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诸天一页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拆我洞府道友辛苦了
    “有古怪!”

    “有问题!”

    “有宝贝!”

    当杜钰带着叶知秋进入苍龙宗的地盘之后,一个个沿途所遇到的弟子见着恭恭敬敬的杜钰,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杜钰的态度如此奇怪,必然表明杜钰背后的那一男一女有古怪。

    有古怪往往代表有问题,而有问题往往代表着有宝贝。

    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一男一女可以走呢?不应该是被杜钰扛回来的么?

    还是说,杜钰的修为已经将他们炼制好了?

    看起来又不像。

    “叔叔救我!”

    眼见着距离太上长老的地方越来越近,最终见到了他的叔叔,杜钰终于叫了起来,还往着他叔叔杜青的方向而去,面上变化之间多了几分狰狞。

    “你等着吧,我叔叔在这里,你肯定完了!”

    杜钰见着亲叔叔在场,似乎觉得有了底气,终于开始放狠话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叶知秋面前的,是一个神色冷冽的修士,看起来年纪轻轻,此时正皱着眉头打量着叶知秋。

    叶知秋也打量着那个修士。

    这就是杜钰口中所说的苍龙宗太上长老杜青?

    叶知秋从其身上感受到了本源的气息,似乎还与火有关。

    于是,叶知秋早就在洞府界里思索的一个话题显现了出来:

    我可以在洞府界操纵天下之火,号称火道道尊,但若是出了洞府世界,可能操纵其他火?

    当见着眼前这个第三步修士的时候,叶知秋发现依旧有些难度。

    仙罡大陆的火不听仙罡大陆之外修士的操纵。

    那这个火道道尊又从何说起?

    而就在叶知秋思索的时候,那边杜钰已经添油加醋地说了自己如何被虐待,又如何被制服的过程,其中又少不得一番哭诉,似乎叶知秋是一个大魔头。

    “阁下真欺负了我这个不成器的侄儿?”

    杜青皱着眉头,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修士。

    他发现他看不透面前的修士。

    他的目光又望向旁边的女修士,照旧看不透。

    一团密云似乎围绕在这两个修士周身,虽然让他分辨出了男女,除此之外他什么都看不到。

    有古怪。

    有问题。

    可能还有宝贝。

    他的心中嘀咕不断,面上闪过一丝狠色。

    “既然来闯我苍龙宗,不如来领教领教,切磋切磋。”

    杜青的话语说的很客气,面色微笑之间,令苍龙宗的一众长老弟子结阵迎敌,他自己则面露笑意,客客气气的说话。

    要是这个外来人打不过那些长老弟子,这所谓的切磋便成了杀戮。

    要是能打过,那就将这杀星老老实实送走。

    “真是个聪明人儿。”

    叶知秋看着思念八方来的弟子长老,微微一笑,看着他们的攻击。

    道喃回旋天地,在这燃烧的苍龙宗内呼啸而起,连成一片后,形成了诡异至极的声音,那声音不尖锐,不刺耳,但却有一股奇异的魔力,会让人的魂魄与肉身分离。

    此术很难单独一人施展,是大魂门的群修连击之术,眼下被苍龙宗弟子使用出来,显然是要以此术,干扰叶知秋。

    “我的心动,便有你们心动。”

    叶知秋早就没了魂魄,全身没有这种道法攻击的靶点,那道法丝毫奈何不了他,倒是叶知秋幻化出一颗心。

    他的心砰砰砰狂跳起来,牵动了数万苍龙宗门人的心脏,随之一同狂跳。

    许多门人便受不了了。

    那些心脏不行的,已经晕厥在地。

    “还有什么手段,齐齐使出来?”

