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娇宠小兽妃:冷血暴君,你好坏! > 第466章 物证
    林小雨听到江飞飞的话,这才神色痛苦的再次瘫倒在地。

    而这时,江飞飞又道:“更何况,谭齐伟虽然是害死皎月长老的凶手,但是幕后真相,却是另有其人!若不是那人害了皎月长老,她又如何能够被谭齐伟这小人所害?!”

    这话一出,林小雨瞬间猛地抬起头来,“什么?另有其人?”

    若是这样的话,那她林小雨,说什么也要将那人扒出来!

    ……

    夜灵兮听到几人的话后,则是点了点头分析道:“此人既然能够引得皎月长老过去,说明便是她认识之人,且定然就在参加宗门大比的高手之中。”

    听到这话,江飞飞也是赞同的点点头,然后冷声道:“不仅如此,那人的实力必然在人仙之上,且能够引起皎月的爱慕之心!”

    按照婉儿的话,皎月当时,很有可能是心甘情愿的与那人在一起的。

    不然她回来后,不会是那样的表情,只会是愤怒之类的。

    而参加宗门大比的人仙之上的高手,虽然不算少,但是既和皎月长老有交集,又足以叫她甘愿献身之人……只要细细一筛选,就能找到符合的大致人选。

    这也是夜灵兮主动掺和进来这件事情的主要原因。

    倘若真的是云庭的话,这下,他跑不了了!

    ……

    而江飞飞和婉儿此时,皆是沉思了起来。

    没多久,江飞飞的表情就是突然充满了错愕怀疑震惊等表情,而婉儿亦是在随后不久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道:“师傅常与我说,天底下的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唯有一人除外……”

    听到这话,江飞飞立刻盯着她道:“她说的那人,是谁?”

    婉儿被江飞飞盯着,不由得紧张的捏紧自己的袖袍,然后咽了咽唾沫道:“师傅说,唯有云庭剑尊,真乃天底下绝无仅有的风光霁月之辈,没有其他男子身上的浑浊之气!”

    而婉儿话落下之后,江飞飞的周身便是猛地爆发出一道恐怖的威压。

    但她的面上,却是没有任何吃惊的神色。

    很显然,她也是想到了云庭。

    ……

    夜灵兮见状,则是故意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然后道:“云庭剑尊?若真是他的话,那还真的不好办了。”

    听到这话,江飞飞立刻冷笑连连道:“若真是他,本宗主照样不会放过他!”

    修真界对红莲学院最常用的一句评价便是:宁可得罪小人,莫要得罪女人!特别是红莲学院的女人。

    招惹了她们,呵,她们会叫男人知道,什么叫女人的怒火!什么是最毒妇人心!

    夜灵兮听到江飞飞的话,有些惊讶。

    而这时,江飞飞则是看向她道:“灵儿,这次都是多亏了你了。不然的话,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头绪!倘若对皎月下咒之人当真是云庭,我们红莲学院,必要与他不死不休!”

    话落,她又道:“以后你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只管朝我开口,我红莲学院,绝不会推辞!”

    ……

    听到江飞飞的话,夜灵兮连忙摇了摇头道:“江院长客气了,我只是最看不惯这等凌辱女子的丧心病狂之辈罢了!换做别的女子遇到这种事情,我也会出手相助的!”

    江飞飞听了眼神温和的看着她,“你是个好孩子!”

    夜灵兮听了微微一笑,随后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忙了,少霆还在外面等我。”

    听到这话,江飞飞点了点头,随后低声朝她道:“若是以后南宫少霆对你不好了,你也只管来找我,红莲学院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这话一出,夜灵兮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前些天少霆被挖墙脚,现在终于轮到她被挖墙脚了吗?

    一时间,夜灵兮不禁连连拒绝江飞飞的好意,“多谢江院长厚爱,我相信少霆会一直对我很好的。”

    江飞飞听了只是淡淡的笑着点点头,心里却道:这世间或许有矢志不渝的男子,但是,实在是太少了。

    南宫少霆会不会永远对夜灵兮好,谁又能保证呢?

    ……

    不过,若是南宫少霆听到江飞飞的心声,必会表示:他会永远对灵儿好,而且只对她一人好。

    至于别人是否相信,就与他无关了。

    他只要灵儿知道他到底对她好不好就可以了。

    感情一事,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又何须向他人交代什么呢?

    而南宫少霆看到夜灵兮出来之后,立刻就是站了起来,迎上前去,“灵儿,好了?”

    夜灵兮朝南宫少霆笑着点点头,然后和送她出来的白衣道别,“白衣姐姐就送到这里吧,我和少霆自己回去便是。”

    白衣听了点了点头,“那我就不送了。”

    “没关系的。”夜灵兮并不在意的摆摆手。

    眼下红莲学院发生了这种事情,白衣要忙的事也不会少,她又何须在意这些虚礼?

    ……

    随后,夜灵兮和南宫少霆便是离开了。

    等回去之后,夜灵兮便是将当时的情况给南宫少霆说了一遍,然后道:“虽然我们也是猜测的云庭,但是江院长那边,似乎已经笃定皎月长老的死和云庭脱不了关系了。”

    听到这话,南宫少霆也是点点头道:“谁让他太过心急要杀我了?而且,云庭自己怕是也没有想到,谭齐伟会坏了他的事,只能怪他自己太倒霉了。”

    如果皎月长老没死的话,说不定云庭和她的关系,还不会暴露出去。

    但谁让事情就那么巧,出来一个谭齐伟把皎月长老给害死了呢!

    ……

    而夜灵兮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离开后不久,江飞飞就是从皎月长老的空间戒指里,找到了她三天前穿着的那件院服。

    因为院服被保存在了特别的盒子里,当那院服被找出来时,一股陌生的气息就是传了出来。

    很明显,皎月长老是想要将喜欢的人身上的味道,保留的更久一些,这才把当日所穿的衣服给留了下来。

    而现在,这件道服,也是成了江飞飞锁定真兄的物证!

    将这院服上的陌生气息记住之后,江飞飞便离开了。

    白衣知道,她这是去确定气息的主人,到底是不是云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