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修仙小神农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打完好睡觉
    拿到十亿倭元,共计六千万华夏币的酬谢之后,赵小南没有再打扰人家一家团聚,带着阮凤仪离开了倭国皇宫。

    坐着出租赶回武馆的路上,秦锐向阮凤仪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觉得是谁绑架了晴宫奈子?”

    阮凤仪回:“仇家。”

    赵小南摇了摇头,并不认同阮凤仪这个猜测。

    “仇家绑架了晴宫奈子,肯定会对她进行一些报复,不会什么都不对她做。”

    事实上忍者组织只是绑架了晴宫奈子,并没有对她进行什么虐待。

    阮凤仪听秦锐说完,又回了一句:“不知道。”

    秦锐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方向。

    “利高者疑。”

    他认为如果绑架晴宫奈子的人,不是因为跟圣皇以及皇太子一家有什么仇怨,那就是想通过这次绑架,获得一些利益。

    “晴宫奈子如果失踪了或者死了,对谁会最有利?”

    秦锐扭头向阮凤仪问。

    阮凤仪想了想回:“晴宫奈子的堂叔,就是皇太子的堂弟。

    他生有一子二女。

    如果晴宫奈子死了,下一任皇太子可能就是他儿子。”

    秦锐愣了一下,这跟他想的不符。

    “皇太子不是有两个女儿吗?

    晴宫奈子死了,另一个女儿不能继承皇位吗?”

    阮凤仪摇头。

    “皇太子的另一个女儿已经嫁人了,而且是嫁到了民间。

    倭国皇室有规定,皇女只能嫁给皇族,如果外嫁,则会剥夺皇族身份。

    皇太子的另一个女儿,已经失去了继承资格。”

    赵小南倒没想到是这样。

    他原本以为可能是晴宫奈子的姐姐,可能为了夺取继承皇位的资格,所以才绑架了妹妹晴宫奈子。

    不过听阮凤仪这么一说,晴宫奈子的姐姐根本没可能这么做,因为她已经失去了继承资格。

    “那嫌疑最大的就是这位堂叔了。”

    阮凤仪点点头。

    赵小南有些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

    虽然忍者组织并没有把绑架晴宫奈子的幕后主使告诉他,但他自己也猜出个**不离十。

    “这样,你代我写一封信给他。

    告诉他我已经知道是他策划的这一切,并且有证据在我手中,他要是不想让我把这一切告诉圣皇的话,就打十亿倭元到我卡上。”

    赵小南决定地诈一诈晴宫奈子的这个堂叔。

    如果对方真的是绑架晴宫奈子的人,肯定会担心事情败露。

    到时候要么给他钱封口,要么找人灭口。

    且不说有八歧家族的人保护他。

    即便没有,凭借他和阮凤仪两个人的实力,也不是谁想杀就能杀的。

    车子还没到武馆,赵小南就看到了蹲守在武馆门外的大批媒体记者。

    赵小南一下车,媒体记者们就蜂拥过来。

    好在有阮凤仪开道,武馆的弟子为他拦住记者,才能让赵小南挤进武馆。

    今天是跟佐野加那的师父香川佐波比试的日子。

    一进武馆,赵小南发现范统、方文龙、江秋景、王国番、周耀辉、长孙季平就迎了过来。

    “你们去哪儿了小南?

    打你手机也不通?”

    方文龙询问了一句。

    赵小南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发现手机没电了。

    “有点私事要办。”

    赵小南笑着回了一句。

    长孙季平打趣道:“我们还以为你临阵脱逃了!”

    赵小南嘿嘿一笑:“要逃也是他们逃。”

    方文龙、江秋景、长孙季平听见赵小南这么着,也跟着笑了笑,范统和王国番更是笑出声来。

    只有周耀辉依旧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咱们什么时候去找香川佐波?”

    范统看起来有些等不及的样子。

    赵小南打了个哈欠回:“现在就去吧,快点打完我回来好睡觉。”

    江秋景见赵小南精神不济,说了句:“要不先休息一下,下午或者晚上再过去?”

    赵小南摇了摇头回道:“不用,要不是还得下战书等对方回应什么的,我都想把香川佐波和上原风见叫过来一块儿打。”

    长孙季平笑着点评道:“两大武道宗师,被你说的好像阿猫阿狗一样。”

    范统、方文龙、江秋景、王国番也面带笑容,但是没人嘲讽赵小南说大话。

    因为他们已经见识过了赵小南的实力。

    无论是空手道宗师武藤日久,还是柔道宗师手塚朝生,赵小南打两人都毫不费力。

    如果香川佐波和上原风见跟武藤日久、手塚朝生实力相当,赵小南以一敌二,也不是什么难事。

    方文龙去安排车辆。

    赵小南朝阮凤仪看了一眼。

    阮凤仪便转身离开,往楼上走去。

    等到方文龙安排好了车子,赵小南又在范统等人的围护下,坐上了贴有华夏国旗图案和“打遍倭国无敌手”图标的武馆车辆。

    众人依次上了车,关车门时方文龙询问道:“要不要等小阮?”

    赵小南摇头笑回:“不用,给她留辆车就行,她办完事了会过来。”

    方文龙点点头,安排在武馆内留守的弟子,给阮凤仪准备一辆车后,便关上车门。

    车子启动,驶上大路,穿过几条车流密集的大路之后,渐渐开向了偏僻道路。

    过了半个小时,车子已经离开了江户市区,来到了远郊山下的一处寺庙前。

    寺庙不大,在庙门口已经等候了不少媒体记者。

    赵小南有些奇怪,扭头向方文龙问道:“怎么跑到寺院来了?”

    方文龙回道:“香川佐波是这间寺庙的住持。”

    赵小南略感诧异。

    “和尚?”

    方文龙点了点头,“据资料上说,香川佐波五十岁以后出家的,如今七十三岁,做和尚已经做了二十三年了。”

    这倒是让赵小南大感意外。

    他只知道香川佐波是合气道宗师,却没想到对方是和尚。

    下了车,武馆的弟子们帮赵小南、范统等人,格挡住了想要冲过来采访他们的媒体记者。

    寺门口有个穿黑色僧衣的青年和尚。

    在方文龙报上身份之后,青年和尚合掌欠身,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范统请的翻译员翻译成华夏语。

    原来青年和尚说寺庙太小,容纳不了太多人,所以只请赵小南以及武馆的师傅们进内,其他像武馆弟子学员和媒体记者都谢绝入内。

    所谓“入乡随俗”,到了别人家,那更得要守规矩。

    于是赵小南和范统、方文龙、江秋景、王国番、周耀辉和长孙季平进了寺院,把武馆的弟子和学员留在了外面。@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