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我的奶爸人生 > 第六百一十七章 祭祖
    大家休息好了之后,继续开始往上爬,这回路途不远,也就10来分钟哇。

    小家伙也不要爸爸抱,自己跟在后面跑,一会拽拽草、一会采采花。

    方圆怕她有蚊虫叮咬,把带来的驱蚊水再次给她喷了一些。

    方家的祖坟位于玉皇顶后山的一处斜坡之上,这一片埋葬的全都是方家的先祖。

    但是年代久远,很多坟茔已经没人祭拜了。

    即使方圆他们这次上坟,最多也就祭拜一下太爷爷太奶奶,再往前,就没人祭拜了。

    山坡上的坟茔很多,但是真正修建很好的并没有几个。

    包括爷爷和大伯,也就是一个小土包而已。

    不过倒是有两块墓碑。

    大伯的坟看上去很新,墓碑前祭拜的杯盏落了一层黑灰,坟头上长满了一层绿色的野草,不高,但是很密。

    爷爷的坟头也差不多,但是显得更为杂乱一些,也很茂盛。

    方爸爸和二伯用镰刀一起除爷爷坟上的杂草。

    而方新宝和方新斌一起清理父亲坟头上的杂草。

    跟来的方新和和王向明把从山下搬上来的,纸房、纸马、纸人等等堆放在一旁的空地上。

    同时还有拎上来的烟花爆竹等等,一大堆的东西。

    还好有梁飞白等人帮忙,要不然一趟真不容易搞上来。

    方圆扶着奶奶坐在爷爷的坟前,她靠在墓碑上,小声唠唠叨叨的,方圆也没细听,而是站起来拿起铁锹,在一旁帮忙挖坟帽。

    小家伙对这一幕很好奇,不知道大人在干什么,自然也就谈不上还怕了。

    她这里揪一根草,那里拔一根藤,不一会儿就灯笼果给吸引了,它学名应该叫菇娘果,但因为形似灯笼,所以乡下人又叫它灯笼果。

    小家伙摘了一大把,不过现在已经11月份了,所以基本上皮都已经泛黄,一碰就碎,很少有青的。

    方圆这边把坟帽挖好,方爸爸他们也差不多忙完。

    于是方圆和方新宝两人,一人把坟帽搬到爷爷的坟头上,一人搬到大伯的坟头上。

    这也是有讲究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弄,必须要直系亲属才行,没有直系亲属,就子侄来弄。

    如果坟里是双亲,那么就要两人,过路人凭借坟帽,就知道下面埋的是单亲还是双亲,坟帽下面在压上一张纸钱就可以了。

    当然各地的风俗有所不同,有些地方单亲不放坟帽,就铲一锹土,压张纸钱,稍有差异。

    这也就是农村才有这样的习俗,城里人很少有知道的了,比如蓝彩衣,就很好奇这是干嘛的,她从未见过,毕竟蓝爷爷骨灰盒是放公墓了,没这些讲究。

    爷爷和大伯的坟前,还有一个浅浅的坑,这是烧纸用的,毕竟在山上,为了是防止火灾。

    不过这片坟地也没什么树木,大概就是因为怕引起火灾,所以早就砍掉了。

    纸钱烧起来那真是烟雾滚滚,这次买的也多,加上天气又热,烧起来那真的是热浪袭人。

    就是一脸好奇的小家伙都躲得远远的。

    只有大伯和二伯两人不停的用树枝翻动,让纸钱充分燃烧。

    然后几个小辈,包括方圆和欣欣,都用装纸钱的塑料袋垫在地上,给爷爷和大伯磕了头。

    小家伙估计是第一次给人磕头,方圆让她学自己的样子,可是她有点用力过猛,差点一个跟头翻过去。

    这下子把大家都逗乐了,无形中冲淡了不少悲伤的气氛。

    按说按照农村习俗,蓝彩衣和方圆没摆酒席,也没改口叫爸妈,还算不上方圆媳妇,她是不用磕头的。

    但是她还是磕了,用她的话说,证都领了,还能不算是他们老方家的人?国家大过天,国家说了算。

    这边烧着纸,那边方新宝两兄弟也把买的扎纸祭品点着了,那真的是火光冲天,烟熏缭绕。

    方新和也点燃了鞭炮,这一下子真的是有种锣鼓齐鸣,腾云驾雾的感觉。

    方圆赶忙捂住小家伙的耳朵,把她抱到上风处,方妈妈和大娘也搀扶着奶奶找了个上风的地方坐了下来。

    “唉,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来给你爷爷上坟喽,下次再来,估计就是埋我的时候啦。”奶奶看着不远处舞动的光影,忽然对方圆说道。