    叶知秋微笑中,大手往前一抓,这整个苍龙宗的大地顿时轰鸣,大量的火焰在地底云涌而走,齐齐从那洞府内的阵法中爆发出来,这火焰轰轰,甚至比之前还要剧烈。

    山崩,地裂。

    整个天牛洲,拥有一条巨大的地火脉,此脉分支极多,错综复杂下,俨然如同一个巨大的阵法,不知为封印何物存在。

    以叶知秋的修为,随意抓出几点地火分支之脉,便让这里地动山摇。

    在那轰鸣中,在那火焰大范围的爆发下,在那外围数万修士面色大变,刚刚冲入洞府的四大长老神色露出惊恐的一瞬,这四人亲眼看到,叶知秋身下,其右手下方,地面中赫然钻出了一个仅仅头颅就足有一座山峰之大,这洞府无法容纳的巨大龙头。

    这是一条火焰之龙,其头部的龙须挥舞,在刚刚冒出的一刹那,天地轰轰,这洞府所在的山峰,骤然崩溃!

    这一次的崩溃,碎石飞舞,但没飞出多远,立刻就被燃烧化作一片飞灰,转眼中,在外面天空数万修士的目光下,叶知秋所在洞府的山峰,烟消云散!

    轰鸣之音还在耳边回旋,一整座山峰,却是消失在了他们的眼中!

    随着那山峰的消失,一条身子约数万丈大小,仅仅头颅就如山一般的火焰龙,从地底直接钻出,那火龙燃烧,它没有实体,其身体是由火焰组成,更透出一股万古沧桑的灵魂气息。

    这哪里是什么火龙,这分明就是地火支脉的魂!

    在那龙头之上,叶知秋淡然而立,双目如星辰一般,他站在那里,如同站在了天地之巅。

    从他的身上,传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息,更有一股唯我独尊的霸道,尤其是那火焰光芒万丈,使得此人几乎让人无法直接望去。

    天空数万修士的道喃,在这一刹那完全停顿下来,一股来自心神的颤抖,一股来自灵魂的恐惧,在这一瞬间,弥漫在那数万修士心中。

    好似在这一刻,那火龙之上的男人,是那九阳一般,使得所有人眼前仿若模糊,留下的唯有心神的颤抖与骇然。

    这样的人,这样的气势,这样的火龙,人力似无法对抗。那四大长老此刻身子倒卷,方才山峰崩溃引起的冲击,地火支脉魂出引起的浩荡,使得四人无法与之抵挡,不得不退。

    这一切说来缓慢,可实际上都是在数息间发生,站在地火脉所化龙魂上,随着叶知秋心神一动,那火龙抬头仰天发出了一声咆哮。

    吼!!

    这咆哮惊天动地,震的天空数万修士一个个喷出鲜血,齐齐倒卷后退,不敢阻挡。

    “好!”

    眼见着这些长老弟子连外来者一息都无法抵挡,杜青这位苍龙宗的太上长老突然大喝一声。

    其声音之大,不仅让叶知秋目光看了过来,更是引得那在场的数万弟子长老齐齐看了过来。

    “好在何处?”

    叶知秋饶有兴趣问道。

    “我早就看这个洞府不顺眼了,道友能够运转道法将它拆除了,帮了我一个大忙,自然好!”

    这位太上长老一本正经说道。

    他的话语落在一众长老和弟子的眼中,几乎让他们以为自己听到了幻听。

    那可是太上长老,往日里杀人不眨眼的杜青!

    这一刻,居然如此从心。

    “你们有什么不赞同的么?”

    杜青面色一变,看向了那些弟子。

    “长老所言,句句在理,这洞府是应该拆了!”

    “是啊,是啊,我早就看这个洞府不顺眼了!”

    又一个弟子附和说道。

    只是他没有发现,他这个附和似乎也说错了,他的话语被杜青记住了。

    “既然我帮你拆了你的洞府,这是一个大忙,你总不能让我我白忙活吧。”

    叶知秋微笑着,顺着杜青的话语继续。

    此言一出,杜青也愣住了。

    他差一点就忍不住想大干一场,还是忍住了。

    “道友说的是,道友来拆了我早就看的不顺眼的房子,我的确得感谢道友,却不知道道友需要什么?”

    杜青眨了眨眼睛。

    他的心里想着要是这个人开价太大,那就溜了。

    “和我论道一会儿。”

    叶知秋悠悠言道。@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