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380章 八仙过海
    电影一旦开始选角,那就是真藏不住了。

    在《流浪地球》预热的当口上,季铭新电影的消息,仿佛春天里蠢蠢欲动的猫叫声,扰的大家好梦难长,心上总是被毛茸茸的东西抚过,好像忍不住就要打一个喷嚏出来了。

    “季铭新片小荷才露尖尖角,知情人称将一部艺术片。”

    “跨刀编剧、制片人,季铭新作备受期待。”

    “内容犹抱琵琶半遮面,季铭新作选角已然惊动娱乐圈。”

    这也是在节奏之内,《挣扎》的很多官宣,都将和《流浪地球》的宣传保持同频共振,进入一月份之后,《流浪地球》将迎来高密度的物料发布,海报、宣传片、幕后花絮、特效特辑,包括原著刘慈星也将跨刀襄助,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主创团队的路演行程——特别就是季铭和吴金的路演行程。

    “如果说《地球》在之前,是以质量和吴金为大根基,那么在戛纳、蒙特利尔、《末代皇帝》的地面旋风,以及《遇仙降》的史诗级战绩这一连串应接不暇的成就之后,季铭已经浩浩荡荡加入到基石因素的行列——所谓基石,就是拥有一个基本盘的,可以对整体有强大的支撑作用的因素。

    此前季铭的粉丝效益,是不足以被称为基本盘的,但现在他的口碑、国民度和票房号召力综合起来,已经完全具备说服力。

    再加上刘启始终是一番男主,据郭帆导演透露,修改后的剧本在保持此前版本中群戏特点的前提下,亦强化了刘启的存在感和戏剧张力。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所有演员当中,说是季铭的《流浪地球》,或许已经比说是吴金的《流浪地球》,要来的更加贴切。”

    ——《青年报》

    当然,反对的声音也不弱。

    “无可置疑,季铭在过去一两年内,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就,无论是票房还是奖项,这位98年出生的青年演员,已经走完了同龄人还难以触及的许多纪录。在把艺术片国内市场票房的天花板,推高到15.5亿的高度之后,他将迎来自己的第一次春节档票房大战,吴金投资参与的《流浪地球》难说是今年春节档最有竞争力的一部,但作为迄今为止最受关注的国产科幻电影,它亦拥有独特的标志性意义。

    近期消息指,季铭将在自己的新艺术电影里自编自演自制,从单纯的演员角色,迈入到编剧和和制片人的行列——在影视权力链条上急速攀升,故而有声音称《流浪地球》已然是季铭的《流浪地球》,甚至逾越了目前国内票房号召力名列前茅的吴金。笔者认为这样的说法为时过早,也不是对青年演员负责任的态度。

    假如说《流浪地球》的票房不甚理想,甚至达不到郭导说的‘能有盈利就行,可以做第二部就满意’——届时,难道所有的责任,或者说主要责任,将由季铭来背负么?那当然也是不负责任的。我们需要坦率地探讨,一名优秀的青年演员在一个项目中,究竟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以及应该承担什么样的义务。

    倘若可以无限度地去放大一名拥有庞大流量的优秀青年演员的意义,那限薪令的提出似乎也就失去了基础——他们意义如此之大,为何不能拿走50%,甚至70%的资金?

    ……

    可能在目前的大环境下,我们对青年演员的要求和肯定,都不适合超过‘完成一个水准以上的表演’——这一标准。”

    ——《界面》

    当话题离开娱乐圈本身,进入到传统媒体的讨论范畴——被当做一个社会话题来探讨的时候。一方面它是出圈了,另一方面它在娱乐圈的讨论反而会渐渐平息。可能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在发挥作用,万一引发官媒三连,谁知道最终会烧到谁。

    但一位电影大v的评论,还是挺有意思:“能够引发这样的讨论,本身不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了么?”

