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454章 张某人终于要出场啦!
    正文

    “薛道长,辛苦了。”

    闫避尘直接站起身,拍了拍薛道源肩膀,认真说道。

    虽然他是这次交流会的领袖人物,众人服气的第一高手,压阵人物。

    但其实,到了薛道源这种境界和层次,就算和他还有一定的差距,也不多了。

    毕竟大家都是法师境后期,就算他积累更深一点,底蕴更足一点,但只要没有真正突破桎梏,跨入传说中的天师境,就不会强到哪里去。

    因为法师境的极限就在那里。

    一般人,不管怎么积累,都永远只会被卡在极限处,是不可能领悟到天师境层次的威力。

    薛道源的实力,就已经很接近法师境的极限了。

    更不用说刚才老叟最后施展出的剑气,更是达到了足以威胁闫避尘性命的地步!

    如果薛道源不将老叟解决,闫避尘上场对上老叟,肯定能胜,但也必定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而如果闫避尘受了伤,接下来的形势可就很不妙了。

    毕竟,东洋一边还有两人没上场呢!

    美智子以及她的大师兄。

    虽然美智子此女,实力听说在法师境中也就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准,并不突出。但她身边,时时刻刻保护她的大师兄,却是法师境极限高手,十二名东洋法师境实力排名第一!

    既然能号称第一,那就算再差,也不可能比老叟差吧?

    有很大可能,比老叟还要更强一线!

    面对这种层次的高手,闫避尘也不敢马虎,身上有着压力,必须得以全盛状态去应对。

    要是被老叟事先消耗一番,再面对美智子大师兄,他就胜算大减了。

    薛道源苦笑了一声:“本来我想着,应该还能试试那芥川弘武的底细,帮阎道长你探探路。现在看来,是办不到了。”

    虽然薛道源没有想过和闫避尘比谁更厉害,他自愧不如。

    但在他想来,东洋一方高手就算再厉害,也应该不会太离谱。

    自己上场后,不能一个人直接打穿,横扫全场。但怎么也能打到最后一个,见见东洋一方压阵的最强者吧?

    结果却没想到,在老叟这里就吃了大亏。

    要不是最后灵机一动,用阴神伪装出了昆仑剑诀的剑意,结果会更加不堪!

    “薛道长先坐下好好休息,养养神,接下来交给老朽就行。”

    闫避尘说完,便朝着场上走去。

    东洋一边。

    有人上场将老叟的尸体搬移走后,美智子的眼神若有所思地盯着薛道源看了看,尔后收回眼神,对身边的壮汉关切道:“大师兄,小心些。”

    壮汉点点头:“师妹放心。”

    说完后,双腿微微弯曲,本来就身材壮硕的他就犹如一发炮弹,直接弹射而起,高高跃起,落在闫避尘面前。

    他双手微微抱拳,一双天生很小的眼睛也睁大了些,很有礼貌地沉声说道:“阎道长,请指教。”

    闫避尘也没有失了礼数,拱手道:“上次没有来得及真正交手,就被令师妹阻止了,今日可以好好见见大名鼎鼎芥川弘武高招了。”

    早在几日之前,闫避尘就曾遭遇过美智子和眼前的壮汉,也就是芥川弘武。

    当时不管是闫避尘,还是芥川弘武,见面只是稍露锋芒,就发现对方是十分厉害、值得他们全力以赴的难得高手。

    再加上当时东洋术法界已经来势汹汹,和道门已经是水同水火,两人忍不住便要在交流会开始之前一较高低。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只是简单刚交手,美智子便站出来阻止。

    芥川弘武对他师妹美智子可谓是言听计从,哪怕他其实很想和闫避尘一较高低,他也立即收住了。

    “不敢当。我才是对阎道长敬仰已久。”芥川弘武看上去是很憨傻的面相,在他师妹美智子面前也经常做听话的工具人。

    但现在看来,在其他人面前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

    不憨傻,也不沉默寡言。

    “请……”

    闫避尘和芥川弘武同时伸出一只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但是‘请’字话音刚落地,两人的手势都还没有做完。

    下一瞬,两人便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

    高手过招,自然是分秒必争,不敢失去先机。

    特别是两个实力极有可能相当的顶尖高手,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托大马虎。

    否则,必然会后悔。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

    芥川弘武再次腾空飞上了天,但他这次并不是靠强大的肉身力量,双腿弯曲向上弹,而是他的背后,竟然生长出了一对‘翅膀’!

