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影视先锋 > 359:贷款被拖
    时间一晃就是半个星期。

    刀仔打电话来说,许灵均的老婆已经见到了,但是她不能立刻来燕京,因为孩子在发烧了,要在医院内打点滴,得等情况好些了再过来。

    林耀吩咐刀仔不用着急,先照顾好孩子,多等几天也无所谓。

    这几天林耀可爽坏了。

    银行的贷款还未到,商场的事要等贷款到了再说。

    他这几天啥事没有,天天就陪着聂蕾蕾游山玩水。

    逛逛故宫,爬爬长城。

    吃吃美食,看看歌舞。

    拉拉手,亲亲嘴,偶尔再摸下小熊,日过得怡然自得。

    林耀必须承认,要论姿色的话,钟小妹并不比聂蕾蕾差。

    但是有些地方高下立判。

    比如气质,比如家势,比如背景,比如才艺。

    聂蕾蕾出身世家大族,她的眼界注定是小家碧玉所无法比拟的。

    两个同样漂亮的女孩,一个是普通人家的闺女,一个是千金大小姐,毫无疑问,后者肯定比前者更受欢迎。

    你不追求后者,只追前者,那是你自卑,你觉得自己配不上千金小姐,或者认为出身普通的女孩更好追一些。

    在林耀看来出身也是一种资历,你不能忽略它。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你用一个lv的名牌包,可能征服一个没见过市面的普通女孩,却无法用它征服上市公司老总的女儿。

    道理很简单,lv,法拉利,在人家眼里不算什么,你所谓的优秀只是普通人面前的优秀,对方已经超过这个层次了。

    同理,面对外界的诱惑时,富家千金更注重感情而不是物质。

    林耀见过很多嘴上说不喜欢钱的女孩,事实证明,嘴上说说也就是说说。

    实际上,五星级宾馆住着就是比小旅店有情调,更让人享受。

    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味道,确实比路边摊好吃,刷朋友圈的点赞也更多。

    所以在林耀看来,聂蕾蕾很适合做他女朋友。

    “茶壶,去前台帮我约车,一会去建行看看,问问贷款什么时候下来。”

    中午吃完饭,林耀又想起了贷款的事。

    他还等着银行的两千万开工呢,好几天了,怎么连个说法都没有。

    “林耀!”

    乘坐电梯来到大厅,一开门,林耀就看到了戴着劳力士金表的聂明宇。

    看到聂明宇,林耀心里咯噔一下,底气不足的问道:“明宇,你怎么来了?”

    心里暗想道:“不会是自己上二垒的事被聂明宇知道了吧?”

    那天在商场被聂明宇堵住,林耀的口气还是挺强硬的。

    那时他和蕾蕾啥也没做,就牵了牵手,聂明宇看到又能怎么样,总不能摸下手就被枪毙吧,还有没有王法了。

    今天就不同了,心有点虚。

    他和蕾蕾除了没上三垒,二垒全都被拿下了,昨天在白塔公园划船的时候,小船划到湖中央...

    嘶!

    昨天在湖中央,他把蕾蕾的嘴都亲肿了,聂明宇不会看出什么来了,今天来找他决斗的吧?

    “怎么,勾搭我妹妹,却不欢迎我?”

    聂明宇戴着墨镜,风度过人。

    他说话的时候很有特点,最后一个音调喜欢往上扬,给人一种桀骜不驯之感。

    用两个字来形容:很酷!

    “欢迎,我正想找你去呢,下午没事跟我去趟建行,我在那边批了点贷款,有你跟着我心里踏实。”

    林耀这话是用来捧聂明宇的,建行的贷款是上面批的,没有人敢不给。

    一句话有一百种说法,这么说只是让聂明宇觉得舒服些。

    “行,我正好有话给你说,路上说吧。”

    聂明宇一口答应下。

    看他答应的这么痛快,林耀心里有些打鼓,暗想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耀哥,车准备好了。”

    茶壶从前台走过来说道。

    林耀将惊异压在心底,点头道:“明宇,走,车在外面。”

    聂明宇不说话,跟着他走出燕京饭店,坐在了饭店为外宾准备的奔驰车上。

    一路无话。

    十几分钟过去了,眼看着建行燕京总行就要到了,聂明宇都未发一言。

    林耀忍了一路,在汽车到达建行门口时再也忍不住了,询问道:“明宇,你是不是有事啊?”

