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凌云的话,迟雪鸢顿时脑子一懵。

    随后,她就是声音颤抖的看着凌云道:“凌熠,他会死吗?”

    “这要看你了!如果你心里有一点点熠儿的位置,就好好留在他身边照顾他!如果你仍是恨着熠儿,那现在就离开吧!我们凌家,不需要会杀夫的媳妇儿!”凌云冷冷的说道。

    如果迟雪鸢听到他的话后真的离开了,便是熠儿喜欢她,他也要一掌拍死她!

    ……

    迟雪鸢听到凌云的话,则是垂眸片刻。

    随后,她就是朝凌云点了点头道:“我会留下来好好照顾他的。”

    听到这话,凌云也是不由得心中一松,但面上却仍旧是十分严肃的说道:“那就好,从今日开始,你就留在这里照顾熠儿吧!”

    迟雪鸢听了立刻点了点头。

    见状,凌云这才说道:“熠儿的身体现在再经不得任何刺激,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不然的话,就算你是熠儿喜欢的人,我也绝不会放过你的!”

    说罢,凌云就是转身离开了房间。

    其他人亦是在这时紧跟其后退了下去。

    之后,房间里,便是只剩下迟雪鸢和假装昏迷不醒的凌熠两人了。

    ……

    屋内没人之后,迟雪鸢便是走到了床边坐下,随后伸手朝凌熠的脸触碰过去。

    下一刻,她就是伸手紧紧握住凌熠的手掌,而后低声呢喃道:“凌熠,对不起!如果这次你能好好活下去,我就不再计较你强了我欺骗我的事情了,好不好?”

    听到迟雪鸢的话,凌熠恨不得现在就睁开眼睛,立刻点头答应她。

    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醒来的后果,凌熠就是不得不继续忍耐着闭着双眼。

    感受到迟雪鸢的手掌在自己脸上划过时的温柔,以及掌心之中传来的淡淡温度,凌熠的心里,这才松了下去。

    幸好他想到了这一招。

    不然的话,雪鸢如何肯留下来陪在他身边?

    ……

    而这时的夜灵兮和南宫少霆等人,也是再次到了凌家大门口。

    “少霆,我们就这样直接去找迟雪鸢?”夜灵兮见状不由得问道。

    听到这话,南宫少霆笑着点了点头道:“嗯,我们以故人身份登门拜访,才能顺利进入凌家。”不然的话,他们怕是没什么好理由进入凌家去找迟雪鸢。

    夜灵兮听了立刻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

    他们以迟雪鸢故人身份拜访,凌家总不能将他们拒之门外,不让他们见迟雪鸢吧?

    很快,南宫少霆就是直接朝冷秋道:“冷秋,你去说吧。”

    听到这话,冷秋立刻点了点头,然后道:“公子稍等。”

    话落,冷秋就是抬步朝凌家门口的侍卫走去,道:“几位大哥,我们是贵府新夫人迟雪鸢的好友,我叫冷秋,还请几位大哥进去帮我们通传一声,我们找她有事。”

    ……

    听到冷秋的话,几个侍女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南宫少霆等人后,点了点头道:“等着吧!我进去通传一声。”

    新夫人可是很受公子的重视的,既是迟雪鸢的好友,他还是进去通告一声公子为好。

    冷秋听了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多谢这位大哥了。”

    说罢,冷秋就是离开了凌家正门,然后朝南宫少霆等人走了过来,“公子,他们已经进去通传了,我们再等等吧。”

    南宫少霆听了淡淡的点了点头,他并不是非见迟雪鸢不可,但是眼下凌家出了这种事情,他最好还是确定一下迟雪鸢的安全为好。

    如此,也算是偿还了迟雪寒当初屡屡为他挡枪挡剑的牺牲了。

    ……

    迟雪鸢得到消息的时候,刚刚给凌熠擦完身上的血迹。

    听到凌家人的话之后,迟雪鸢顿时微微张大双眼,然后道:“你说什么?那人叫什么?”

    冷秋?

    是她知道的那个冷秋将军吗?

    当初,冷秋将军,也是的的确确的和皇上一起离开了世俗界的。

    不过,这里可是元际天,对方是冷秋将军的可能性,似乎有点少。

    通报的人看到迟雪鸢面上的喜悦之色,不由得心中一松。

    看来夫人还是认得他们的,不然不会这个样子。

    “回夫人,那人叫冷秋!”守门的人立刻继续道。

    听到这话,迟雪鸢立刻点了点头道:“让他们进来,我要见他们!”

    不管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冷秋将军,她都要看看,确定一下。

    ……

    夜灵兮和南宫少霆等人,很快就是得到了通传。

    “几位道友请进,我家夫人有请!”因为迟雪鸢亲自要见,几人被态度极好的引入了凌家。

    而迟雪鸢则是在给凌熠擦完额头之后,就转身离开迅速收拾了一下去见客。

    没多久,迟雪鸢就是看到了几张并不陌生的脸。

    特别是在看到南宫少霆之后,迟雪鸢几乎是立刻就条件反射般的朝南宫少霆跪下去道:“参见皇上!”

    听到这话,南宫少霆立刻朝她摆了摆手,“起来吧,我现在已经不是皇帝了。”

    迟雪鸢听了,这才点了点头,然后抬眸眼神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南宫少霆道:“谢皇上!”

    话落,迟雪鸢就是激动的看着几人道:“想不到皇上和冷将军已经到了元际天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凌家的?”

    他乡遇故知,迟雪鸢自然喜悦不已,毕竟,她现在在元际天除了凌熠以外,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而如今重新遇到皇上冷秋将军他们,便是和他们的关系没有那么好,对她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样子的话,她才觉得不寂寞,不孤单了。

    ……

    冷秋则是在这时朝迟雪鸢道:“我们只是刚好碰到了你和凌家公子的婚事,听说凌熠出事了,担心你受到什么牵连,这才特意过来找你的。”

    听到这话,迟雪鸢的面上,不禁面露一抹感动之色。

    “原来如此,多谢皇上和冷将军的关心。”迟雪鸢立刻道。

    但她和凌熠之间的纠葛,迟雪鸢却是没有敢告诉几人的太详细,只是略过一些事情后道:“凌熠……凌熠就是当初毁了我那个人,我知道后刺伤了他,现在他陷入了昏迷,我就留下来照顾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