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黑暗战传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最后的夕阳(终章)
    ,    时间,诡异般静止!

    叶孤城呆呆看着从天而降的亡灵,那丧失大半边轮廓的面孔格外狰狞可怖,他甚至可以清清楚楚看着亡灵的一双枯爪运行的轨迹。

    然后,叶孤城难以置信的发现,他的动作变得异常缓慢,刺进亡灵胸口的银枪正龟速推进。

    光!耀眼夺目,瞬间将叶孤城彻底笼罩。

    “破!”

    随着一声清脆的娇斥,光芒暴射,光晕带着凌厉的冲撞力眨眼间从叶孤城周边散开。

    远远望去,如同狂风扫落叶,密集的尸潮不由自主迅速倒飞,一个巨型真空地带浑然而现。

    “月儿!”叶孤城惊喜仰望着悬空而立的李月儿。

    下一秒,叶孤城连人带枪腾空而起,恰巧跨坐在俯冲而来的黄金龙背上,还没回过神,腰部就被一双精致的玉手轻柔扣住。

    “姐夫!我们的战场不在这里!”

    黄金龙仿佛有所领悟,极速甩首,后发先至朝着密集的亡灵飞禽冲去。

    叶孤城脸色微变,已来不及喝止黄金龙的鲁莽举动,更无暇顾及李月儿话中的意思,奋力想要举起银枪迎战亡灵飞禽。

    一只手,轻柔按在叶孤城的肩膀上,令他的动作一滞。

    “姐夫!不用担心!”

    声音轻柔甜美,却不再是叶孤城所熟悉的味道!

    很快,叶孤城明白李月儿话中之意!

    只见黄金龙如同电芒般从亡灵飞禽之中劈开,所有的亡灵飞禽如同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拉扯,纷纷脱离的轨道让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通道。

    叶孤城或许是见过太多的不可思议,倒也没有大惊小怪,只是瞳孔中闪烁着担忧。

    “姐夫不用担心,亡灵没有意识,若没有了牵引源头,只会像无头苍蝇般乱窜滞留,绝不会在离开这片大陆!”

    叶孤城想想也是,否则这片大陆早就让亡灵占据了!不过有一点他一直想不明白,黑袍不是也有飞行坐骑吗?为何不指挥亡灵飞禽飞跃汪洋攻占这片大陆?

    “因为它怕死!”

    叶孤城听着身后的轻叹,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姐夫不用担心!月儿虽能感受到你的想法,但有些不该知道的,月儿还是不会去触及!”

    叶孤城这才放缓神情,忍不住侧目,火光,在王都冲天而起。

    这样的结局,叶孤城早就知道!只是亲眼目睹的时候,心,还是一阵阵刺痛!

    “月儿!我们能杀死黑袍吗?”

    这是叶孤城最关心的问题,也是他唯一能做的弥补!就当是给这片大陆死去的人们一个交代。

    “能!”李月儿古井无波的眼眸罕见露出一丝波动,深深看着伟岸的背影,柔声道:“姐夫,一定是那个终结这场噩梦的英雄!因为,这是姐夫的使命!”

    叶孤城没有深究这句话的意思,只当是李月儿在安慰他,有一线希望,也好过彻底绝望!

    黄金龙的飞行还在持续,金光闪闪的龙身血迹斑斑猩红的可怕,它的身体伤痕累累,它的血液也被风干!但是它的速度,并没有出现任何缓慢,反而更加拼命冲刺,就像一个回光返照的人,临死的那一刻,格外精神!

    这样的速度,几乎接近光速,可诡异的是叶孤城仿佛不受影响,他甚至能够正常呼吸着空气,若仔细观看就会发现,一个淡淡的光晕笼罩着整条黄金龙,提供源源不绝空气的同时,也压制着黄金龙伤口处若隐若现的黑气。

    李月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保持距离的轻搂到紧紧依靠着挺拔的背后,三千白丝,零乱飘逸,轻挠着叶孤城的脸腮。

    淡淡清香,优美舒宁!

