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一一一章 宗师瘾
    正文

    转眼就到休沐之日。

    周昂近来算是清闲,今天早上起来,也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便干脆搬了把胡椅,到廊下坐着,看陆进练武。

    陆家父子生得一副好魁伟身材,更兼天生便力大如牛,但那都是天赋层面的,若讲到技术层面,其实他们父子两人都没怎么学过武。

    陆春生据说还好,当年跟着周昂的老爹,也是混过衙门的,据说在衙门里跟着什么人学过几招散手,但究其根本,他主要还是为周昂老爹驾车的。

    等到了他的儿子陆进长大,气力似比他更胜几分,兼且随着周昂老爹的去世,他当日已经颇受挫折,也深深地感悟到了,在这个世上混,脑子才是第一位的这个道理,因此,唯恐儿子因为气力粗豪而惹祸的他,不但家教甚严,而且自己手里的那一点三脚猫功夫,也绝不教给儿子。

    所以,别看陆进轻轻一推就能把一个壮汉给推飞,事实上,他是一直到进了县祝衙门,才开始真的接触到“打架”这件事。

    等到前不久跟随杜仪,开始全面接触与修行者有关的事情,乃至于服下开窍丹之后,真的成为了一名修行者,他才算是终于摸到了武技的边儿。

    县祝衙门里的每一个官方修行者,都可以算是他的半个师父。

    到现在时日不长,他也只好算是多多少少学了几招花架子,人倒是相当刻苦,有机会就拿着把木剑在那里练,而且据杜仪他们说,他练武的悟性还行,算不错。

    前些日子,周昂没有时间调理他,最近稍闲,本来打算看书的,但听见院子里陆家爷俩拿着木剑砰砰嗙嗙的对打,便又想起当日吕家姐弟俩说的那什么“神品”的事情,忽然意动,就索性出来看看。

    木剑比铁剑要重了不少,但陆家爷俩手上的力气很大,显然对此忽略不计,但此时两人对打得实在拙劣。

    看见周昂搬了把椅子出来,他们很快就停下。

    周昂摆了摆手,道:“你们继续!”

    于是爷俩又继续拿着木剑砰砰嗙嗙。

    最开始的时候,看得出来,陆进还是想用一下衙门里众人教给他的那些“技术”啊“招式”之类的东西的,但打了没几招,就全丢了,纯粹就是下意识地封、架、格、挡,看得周昂心里忍不住啧啧而叹。

    当然,他是出身山门的,自然不会看重那些招式之类,但问题是,这爷俩这么打,实在是太没有章法了。

    想当初郑师叔传授、敖春负责给自己喂招练剑,虽然也是全然的摒弃招式啊之类的东西,但郑师叔也是逐一传授指点过几种不同的发力法门、人体各处脆弱易取之处等这些东西的——也就是说,核心的东西,自己还是有章法的。

    这些东西,当初学的时候,或许还不觉得,只觉得自己每天被敖春这么虐,实在是太难了,也会偶尔质疑这么练有没有用,但现在,看看这爷俩的对打,周昂却是忽然一下子就找到了身为宗师的感觉。

    啧!忽然感觉我好像真的蛮强的!

    “停!”

    瞅准个机会,周昂果断叫停了他们,过去从陆春生那里接过剑来,大喇喇地道:“武之一途,千变万化,但究其根本,无非是杀敌存己而已!”

    “我知你最近勤于习武,在衙门里,也没少找人请教了,子羽和大金都很乐意指点你对吧?他们教你的东西,当然要好好学,但学的同时,绝不可不用心去考虑,他们教给你的那每一招每一式里,到底藏着什么用意!比招式更重要的,是招式背后的用意,或者叫目的!……来,看剑!”

    说话间,周昂一剑平平刺出。

    陆进赶紧格挡。

    但周昂的出剑速度是当初被敖春虐过千百遍的,自然不是陆进这个初学者能挡住的,于是,他的剑刚刚起手,颈肩处便已经被周昂的剑尖给抵住了。

    当啷一声,陆进只觉得肩膀一麻,手中木剑不受控制地就撒手落地了。

    “捡起来!……再来一次,看剑!”

    还是同样平平无奇的一剑,还是完全相同的部位,陆进的剑才刚刚抬起,就再次手臂一麻,不受控制地撒手丢了剑。

    他愣了愣,沉默地再次把剑捡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家主人。

    周昂撤剑,丢给陆春生,道:“习武这件事,没有花哨可言,第一,目标精确,知道该刺哪里,第二,手要稳,出手要准,第三,速度要够快!你把子羽大金他们教给你的所有招式都拆解开来,仔细去想,皆是如此。既然皆是如此,那你就奔着这三个方向去练就是了!”