    “怎么会呢,奶奶,你一定能长命百……两百岁。”

    方圆本来想说长命百岁,忽然想起来,奶奶距一百岁也没多长年。

    奶奶闻言被他逗笑了,“哪有活两百岁的,那不成了王八了吗?”

    这时候方爸爸和二伯走了过来,方爸爸对奶奶道:“妈,我决定今年年前把爸和大哥的坟都修缮一下。”

    奶奶闻言道:“修你爸的坟,你们兄弟拿主意就行,至于你大哥的坟,你和新宝商量一下。”

    坐在旁边的方圆和蓝彩衣闻言都有些不解,因为奶奶的说法有点怪,按说修坟是好事啊,而且都是自家人,方爸爸和二伯也都是长辈,为什么要跟方新宝商量。

    方妈妈在旁边给他们解释道:“祖坟是不能随便动的,必须要征得长子长孙的同意才行,你大伯人不在,自然有你二伯做主修缮爷爷的坟,而大伯的坟自然就是新宝做主了,在过去,修坟都是大事,不能随便动。”

    “规矩这么多?”方圆无语地道。

    “这已经算好的了,亏得你爸爸是个男的,你爸爸要是个女的,今天修坟这事他提都不能提。

    因为如果修了坟,老方家后代要是遇到什么倒霉事,肯定会责怪到他头上,因为女人是外姓人。”

    “那要遇到儿子不孝顺的,女儿想给父母修坟都不行?”

    “那可不是?不过现在人思想开放,没过去太多讲究,一般商议商议还是可以的。”

    “过去女人真可怜,一点权力都没有。”蓝彩衣在一旁感叹道。

    “其实吧,这都是过去人愚昧的想法,比如说我姓方,这个方姓如果真的往上追溯,有可能是来自于母性。”方圆笑着说道。

    “咦?这不可能吧?”蓝彩衣惊讶地道。

    “当然有可能,因为人类最早是母系社会,在那时候,人们往往只知道自己的母亲而不知道自己的父亲。

    一切都显得很混乱,很多氏族血缘关系没那么清楚,所以,为了更加清楚明白的说明这个氏族是一个女性祖先的子孙,有了姓字,成为了一个姓,就成为了这一个氏族同一血缘的标志。”

    “真的,你没忽悠我?”蓝彩衣一脸囧然,真实的历史简直难以置信,如此说来,这些父系社会下的坚持不是很可笑。

    “忽悠你干嘛,这些网上都可以查到的,其实很多传统,你真要追本溯源,有可能只是来源一个可笑的理由或事。”

    “再比如我们现在的祭祖习惯。”方圆指了指远处依然在燃烧的纸钱。

    ……

    因为怕引起山火,所以大家坐在山坡上等充分燃烧完了,用土填埋了之后,众人才离开了。

    在下山的路上,除了小家伙,众人心情都很沉重。

    等快到半道上,忽然奶奶轻轻的哼了起来。

    唱起山歌,心热火。

    赶着羊群,上山坡。

    满山偏野有美景,吃的山羊步不挪。

    挥动扬鞭哎,一声一声赶上山。

    ……

    奶奶唱的是方言小调,很好听,方圆勉强听出什么羊不羊的,大娘渐渐的也开始张口附和她。

    就在奶奶再次唱道哎,呀这个音的时候,小家伙忽然张口接道:“yodl - ay - eee - ooooo……”

    她唱的非常好听,但是也非常搞笑,众人都笑了起来。

    但是方圆却和蓝彩衣诧异地看了一眼,因为这是非常著名的约德尔唱法。

    这种唱法源自瑞士阿尔卑斯山区,是用来呼唤山里的羊群和牛群的,她用此来接太奶奶的歌,可以说是非常应景了。

    难道小家伙听懂了太奶奶唱的是什么,还是说音乐无国界,本身引起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