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变身席卷文娱 > 613江火:我不要指代意义上的历史第一,我只要历史第一
    看着那满脸涨红的科恩兄弟,看着他们手捧小金人,激动难耐的发表着获奖感言,正在收看abc直播的北美观众,倒是面露了然。

    和abc方才切走画面的行为相比,此刻的他们,安静如常,因为——

    今年不把最佳导演颁给江火,才是大众都能接受的选择。

    也是江火希望瞧见的事实。

    很多人都说,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剪辑,其实是一个串烧奖项,因为这三个奖项的对应性很大,尤其是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一旦分开,含金量就有所不足。

    很多人都认为,如果你是最佳导演,那你的影片必定是最佳影片,因为对于所有导演而言,电影,才是他们的发声渠道,若是你得到了最佳导演,却没法拿下最佳影片,又或者说是拿下了最佳影片,却没法得到最佳导演,那只能证明,那一年的影片和导演,不分伯仲,也可以说,两个人的实力,都没有达到碾压对方的地步。

    但实际上,这个观点,其实是错误的。

    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完全就是两件事情。

    这是好莱坞发展下的历史遗留问题,若要追溯,时间,得回拨至黄金时代。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好莱坞正处于典型的大制片厂时期,沿用至今的‘制片人中心’制度,就是当时出现的,对于一部电影影响最大的,便是制片人,在当时,导演只是一个相对普通的工种,很多人,连剪辑权都没有,更别说现在大伙梦寐以求的最终剪辑权了。

    在那个年代,人们根本就不认为,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有关系。

    因为这是被割裂的两个职位。

    最佳影片是褒奖制片人的奖项,褒奖那些代表着资本家的家伙,而最佳导演,不过是各家影业公司养着的拍摄工具罢了,他们的地位,非常的低。

    即便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的奖项有所重合,但没人,将其画上等号。

    对于制片人而言,这是挑战资本权威的体现,而对于导演而言,这是向资本靠拢的征兆。

    在这种情况下,随着各大导演的崛起,好莱坞,也出现了权力交接。

    ‘制片人中心’制度名存实亡,大导演的权利逐渐攀升,以至于最后,发展至攀比手中的最终剪辑权——谁有这个权利,谁才是导演中的number one。

    但在当时,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也没有重合。

    因为那个时候,好莱坞得面临电视的冲击,有线电视让电影的市场份额骤然锐减,而能够救市的大片,能够对抗有线电视发展的史诗级电影,肯定会获得当年的最佳影片,而最佳导演,则更讲究戏剧性与技术性,和舆论无关。

    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这貌合神离的一对儿,直至一九六七年,才真正的合体。

    一九六七年,是新好莱坞出现的第一年,从那时候开始,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几乎年年重合,导演们挥舞起了自己的屠刀,开始抢班夺权了,以导演为最核心的创作者地位基本确立,而很多大导演,从那时候开始,便兼任制片人职位。

    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必须合体,否则名不副实的说法出现。

    因为现在,制片人近乎等于导演,而掌权导演,绝对会是制片人。

    如果哪一年的作品,会出现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不符,除了黑幕不谈外,一般只会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作品的名气,大于导演的名气,你这个导演虽有才华,但太嫩了。

    要么就是导演技术牛哔,但作品的种类,评委不喜欢。

    奥斯卡每年的入选作品,其实可以归类为两种。

    一是讲述美国精神的主旋律,二是探讨人文情感的文艺片。

    一般情况下,后者比前者更受欢迎,除非像是《拆弹部队》、《国王演讲》这类正确的不能在正确的电影,不然的话,学院一般选择后者。

    所以,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必须重合的说法,其实是从导演口中传出来的。

    好不容易把权利攥在手里,他们怎么可能会放弃?

    但这种事情说着说着,就成真了。

    现在,哪里还会有人去讨论,当初争权夺利时的血腥?

    那些残忍,不过是现在光鲜浮华下的垫脚石罢了。

    当然了,按他们这种评选方法,今年,实际上没人能和《梦露》对殴。

    江火的名气,足以碾压其余四名导演,《梦露》,更是史诗级的电影。

    若是把江火她换成斯皮尔伯格,或许就是八提八中的大满贯了。

    但,就如同斯嘉丽方才的感言一样,有的时候,说的,永远比做的,要好听。

    更何况,推脱不要比内定拿奖更有难度,虽然江火没有拿奖,但她却非常享受现在这一刻,因为她真切的感受到了,权力的存在。

    和三年前不同。

    当时的她是想要拿奖,却没办法。

    而现在的她,是为了名声,选择性的登台拿奖。

    毕竟,当年汤姆-汉克斯用积累了数十年的声望换来了史上第二次连庄影帝,都被外界民众喷的是狗血淋头,如此一来,那这第一人,还是交给卡车司机的前妻好了。

    当大卫领奖完毕,走向后台接受采访时,已经走完流程的斯嘉丽,回到了江火身旁。

    看着那笑意连连的家伙,她这才放下了心来。

    抬手抓住了对方的手掌,轻捏几下同时,也在向对方传递,我很高兴的情绪。

    “你放心,我真的不沮丧。”感受到对方的小动作,江火笑着摇了摇头。

    “好吧,和三年前相比,你的心态,更好了。”

