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洪荒之太清问道 > 第十章 西方二位的表演【求收藏!】
    正文

    第十章西方二位的表演

    紫霄宫大殿之上。

    接引见准提没有回答自己,看着他,刚想开口,却见准提已然转换了神情,此时脸上带着疾苦之色,口中徒然传出一道悲呼。

    “道兄,想我们从西方来到这东方,又从东方来到这混沌之中,还差点陨落其中,如今到这紫霄宫居然连个位子都没有……”

    说完竟大哭起来,配合那他有些凌乱的发型,狼狈的身子以及被混沌之气冲击得有些破碎的道袍,倒也真像他说的那般。

    接引被准提徒然的大哭所惊讶到,愣神了两息之后,心中便明白了他的意图,心中不由得赞叹准提的想法。

    他脸上的神色也变得苦涩起来,抱住准提也是大哭道,“道兄啊,这也没办法,我等西方之地距离混沌遥远,来晚了方才没位置,却也只能怪我们自己……”

    “道兄啊,西方众生可都把希望寄托于你我二人身上了,若是你我坐于末端,届时听不清道祖讲道,你我回去要如何面对我西方众生啊……”

    准提大声地痛哭道,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那叫一个痛心疾首,惊天动地。

    这一刻,便是紫霄宫中的气氛,也随着两人的痛哭而变得凄凉了起来。

    太上回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表情痛苦的两人,心中暗自摇头。

    这准提和接引当真不愧是日后西方教的二位教主,如此哭惨,估计也就他们做得出了。

    至于其他神魔,此时见他们二人模样,脸上也是露出些许同情之色,不过却没有打算让座给他们两人的意思。

    即便此时有神魔愿意让座,准提也不会要,他心中想要的,乃是前排那六个座位之一,可是自己二人哭了这般久,他们均无动于衷,特别是前排那六位,此时根本看都不看他们。

    见此,他心中不由大恼,说道,“道兄,你我二人为西方众生求道,千辛万苦方到此地,却不想连一个座位都没有,听不清大道,实在有愧西方众生,既如此,倒不如死了干脆……”

    闻言,一众神魔生灵静静的看着他,准提的心思,他们又岂会不知。

    想要博同情,让他们让位,这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求道之心,逐道之路,容不得半点想让。

    既然你想要去表演,博同情,那便尽管表演吧!我们看着便是了。

    太上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便是不再理会了,他倒是想要看看,如今这情况,若无让座,准提如何收场。

    除了太上看了准提一眼之外,元始和通天倒是没有理会,自家大哥都说了,这是机缘所在,自然不可能会想让,大道相争,一切都是在争,涉及大道之事,自然不可能相让的。

    女娲更加不可能去看他,自己的位置可是哥哥挡住帝俊太一争夺而来的,怎么可能会让出去。

    至于帝俊便更加不可能了,准提算什么人物?妖族在洪荒之中,此时除了少数的几位之外,便只有巫族是对手了,想要自己去看准提,去相让位置,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红云在洪荒之中虽然颇有老好人的声名,但是如今是在道祖道场,是机缘所在,偌大的紫霄宫只有六个蒲团,他不用想就知道这蒲团有机缘了,大道相争,寸步不让,他自是不可能在这事之上相让的。

    其他的神魔,有的紧闭六识,不再理会,有的一脸微笑的看着准提,眼中尽是戏谑的神色。

    准提的心思便是为了上六位,但是此时六位都根本看都不看他,这台,确实有些下不来了。

    准提看了一眼上六位,此时根本看都不看他,至于其他的神魔修士,此时大多也是一脸看好戏的神情,这台,他确实有些难下了。

    准提和接引对视一眼,接引神色有一些苦涩,如今的情况,倒也不好办了。

    准提一咬牙,“若无座位听道,吾愧对西方众生,便撞死在此算了……”

    说罢,便是朝着大殿一旁的巨大石柱撞去,接引本要拉住他的,但是准提眼中的一个眼神,让接引放弃了直接拉住他的想法。

    不过佯装拉住还是要做的,毕竟都是西方大神通者,还一起来的,若是都不佯装拉一下准提,便显得太假了。

    “道兄,莫要做傻事!”

    接引神色大变,口中大喝道。

    声音滚滚,引得不少神魔修士注目。

    “嘭!”

    一道清晰的声响,回荡在寂静的紫霄宫大殿之中。

    准提被这股力量反震得倒坐在地上,额头之上鲜血直流,虽然到了他这个境界,这样的撞击是不可能流血的,但是为了演完这出戏,他也不得不下点‘血本’了。

    准提用手摸了摸,手中尽是鲜血,心中大为满意,转过头,看向了上六位,神情顿时一沉。

    自己都撞得头破血流了,上面这六位居然无动于衷,别说让位置了,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这让自己的面子往哪搁?

    虽然此事本就是没面子的,但是如今这个情况,那就更加的丢脸了。

    太上六人虽然没有直接看准提,但是神识扫过,倒也知晓了准提如今那狼狈的模样,头破血流,道袍破碎,头发凌乱,形象倒是极为的凄惨。

    只可惜,这样的情况,可无法让他们六位让座,可以说,无论准提怎么做,他们都不可能让座的。

    帝俊心中暗自冷笑,真当他们都是傻子吗?如此表演便能换得这六位位置其中两个,要真的这么好的话,他们进来之时,便不会争夺一番了。

    鲲鹏心中暗自冷笑,不过目光阴晦的看了一眼位置末尾,那道红色身影之上,若非他撞了自己一下,帝俊的位置,也该是自己的。

    不过如今已成定局,也就只能如此了。

    众神魔修士神色平静的看着准提,等着看他接下来还有什么要表演的,此时等待道祖开讲,倒也甚是无趣,准提来给他们表演撞柱子,大罗金仙圆满头破血流的戏,倒也是极为的有趣。

    准提狠狠的看了他们一眼,而后缓缓起身,他也不止额头之上的鲜血,看着刚刚自己撞过的地方,那里依旧光滑,没有丝毫的受损。

    能够抗住大罗金仙圆满一撞而无事,这柱子也非凡物了。

    准提看了一眼接引,而后又要继续撞去了。

    ……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