    那个熟悉的李月儿似乎又回来了!

    叶孤城的心头微微一酸,孤军深入的后果不用多说,他不怕死,可李月儿!还那么年轻,甚至还没来得及体会人间冷暖!

    “月儿!”

    “嗯!”李月儿眯着眼睛舒服的蹭了蹭脸。

    “你。。。有没有后悔认识我!”叶孤城想了想,继续补充道:“我的意思,如果你不来华夏,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在他处无忧无虑的生活!”

    李月儿缓缓睁开眼睛,身形微微一正,又恢复了原来古井无波的模样。“姐夫!这一切都是注定!月儿注定要找到你,而你,从进入这片时空的那一刻,从成为龙主的那一瞬间,也注定了今日的结果!”

    叶孤城脸色骤变,言下之意,他出现在这个时代,并非偶然?

    “姐夫!到了!它在下面!”李月儿默默望着下方。

    叶孤城这才意识到,黄金龙居然带他瞬间到达北境!

    这是一处光秃秃的荒山,死气与黑气环绕,黑压压的尸潮遍布视野!无数的亡灵骑士向前拥挤,不同的是,这些骑士全部弃马攀爬,在它们的目的地,荒山的制高点,黑袍正抓着亡灵骑士吸取的黑气,随着黑气吸尽,手一松,亡灵骑士软绵绵下坠滚落。

    正当黑袍抓起另一个亡灵骑士想要吸取黑气,动作没由来一僵,旋即,一双猩红血眼冷冷注视苍穹。

    第一次!

    叶孤城第一次坦然面对这双猩红的血眼!恐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杀气所压制!然后,他诡异的感觉到另一股异样的气息,害怕!

    是的!

    黑袍确实有些惊慌,而令它惊慌的源头并非叶孤城,而是李月儿!

    “姐夫!机会只有一次!这一次,一定要把握住!”

    李月儿缓缓脱离龙背飘然直下,看起来平淡无奇,可奇怪的是,她的发丝竟没有出现一丝飘动,仿佛处于一片真空之中。

    黑袍红芒爆盛,迅速松开亡灵骑士,死死盯着即将着地的倩影。

    尸潮,如同打了激素般翻滚咆哮,亡灵骑士更是纷纷抛出标枪,目标所指,皆是下坠的倩影。

    风骤止!

    标枪全面空中滞留停顿,极力上涌拉扯的亡灵也被彻底定格。

    “破!”

    光!

    耀眼夺目,如同汇集了全世界的光芒,绚丽、闪耀,强烈到叶孤城都无法直视。

    光晕四散,标枪迅速倒射回去,将尸潮刺成一串串肉串!与此同时,李月儿正下发的亡灵如同遭受强力挤压,不由自主四处飞溅,一片真空浑然而生。

    光芒出现的很快,消失的更快!

    当叶孤城的视力重新回归,满脸震惊。

    李月儿朝着黑袍缓步轻行,不可思议的是,她身边三米之内,竟无一个亡灵能够靠近,所有亡灵如同被一道看不见的墙拒之墙外!不仅如此,真空地带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一步步接近黑袍!

    这,就是魔法师最高境界,圣魔法神的力量!

    希望,如同满天红霞,瞬间照亮了叶孤城的内心!

    没有迟疑,没有犹豫,手中银枪一紧,御龙直逼黑袍!

    同样的战术,使用两遍就会失效!

    这一点,叶孤城很清楚!但他还是决定继续使用,因为他没得选!

    遥远的天边,黑点涌动,那是亡灵飞禽来袭的迹象!

    而叶孤城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在亡灵飞禽到达前辅助李月儿进行最后一搏!

