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我的奶爸人生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道好轮回
    方圆回到公司里的时候,张曦月正在前台吃泡面,看到方圆拎着王品牛排的袋子进来,吞了吞口水,再看自己碗里,连个蛋都没有,心里就格外不爽了。

    “这个渣男跟男朋友出去吃牛排,还打包回来带给女朋友吃,真是过分?”她坐在前台,透过玻璃门看的清清楚楚,他是和鲁守义一起出去,然后又一起回来的。

    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泡面,忽然觉得一阵反胃,这tmd叫什么事啊,自己干嘛跟个傻子似的在这里做这个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要不告诉老头子我被这渣男强奸了?

    他一激动说不定开个大炮过来把他轰成渣。

    这样一想还有一些小激动呢!

    方圆有点搞不懂这妹子了,她看到自己先是露出满脸厌恶,接着又装作热情的模样,紧跟着又自我陶醉,在那里傻笑起来,她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

    小秋也真是的,怎么什么人也撩,不过能看上鲁守义这混蛋,也就知道她眼光不咋样。

    方圆一面诽谤着杨倩秋,一面往里走,径直来到蓝彩衣的办公室。

    方圆推门进去,意外发现田胖子也在。

    田胖子自然和蓝彩衣也认识,他来找方圆,发现人不在,所以才过来跟蓝彩衣聊了一会。

    “应该还没凉,你趁热吃吧。”方圆和田胖子招呼一声,然后把手里的餐递给蓝彩衣说。

    看到王品牛排的袋子,田胖子吞了吞口水,“有我的没?我也还中午没吃饭呢!”这家伙也是个吃货,更加不知道客气是什么。

    “正好,方圆点了两份,我分一份给你。”蓝彩衣闻言赶忙说道。

    “咳咳。”方圆假装咳嗽,狠狠瞪了一眼田胖子。

    可这家伙完全都不甩他,厚着脸皮道,“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你伤口好了吗?牛排是发物,吃了对伤口不好。”方圆继续说道。

    “伤口早就好了,而且我早就有吃了,没关系的。”田胖子说着就要起身去接过蓝彩衣递过来的一份。

    “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最近工作忙,没事就不要过来找我,自己在鹿市转转就行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肯定是不需要我陪的了。”方圆笑眯眯地说。

    田胖子闻言愣了一下,心想“不对啊,我今天是来结尾款的啊!要不然谁来找你啊?”

    但等看到方圆似笑非笑的眼神,田胖子反应过来。

    于是赶忙缩回自己的猪蹄子,讪笑地对蓝彩衣道:“我最近在减肥,就不吃了。”

    蓝彩衣也看出来了,娇嗔地瞪了方圆一眼,然后道:“你真不吃,不吃我可就自己吃了。”

    田胖子都快哭了,他想吃,可不敢啊,这一块牛排吃下去,他上百万就没了。

    “别哭丧着脸啦,跟我来,拿了钱自己出去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方圆把他从蓝彩衣的办公室拖了出来,走到对门的财务部。

    现在有正规公司,不像之前多少钱直接转账,一切都要走财务上走才行,毕竟服务器也是属于公司财产。

    有方圆发话,财务很爽快地开了一张支票给他,让他直接去银行兑换就可以了。

    这些也多亏了蓝彩衣,之前方圆对着一块真的是一窍不通,什么公章、私章、财务章等等全都不知道。

    “钱都拿到手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到时候我和大师一起送送你。”方圆看着田胖子小心的放好支票,于是开口问道。

    田胖子来鹿市也快半个多月了,他在庐州还有个公司,不可能老是待在鹿市。

    “就这两天吧!”田胖子随口道。

    “多嘴一句,你跟那个林舒雅怎么回事?”方圆问道。

    “能怎么回事?明知故问。”田胖子翻了个白眼。

    “你就这样把人家白玩了?”

    “说话不要那么难听,都是你情我愿的。”田胖子闻言不乐意了。

    “真是禽兽,你之前不是说在庐州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而且是认真的,怎么还撩人家林舒雅?”

    “多稀奇,我说有喜欢人了就不能撩妹了吗?我还喜欢金泰妍呢,也是认真的,那我就不结婚了?”田胖子强词夺理地道。

    “那要人家金泰妍喜欢你才行啊,她认识你是谁啊?”方圆鄙视道。

    “我说喜欢的妹子,她也不认识我是谁,她其实只是来我们店里配电脑的一个顾客。”田胖子有些尴尬地说道。

    方圆:“……。”

    “你都不认识人家,你就说喜欢上了,这妹子是要长的多漂亮啊?你不要搞笑了好不好?”方圆也是无语了。

    “一见钟情不行啊?”田胖子小声说道。

    “我看你是见色起意吧?”方圆还不了解他。

    “还真不是,她长的不算非常漂亮的那种,但我一见她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那种感觉你不懂。”

    田胖子陷入回忆当中,要不是他一幅色眯眯的样子,方圆还真信了他。

    “你心脏不跳就挂了。”方圆怼道。

    田胖子闻言被气的,伸出胳膊就勒住他的脖子,“你小子懂得个屁啊,你经历过几个女人?有资格跟我讨论这个问题。”

    “既然这样,你干嘛不跟她表白?”

    方圆掰开他的手臂,其实他也没用力,上学那会,他们经常这样打闹,说不过的时候就动手,但通常也只是为了缓解尴尬。

    “我有点害怕。”田胖子扭扭捏捏地道。

    方圆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大笑起来,“你搞笑的吧,你上人家女朋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怕?跟个妹子表白你竟然会害怕?”

    “你别乱说毁我清誉,我什么时候上人家女朋友了,都是分了手的,还不准我好人好事,安慰安慰啊?”田胖子恼羞成怒地道。

    “你都有理,我不跟你说这个问题,但我搞不懂,你害怕什么?”

    “明知过问,我长的不帅就算了,人还这么胖,又没什么才华,说到钱吧,我看那个妹子家庭条件好像也不错,你说人家凭什么看上我?”田胖子非常不自信地说。

    “你还知道啊,那你跟我说说,你之前撩的那些妹子都怎么撩上的?”

    方圆这样一说,田胖子有些恍然。

    “你能撩上妹子,靠的是你那张破嘴和你不要脸硬贴,既然这样,你就使劲对那个妹子身上招呼就行了,怕个屁啊,大不了拒绝你呗,总比你现在连人都不认识好吧?”

    “你说的对。”田胖子闻言仿佛被打了鸡血,信心满满起来。

    “加油。”方圆拍了拍他的肩。

    但是话刚说完,田胖子就又怂了,“但是她要真的拒绝我怎么办啊?现在我最起码还有个盼头,要是失败了,我连盼头都没有了。”

    “你真的是没救了。”

    看他样子,以后肯定也是一条舔狗。

    也许这就是他的报应。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