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帝御仙魔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长存与再会(大结局)
    正文

    五百年后。

    天珠星,衡海市。

    繁花似锦的街道上,行走着各色各样的人类,有人行道上广袖长袍负剑在背的修士,也有街中央脚踩飞行板块悠然自得的普通人。街道两旁的店铺也是千奇百怪,有古色古香的书店琴楼,也有金碧辉煌的饭店衣铺。

    书店的店主,是个豹形天魔,带着眼睛在柜台后低头读书,充文化人;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走进书店,天魔立即抬起头,放下手里的书,笑呵呵出来的招呼,他已经接受了系统发布的任务。

    饭店里比较热闹,菜品也丰富,主要是天魔的需求比较独特,能量型天魔最喜欢吸食美味灵石,兽形天魔则更青睐肉食,一顿要吃几桌子,而人类就比较简单了,但桌上的菜式却是最复杂的。

    当然,无论大家吃什么,酒都是最畅销的存在。

    忽然间,街上很多天魔和人类,都兴高采烈的跑向一座琴楼,里面悠扬的琴声虽然因为法阵的隔绝,没有传到街面上扰民,但数字屏上,已经显示现在是刘小宝在演奏。

    “唉,你们跑什么,琴楼出了什么事不成,我的系统怎么没有提示,难道坏了?”一名人形天魔抓住一名青年男子,好奇的问道。

    “你自己看啊,琴楼现在是刘小宝大师在演奏,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听说刘小宝大师以琴入道,眼下已经是圣人境,听她一首琴曲不仅赏心悦目,还有悟道的机会,那还不赶快去?”

    青年男子抓着天魔就跑,也不管对方乐意不乐意。估计是认为对方没有不乐意的理由,毕竟大家身上都有修为波动,明显是修士。

    天魔听了大喜,他修为高些,很快就超过了青年男子,这就变成了他拉着对方跑。然而他俩并没有进去琴楼,里面已经人满为患,只能在门外唉声叹气。

    “这也没法子,现在修士太多了,就不说你们天魔了,自从四百面前新法案颁布后,但凡是有修行资质的人类,就都能免费得到修炼功法,刘小宝大师向来人气高,不仅是修士,还是明星”

    青年男子拍着天魔修士的肩膀安慰,后者情绪要更加低落。两人交谈半响,发现很有共同语言,这便勾肩搭背,一起去了酒楼喝酒。

    “小宝现在如此受欢迎?倒是可喜可贺。”

    一身玄袍的李晔路过琴楼,听到青年男子跟天魔的交谈,跟身旁的刘进宝说道,“倒是你,怎么还没到大罗金仙境?”

    刘进宝扰扰头,不好意思的嘿嘿道:“我如今在天珠战舰学院做研究员,忙着研究新一代的法器战舰,修行上就懈怠了些。不过陛下放心,等过了这一阵我就闭关,有之前陛下赏赐的资源,这回一定能够成就大罗金仙境!”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什么,接着道:“陛下,上回咱们学院出去实验新式法器战舰的修士,说他们在路上看到至暗深渊的舰队了。”

    在五百年前的大战结束后,至暗深渊内部就分裂成了两派,绝大部分留了下来,陆苋竹带着一支不过一千艘战舰的舰队,坚持着科技才是人类正途的信念,执意远航去建立人类另一个家园了。

    对这个消息,李晔只是点头表示知道了,没有多说什么,“如今星际探索进入到新的时代,我们涉足的地域越来越广,法器战舰的更新换代的确是快了些。好了,你去见你妹妹吧,朕自己随意逛逛。”

    “恭送陛下。”刘进宝连忙行礼,他知道眼前的李晔不是李晔真身,只是帝道之眼的化身,也就没有执意跟着。

    路过一个街口,李晔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在街上闲逛,就迎了过去,“父亲,你怎么到天珠星来了?”

