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洪荒之太清问道 > 第六十七章 女娲返凤栖山【求收藏!】
    第六十七章女娲返凤栖山

    女娲此番向太上请教一些造化之道上一些不懂的大道至理和精义,太上以自身修为以及对于大道的理解,此时讲解起来倒也算是细致了。

    即便造化之道太上并不精深,但是大道殊途同归,太上以此时的大道理解来解析,倒也是没有太大的难度,毕竟女娲此时所讲的至理精义,也就是大概在准圣圆满的地步罢了,对于太上来说,并不算深入。

    “造化之神,阴阳相分,阳出地中,阴中之阳……”

    “造化之天也,故乘其动几而以袭先天气母……”

    ……

    太上细细的讲解着,直到女娲口中不再讲出自己不解的大道至理和大道精义之时,太上这才停下了为女娲解析讲解大道精义和大道至理。

    女娲此时完全沉浸在理解太上所说的这些大道精义和大道至理中,这些都是造化之道,那些不懂之处,此时已然被太上所解析之后讲出,这正是自己理解吸收最好的时候,也是自己进入准圣圆满的最佳时机。

    她的修为本就是一只脚踏入了准圣圆满之境,但是她此前一直在参悟鸿蒙紫气,耗费了太多时间,也有一部分大道至理和精义不理解,是以此前便没有晋升此境,此时的时机,便是她晋升的好时机了。

    太上看着女娲此时修行的情况,微微颔首,而后口中再次讲解出自己的混元之道来,让她可以更快的晋升到准圣圆满之境上来。

    “一者道也,一在天地外,入在天地间,但往来天地自然之中耳……”

    “一散形为气,或言虚无,或言自然,或言无名,皆同一耳……”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

    太上细细的讲解着自己的混元之道,又把这些大道总纲讲解出来,如此,女娲的情况,便是提升了不少了。

    “轰!”

    女娲只感觉识海一震,一点灵光仿佛是开天的一点神光般,此时不断的扩展开来,心神清明,大道通畅,一通百通,身上的气息不断的攀升起来,瞬间便是跨越了准圣后期,达到了更高的地步。

    太上睁开双眼,看着女娲天灵之上凝聚的造化之道,微微颔首,手中一挥,四周的气息消散。

    而做完这一切后,女娲亦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俏脸之上难掩欣喜之色。

    虽然鸿蒙紫气依旧是没有动静,但是道尊说过时机未到,那也就不必担忧了,此时修为再进,女娲还是开心的,至少不是没有收获。

    “多谢道尊相助,女娲才能如此之快晋升……”

    数息之后,女娲收敛了神色,朝着太上拱手道。

    太上扶起她,说道,“道友福缘深厚,对于造化之道领悟已深,我不过是协助罢了,倒也算不得什么……”

    女娲闻言,心中记下了,倒也是不再言语。

    太上手中推算了几分之后,说道,“道友时机不会太远,可再行洪荒……”

    闻言,女娲神色肃然的点了点头,知晓时机不太远了,这总比不知道好。

    “既如此,那女娲告退!”

    女娲心中想了想后,便是起身告辞了。

    太上看着女娲离开了太清宫后,便是缓缓起身,来到了后殿之中,葫芦仙藤之前,直接盘膝坐下,闭目修行起来。

    ……

    女娲离开了无极山脉之后,便是一路东行,这是返回凤栖山的路线。

    虽然太上如此说,但是女娲依旧是没有具体的目的地,打算先回一趟凤栖山,而后再继续游历洪荒,反正道尊都说时机不太远,那想来自己再游历洪荒之时,便有可能遇到了。

    “出来上万年,终究不是没有收获……”

    女娲望着中央大陆,轻叹一声道。

    她此番出来,在洪荒之中游历不过上千年,剩下的时间,便是在太清宫中请教太上大道至理和大道精义,又听闻了他一些混元之道和大道总纲,这才使得自己能够在数千年间便晋升了修为。

    这也算机缘了,至少不是一无所获了。

    心中想着,女娲快速而行,十数年之后,便是返回到了凤栖山所在的山脉。

    ……

    凤栖山,洞府之中。

    “妹妹此行,看来颇有些收获……”

    伏羲看着返回的女娲,略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

    他的修为并不比女娲低,自然是看得出女娲此时的修为晋升到了准圣圆满上来了,这一行,也算是不少了。

    “此番游历洪荒,本是没有收获,但是我中途转去了太清宫,询问了太上道尊一些大道至理和大道精义,又闻得了他的混元之道,是以能够在这上万年间,便是晋升到了准圣圆满之境上来,也算是一番机缘了……”

    女娲闻言,微微颔首道,将此行的情况大致的告知了伏羲。

    其实,她相信就是自己不说,自家哥哥也能推算到的,他的天机之道洪荒演算无双,除非是修为达到了那个境界之外,不然的话,就是手持河图洛书的帝俊,恐怕都难以比肩伏羲。

    伏羲听候,微微颔首,其实女娲去往了太清宫一事,他确实是知晓了,但是太清宫中的事情,他却是无法演算得清楚。

    毕竟那是混元大罗金仙的道场,有大道法则之力守护,可不是他这个境界的存在可以演算清楚的。

    所以,伏羲只知晓女娲去了太清宫,但是其中的事情,便是不得为知了,此时听女娲说起,这才知晓,却是在请教一些大道至理和大道精义,还闻得了太上的混元之道的大道总纲等等,确实是机缘之事了。

    女娲落座在伏羲对面,这时方才看到了伏羲脸上那苍白如纸的神色,以及那略微紊乱的气息,她神色一变,赶忙问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莫非有什么存在上门,你受了伤势?”

    闻言,伏羲笑着摇了摇头。

    “此前莽撞,亲自为你演算成圣之机的方向,受到了大道反噬,还好收手及时,但终究是受创……”伏羲微笑道。

    什么?!

    女娲看着他,神色震惊,许久没有说话。

    ……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