    斯嘉丽没有忌讳,靠着江火小声嘀咕了一句。

    说话的同时,那张笑脸,和吃了蜜糖一般开心。

    而在听见这放心言语后,江火更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她的心态当然很好。

    因为她追求的,压根就不是最佳导演。

    她真正的追求,其实是——

    还没等她的思绪走完,今年的影帝,也已出炉。

    “丹尼尔-戴-刘易斯,《血色将至》。”

    这是他第二次荣获影帝殊荣,而他,也已是四提二中了。

    和陪跑的乔治-克鲁尼、约翰尼-德普相比,另外两位竞争者,维果-莫特森和汤米-李-琼斯似乎心有不甘,但此刻,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台上的刘易斯再次捧杯,捧起他们期望得到的小金人,鼓掌庆祝属于对方的胜利。

    在现场的欢庆声中,发表完感言的刘易斯,拿着小金人进入了后台。

    随着他的消失,艾伦-阿金与海伦-米伦,则携手出现,他们俩是今晚的最后颁奖嘉宾,而他们颁发的,也是最重要的奖项——最佳电影。

    将近三个小时的颁奖仪式,让观众们感到了疲倦。

    不过,随着两位老者的到来,现场的大伙,依旧打起了精神。

    嗡嗡低语转瞬即逝,客套的颁奖词,也从他们的口中,吐露而出。

    “电影,是一门视听艺术,它能给每个人,带来不同的灵感与启迪,甭管你是在影院欣赏的大众,还是出没于台前幕后的家伙,在我们为提名者而感到骄傲时,请告诉自己,如果我想,我也能,这门艺术,没有门槛——”

    在艾伦-阿金笑起的同时,舞台的灯光,也随之暗淡。

    亮起的大银幕上,滚动播放着今年的五部候选影片。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画面切换,丹尼尔-戴-刘易斯、乔治-克鲁尼、哈维尔-巴登、凯拉-奈特莉、斯嘉丽-约翰逊……这些大牌演员的炫技表演,引发了现场的阵阵掌声,最终,当画面重新切回现场,在银幕灯光的衬托下,艾伦-阿金与海伦-米伦笑盈盈的读出了五部作品的名字,“今年,被提名为最佳影片的作品是——《老无所依》,制片人斯科特-鲁丁、伊桑-科恩、乔尔-科恩——《赎罪》,制片人蒂姆-贝万、艾里克-费尔纳、保罗-韦伯斯特——《迈克尔-克莱顿》,制片人西德尼-波拉克、詹妮弗-福克斯、克里-奥伦特——《血色将至》,制片人乔安妮-塞勒、保罗-托马斯-安德森、丹尼尔-卢皮——《我与梦露的一周》,制片人江火,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当镜头打给江火时,错失最佳导演的她,现在显得有些紧张,方才那爽朗明艳的笑容已然收起,双腿并拢,躯干挺直,那热切的眼神,表示出了对奖项的在意。

    如此表现,也令现场的嘉宾们,轻笑了起来,所有人都知道,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去年的马丁-斯科塞斯一样,只是过来给影片背书的,实际上,这部电影,就是她一手操办的,所有的功劳,其实都能归于她一个人。

    但即便如此,和另外那些大串名字相比,两个人的阵容,也显得有些独。

    虽说奥斯卡只会为最佳影片准备至多两个小金人,但报的人越多,也能证明他们在圈中的关系啊——可江火,并不在意这一切,她在意的,就只有最后这一个小金人。

    “而奥斯卡奖颁给——”在她的注视下,艾伦-阿金与海伦-米伦打开了信封,随着他们的动作,场内立刻就安静了下来,陷入了一股几乎凝固的寂静之中。

    舞台上的两位,显然没有吊胃口的意思,看见卡片内容的同时,心照不宣的笑容,流露而出,因为这个奖项,也没有悬念。

    “《我与梦露的一周》,制片人:江火、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瞬时间,《钻石是女孩最好的朋友》这个电影背景音乐直接响起,当那轻快的旋律出现在江火的耳畔时,兴奋的笑容,跃然于脸。

    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滔天海浪般的掌声,那些足以掀翻屋顶的声音,对于她而言,没有半点影响,即便她的笑容和现场的气氛一样,达到了巅峰,但——

    真正令她兴奋的,并不是这些。

    《我与梦露的一周》,让斯嘉丽拿下了影后?获得了两个重要奖项?

    不——

    这些都不重要。

    因为她去年也上台了。

    去年也因为最佳电影,而上台了。

    没错,《我与梦露的一周》获得最佳影片,的确是内定的事实,但——

    江火获得最佳影片两连桩,这也是事实啊!

    成为史上第一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女性?

    不好意思,这个皇冠,我还真不要。

    今年,没有任何冲奥片产出的她,明年,还会来!

    她会带着正在拍摄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过来!

    她要的,压根就不是那个富有歧视意义的代指奖项。

    零七年《无间行者》、零八年《我与梦露的一周》、零九年《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既然你们歧视我,那我就送给你们三部无法拒绝的电影!

    史上第一个三连庄她要定了,不仅如此,她还要最佳影片的三连庄!

    至于争议?

    抱歉,这些电影,是你们自己,亲手推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