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混在诸界 > 正文 1-461 死神
    一艘梭形飞船在界海虚空中穿行。

    这不是一艘普通的飞船,而是一艘圣级飞船,以疾行术为驱动,以箭术阵法加速,并以可以贮存神力的神典作为备用驱动。

    明惠按柳风的授计,倾尽驿站的材料制作了十枝神驽和千只神矢,早早就编织了足够的三级箭术阵法提供强大的神念,并且以蓄势术将神驽保持在一触即发的状态,在以相对时间法术困住玄天祖师之后,以驿站的削弱领域罩住异星众高手,以神驽射杀一空。

    之后,明惠立即载着柳风和柳叶驾船飞逃,绝不停留,在逃之前还留下一段影像以迷惑玄天。

    她知道,玄天祖师一旦脱困,驿站不可能续存。

    按柳风的说法,玄天祖师再强,凭他光棍一个人也不可能统治整个星际世界,这就是柳风的削枝斩叶计划,倾驿站之力剪除玄天祖师的党羽。

    飞船并没有飞向星际世界,而是斜向而行,甚至偏向兽潮方向。

    这是明惠的计算结果,在这个方向上逃生的可能最大。

    玄天祖师追杀其他神人的可能远远大于来追飞船,在这个方向上驿站逃生的修士最少,大部分都奔向星际世界方向,就算有所偏离,但也不会反而逆向兽潮方向。

    柳叶和柳风都知道明惠是谁,但两人虽然都姓柳,相互之间却没有朝过面。

    三人在狭小的空间里,都沉默不语。

    数日后,明惠判断危险已经消除,便转向而行。

    她看看柳叶,又瞧瞧柳风,首先打破沉默:“来,我给你们相互介绍,这是柳叶,柳杀神,雷天生的伴侣,已经得到他亲口认可,这是柳风,雷天生的兄弟。”

    柳风吃了一惊,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柳杀神成了大哥的女人,他急忙施礼:“嫂子!”

    柳叶颇有些难为情,还礼:“柳风兄弟,我听他说起过你,你别这样叫我,我……”

    柳风很有主见:“我出道较晚,咱们又是同姓,我叫你姐吧?”

    柳叶很是欢喜:“好,好,今后你就是我兄弟。”

    柳风问明惠:“明惠姐姐,可知我大哥的去向?”

    明惠倒是当仁不让,笑着答道:“他被异星人误认成内应带走了,去了哪里我不知道,但你们放心,他背后有高人相助,想死都难。”

    她复笑道:“柳风兄弟,你既然叫我姐姐,姐姐也不能让你白叫,驿站所有的法术我都备份了一份,你想学什么随便挑,柳叶妹子也一样,另外送你们一人一个高等级储物空间。”

    于是,三人开始大肆分脏。

    又过了数日,明惠惊奇地道:“咦,千寻遥这小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柳叶问:“千寻遥是谁?”

    “一只小幽灵,是雷天生的宠物,我听明心姐姐说起过,这小东西是幽灵族的独苗,肯定是她,飞得挺快,我去会会她。”

    明惠说着,迅速改变了相貌,然后从飞船中消失。

    界海虚空之中,化成燕青青相貌的明惠叫道:“阿遥,别跑!我是你青青姐!”

    千寻遥小身子一晃就到了更远处,她根本就不相信明惠,她对灵魂极为敏感,哪肯相信明惠这个人不像人异兽不像异兽的怪物,至于相貌,只有傻子才会相信可以随意变化的脸谱。

    “这小东西,警惕性很高啊!”明惠嘀咕,她用手一指,大声道:“你主人雷天生到倪树那里寻他妻子幽兰去了,他可能会有危险,你去帮帮他吧。”

    见千寻遥兀自不肯前来相认,明惠甩甩手,登上飞船,顾自离去。

    千寻遥虽然不肯相信明惠,却宁可相信她说的话,主人回家乡星际联盟就是为了寻找他的妻子幽兰,虽然不知道结果如何,但主人出现在界海灵田却是事实。

    千寻遥没有听说过倪树,更不知道女主人为什么到了倪树那里,但主人待她恩重,有危险她不能坐视不理,千寻遥没犹豫多久,便向明惠所指的方向飞去。

    ……

    灵二公主是存活下来的少数圣级高手之一,而且只是略微受了轻伤。

    因为剑灵两家交恶,凡剑公子参与的行动,灵二公主概不参与,因此战神的巡猎突击队剑五公子战死,她却安然无恙,而阳神与灵神的关系也不睦,阳神组织的精英突击队灵二公主也没有参与,毫发无伤。

