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乾龙战天 > 第六七六章 怕什么
    正文

    在总部的统一调度下,三天里,平成仓等九大粮他相继广邀当地有名望的乡绅一同查看粮储情况。无一例外,这些粮仓都是与账面上显示的一样,粮食堆满仓。消息传开,周边的人们很快自行退散,民怨亦逐渐平息了下来。

    这些洲的大小理事处也纷纷张贴告示,表示绝大多数的民众都是被奸邪迷惑,才犯下诸多违法乱纪之罪过。是以,民众其罪可缘,他们只捉拿奸首问罪。但是,民众若知情不报,或故意藏匿奸首,皆以奸首视之,与奸首同罪。

    同时,理事处的爪牙们倾巢而出,四处捉拿“奸首”。

    很快的,人们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人被抓了起来。

    有一些人,在冲击粮铺、围困理事处、以及之后的请愿等活动中,表现积极的那些人,他们被捉了起来。

    有一些人,他们根本就没有参与进来,但是,因为平时私底下对衙门有不敬之言论,也被抓了起来。

    还有一些人,甚至是城里出了名的富户,也被探子们半夜里破门而入,铁链一锁,直接拖走。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和自己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街坊邻居。有的还是出了名的有德望的长辈。他们怎么就成了妖言惑众的“奸首”?

    人们表示无法理解。

    但是,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

    事实上,自行散开后,参与的人们回到自个儿家里,无一不是吓得直打哆嗦。有些人更加警醒,直接在半道里逃了,连家都不敢回。

    现在,衙门里的做法,就象是第二只靴子终于落了下来。既在人们的意料之中,也让人们感到更加恐惧。也就是城门早就禁了。没有仙官大老爷的手印,任何人不得私自出城门。否则一律视为“奸首”。不然的话,更多的人会拖家带口的逃出城去。

    人们心虚得很,恨不得能躲进自家的墙壁里去。大半夜里,街口的野猫野狗叫两声,都能将他们吓出一身大汗来,哆哆嗦嗦的将一只耳朵趴在窗户上,听上老半天。

    他们哪里还敢为可能是受了冤枉的街坊邻居说一句所谓的公道话?

    甚至有不少人在邻居被抓走后,还在心里嘀咕:天爷,他该不是真的是奸首吧?

    但是,不管心里有多好奇,跟怀里揣了一百只兔子似的挠着心,他们也不敢找人去瞎议论——哎呀呀,没看到抓了那么多人吗?他们为什么被抓?还不是之前在一起瞎议论、乱传话,说大粮仓被贪空了!结果呢,大粮仓满满当当的。前面收上来的新粮,也是一点不少的收在大粮仓里,好好的。已经上过一回当了,可不敢再上第二回当。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奸首啊。

    不出半月,除了隔三岔五的会张贴出来新的在逃的“奸首”通缉令,粮仓风波在各洲基本上是平息了。人们的生活似乎恢复到了动乱之前。

    唯有一洲例外。那就是菱洲。

    这里是动乱的发源地,原本聚集在边缘地带的修士同盟军以平乱为名,正式进驻各主要城镇。很快的,这些城镇被宣布禁严。

    另一方面,因为武运仓是真的空了。所以,修士同盟军也没有召集当地有名望的乡绅们一起查仓。也没有人出来向聚集的民众解释,甚至宣布任何决定,直接是一批又一批全副武装的修士同盟军从四面八方乘着飞船赶过来,将民众团团包围住。

    很快的,人们被这种高压的架式吓得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但还是没有人理他们。

    过了差不多两个时辰,眼见着太阳偏西,傍晚来临。终于有一个头戴莲花金冠,身着八宝道袍的仙长出现在最大的那艘飞船的船头上。

    他首先将今天的事件定性为一起奸邪阴谋煽动的暴乱。然后指出,奸邪与无知民众的区别在于,前者有修为,而后者无修为。但是,奸邪太过狡诈,擅长隐匿修为,伪装成凡人模样,很难辨认。

    “不过,自古邪不胜正。奸邪们休想蒙混过本座的法眼!”仙长道出一个法门,即,让民众们在人群里寻找自己的邻居、亲朋好友互为担保。但是,如果有人质疑,而担保双方都无法解释,那么,这两人都会因为被怀疑是奸邪而被抓起来。而质疑者则会得到一次豁免的权力。不论是谁,只要得到了五次豁免的权力,都能不会被追责,平安离开这里。

