,但如果就这么离开,这份无耻就无法洗刷掉。”

    “第二段峡谷,考验的是对自身战斗的理解,第三段峡谷,比较简单,承受一万道剑气,去感悟那些剑意,就可以了。”

    孙默继续往前走去:“我希望你记住刚才说的话,尽力去洗刷这份耻辱。”

    “就这么简单?”

    听到孙默的指点,卢林有些愣神,这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呀?尤其是第三段峡谷,只是挨打就行了吗?

    不过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他赶紧磕头致谢。

    “多谢孙老师不吝赐教!”

    走出一段距离后,李若兰忍不住询问:“那个学生资质如何?”

    “普普通通!”

    孙默想起了戚胜甲,至少比老实人强。

    李若兰眼睛微眯,禁不住打量孙默,她没记错的话,孙默可没摸过对方,那就说明没用神之手,可他依旧说准了对方的资质。

    难道孙默的眼睛,也非常厉害?

    必须试探下!

    搞不好自己就挖掘到独门情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