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娇宠小兽妃:冷血暴君,你好坏! > 第1074章 这是你自找的
    雪羽听到青枫的话,沉默了一瞬后,摇了摇头,“不后悔。”

    当时那种情况,他们本就知道拿儿子代替太子殿下,对他来说是一件随时会丢掉小命的事情。

    可是明知道是这样,他们还是要去做。

    “是啊,我们都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既如此,他以后是否愿意原谅我们,又有什么好忧虑的呢!”他们没有尽到为人父母的责任,就算是被他记恨,那也是他们活该,怨不得任何人。

    雪羽听了擦了一把泪,然后哽咽道:“可是,我一想到他这些年被当成杀手培养的事情,还是觉得对不起他。”

    他们的孩子,就算生下来不是什么天潢贵胄,留在他们身边那也能平安快乐的长大,可他现在呢?不仅成了杀手,身体还被替换掉了那么多。

    “唉!我又何尝不是?只希望他以后好好地吧。”现在知道他还活着,他已经满足了。

    至于以后被他恨着,那都是他们应该承受的。

    ……

    而此时,君临皇宫的一处偏殿内。

    厚厚的柴火堆后面,有一个小小的空白角落。

    角落里,无痕高大的身体,正喘着粗气蜷缩在那里。

    直到听不到青枫呼喊的声音后,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瘫在墙上,拿出一枚丹药吞服下去。

    伤口的血止住了之后,无痕就这么靠在满是灰尘的空间里,怔怔的看着眼前斑驳的光影。

    他竟然是有父母的!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是个被抛弃的孤儿,可今日才晓得,他居然是有亲人的。

    而且他的亲人,还是他要杀的人身边的侍卫侍女。

    这可真是讽刺。

    不过很快,无痕就没有心思想这些了。

    因为他服下丹药后刚刚愈合的伤口,这时突然裂开了。

    “噗!”无痕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很快他就察觉到,自己的体内,一股破坏力极强的剑气,正混合着一股雷电之力,在不断地破坏他的身体,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南宫少霆之前攻击他的时候,留在他体内的剑气。

    如果不将这些剑气给清理掉的话,他的伤势,怕是只会越来越严重了。

    思及此,无痕不禁微微吸了一口气,然后盘膝坐在角落里,开始消除体内的剑气。

    ……

    很快,夜幕降临。

    而天色完全黑暗之前,偌大的御花园内,已是亮起了一盏盏漂亮的宫灯。

    宫女们端着托盘鱼贯而来,在矮桌上摆好一样样精美的吃食。

    客人们则是在这时陆续出现,相互间淡笑着点头问好,好似之前刺杀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就在众人陆续落座后没多久,南宫少霆过来了。

    “陛下驾到!”

    高亢的声音立刻惊醒了在场交头接耳的人群,众人纷纷站起来,然后朝已经换了一身便服的南宫少霆行礼,“臣等拜见陛下!”

    “诸位爱卿平身,都不必拘谨,快快落座吧。”说罢,自己坐在了最上方的位置上。

    见南宫少霆坐下了之后,众人暗暗对视一眼,随后纷纷重新坐下。

    ……

    待所有人坐下之后,南宫少霆端起一杯酒道:“今日叫诸位爱卿受惊了,朕敬你们一杯,给诸位爱卿压压惊!”

    话落,南宫少霆一饮而尽。

    见状,下方众人自然紧跟着喝下一杯酒。

    但所有人的心,都在这时提了起来,总感觉这新帝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某种暗流呢?

    不过叫他们没想到的是,一杯酒下肚之后,南宫少霆直接传歌舞上台表演了。

    而歌舞表演开始后,南宫少霆也是一副很沉迷其中的样子,好似真的只是在欣赏歌舞一般。

    一舞过后,南宫少霆鼓掌叫好,“好!跳的好!每人赏十万灵石!”

    “多谢陛下!”舞女们面色一喜。

    见状,其他人都不禁一边鼓掌一边眯眸。

    区区一支舞蹈而已,就每人赏了十万灵石,这新帝……莫不是个喜好美色之人?

    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新帝,似乎还没有心仪之人。

    那么,他们家族里的那些适龄的女暗桩,岂不是可以送入宫来了?

    就在众人心里如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的时候,南宫少霆突然似乎有些好奇的说道:“听闻有位月牙城城主擅长音律,一曲月牙弯直教人听了心旷神怡,甚至还能洗涤心灵,让人进入顿悟状态,不知这位城主今日可在?能否为朕献上一曲呢?”

    听到这话,众人都立刻朝其中一名身着月白锦衣的青年看了过去。

    而这青年则是在这时缓缓放下酒杯,神色从容的站起来道:“陛下既然想听,皓月岂有拒绝之理?”

    心中却不禁暗暗想道:难道新帝发现什么了?

    不,应该不会!

    他今日出手极为隐蔽,身边的修士都没有察觉到,南宫少霆又怎么会知道呢?

    喊他出来表演,应该只是巧合罢了。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呢!

    他一定想不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暗杀他!

    ……

    “你就是月牙城城主?真是一表人才!”南宫少霆见了皓月后微微点头。

    皓月听了微微垂眸,“陛下谬赞了!那微臣,这就献丑了。”

    “开始吧。”南宫少霆听了立刻道。

    随后,他便神色懒散的靠在了椅子上,一副准备倾耳聆听的模样。

    很快,皓月拿出了一把古琴摆在案几上,然后开始抬手。

    不多时,一股悠扬却清冷的琴声开始响起。

    众所周知,皓月的这首月牙弯配合着手边的这把焦尾琴,有着助人顿悟清明神海之用,因此这曲子一响起,在场之人,也都立刻侧耳听了过去。

    若是能叫他们听了这一曲后有所顿悟,今日这一趟就来值了。

    没多久,不少人都开始逐渐沉浸在皓月的琴声之中,南宫少霆也在这时撑着太阳穴靠在椅子上,一副沉迷其中的样子。

    见状,皓月快速抬了一下眼皮,和旁边的几人对视了一眼,旋即继续垂眸弹琴。

    南宫少霆,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这月牙弯,确实有使人神智清明之效,但同样的,灌输的灵气不同,也有着致幻催眠的效果!

    南宫少霆叫谁弹琴不好,偏偏叫了他!

    今天的登基大典,叫他躲过去了他的风刃,这一次,他还能躲得过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