    在最后决战之时,灵神门下绝强的防御力只是使灵二公主消耗过重,却未伤及根本。

    在喻原的影像宣布散逃的时候,灵二公子带领四个铁杆手下立即弃驿站而逃。

    数日过去,几人惊魂稍定,千原田说道:“二公主,那光头佬只剩光杆一人,不可能追得上咱们所有的人,这说明咱们选的方向是对的。”

    灵二公主赞道:“这次你的计策不错,别人都斜向而行,咱们直奔星际世界,异星高手要一网打尽,首选这个方向的可能反而最低。”

    千原田说道:“光头佬到现在都没有追来,我觉得他很可能已经放弃了,他孤零零一个人,就算杀光咱们也不可能再霸占整个星际世界。”

    灵二公主:“我想喻原前辈也是打的这个主意,就算驿站不存,也不让他们祸害咱们星际家园。”

    瘦小的女子灵十四说道:“这个计策够狠够毒,我怎么瞅着不像喻原前辈的风格?”

    千原田说道:“想必另有高人指点,驿站这么多人,有些人虽然实力不高,但找几个智力高绝之士还是很容易的。”

    灵二公主突然道:“噤声!有人来了!”

    几人惊惧地回望,却没见有人追来。

    灵二公主却往前方一指:“他在那里。”

    四人顺着她的手指望去,见他们前方朦朦胧胧出现一个人影,穿着一件破旧的长袍,上面除了补丁就是破洞,斗篷下是一个骷髅脑袋,深陷的眼窝中发着幽暗的光。

    骷髅人伸出两只枯骨爪子,捧着一本厚厚的古典,下颌一开一合,似乎念念有词。

    “死神!”

    灵二公主咽声道,神情充满了绝望。

    她听说过死神,在诸神人之中,一般很少提到死神,因为死神只是个传说,凡是见过死神的人,无论是圣人还是神人,都死了,但据说,死神绝对与剑神和她师父灵神是同列的存在。

    千原田无知者无畏,兀自说道:“难道死神前辈也是来助战的?”

    “闭嘴!”灵二公主喝道。

    她想逃走,可是全身上下连他的灵魂都已经不听使唤,她知道已然无幸,只能期望师父的面子带来一线生机,急忙叫道:“前辈,灵玉宛代家师向你问安!”

    死神抬起头来,空洞的眼窝里没有眼球,他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复又缓缓低下头继续读他的古书。

    “完了!”灵二公主彻底绝望了。

    其余三人这才知道了危险,想进行顽抗,可是身子似乎不是自己的。

    四人呆呆地看着死神从他们面前飘过,然后一股莫大的吸力将他们从各自的圣体上抽离,飘飘然飞入死神手里的古书之中。

    四个圣体开始弥散。

    ……

    仙神带着仙衣急速而逃。

    她越来越奇怪,一路上竟然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喻原下令之后,她仍然坚守了一会儿,是最后一个逃的,她逃生甚至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仙衣,她不走仙衣就不走。

    仙衣虽然不是她最看中的徒弟,但好歹是她亲手教出来的,随她来的其他弟子都战死了,只剩下仙衣,她不能让仙衣陪她死。

    喻原说了,那光头胖子是个比裁决者实力还高的异星高手,不是她可以抵抗的。

    她只能带着仙衣逃生。

    但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仿佛发生了一些事情,只是她淡忘了,还有一个让她奇怪的事情,她竟然隐隐地怕仙衣,怕自己的这个小弟子。

    仙神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但仙衣确实令她刮目相看,无论她以多快的速度,仙衣总能跟得上,使她不由地感叹,驿站虽然危险,却是一个提高实力的好地方。

    仙神越飞心中越起疑,不仅敌人没有追来,她竟然没有追上一个人。

    二十万人,其中还大部分有伤,以她的速度,无论如何总应该遇到一些人才是,可是在她之前逃走的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不管她怎么加速怎么转折,前面依然是空无一物的界海虚空。

    “仙衣,你说说看,这些人都跑哪儿去了?”仙神问道。

    现在,她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徒弟,就算仙衣不爱说话,甚至不回答她,她也要问一问,好减轻心中的恐惧。

    仙衣没有回答,转头看向一处。

    仙神蓦然回首,便看到一具裏着破衣烂衫的骷髅从那个方向远远地飘过来,双手捧着的古典发着淡淡的毫光。

    “死神!”仙神大吃一惊,喝道:“仙衣,你快跑,我挡住他。”

    她知道自己绝不是死神的对手,根据传说,凡是见到死神的人都要死,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从死神手下逃走,只希望给徒弟制造一线逃生的机会。

    仙衣没有逃。

    她死死地盯着死神,淡淡地道:“是你!原来是你!”@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