    黑袍似乎注意到空中越靠越近的黄金龙,但它并没有过多关注,它的视线更多是停留在百米外的李月儿身上。

    长袖微微抬起,一截干枯的黑指暴露在空气中,指尖出,黑气迅速汇集。

    李月儿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幕,继续保持着前进,就连眼神都没有出现一丝波动。

    黑袍红芒暴射,指尖处的黑气形成一道纤细的直线激射而出。

    李月儿平淡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双手迅速打了个手印,红唇轻启:“虚——无——幻——灭!”

    奇怪的是,这一次李月儿周边没有出现任何变化,而她既不闪躲也不回击,像是对于杀招无动于衷。

    黄金龙斗大的龙眼深处闪过一道决绝,毅然俯冲而下。

    这一切,几乎是同步进行。

    黑气,带着无以伦比的凌厉瞬间射进李月儿的胸口。

    黑袍微微动容,因为并没有出现它意料的穿透,而且,它觉察到一股更为强大的气息正在眼前的少女身上凝聚。

    叶孤城呆了!尽管保持着冲刺的姿势,可他的眼睛,红的异常厉害,恍惚间,他看到了李月儿朝他轻柔一笑。

    光,轻柔而绚丽,如同晨光般温和,从李月儿身上密集射出。

    四面八方的亡灵,但凡遭受光线覆盖波及,动作全部一僵,而后渐渐氧化消失。

    光线中,一道被光芒包裹的黑气以更快的速度倒射回去。

    穿透一个个亡灵,直扑骇然倒退的黑袍!

    击中,穿透,直通天际!

    “月儿!”叶孤城看着光芒中渐渐消失的倩影,那柔柔的笑容,令他的心支离破碎。

    悲愤之下,叶孤城握住银枪的手越发绷紧,矛锋闪烁,直指身形踉跄的黑袍。

    黑袍似乎知道危机没有解除,右臂慌乱一挥,一道黑线激射而出。

    黄金龙不躲不闪,迎着黑线直扑而下,叶孤城手中的银枪狠狠刺出,这一次,他没有选择投掷,因为他害怕再出现失误。

    黑线穿透黄金龙的同时,一并将叶孤城射穿,而叶孤城手中的银枪,也正中黑袍的心窝。

    凄厉的嘶吼响彻天际。

    一人一龙连同黑袍重重摔在地上,碾压着尸潮不停翻滚。

    无数的亡灵骑士如受重击般纷纷瘫下不再动弹,可普通亡灵却依旧精龙活虎,填补着真空地带死命朝着叶孤城飞扑过去。

    叶孤城的双腿被压在黄金龙身上,看着躺在身侧一动不动的黑袍,开怀大笑,笑的眼泪都停不下来,直到感觉到攀爬的亡灵在拉扯着他。

    李月儿消失了!

    叶孤城知道,李月儿已经和这世间光芒融为一体,所以,李月儿一直都在!

    那天边的夕阳,极美,宛如李月儿纯净的笑容,令人心旷神怡!

    一柄银制的匕首被艰难拔出,那是叶孤城为自己准备的!而他的第一刀,是送给一动不动的黄金龙!

    亡灵在拉扯撕咬着叶孤城的身体,他的手臂,他的肩膀,他的每一寸肌肤!但仍无法阻止他刺进心口的一刀。

    “悦丽。。。红尘。。。对不起!”

    叶孤城无神的双眼默默望着苍穹,那满天红霞,渐渐勾画出一张绝美的脸。

    那是轩辕秀的脸!

    “秀儿。。。。。。”嘟喃声戛然而止。

    红霞飘动,海浪汹涌,海面上,一艘艘帆船迎着浪花挺进。

    帆船上,一队队士兵肃然而立,纵使帆船晃动,浪水溅打在身,他们的眼神也没有任何波动,仿佛一尊尊石像。

    孩童的哭声响彻天地,掩盖了惊涛骇浪。

    李悦丽不知为何,竟从怀中孩童的哭声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不安,忍不住再度遥望着天际。

    她再等,等那个最重要的人出现!

    “荒岛!”导航人放声大吼:“我们到了!”

    海平面上,一座岛屿若隐若现。

    (第一部,终!)@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