    不……

    不是背生翅膀,而是当他念着法咒,施展法术后,他的身后像是被召唤出来了一只巨鸟!

    巨鸟金色,随着芥川弘武张开双臂,巨大的翅膀便张开,轻轻一扇便扶摇直上。

    而后姿势改变,翅膀之间便带着无尽的风暴朝着下面的闫避尘袭击而来。

    而且这些风暴犹如画地为牢,将闫避尘完全圈住在中间,无法逃避。

    感受着风暴中蕴含的恐怖威力,就算是薛道源、傅守阳、诸葛孔平这样的法师境高手,也忍不住神色一变。

    这个壮汉芥川弘武,别看长得三大五粗的,似乎很笨拙的样子,没想到竟然将一门风属性的法术修炼到了这种地步!

    如此恐怖的风暴,要是全力轰击,就算是一座高楼都得被摧塌;如果放在江海中,都足以卷起巨大风浪!

    几乎已经做到了在某方面以人力媲美自然之力!

    这个东洋人,单论在风之道的修为,就已经不比傅守阳的‘炼狱真火’、薛道源的‘新月法诀’差了!

    更何况。

    此刻芥川弘武还不知道修炼了何种秘法,竟然召唤出了好像是‘凤凰’的神鸟虚影,加持在他身后。

    二者相加,令他的招式变得更加恐怖不可预测。

    面对此等招式,就算他们都没有受伤,处于全盛状态,换到闫避尘的位置去,他们没有人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破解这一招。

    傅守阳办不到,薛道源也办不到。

    他们现在只能寄希望与闫避尘,希望他能破解。

    而闫避尘,也的确没有让道门众人失望。

    虽然芥川弘武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是惊天地泣鬼神,施展出了恐怖的杀招。

    但闫避尘,也并没有防备。

    闫避尘的法诀招式都很简单。

    他的手中,只是出现了一柄黑白相间拂尘。

    没有任何的异象,也没有什么恐怖的波动和招式。

    闫避尘只是手握拂尘,面对团团将自己锁定的风暴和神鸟虚影,他挥动拂尘,刹那之间,竟然给人种所有一切都定格了的错觉!

    事实上。

    疯狂袭来的风暴,在拂尘挥动的一瞬间,也的确被凝固了片刻,就连以泰山压顶之势往下坠的芥川弘武,也感受到一股诡异的力量袭来,让他陷入了片刻的僵硬,就像是陷入了沼泽之中。

    同时。

    天地间似乎失去了所有鲜艳的色彩,变成了只有简单的黑白二色。

    也就是闫避尘手中拂尘的颜色!

    就连芥川弘武背后的金色神鸟虚影,也似乎失去了原本的鲜艳,变成了黑白色。

    当然。

    这只是刹那一瞬间的错觉。

    随着芥川弘武的怒吼一声,凝固的画面被打破,天地间也重新恢复了鲜艳,除了拂尘的诸多虚影之外,仍然有色彩。

    而后芥川弘武攻势不减,威力也不减弱,朝着闫避尘袭击而去。

    但减缓片刻的时间,却足够让闫避尘做出很多事情。

    拂尘连续划动几次,上空便出现了犹如千百柄拂尘的虚影,那黑白色的丝丝细线更是无穷无尽,数也数不清。

    这些丝丝拂尘细线编织成了最严密的网,又像是多爪动物的触角,就算再强的风暴,在密集的攻击,也被丝线全部拦截,逐个点破。

    轰轰轰!

    芥川弘武不断捏着法诀,挥动背后神鸟虚影的双翅,无尽的风暴中暗藏着一根根羽毛虚影,犹如箭矢般隐藏在风暴中不断朝着闫避尘刺去。

    但不管如何狂暴的攻击,却始终无法攻破闫避尘那一柄拂尘的防御,发出剧烈的碰撞爆炸声,犹如烟花升空。

    拂尘中的黑白丝线,泾渭分明。

    若是细心观察,从半空中往下看,就能发现闫避尘的所有黑白拂尘攻击,会不断形成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阴阳鱼图案!

    “好精妙的阴阳之法!”

    张敬境界高,自然不用升到半空中,也能看出闫避尘招式的精妙所在。

    他发现,闫避尘这门法诀的紧要所在,竟然和五行八卦掌有些类似。

    五行八卦掌,作为九叔压箱底的绝技之一。

    最开始前面的三层,主要是领悟五行之力,但到了第三层之后,便开始领悟更深一层次的阴阳之力。

    “如果将五行八卦掌提升到最高大圆满层次,恐怕也会具有这般威力吧?”

