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神级黄金指 > 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 软硬不吃
    第一块的品质是稍微差了点,但也是中上等,而第二块灵玉直接就是上等的,却还被何冲踩在脚底下当玩具。

    那几个长老看的眼珠子都红了,差点没给瞪出来,之前的火气也都在瞬间消失不见,一个个的好像要吃掉何冲一样,望眼欲穿的感觉。

    “好像也不是这个!”

    何冲跟没完了一样,又丢出来一块,“是这个吗?”

    第三块丢在地上,这回连踩都不踩了,就那么放在那,好像就是个杂物。

    大长老童开宇这会儿真是坐立不安,他真想上去抢下来,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只能咽着口水的盯着。

    “对了,你们刚才说什么来着?”

    何冲挠了挠头发,“对,谈灵玉的合作是把?”

    “何殿丞,之前谭求言语不恭,还望不要介意。”

    童开宇赶紧开腔,但也装的很牛的样子,说道,“这灵玉的合作,我们总商主说了,只要殿丞肯继续合作,我们愿意让出最大的利益。”

    “这样啊。”

    何冲点点头,却忽然问道,“任宏呢?

    怎么没见到他人?”

    听到这话,童开宇五人皆都露出难色,他们不是没听谭求说起何冲的要求,但东余商行怎么可能答应。

    毕竟这事可是他们几个长老同时做出的决定,如果真把人带回来,岂不是等于在打自己的嘴巴子。

    “何殿丞,我们几人的职务比起任宏都要高,相信我们跟你来谈,会更融洽。”

    童开宇说道,“至于他,仍旧还在总商行那边,并未回来。”

    “原来如此。”

    何冲点点头,却是靠在椅背上,叫道,“卞非!”

    没想到这么快就叫自己,卞非赶紧上前躬身。

    “师叔,有何吩咐?”

    卞非问道,“需要添茶吗?”

    “添个锤子!”

    何冲不耐烦的摆摆手,“送客!”

    没想到何冲这么干脆,开口就要赶人走,这让童开宇他们皆都一惊。

    毕竟面色看起来没有恼火的样子,怎么说赶人就赶人,自己等了这老半天岂不是白等了。

    “何殿丞,你这是什么意思?”

    二长老龚新鄂皱眉问道,“我们还没开始谈,为何要我们走?”

    “你是五长老对吧?”

    何冲斜着眼看他,“不知道谭长老有没有跟你们说明白我的要求,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再说一次,我只跟任宏谈,其他人一概不伺候,别说你们几个长老,就算是你们总商主来了,照样也得赶!”

    “你说什么!”

    龚新鄂彻底的按捺不住,站起来,“何冲,你不要太狂妄了!”

    谭求在旁边一脸的苦笑,他就知道得是这个样子,毕竟事先就见识过何冲的状态,果不其然还是如此。

    “卞非,你耳朵聋吗?”

    何冲哼道,“让你送客!”

    “诸位长老,真是不好意思了!”

    卞非赶紧上前,“请吧!”

    这些人怎么可能轻易走掉,这次能等半天,下次能不能见到都是一回事。

    “何冲,你给我说清楚了,究竟想要干什么!”

    龚新鄂怒声吼道,“我们几个诚心来商谈,你为何如此对待!”

    “诚心?”

    何冲撇嘴,“我说的很明白,只跟任宏谈,你是耳朵聋啊还是没脑子?”

    “欺人太甚!”

    龚新鄂怒道,“不要以为我们东余商行真的奈何不了你!”

    何冲也不回嘴,只是淡淡一笑,跟着又拿起储物玉瓶往外丢灵玉外。

    “诶,这个不错!”

    “好像这个也可以!”

    “不对,还是这个好!”

    一个个的灵玉往外丢着,真就跟一块块破石头一样,何冲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

    “哎,都不行啊,品质一般!”

    何冲摇摇头,而此时地上已经是一堆的灵玉,这才重新看向对方,“这位五长老,你刚才说什么?”

    龚新鄂气的胸口一起一伏,但看到那一堆的灵玉,他也没了脾气。

    咬牙恨了半天,却还是老实了下来。

    “我说,希望殿丞能给个机会,好好谈谈合作的事。”

    龚新鄂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几个字。

    “哦,是这样啊。”

    何冲点点头,却还是对卞非喊着,“卞非,你要是再不送客,我就送你回宗门了,怎么回事,听不懂话是吗?”

    何冲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东余商行这几个人哪想到何冲居然如此无情。

    “何殿丞,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董开宇气的站起身,怒喝,“真以为我们东余商行好欺负吗?”

    “对喽,我就是觉得你们好欺负,怎么着吧?”

    何冲的脸色终于冷了下来,“我说了,只跟任宏谈,其他人都给我滚蛋,否则别说我不给面子,总商主来了也是如此,听不懂吗?”

    何冲的话真是能气死个人,这童开宇气的都哆嗦,谭求还是苦笑,他知道自己在总商行那边算是挂上名了。

    “今天,我们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轻易离开!”

    童开宇冷冷说道,“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乖乖跟我们东余商行合作,大家相安无事,利益也可以给你让出来,否则今天我就血洗雨凌宗会馆,看看你的命都没了,还怎么守着这些灵玉!”

    “哦?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何冲淡淡的看着他,“确定吗?”

    “对,我就是在威胁你!”

    童开宇冷笑,“小小的雨凌宗,还没被我们东余商行放在眼里!”

    这时龚新鄂他们也都纷纷露出凶狠的表情,就算是谭求同样如此,既然谈不拢那就强抢,总比什么都没有来的好。

    至于卞非跟耿博,则展开仙兵,严阵以待,只要他们稍有异动,自己就马上开始进攻。

    “卞非、耿博,你们俩先到门外待着。”

    何冲站起身,淡淡说道,“没我的话不准进来。”

    这两人一愣,却又无法,只能走了出去。

    “怎么?

    想求饶了?”

    童开宇冷笑,“还不错,知道自己的斤两。”

    只可惜他的话音刚落,何冲立即消失了踪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他面前。

    一巴掌,狠狠的扇了过来,那童开宇大惊,急忙释放源力展开身法,总算是看堪堪避开。

    本想冷笑嘲讽,却不料何冲居然又出现在他面前。

    “啪!”@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