    他面前这个站在街道上,负手抬头看一张酒旗看得出神的,正是李岘。听到李晔的声音,李岘收回视线,笑着道:“我云游四方,就是随便看看,到这里来也不足为奇。”

    “既然父亲在这里,想必楚南怀也在吧?”李晔左右看了看。

    原本李岘呆在大唐,是不愿意出来的,对他而言,曾经奋战的热土就是他的一切。是楚南怀软磨硬泡,说现在整个人类文明,都以大唐为名,他这个生社稷死社稷的老安王,正应该到处走动,体察民生疾苦,如此才不负他的一生追求。

    “哦,他刚刚还在这呢,这会儿不知去了何处。”

    李岘不甚在意楚南怀的动向,“这家伙现在愈发为老不尊了,看见年轻美人儿就上去搭讪,被人家吐了唾沫也不生气,这份本事我可没有。”

    “放屁,我那是想跟人家探讨人生,集思广益,研究一下生命的意义,你怎么说得我像是色中饿鬼一样?”

    手里提着酒葫芦的楚南怀,不知从哪个疙瘩里钻了出来,教训完好像毫不尊重他的师弟,就把目光落在李晔身上,开口就没好话:“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家伙,老夫真是看错你了!”

    李晔被楚南怀喷了一脸酒气,觉得莫名其妙:“我怎么没良心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楚南怀更加火大,“你这个小混账,竟然还不知道是为什么,真是气死我了!”

    说着就要撸袖子跟李晔动手,在李岘提醒过他,眼前的李晔只是化身后,怒火更甚,倒是不针对李晔了,返身一拳就朝李岘的鼻子招呼过去,责怪他没好好教育儿子。

    李岘一边躲闪,一边对李晔道:“去簸萁山看看吧。”

    直到这时,跟着楚南怀游历的李雯文、刘小黑两人,才从巷子里跑出来,看到李晔,行了礼,就赶忙去劝架。

    李晔从善如流,正要离开这里,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街上走了过来。李晔有些意外,这还是她头一回见姬宁戨不着军装的样子,白衬衫牛仔裤,少了几分飒爽英姿,多了几分鲜活美丽。

    两人已经很长时间没碰面,便在街边找了家酒肆叙谈,李晔笑着道:“上回见你时,你说要闭关修炼,却没想到竟然闭关了一个甲子。”

    姬宁戨点完了酒菜,放下菜单,理所应当的道:“既然要闭关,当然得有所成绩才能出来,不然费那个劲儿干嘛。”

    两人聊着聊着,说起旧事,姬宁戨叹息道:“面壁者星域之战后,我问你会不会取代蔚蓝政府,那时候你还回答不会。

    “后来你去地球十七号,不仅自己的修士队伍里有好些圣人境,周拔山、塞万提斯他们四人,也带着各自的亲信跟了过去,我就知道,蔚蓝政府还是要被你取代了。

    “现如今,人类文明不再叫蔚蓝,被称为大唐已经五百年,想起往事,还是那么历历在目。”

    李晔对这事没什么心理负担,“这是历史的选择。

    “就像人类文明里,终究会出现修士一样,科技发展到后来,人类个体弱小的缺陷便会暴露无遗,强弱的极度不协调,已经成为最大制约因素,致命囚笼。人类要获得更高更大的发展,战胜更多挑战,走向更远的前方,就必须弥补缺陷,两条腿走路。

    “天神下凡计划的出现,虽然是某些权贵的自私行为,但放在人类发展史上看,也是一种必然。

    “因为这个计划,人类文明经历了三千年战乱,代价惨痛。但也正因为天神下凡的基础,面壁者计划才能成功,我们现在的文明才能如此强大健壮。

    “说到底,种族未来高于一切。为了人类这个种族的长久延续与发展,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值得的。”

    姬宁戨点点头,没有就这个问题多说,她不喜欢谈论这些大的东西。酒端上来之后,她倒了两杯,跟李晔碰了碰。

    去簸萁山,李晔本打算弄个化身去看看,想了想,还是真身过去了。

    来到簸萁山脚下,李晔抬头看了看幽深的石板路山道,想起当初出镇平卢时,刚刚来到青州的情景,不知不觉间有些失神。那会儿他大业刚刚起步,修为不到真人境,何曾想过今日会有这样的局面?

