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娇宠小兽妃:冷血暴君,你好坏! > 第321章 玉衡夫人来袭
    不过暗系灵根的修士非常的罕见,且容易被人看作魔修,因此此类灵根的修士,一般都会隐藏起来,除非其有了足够的自保实力。

    而玉衡夫人,很早以前似乎就是大乘期修士了。

    这一次南宫少霆惹了玉衡夫人,这性命……怕是难保了。

    ……

    乌黑冷漠的眼神瞥了一眼方槐后,玉衡夫人便是沉声道:“走吧!”

    这次,她要亲自去给缺儿报仇!

    听到玉衡夫人的话,方槐立刻点了点头,然后上前带着玉衡夫人朝夜灵兮和南宫少霆等人的落脚点赶去。

    此时的夜灵兮和南宫少霆几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行踪。

    在城内一家客栈住下之后,夜灵兮先是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然后就是双眼发亮,满是期待的看着南宫少霆,“少霆,你不是说,等我突破了,会有奖励吗?”

    听到这话,南宫少霆身影一转,然后眉眼含笑的朝夜灵兮轻轻地点了点头,“嗯,灵儿现在就想要奖励?”

    夜灵兮听了立刻点了点头,“当然了!”

    这话一出,南宫少霆唇边的笑意更深。

    下一刻,他就是猛地将夜灵兮的身体打横抱起,然后放在床上压倒过去,在夜灵兮疑惑不解的眼神下,凑到她耳边嗓音低沉性感道:“我的奖励就是……我自己。”

    话落,南宫少霆便是在夜灵兮恍然的眼神下堵住了她的唇。

    最近他可是又学了不少新姿势,当然要让灵儿好好享受一下了。

    ……

    而夜灵兮本来想说南宫少霆在耍赖的话,但是当南宫少霆的唇落下后不久,她就彻底的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唔!好吧,少霆说的奖励,确实是深得她心,新鲜又刺激呢!

    不过遗憾的是,当南宫少霆都准备开船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的手指沾上了鲜血。

    一时间,南宫少霆不禁有些无奈的轻叹一声,然后朝夜灵兮柔声道:“灵儿,看来今日是没法奖励你了。”

    灵儿居然突然来葵水了。

    而夜灵兮也是在这时迷迷瞪瞪的张开眼睛,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

    下一刻,她就是明白问题所在了。

    她来葵水了!

    自从成为魔兽以后,她根本就将这个问题给抛到九霄云外了好吗?

    魔兽……也会来葵水?

    ……

    看到夜灵兮脸上一脸懵逼的表情,南宫少霆不由得笑了起来,“你自己不知道?”

    听到这话,夜灵兮立刻摇了摇头道:“我哪晓得?我毕竟现在还是魔兽啊!”

    话落,夜灵兮就是立刻从床上一跃而起,然后有些尴尬的看着床上的血迹。

    见状,南宫少霆连忙拿出衣服将她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提醒道:“你且躺着,莫要受凉了。”

    听到这话,夜灵兮立刻红着脸点了点头。

    而此时她的脑海之中,则是不由得暗暗想着一个问题。

    那就是,人族女子来葵水,就表示可以嫁人生子了,那魔兽是不是也一样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和少霆,之前岂不是……岂不是不该做羞羞的事情?

    想到这里,夜灵兮的脸颊顿时变得更红了。

    因为要是按照来葵水这个指标来确定的话,少霆可就是睡了未成年了。

    虽然她根本就不算是小女孩了。

    ……

    而南宫少霆则是没有想那么多,迅速穿好衣服之后,他就是将夜灵兮连带着被子一道抱在了软榻上,然后自己迅速拿出新的床单换好,再重新将夜灵兮抱回床上。

    之后,南宫少霆又是给夜灵兮准备了月事带热水红糖水等物,然后递到夜灵兮。

    “灵儿,可有感觉小腹不适?若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南宫少霆说道。

    听到这话,夜灵兮耳根红红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道:“少霆不用担心,我很好,并无肚子痛的感觉,不必太过紧张。”

    这话一出,南宫少霆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道:“那就好,听说女子来葵水会痛苦非常,你不是这种体质就好。”

    他看过一些医学杂记,因而知道有些女子来葵水时会肚子剧痛,堪比蛋疼,所幸灵儿并非是这种类型。

    夜灵兮听到南宫少霆的话,也是不由得吐了一口气道:“是啊,这都是因为我这具身体体质好。”

    最主要的是,她现在具有治愈能力。

    因此,疼痛之类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在她身上发生。

    ……

    等夜灵兮喝完一杯红糖水之后,南宫少霆就是拥着她躺在床边,然后将释放着火系灵气的左掌轻轻地落在夜灵兮温凉的小腹上,给她暖肚子。

    “快睡吧,这几日就不要出门走动了。”南宫少霆道。

    听到这话,夜灵兮不禁有些好笑,然后道:“少霆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听话,女子若是在这期间受了寒凉,可是要受罪疼肚子的。”南宫少霆道。

    夜灵兮听了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本以为自己可能会睡不着的,但是夜灵兮却没想到,因为第一次来葵水,她的身体确是有些疲惫了,因而闭上眼睛后没多久,她就是在一片暖洋洋的被窝里睡着了。

    不过,夜灵兮睡下后没多久,南宫少霆便是倏然眼神一厉,猛地瞥向了房间门口。

    只见此时的房间门口,一个面覆黑纱的纤细身影,正眼神漠然的看着他们,而她的身边站着的那人,可不就是上次来拦截他们的那个中年男子么?

    一时间,南宫少霆不禁表情一沉,“看来你们对收取死亡之花的手段,还不死心!真是烦不胜烦!”南宫少霆明知道对方过来的目的,但仍旧是这般故意说道。

    ……

    而听到南宫少霆的话之后,方槐只是眼神诡异的看了一眼南宫少霆,随后就是朝盯着南宫少霆的玉衡夫人恭敬道:“夫人,当日缺公子就是想对付这个人,结果和大长老一道死掉了。”

    听到这话,玉衡夫人的眼中,瞬间迸射出一股冰冷的杀意,下一瞬,她的周身便是涌起一股股诡谲的黑烟,然后嗓音如高山上的冰雪一般冷酷道:“就是你杀了我的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