    “没事啊。”

    聂明宇矢口否认。

    林耀心里更没底了,开口道:“没事也说个事,说啥都不要紧,我就是想听你说。”

    聂明宇:“...”

    支支吾吾半天,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看他的表情,这还是有事,没事你用得着这么纠结吗?

    半根烟的功夫之后。

    聂明宇下定决心,开口了:“回头你和蕾蕾说一下,她都半个星期没和我说话了,见到我就躲着走,我这心里难受啊!”

    聂明宇一开口,林耀直接就笑了。

    聂明宇多霸道啊,顺昌逆亡,谁也不放在眼里,他是目无余子的一个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也有自己的软肋。

    妹控的软肋是什么,妹妹呀。

    林耀还没用力呢,聂蕾蕾只是几天不和他说话,聂明宇就自己倒下了。

    蚂蚁啃大树,真是一物降一物。

    “你这个大舅哥我是认定了。”

    林耀心里偷着乐,脸上却一片正色:“放心吧大...大哥,我回去一定跟蕾蕾谈谈,这太不像话了。”

    “那就好...”

    聂明宇这下放心了,抬头看看建行的门牌,改口道:“我下午还有事,你自己去吧,我就不陪你了。”

    说着,聂明宇推开车门下了车,穿着风衣,戴着墨镜,离去的身影潇洒依旧。

    “你不和我去了?”

    林耀趴着车窗,对着聂明宇喊道。

    聂明宇没有回头,伸出戴着皮手套的食指,对着林耀摇了摇。

    林耀越看越觉得有意思,嘀咕道:“这个装bi犯,比我还能装呢!都什么时候了,老小子,你还这么狂?”

    心里满是调侃的想着,推开车门,林耀走进了银行大门。

    这里是建行在八十年代的总行所在地,正确来说这里应该是建行的行政管理机构,并不负责普通存款与取款。

    当然,林耀也不是普通人。

    上面答应给他两千万贷款,在这个平均月薪不足50块的年代中,两千万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分行根本没有这个权限。

    “先生,您找谁?”

    “找你们行长,我是林耀,我来之前给他打过电话了。”

    林耀报出自己的名字,剩下的便是等待。

    等了几分钟,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女人,将林耀邀请到了一间办公室内。

    “林先生,我是赵国康,欢迎您大驾光临。”

    赵国康看上去五十多岁,偏胖,见人就笑,笑起来跟寺庙里的佛祖一样。

    “赵行长,我的来意你应该是清楚的,不知道我的贷款什么时候能下来,这都好几天了,下面的建筑商等着开工呢。”

    林耀直截了当的说道。

    “这个嘛...”

    赵国康一脸为难,开口道:“上面将任务交我给,让我配合林先生您,我本不该说些杂七杂八的话。但是我有苦衷啊,目前我行也没有这么多资金,您还是得再等等。”

    “还要等?”

    林耀眉头微皱。

    从说给他贷款开始,他已经等了好几天了。

    建行可不是小银行,两千万都没有说不过去吧。

    而且这是上面的命令,改革办签了字的。

    赵国康推三阻四是什么意思,真没钱,还是不想给?

    林耀不认为建行没钱,说没有,恐怕不是真的没有,而是涉及到了上层的博弈。

    据他所知,保守派是不支持他开办私人企业的。

    认为国有化才是正途,改革办让私人建造超级商城,国家占股连百分之五十都没有,这不是资本主义复辟吗?

    会议上,那位老人亲自拍板,许诺给林耀两千万贷款,由他开办私有化试验田,保守派不得不妥协。

    但是卡住贷款渠道,不说不给你钱,只说银行没钱,贷不出钱款来,一推四五六跟你打太极,你能拿他们有什么办法。

    一天两天不要紧,一耗三五个月谁受得了。

    林耀寻思着,这么耗下去肯定不行,他得想个办法。@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