    “杵在这干什么呢?发呆也不选个好点儿的地方。是不是真身?”

    感觉到有人戳自己的面颊,李晔无奈的道:“是不是真身你还不知道嘛?”

    胳膊里挎着一个装满野果子的篮子,正在他面前像好奇女童一样,拿手指不断捣鼓他脸的,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的青衣衙门大统领,宋娇。

    听了李晔的话,宋娇无动于衷,直到李晔抓住她的手,这才消停下来,哼哼道:“今儿怎么有兴致,到簸萁山来探望我们两个苦命人来了?”

    李晔跟宋娇像是少年情侣一样,手拉手拾阶而上,“你好歹也是正经妃子,跟我在皇宫抬头不见低头见,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啊。”

    宋娇叹息一声,不再打趣李晔,抬头望着蜿蜒山道正经道:“山上道观外的菜园子,种满了各种蔬菜,规模大的能供应半个宫城,可你却鲜少到这里来,为何?”

    李晔沉默片刻,感觉有些过意不去,“我一直以为,种菜单纯是她的爱好,她当年帮助我,也只是受了师命,就没想过太多。”

    宋娇一脸不相信,“真的没有?你一向自诩睿智,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现在说没有,自然是不对的。”李晔苦笑一声,“我又不是圣人,哪能准确知道每个人的心思。”

    来到破旧的道观前,枝繁叶茂的菜园子里,那个熟悉的身影,像往常一样在弯腰忙碌,夕阳洒在她脖颈间的长发上,晶莹剔透。这本是一副绝美的画面,就是蹲在田埂旁啃黄瓜啃得咯嘣作响的胖子,有些破坏气氛。

    “陛下,你怎么来了?”卫小庄看到李晔,连忙过来见礼。

    李晔还没答话,道观里已经冒出一道剑气,直奔李晔面门而来,“李晔,我候你多时了,接招!”

    李晔一门心思看在菜园子里劳作的女子,当下对剑道毫无兴趣,挥了挥衣袖,将剑气抚去,却也不得不看向站在道观院墙上,作高人装的南宫第一:“你怎么在这?”

    南宫第一抬起下颚傲然哼了一声,“我刚刚在黑洞边缘砥砺剑道有成,自然就要杀回来第一个找你切磋,谁知你会跑到这里来。”

    李晔摇摇头,来到卫小庄蹲过的田埂边,从篮子里拿起一根黄瓜,随手擦了擦也咬了一口,汁水很足,满嘴甘甜,再看向已经直身看过来的苏娥眉时,就笑道:“这样的菜,吃一辈子都不够。”

    苏娥眉笑得温婉,双眼弯成好看的月芽。

    “我让皇后,岐王,上官倾城,刘知燕,大少司命他们都过来,今日就在这里摆宴席。哦,对了,还有王建,朱温,这两人可是许久没见了。”李晔走进菜园子,跟苏娥眉一起干活前,回头跟宋娇等人通报了一声。

    十万年后。

    虚空深处,李晔独自遨游。

    到了一个恒星系,发现其中

    有一个宜居行星,就停了下来。围绕着那颗蔚蓝星球观察半响,李晔发现它跟地球很像,大陆虽然只有一块,但也跟地球远古时代的大陆轮廓近似。

    这时,头顶传来一个声音,“这颗星球,跟地球的相似度,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五。”

    李晔对这个声音并不奇怪,回应道:“那就它吧。”

    那个声音道:“大唐文明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极致,远不是蔚蓝文明时期能够想象。科技与修真的融合,让你们变得空前强大,你也即将带着他们摆脱引力束缚,脱离这方宇宙,进入到更高维度的世界,成为更高生命形态的存在。在离开三维宇宙之前,留下人类的火种,是惯例。”

    李晔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不久之后,一支舰队来到这里,在大陆的不同地方,分别放下了一队人类,而后就返航离开。流放在这颗星球上的人类,都是志愿者,他们被清除了记忆,只能从头开始生活,艰苦的延续自己的族群。

    十万年零五百年前。

    解决了蔚蓝政府的事,李晔从地球十七号赶回虚空战场,下令蔚蓝军队与天魔军队,同时撤军离开这片星域。

    在两军离开后,李晔独自一人,用尽修为之力向上飞行,体内龙气被他激发到极致。在触碰到一层若有若无的隔膜后,他跃了一个新的混沌空间。

    在这里,李晔看到面前盘膝坐着另一个自己。

    皱了皱眉,李晔道:“我体内的龙气,是你给的?”