    张敬忍不住在心里想到。

    现在他五行八卦掌,正好修炼到了第三层,在往第四层努力。

    今日看闫避尘对敌,让他对五行八卦掌有不小的感悟,可以省去不少苦修。同时也对五行八卦掌这门掌法,有了更多的期待。

    “至于芥川弘武,他背后这大鸟虚影,好像并不是单纯的功法异象……倒是有点像可以刷功德值的boss啊!”

    “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真的把这大鸟的残魂召唤出来!”

    张敬还有闲心从场上的战斗中吸取对自己有用的消息,闫避尘和芥川弘武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不断碰撞越来越强的威势,令所有人愈发心惊。

    就算是薛道源,他自认为自己修为实力都已经达到了法师境的极限,在法师境就算有人胜过自己,也不可能比自己强大太多。

    想要赢他,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是现在看见闫避尘和芥川弘武的交手,他发现自己与两人的差距,其实还是有点多的。

    他不是不可以和两人过招,他的修为实力也勉强够得上两人。

    可是。

    如果真正全力以赴,他觉得自己不管是对上闫避尘,还是对上芥川弘武,恐怕五招之内就会输!

    甚至,都要不了五招。

    三招他都未必能撑得过去!

    至于傅守阳,心中就更是震惊了。

    薛道源还有些许把握能够撑过三招,他要是能撑过一招,就算不错了。

    “也不知道要是王师兄到了,与这两人相比,谁更厉害……”

    傅守阳忍不住在心里想到。

    龙虎山六大真人之首王常月,实力当之无愧第一,当今道门最有希望晋升天师境的几人之一。

    傅守阳已经很多年,没见过王常月真正全力以赴的样子了。

    想来,应该也和现在眼前的两人差不多。

    轰轰轰!

    交战还在继续。

    整个交战的一大圈空地,地面的青石板几乎已经尽数被摧毁,变得犹如石子铺路。

    要不是两人交手都控制了范围,此刻观战的东洋和道门众人,都得往后退才能不被殃及池鱼。

    久攻不下,芥川弘武终于没了耐心,满脸涨红,怒吼一声。

    背后的神鸟虚影也随之发出嘹亮的啼叫,竟然在他的操控之下,迅速缩小变形,化作一根实质真正的金色羽毛!

    羽毛凝现,在场所有人,除了张敬之外,都感觉到一股来自神魂深处的悸动,莫名有种惊恐之感,背脊发凉。

    似乎,有远古凶兽复苏。

    就连法师境高手也不例外!

    张敬虽然也察觉到了一点异样,但脑海中雷霆种子微微一颤,这种威压就犹如春风化雨般被化解,完全构不成任何威胁。

    众人的视线,都被那一根金色羽毛所吸引过去。

    就连芥川弘武最疼爱的师妹美智子,那万年不变的冰冷眼神中,看向金色羽毛时,也多了一抹隐藏极深的异色,神色也随之微微变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闫避尘见状,瞳孔也是不由得放大,手中的拂尘依然挥动未撤去,只是脸上表情前所未有的隆重。

    芥川弘武施展法诀,身体微微有些发颤,金色羽毛漂浮于半空,艰难地说道:“我答应了师妹……必定横扫华夏道门!所以这一战,我必须要赢!阎道长,你是愿意主动认输,还是愿意死?”

    他的意思很简单。

    如果现在闫避尘主动认输,他可以立即收手,放过闫避尘一马;如果闫避尘不认输,那他这一招下去,闫避尘可能会死!

    唰!

    闻言,道门众人心都揪了起来,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难道阎道长,要败了?

    怎么可能?

    但这个东洋男子,现在凝聚出来的这根羽毛,着实诡异到了极点,难以揣摩,其中似乎蕴含着大恐怖!

    至少,比刚才他施展的风暴攻击,要强出许多。

    怎么办?

    这种层次的攻击,就算是薛道源,也帮不上忙了啊!

    闫避尘却只是将黑白拂尘收了回来,搭在左手胳膊处,横放于胸前,冷声正色道:“我选择,赢!”

    芥川弘武点点头,道:“那便是选择死了。”

    话音落地。

    芥川弘武身上猛地爆发出强烈的杀意,金色羽毛携带着无尽的威势,朝着闫避尘刺去。

    而一直稳坐钓鱼台的张敬,为了不让人看清楚自己眼中逐渐开始膨胀的喜意,微微眯了眯双眼。

    而后右手,搭在了在斩妖剑上,握住了剑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