    ……

    “你去,你去。”

    “我不去,你不是他的同班同学么,你去呀。”

    一个女孩被推的差点一个踉跄,赶紧躲了回来:“就是因为我是他同学,那我要是过去说了,岂不是完全没后路了?他要说他不清楚,我直接放弃?你们跟他不是很熟悉,又是校友,去问一问刚刚好,反正就算他推脱了,你也不用担心他是看不上你,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你。”

    不同年级不同专业的几个女孩子,就挤在《桃花扇》的排练现场,瞅着站在一边默默观看排练的季铭。

    中戏是存不住消息的,尤其外头已经沸沸扬扬,陈老师联系几位同学的动静,也瞒不住人。

    季铭新电影会从学校选角——这个半真半假的消息,传的是相当叫人挠心挠肺。

    通过老师固然是一条路,但直接找季铭,何尝不是一条捷径呢?

    有些人在担心跟季铭同处一个组,心理一下不好平衡,但也有人丝毫没有这种“奇葩”想法,天哪,如此近水楼台的机会,竟然还有人叽叽歪歪,矫情病那么重,出家去呀。

    几个人你推我,我推你的,谁也不敢过去——主要是季铭太严肃了,跟传说中完全不一样啊。

    “第几波了?”谭子阳累的气喘吁吁地走到季铭身边儿,看着那边一眼:“你真要在学校招人?”

    “没有。”

    “……太惨了。”谭子阳也心动过,但他没开口,如果季铭觉得有合适的,又可以给他的,应该会主动问他。这样虽然是消极了一点,但总比毒害了那点纯粹的同学之谊要好,连周三金不都没开口么?

    季铭瞅他一眼,没说什么。

    就像他跟陈老师说的,最后定人的时候,出身是完全不考虑的,中戏北电,上戏南艺,或者野路子出身,都一样,你适合就是你的。你不适合,祖宗牌位抱来够打麻将也没用——他为了这戏,甚至能放弃邀请楼烨,怎么会在这种事儿上去妥协。

    谭子阳伸出舌头,伸的老长,有点天赋异禀的,顺带翻了个白眼。

    不一样了。

    这次回来之后,季铭身上属于中戏学生的东西已经看不见多少了,剩下的,一个大明星,一个大演员,一个投资人……总之小猪佩奇身上纹,我们都是社会人。

    噢,是天降锦鲤手上纹,季铭就是社会人。

    连班儿上的同学们,相处的方式也渐渐转向了“老同学”模式。

    客客气气的。

    给你随个礼,帮你投个票,朋友圈三不五时点个赞,夸一句你家的丑小孩真好看。

    仅此。

    也就是谭子阳、姚成铎他们这几位真正落下交情的,还能一如往常了。

    “季铭,你来一下。”陈钢在那边招手。

    季铭跟谭子阳示意了一下,走了过去,一路上的老师同学工作人员,不自觉地前退后进给他让出一条道来——跟剧组里已经一般无二。

    “我跟李老师,关于这个舞台设计,有些不一样的看法。就是侯朝宗跟李香君青楼里的姊妹们这场啊,李老师觉得还是应该有突出性,就是众女子大部分作为背景,放在舞台深一点的位置。以这张八仙桌为空间划分,老鸨李贞丽在前头部分,其她人在后面。

    但是我觉得,这其实是个挺难得的群戏场面,如果这一段交流里,能够体现出不同的这种沦落红尘的女子的特质,对于侧面丰满那个时代,以及李香君的形象,都是有比较大的意义——类似《金陵十三钗》,玉墨当然是主角,但其她几位也是展现了自己的。所以我是希望舞台设计上是错落有致的,对侯朝宗有一个松散的,不对称的包围。当然,这就有一个缺点,就是容易乱,而且弱掉了一些表达。”

    陈钢和李虹都看向季铭。

    “你怎么看?”

    “走一走呢?”

    “嗯?”