    “是我们。”

    李晔:“你们的形体,跟我们倒是没有多少不同。”

    “这只是一个表象,方便跟你对话。”

    李晔:“那就告诉我这一切吧。”

    战争爆发前,第一次感受到那股神秘强悍的力量,李晔体内的龙气就在欢呼雀跃,像是见到了亲人。

    这回第二次感受道这股力量降临,龙气的欢腾更加厉害,于是李晔猜测,这股强如宇宙法则力量的背后存在,就是给自己龙气,造成自己穿越的始作俑者。

    “我们是人类,在很久之前,生活在你们现在的这个宇宙里。长久的岁月后,我们强大起来,进入到了新的世界。在离开之前,我们在一颗行星上留下了一群人,作为延续人类的火种。

    “新的世界,总会有新的风险,面对未知,我们不知道我们能否应对。如果我们被毁灭了,宇宙里总该还有人类继续存在才是。你知道的,种族延续大于一切。”

    听到这话,李晔不禁心潮涌动,稍事平静后,道:“看来你们现在情况不错。”

    “并不是这样。我们也面临着巨大挑战,这个挑战现在没法跟你说清楚,宇宙层次跟生命形态不一样。总之,我们很危险,需要你们好好生存下去。可当我们回望这方宇宙时,看到的是天魔跟蔚蓝的对立,看到的是罪恶。”

    李晔明白了一些,“所以你们选择了我,给了我龙气,让我进入面壁者星球,并让百姓气运之力,成为我的修为根基,让我需要以全人类为己任,避免我重蹈蔚蓝政府的覆辙。不过我很奇怪,你们的力量如此之强,干涉这方宇宙应该很容易,为什么采取了这种方法?”

    “我们的力量确实很强,但干涉其它宇宙,却不是那么容易。还是那个问题,宇宙层次、形态不一样。选择你成为救世主,给你龙气,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最好方案。其它的措施,不是做不到,就是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千年前,我们帮助过蔚蓝政府的舰队一次。”

    李晔沉默了片刻,“如果我失败了呢?”

    “结果不言而喻。我们并没有备用方案。”

    李晔这回更加奇怪:“为什么是我?”

    “只能说,这是测算的结果。芸芸众生中,你就是最好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李晔深吸一口气:“你们的力量,为什么在这时突然出现这方宇宙里?”

    “我们时间不多,马上就要去直面那个挑战,在此之前必须跟你沟通一次,说清楚这些问题。并嘱咐你,如果你日后成功带着人类,进入到更高层次的宇宙,别忘了在离开前留下火种,如果你有能力,也请尽量照顾他们。”

    李晔默然片刻,心中诸多疑惑已经都被解释清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如果我们没有再联系你,那就是我们失败了,覆灭在了这个世界。往后,人类延续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带着人类一直存在下去。”

    李晔长吐一口气,胸中有千言万语,说出口的时候,只汇聚成两个字:“再会。”

    “再会。”

    ——————

    全本完。

    很不容易。

    这是我成绩最差的一本书,也是我写得最痛苦的一本书,写到一半都不敢打开书评区了。开书的时候思想出了问题,写得时候走火入魔,最终自闭。“转型之作”这四个字,对我来说分外不易。

    值得庆幸的是,这也是我在写作上收获最多的一本书,至少知道哪些错误不能再犯。

    感谢大家的订阅、投票、支持、陪伴,非常感谢,再拜顿首。

    新书认认真真讲故事,好好生生写故事。书名《第一氏族》,已经在纵横上传,万分期盼大家能够移步一观。断更你砍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