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娇宠小兽妃:冷血暴君,你好坏! > 第44章 调查
    南宫少霆这话一出,兰太妃顿时气的手指发抖,“你!你这是在污蔑本宫!少阳本来就是皇家血脉!你不过是被……”

    但话到这里,兰太妃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下去了。

    她不能叫南宫少霆知道他的身世!

    ……

    见兰太妃还是忍住了,南宫少霆也不失望,兰太妃老奸巨猾,可不是色兔子那么好套路的。

    于是,南宫少霆只是一脸漠不关心的伸手暗暗顺着夜灵兮的毛,同时唇角勾起,“是吗?谁能证明这一点呢?先帝都已经死了,你说他是先帝的儿子他就是?徐清,送人滚蛋!”南宫少霆嘲讽的看着兰太妃漠然道。

    兰太妃听到南宫少霆的话,顿时愤然起身,“南宫少霆,你不要以为你可以得意很久!”

    先帝已死,她是证明不了少阳和先帝的父子关系,但是她手里可是有南宫少霆绝对不是秦国皇家血脉的铁证的!

    只等青云宗宗主本尊亲自一来,到时候,她定然会叫南宫少霆好看!

    随后,兰太妃就是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昭阳殿。

    ……

    等兰太妃离开之后,南宫少霆便是挪开了自己的袖子,然后伸手在夜灵兮的身上顺了一下,“听老女人说话是不是挺无聊的?”

    这话一出,夜灵兮顿时被呛了一下,原来私下里他居然这么叫兰太妃的么?

    简直无语。

    见夜灵兮呛了一口,南宫少霆顿时眉心轻蹙,“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听到这话,夜灵兮慌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她只是没想到南宫少霆居然会用老女人三个字来说兰太妃罢了。

    而这时,卿九则是突然出现在南宫少霆面前道:“主子,迟家失火了,出事的是迟雪鸢小姐的西院。”

    听到这话,南宫少霆顿时身体微微一顿,然后道:“可查到是何人纵火的?”

    “据说是意外失火,当时迟雪鸢小姐正在卧室内午休。”卿九回道。

    兰太妃刚刚告诉他当年告密的人是迟雪鸢,如今迟雪鸢就出了事,这件事情,未免太过巧合了些。

    思及此,南宫少霆不禁眼神一沉,随后道:“孤要出宫去迟家。”

    说是迟雪鸢,他是有些不信的。

    不过兰太妃如此笃定,他也须得查个清楚才是。

    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他谁也不真真正正的相信!

    ……

    卿九听到南宫少霆的话,立刻点头。

    随后,南宫少霆就是抱着夜灵兮朝迟家出发了。

    听说南宫少霆来了,迟雪寒和迟豪虽然心中无比悲痛,但是还是出来迎接了南宫少霆。

    “微臣参见皇上。”父子俩此时都是灰头土脸的,全是进入大火之中寻找迟雪鸢的尸体时落下的。

    看着父子俩哀恸的表情,南宫少霆微微眯眸,随后道:“孤听说雪鸢出事了?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迟豪难掩悲伤的说道:“回皇上的话,雪鸢的屋里好端端的不知为何失火,如今……如今人已被烧成了焦炭!”

    他实在是想不通,大白天的,雪鸢的屋内怎么会失火!

    听到迟豪的话,南宫少霆看了父子俩一会儿后,道:“这件事情,孤倒是有些头绪。”

    这话一出,迟豪父子俩都是不禁一脸震惊的看向南宫少霆,“皇上此话何意?”

    难道……雪鸢的死,不是意外?

    看着两人惊讶不解的眼神,南宫少霆淡淡的说道:“进去说话吧,你们先去打理一下再说。”

    听到这话,迟豪立刻点了点头,然后慌忙道:“臣失仪了!”

    “无妨。”南宫少霆不甚在意这一点,毕竟情况特殊。

    ……

    随后,父子俩就是回了房间快速擦洗了一下脸上的污垢,然后迅速换了干净的衣服。

    这时的南宫少霆,则是已然坐在了迟豪的书房内。

    两人进来行礼后,南宫少霆便是让两人坐下,随后放下手里的茶盏道:“今日兰太妃过来找孤,说当年出卖孤的行踪之人,正是迟雪鸢。”

    这话一出,父子俩都是瞬间将双眼瞪得浑圆,然后纷纷摇了摇头惊声否认道:“不可能!一定是兰太妃故意在挑拨迟家和皇上的关系!雪鸢不可能也没办法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听到这话,南宫少霆伸出手在半空中轻轻地压了压,然后道:“你们莫激动,迟家对孤的忠心,孤从不怀疑。”

    南宫少霆这话一出,迟豪和迟雪寒父子俩都是不禁心中一松,然后齐齐道:“多谢皇上信任!迟家绝无二心,绝对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情的。”

    听到这话,南宫少霆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后道:“孤今日过来,便是觉得此事有些蹊跷,雪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何有能力知道孤的行踪?而兰太妃刚将她说出来,她就出了意外,所以孤怀疑,这件事情是有预谋的。”

    父子俩听到这话,都是不禁脸色一惊,“皇上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在置雪鸢于死地?”

    “不错,还有一件事情,关系到雪鸢的声誉,兰太妃当时还说,十年前上元节,雪鸢并非是被人拐卖,而是被人强迫了?这件事情,你们二人可知晓?”南宫少霆表面面无表情,实际上眼神却是半点不错过父子俩的表情变化。

    而两人听到他的话之后,都是无一不露出震惊之色,然后纷纷否认道:“绝无可能!当时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分明全身上下都还好好地,并无被……被人强迫的半点迹象啊!”

    “只是从那以后,雪鸢的身子骨就是莫名其妙的大不如前了而已!”

    ……

    见父子俩不似在说谎,南宫少霆不禁面露沉思之色。

    随后,他便是突然朝两人道:“你们检查过雪鸢的尸体了吗?带孤过去看看。”

    听到这话,父子俩立刻点了点头,然后神色悲伤的带着南宫少霆去了“迟雪鸢”的尸体停放处。

    看到面前的焦尸,南宫少霆微微眯眸,随后道:“飞雪,检查一下。”

    这话一出,飞雪冷艳的身影立刻出现在南宫少霆的身边。

    看到她,迟雪寒的目光立刻下意识的落在了她的身上,但是想到迟雪鸢已死,他所有的旖旎心思,瞬间就是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