    季铭想了一下,笑了笑:“就是这个舞台并不是一定要固定住的呀。我知道这一段,基本上是没有太多走动的,就是侯朝宗和李贞丽,有那么原地地移动几步。但如果说陈导您有新的任务,那就动起来呗。要强调侯朝宗面临的杀身之祸的时候,就把他突出来,要表达青楼女子们的特质的时候,她们就从后面散出来,倒水也行,或者来扶李贞丽,劝李贞丽等等吧,从后头走出来不就行了。”

    两位老师在学校待久了,有一点不灵活——现在好些人攻击学院教育,说老一套,比如天池老师就常常被骂,什么解放天性,太初级了,太挑人了,不是人人都需要把自己弄成神经病的,每个演员最珍贵的就是特质,你一定要让一个温柔如水的演员去演咆哮流,那不是搞笑么?她再解放天性,能演的过天生泼辣的么?最好的是因材施教,循循善诱。

    但学院始终是一个基础,当然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比如两位老师这样的,思维有些固化了。假如放到国话,甚至麻花剧团那种环境里面,这样的问题很快就会有人指出来了,灵活处置嘛。

    然而即便如此,有人想学院给你什么都备好了,往社会上一推,都是影帝,都是票房大哥——那就不是表演学院了,那是养猪场,肥了再出栏,出栏就宰,不用担心有的没的。

    终究学校和片场一样,给了演员这么些东西,要拿什么,能拿什么,得看天分,不仅是演戏的天分,也有学习的天分。

    陈钢和李虹对视了一眼,失笑摇头。

    “我们是脱离时代了。”李虹老师是真的很久没有演过戏了,做理论的:“舞台是灵活的,这个东西讲得多,真放到跟前,反而想不到了。”

    季铭笑了一下,也没虚伪:“术业有专攻嘛!”

    “是啊,”陈钢挺感慨地点点头:“行了,你就坐这儿啊,给我们当个顾问。”

    哈哈。

    所以进入12月,季铭的座儿就放到导演、艺术监制那一拨。连谭子阳他们一开始都不太敢钻过来,后来几位主演蹭蹭蹭的,还是蹭过来了。倒是让导演跟主演的交流更加紧密了,效果也是有的。

    临近公演的最后一次大联排,学校特地请来了剧本原作者,中戏老院长欧阳老先生的女儿。

    她头一个问题,小小声儿地问陈钢,这都是她父亲的老班子,很熟悉:“季铭不是主演啊?”

    “他演一个串场人物。”

    “哦,”欧阳点点头。

    这戏其实有很多看点,表演上反而是次要的。陈钢将戏曲元素和一些形体加入其中,让这台话剧颇有一点古典舞剧的美感,甚至直接就有一些人物托举的设计,很新颖。

    联排的评价也很好。

    但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有点儿空落,尤其是看过中戏版《末代皇帝》的,这俩比一比,一个是毕业大戏,一个是戏剧节参展作品,学校的重视程度,从挂名就看的出来,毕业大戏更有意义。

    可是效果来说,《桃花扇》美则美矣,花团锦簇之下,却少了点意思。

    “这是没法避免的。”季铭跟谭子阳在中戏里散步,他也是吃饱了撑的,跟谭子阳出来散步,要不是他精神状态太down,又快公演了,季铭才不愿意呢:“你说如果是我演,评价肯定不会是这样,我,我说的直接一点,你不会被打击吧?”

    “……你是不是人啊,我都这样了,你还想打击我?”

    “哈哈,我的意思是,假如我来主演,很多人其实那个期待会更高,对吧?”季铭真仔细看了看谭子阳,怕他想不开来着,幸好他还算有自知之明,哈哈:“但是毕业大戏的性质和定义,又决定了它必须得是个多点式的结构。所以哪怕我真的可以把主角表演这一块做的更好一点,但整体来说,他们还是会觉得失望的,毕竟就是一群毕业生嘛。

    就我来看,《桃花扇》在所有的这一届,乃至最近几届不同专业的毕业大戏里头,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是么?”

    “对啊,而且你不如我,不是很正常么?”

    “我——”谭子阳刚刚回点血,顿时又残了,四下里想要找一根棍子给季铭来一下。

    然后就看到边上的两个挤在一块的女同学。

    季铭皱了一下眉头:“找我?”