    末了,他指天立誓:“如有违背,吾甘受五雷轰顶之刑。”

    也就是说,是真的了。

    人们要想逃脱衙门的清算,平安离开这里,必须检举身边的五起担保。

    顿时,缩在一起的人们安静如鸡,不敢抬眼去看周边的人。

    “你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思考,找谁为你担保。如果他人拒绝为你担保,或者轮到你了,你不去找人担保,那么,你也一样的会被怀疑是奸邪,同样会被抓起来。”仙长得意洋洋的在左边点划了一下,“一刻钟之后,就从这里开始。”

    后面的话,好比是砸开了结冰的水面。人群立刻动了起来:

    “爹,你要帮大哥担保,我怎么办?”

    “乖外甥,是你喊我一起来的,你敢不给我担保!信不信我质疑你!”

    “郝伯,给我担保吧……”

    “一边去,郝伯刚刚答应了我!”

    ……

    飞船上,仙长垂眸看着底下乱成了一锅粥,眼底的鄙夷更甚。

    “呵呵呵……”他冷笑连连,对侍立在身后侧的大弟子说道,“你看看他们,此刻象什么?”

    大弟子略微探了探身,飞快的扫视底下,笑道:“师尊,徒儿以为他们此刻象极了一窝热锅上的蚂蚁。”说着,他向自家师尊抱拳赞道,“师尊英明!先前总部里有些人把菱洲的暴民传得如何如何厉害。然而,到了师尊这里,一个法子就让这帮暴民乱了心神。等回去,徒儿定要好生笑话笑话总部的那些人。”

    仙长甚是受用,却摆了摆手,轻声训斥道:“不可多事!只是制住了一群愚蠢的凡人,有什么好显摆的。”说话间,俯视民众的眼神越发的冷漠。

    “是。”大弟子连忙抱拳领令。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的过去了。

    一队全副武装的修士同盟军军士已经在仙长先前划下的左边分开人群,圈出来一块空地,供互为担保的人当众为彼此担保身份。

    “开始罢。”仙长站在船头,冲那队军士发号施道。

    于是,为首的队长指着最前面的那人喝问:“你,有无担保?”

    “有的,有的!”那人连忙拉着自己身边的一名老者点头哈腰的答道。

    “一起进去当众担保。”队长指着空地里。

    “是是是!”

    这是一对父子。队长在一边指点他们俩先各自报出自己的身份,住址,然后要求两人彼此互做担保。

    待他们担保完毕,队长环视全场:“有质疑的吗?不要错过机会啊。放走一对,就等于错失了一次豁免的权力。只要五次豁免的权力,你就能免除一切追责,平安离开了啊。”

    人群里依然是一阵沉默。

    队长挑了挑眉,挥手召来两名军士:“带他们到那边去等着。一样的,他们也是集齐五次豁免的权力,才能离开。”

    “是!”两名军士上前,将因为太过震惊而呆若木鸡的父子俩押了下去。

    “不是,大老爷,我们担保了……”年轻的儿子反应快一些,挣扎着喊叫起来。

    押着他的那名军士手上一拧,他的脸痛苦的扭了起来。喊叫声跟被人掐断了一般。

    人群里“嗡”的一下又炸开了锅:

    “不是发了誓吗?”

    “仙长发誓也不管用?”

    “那还担不担保……”

    船头上的仙长视而不见。队长盯着人群,冷笑连连:“叫你们互相担保,只是给你一次机会,向我们自证清白,不是奸邪。然而,你们这些人既无信又无义,叫人无法相信。你说自己不是奸邪,我们就相信你不奸邪了吗?互相担保,只是我们考验你们的第一步。过了这第一关,你们才有资格进入第二步的考验,接受我们的盘问。都听明白了没有?如果再敢胡说八道,道爷立刻把你当成奸邪就地正法了!”

