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幻城浮屠 > 第十二卷第六章 对于洪福这样的家伙,
    凯文是不在意的,在国际刑警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洪福绝对不会信任任何人,就是春丽重新出现在他面前,他也得研究研究。

    再说他都是三四十岁的大叔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脑子缺点什么正常。

    他和警察一项关系不错,但是对fbi、国际刑警这样的机构,就反感多多,主要是这种地方出来的人多少都有些傲气,哪怕讲礼貌,很多时候对地方上的人也是瞧不起的——这也许有道理,因为他们处理的都是地方警员处理不了的案子,但这并不是瞧不起人的理由。

    而且有的时候,地方警员只是没有资源去处理,比如陈秦山,他是知名的国际武器掮客,可是在洛杉矶,甚至在美国,他都没犯过法,地方警局根本就没有理由去调查他。

    至于他在别的国家干了什么事儿,也许令国际刑警特别痛恨,可以这和lapd有什么关系?他们在外面有没有执法权。

    相反,陈秦山在洛杉矶缴税,他的安全是要受到lapd的保护的,国际刑警如果调查他,那么国际刑警才应该还是lapd的敌人。

    这是立场问题,和能力无关。

    而且国际刑警还好,他们面对复杂的国家关系,需要讲究做事方法,至少面子上过得去,可是fbi、cia这帮玩应儿,霸道的很,稍有问题就特战队伺候,总是能把可以商量的事搞得子弹横飞。

    尤其是组织大了,就会有各式各样的野心家,就像公会里的间谍一样,明明cia没有在国内的任何行动权,可是公会里的间谍还就是cia的最多。

    凯文之所以盯上他们,就是因为数他们刷任务刷得狠,卖出去的十几本《猎魔人基础训练手册(分册)》有三分之一都落在他们手里了。

    这些书籍每一本的理论基础都不一样,只要想想炎黄上下五千年光是一个儒家就出了多少学派就知道了,想要把这些法门买干净,那是不能完成的任务,再不济还有马恩列斯,毛刘彭邓,一封信都能整出花样来,足够他们乐的。

    道藏三洞四辅七部十二类七千三百卷,佛经大小乘经律论三藏一佛一经三佛一咒,直指恒河沙数,来吧,就现在的联邦,一人一本书都用不完。

    真要练成了,遍地圣贤满世佛陀人人都是神仙,可不是妙法莲化大同世界了么?那时候也就没有吸血鬼、冤魂厉魄了……岂不美哉。

    退一万步讲,等这些书都普及了,联邦和炎黄又能有什么区别?要知道重要的部分凯文都是用标准字写的,那都是古文呐……

    当然,也有用古埃及文、苏美尔文、古印度文,还有玛雅文、楔形文、古拉丁语,总之这些玩应儿看起来就像是从五千年前的坟里刨出来又翻译的。

    其中最坑的,就是古拉丁文,除了标准的修体法之外,这本书还记载了《巴别塔》,之所以用古拉丁文,是因为这门文字现在被解读的最全面。

    凯文之所以把目光放到这上头,是因为他乱七八稿(非错字)的教材,现在开花结果了——也是运气,cia买走的一本中,理论基础是荀子的《性恶篇》。

    这简直太对胃口了!

    cia对所有在敏感位置上的人,都实行有罪推论,他们是“人性本恶”的最大实践者,当然,他们不这么说,他们说“人生而有罪,需得救赎”,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翻出来的这么句话。

    性恶篇,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在凯文看来,这是荀子在阐述秩序与混乱在人性中的体现,他也认为人本身是混乱的,但是可以通过教导转为秩序,混乱通常和礼仪相悖,就被视为恶,秩序符合礼仪,所以被其称之为善。

    至于cia怎么理解,凯文就不知道了,不过他可以确定,cia里的大佬们,肯定没让修炼实验者选择向善之途。

    这消息是罗迪传过来的,fbi在调查一起位于大洛杉矶地区北部圣塔克拉利塔市——这地方位于圣费尔南多谷的边缘,距离洛杉矶市区只有两个小时的路程——的案子时,发现了cia的手脚。

    其实也是不幸,大洛杉矶地区的军事戒严还并未解开,常人的生活没有受到侵扰,但是地下世界和里世界却被管得很严,cia拿到了《训练手册》之后,不敢冒险带走——他们的探员也许早就在nsa的视线之内,他们不敢赌。

    所以干脆就把实验室搬进了洛杉矶,从外面进来就方便多了。

    cia里有改造战士,达成训练手册中对猎人身体素质的基本要求并不难,但就像凯文预计的那样,他们卡在了思想关。

    而最令人惊喜的,是某一些实验体本来就是突破极限的,但是他们没有气的相关概念和知识,通过训练手册的讲解之后,只要对那篇文章有一定的认知,很快就有气了——这被实验主管视为成功。

    反正也很难说没成功就是了。

    问题是,性恶论是比较偏激的,人自然不能单纯的以善恶区分,现在我们称其为历史局限性——但是实验品们知道这个啊,而且实验室有精神专家神经专家心理专家,各种病理专家,可就是没有哲学家。

    所以没人引导的实验品们彻底钻进了牛角尖儿。

    这些人都是尖刀,是国家机构培养的精英战士,那么精神底蕴必然是爱国,但是现在发现人性本恶,他们在秘密战线也见多了这个国家的腐朽与肮脏,自然而然,他们觉得自己获得了力量,就应该负起这个责任来:

    他们要净化这个国度,建立一个人人都有转善,“待师法然后正,得礼义然后治”的机会。

    他们要起礼义,制法度,以矫饰人之情性而正之,以扰化人之情性而导之……

    换句话说,他们要建立一个绝对秩序的国度,就像……好吧,就像九头蛇洞察计划的初衷。

    他们不止这么想,还打算这么干。

    这得归功于其中有个王牌间谍——据说曾经一己之力靠三寸不烂之舌颠覆过一个小国的政权——鼓动了所有的实验体,制订了严密的计划,使所有人都逃了出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