    “啊季师兄,我们是大二的,”一个女孩子看了看另外一个,一直不肯先开口,就瞪了她一眼:“我们就是想要问一下,您的那个新电影,大二的学生也可以去试戏么?”

    这问题,配上两朵鲜嫩小花害羞带怯的模样,还是相当引人遐想的。

    “不清楚,你们需要咨询负责这一块的。”季铭点点头,跟谭子阳继续往前走了,转身的时候,看见俩女孩子咬着嘴唇,蠢蠢欲动的,但还是没有那个胆子说的更直白。

    你看咱俩可以不?

    啷个条件你讲嘛。

    找你走后门嘞,莫要搪塞我喽。

    啊要付出什么,我们都有心理准备的呀。

    啧。

    很神奇,好像他走出校门了,走向社会了,大家也都一起出来了。

    “唉,”谭子阳摇摇头:“怪不得外面的人都说娱乐圈里没好人,诱惑太多了,这俩起码得是八分了,没这素质也不敢来,就这么楚楚可怜地任你采摘,还是中戏的学生,啧啧,出去傍个金主都绰绰有余了。当然,你也是个好选择就是了。”

    “什么跟什么,还采摘呢。”

    这俩字,忒江湖了。

    选角的事儿,可能真的是娱乐圈非常大的一个工作,中戏遇到小师妹遮遮掩掩的,那都不算事儿。季铭自己其实还好,喜田影视和团队那边,遇到的各种娱乐圈怪现象,那真是层出不穷,季铭也就是不能拍,不然下一部戏就拍个《娱乐圈怪现象之我见》。

    八仙过床、过银行、过各种微信群……各显神通。

    “陆小弟啊?”

    “啊,季老师,我是陆子俊。”

    小陆就是之前季铭培训过的那个李姐姐的关系户,后来有点不愉快,李姐姐发话不让季铭再插手了,他就没怎么搭理他了,没想到现在也找上来了——居然号码忘了拉黑。

    他一直吱吱呜呜的,边上还有一个粗嗓大妈在指挥,说呀,说呀你,哎呀你真是,我来我来。

    “哎季铭啊,我是子俊他妈妈呀。”

    嗓音一秒回春。

    牛哔。

    “您好。”

    “阿姨真是不好意思的,你有没有空啊,阿姨想请你吃个饭,感谢你对子俊的照顾。”

    “……还真没有时间哎,也谈不上照顾。”

    “要的,要的,其实不只是吃饭,我们还有一点事想要拜托你的。请你一定要抽时间来,好不好,我跟子俊爸爸跟你孙叔叔家,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

    “这几天真的忙——”

    季铭其实挺好笑的,他给唐凡使了个眼色,把手机放到桌面上。

    唐凡很快get了。

    “又要干嘛?走后门啊?林冉我跟你说,咱们这是个剧组,不是个垃圾场,你别什么香的臭的——不对,你就没有找过香的,全是臭的,你真当咱们是建沼气池呢?什么烂菜臭瓜都往里拉。你看看这人,一点经验没有,还想演个重要配角,我们这儿的大龙套都有影帝应征了知道么?让他照照镜子看看,两眼无神,一看就知道在发白日梦,趁早滚蛋啊。”

    “——是真的忙,很多事儿都要处理。”季铭继续讲电话:“你们别吵了行么?出去出去,脑袋都要炸了,几个配角,先从拿过三金的往下数嘛。哎阿姨?”

    “啊啊啊。”

    “真不好意思啊,太忙了,吃饭的事儿,以后有空回老家跟孙叔一起聚聚,好吧?小陆在学校让他好好努力,夯实自己的基础,增长自己的见识,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我们学校还是很有水平的,他好好念四年,一定会有很大收获,未来可期。那就这样,行吧?再见。”

    有意思。

    当你对生活中的各种狗屁倒灶都能抱有一种“有意思”的状态,生活就很艺术了。

    全是活灵活现的人物角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