    人们被“就地正法”四个字吓得又缩了起来。

    接下来,人们排起了队,两人一组,继续相互担保。与前面父子相互担保时,其余人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不同,这回,人们都睁大了眼睛。全场目光都聚集在正在做担保的那两人身上。

    他们没得选择了。因为只有聚集五次豁免的权力,才能平安离开。

    很多人如今是悔青了肠子。还有第二次的考验……他们越想越是害怕,站在寒风地里,禁不住的用袖子揩着眼泪——仙官大老爷手里的剑寒光闪闪,看着就很锋利。他们不敢哭出声来,只敢无声的抹眼泪。

    一组,一组,又一组……众目睽睽之下,相互担保的人战战兢兢,不敢说半句谎话。

    太阳眼见着就要落山了,天色将黑。

    做完担保的人还不至半成。原本,人们寄希望于天色之后,修士同盟军会暂且中止,等到第二天天亮之后再继续——绝大多数的人只是吃了一顿早饭就出来,到现在有大半天的时间了,水米不沾牙,又冷又饿的,撑不住了。他们只想坐下来,歇一歇。

    不想,悬停在半空里的飞船上突然齐齐的落下一道雪白的光柱,将会场照得亮若白昼。

    队长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人们只得咬牙强撑着,心里又是一波更猛烈的后悔。

    又过了半个时辰,天完全黑了。四周起了凉凉的夜雾。

    人们站在亮光之下,每一刻都是在煎熬。

    终于,人群里,有一个老爷扛不住了,两腿一软,瘫倒在搀扶着他的那名年轻人身上。

    “爷爷,爷爷!”年轻人一边痛呼,一边用力的将人抱住。

    旁边的纷纷围上来,伸一把手相助。

    “快,平放在地上!”

    “哎哟,快掐人中……”

    在死气沉沉的气氛里,这里的动静显得格外大,完全盖过了前面空地里的担保。引得四周的人们纷纷引颈相望。

    船上头上的仙长早已经没了耐心,在天黑之前就已经回后面的船舱里休息去了。继续留在船头上的,是他的大弟子。见状,后者指着那一处乱了的人群厉声喝道:“大胆!何人喧哗?”当即命左右把人统统吊起来。

    “是!”

    数名背上背着长剑的黑袍人出现在他的身后两侧。他们每人祭起一根缚灵索。

    呼呼呼——

    缚灵索被雪亮的光柱照得寒光闪闪,化成一条条长着獠牙的银蛇,划空黑夜,一头扎向底下的人群。

    “啊——”

    底下的人们吓得尖叫连连,抱头四下逃窜。

    那年轻人亦是脸色变得煞白,慌忙去抱地上的老人,试图将人抱起来逃走。

    可是,仓皇之间,他已经吓得手软脚软,哪里还抱得动身材魁梧的老人?

    眼见着,一条银蛇向他飞驰而去,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长长的獠牙。

    而年轻人亦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天空里突然“轰”的巨响。象是一道炸雷在人们的头顶炸开。

    年轻人被惊得头皮都麻了。

    说时迟,道时快,他感觉有人用力拉了他一下,小声催促道:“小兄弟,快跑!往有亮光的地方跑!要快!”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声音不大,却象是一道温暖的阳光,立马驱散了年轻人身边的寒意,还有所有的恐惧。

    后者立刻睁开眼睛。

    原本笼罩着他们的雪亮光柱一个也不见了。他的四周象是起了浓雾。在左前方有一点亮光。隐约的,他能看到不少乱哄哄的身影从他身边跌跌撞撞的跑过去,跑向那道亮光。

    往有亮光的地方跑!

    年轻人猛的清醒了,脚底没来由的窜起一股子横力。他咬牙打横抱起爷爷,照那道声音的提示,往有亮光的地方用力奔跑。

    要快!

    和年轻人一样,其余人也得到了一样的提示。事后,彼此信得过的人们悄悄的私底下讨论,才发现,提示他们的话是一样的,但声音却有男有女,有的听着年轻,有的听着是上了一些年纪,并不是同一个人。

    话说回来。人们跑进亮光里后,眼前一发,发现周边的情景完全不同了。

    时间还是晚上。夜风嗖嗖,还是清冷得很。

    但地方换了。

    不是武运仓外。而是高高的再熟悉不过的城墙下。

    他们回来了!

    那声音救了他们,将他们送回了省城!

    刹那间,得救的人们明白过来——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修士同盟军的人有仙法!并且,这些大人们愿意救他们于水火!

    所以,他们怕什么!

    菱洲的人们想明白了,不再畏惧。@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