    他指着太阳穴,道:“脑子要清楚,手要稳,速度要快!”

    “临战之际,没多少时间可以思考,怎么才能脑子清楚?纯粹就是来自于练了千百遍的条件反射!呃……条件反射你不用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记住一句话就好,我亦无它,唯手熟尔!说白了,多练,多实战!”

    “手怎么才能稳?还是练!”

    “至于速度……练!”

    说到这里,周昂觉得自己的宗师瘾过得差不多了,但回头想想,又觉得好像什么都没说似的——说的都是正确的废话。

    但是仔细想想,当初郑师叔好像也是这么教给自己的呀!

    停顿片刻之后,他道:“回头有时间了,我传授你一点发力的技巧。”

    听到这里,陆进终于回过神来,向来表情木讷的脸色,竟罕见地露出一抹感激的模样,眼中还有些罕见的狂热神情,毕恭毕敬地拱手,道:“谢主人!”

    月亮门那里忽然响起啪啪的鼓掌声。

    周昂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却见是自家小妹周子和正站在那里,笑嘻嘻的,见自己看过去,她笑着道:“哥哥好厉害!”

    周昂笑笑,一边摆手让他们继续练,一边走过去,笑问:“不是说今天上午要练字?怎么跑过来了?”

    周子和嘻嘻地笑着,蹦蹦跶跶地过来,小声道:“哥,你今天休沐,要是无事的话……我想……想……”

    周昂“哈哈”一笑,但旋即,又收起笑容。

    小丫头肯定是想出门逛街了!

    周昂想了想,道:“今天不行。下次吧,今天么……”他本来打算今天就不出门了,但周子和这么一说,他忽然又觉得,左右也是闲着无事,《汉书》里最近这几卷有些无趣,不大想看,有些事情,不如就今天去料理干净好了。

    要不然的话,母亲和小妹他们平素在家也好,有事要出个门也罢,总是觉得心里有些影影绰绰的不够放心。

    于是他摸摸周子和的双丫髻,笑道:“我今日还有些事情,马上要去处理。等我处理完这件事情,接下来你要哪天出门逛街,哥就哪天陪你去,如何?”

    周子和闻言,虽多少有些不大情愿,但还是懂事地点了点头,又伸出小手来,说:“那说好了?咱们拉钩!”

    周昂哈哈一笑,跟她拉了个钩。

    …………

    最近几天,周昂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

    这绝非臆想,事实上,如果愿意,他有十足的把握能把那人钓到某处,直接控制住。只不过暂时的他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跟踪自己,所以想要等等看,便一直都没有发作。

    但几天过去,他发现对方的追踪相当之粗糙。

    不但每天都是那两个人来回换,完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甚至就连盯人的手法都显得不怎么靠谱——若是普通人,许还察觉不到,自己却是一个修行者,而且还是第八阶,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反正今日也是休沐无事,把小丫头周子和打发回到后院练字去之后,周昂就换了一身出门的衣裳,带上自己的一长一短两把剑,然后迈步出了门。

    初时无觉,但拐出巷子之后不久,便有人缀了上来。

    周昂抽动嘴角,微微笑了笑,却并没有如往日那般往坊门出去,反而是在下一个路口向南一折,转向归德坊的南门方向而去。

    他想要先观察一下看今天有没有别的人在同时追踪,然后找个合适的地方,先把人制住再说。

    然而这个时候奇怪的是,眼见自己转道向南,身后追踪那人却一反常态,忽然就快步追了上来。

    周昂近乎是下意识地,先抬头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和行人,随后便已经勾勒好接下来若是对方猝然出手的应对办法——只是有些邪门,今天不盯了?要直接动手了么?

    按说我平常够低调的,不该有什么仇人吧?

    “前面可是周家官人?请留步!”

    周昂闻言站住,徐徐转身。

    是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十岁出头的中年人,前几天轮班盯着自己的那两个人中,就有他一个。

    那人走近来,拱手,“周文员请了,我家司社有请周文员。望文员不吝赏见,往鸿宾楼一聚。”

    周昂闻言愣了一下,眉头微蹙。

    “司社?莫非是……柳司社?”

    “正是。”

    ***

    推一本大佬的新书,底下有链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