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苍穹之上 > 第六二五章 九龙山山主(下)
    宋征回到自己的大殿之中,已经通过祭坛,让神灭局寻找何迥然和握玉王。并且叮嘱,此二人十分重要,找到之后不要惊动他们,暗中监视即可。

    他不是不给剑冢仙子面子,慕青华对他不错,但是这件事情不能轻易放过楚雄——该要的好处一定要拿到手。

    太叔丘的大殿之中,一名楚雄的皇室成员急切道:“驸马,这可如何是好?国中的舆情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陛下要臣无论如何将握玉王救回来!”

    太叔丘知道国内的情况,握玉王本就拥有大量支持者,现在他忽然陷落在宝具世界,失去了联系,那些支持者们骚动不堪。

    皇帝本身就是个草包,国家还没乱,他的方寸先乱了。

    太叔丘对他摆了摆手:“我自有安排,很快就会把握玉王殿下救回来。”

    “可是还能有什么办法?”

    太叔丘想了想,对他道:“这件事情还需要陛下首肯,吼天妖尊给了宋征一座珍贵的矿场。”皇室使者立刻道:“我们也可以给他一座。”

    太叔丘摇摇头:“你还是先禀明陛下,把我们能给出的补偿列出来,我再去和宋征相谈。”

    “好。”

    太叔丘不愧是资深镇国,一眼就看出宋征的目的。

    远在神烬山深处,独孤绝也已经知道宋征回来了。他的目光深幽,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他就是觉得自己被宋征坑了。

    宝具世界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那样一个适合作为“兵工厂”的世界,岂能平白抛弃?

    他早有了安排,此时一名资深镇国进来,微一欠身禀报道:“九龙山山主已到。”

    独孤绝微微一笑,迎了出去,对老朋友说道:“九龙兄已经决定了?”

    山主冷哼一声:“我九龙山一脉,向来快意恩仇,此乃我派道心,不战不快。”

    独孤绝颔首:“既然如此,请随我来。”

    ……

    洪武大本营之中,独孤绝向所有的人介绍:“这位是九龙山山主,原市锵的师尊,飞升强者!”

    诸位资深镇国上前见礼,然后是普通镇国。外围那些巅峰老祖和其他的驻守修兵,当然没有这个资格。

    轮到宋征的时候,他感觉到上首那位山主眼神冷嗖嗖的,让他的阳神都感觉到一阵不舒服。他心中嘀咕,是我把你徒弟救回来的,竟然不感激我,还血海深仇一般。

    他循规蹈矩的拜见之后退下,心中也不由得自我解嘲一笑,明面上的东西糊弄不住飞升强者。这位恐怕已经认定,除了宝具世界,自己才是坑害他大徒弟的第二凶手。

    独孤绝介绍完,就退开了一边,将位置让给了山主。

    山主目光坚毅如山岳,没有一个字废话:“本座,欲征宝具世界!”

    资深镇国们一愣,剑冢仙子道:“可是现在虚空之门被封印,我们无法通过。”七杀妖皇一直在闭关,如今诸位资深,暂时以剑冢仙子为首。

    山主冷冷一笑:“本座自有办法,这是尔等的机会,若愿意追随,自有你们的好处。”

    这一次征讨,并非通天朝的官方行为,只凭九龙山的力量,会在中低端战力上有所不足,他需要灵河东岸各国相助。

    资深镇国们想了想,道:“请容我们商议一下。”

    九龙山山主颔首:“本座会在近日重新打开虚空之门,尔等随时可以加入。”

    说罢,他有意扫了宋征一眼,尽是不满和仇意。

    远处,楚雄的皇室使者也听到了这一番话,心中顿时有些动摇。回到了太叔丘的宫殿之中,他立刻道:“有飞升强者出手,虚空之门早晚重开,咱们是不是应该追随在飞升强者身后,不必再去恳求宋征?”

    这样至少能够节省下一座矿场。

    太叔丘斟酌一下,怎么看都是飞升强者更加可靠。九龙山山主既然已经决定出征,并且亲口说出重开虚空之门,他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太叔丘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毁灭新世界——当时的情况和现在很相似啊,他们以为自己可以进入毁灭新世界,最后的结果呢?

    宋征决定这段时间很老实的躲在自己的宫殿之中。

    他不打算到九龙山山主面前乱晃悠,招仇恨。他是不大相信通天朝的人给出的借口,什么九龙山是为了给原市锵报仇,才决定征讨宝具世界。

    开什么玩笑,这是两界之间的战争!比两国之间的战争更加庞大。要说九龙山山主为了自己心爱的徒弟亲自出手一次,他还有可能相信。为了原市锵发动这样一场战争,他不配成为宗门之主。

    他看中的是宝具世界。

    天正老人悄然来见宋征:“你觉得山主阁下有多少成功的可能?”

    宋征明白他的担忧。九龙山山主真的征服了宝具世界,他的独家战具生意就没了。但是宋征心头却只有冷笑,反问道:“你觉得呢?”

    天正老人显得担忧:“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必定成功。堂堂飞升强者说出去的话,必定是要实现的。”

    的确,宋征也已经听说了,整个大本营都很看好九龙山山主。

    甚至殷商天国、华唐玉国和大汉皇朝,已经准备追随山主,组建了修军,一同杀入宝具世界。

    天叱部据说也蠢蠢欲动,吼天妖尊已经暗中下达了几道命令,调集强大的妖兵做好准备。

    七杀部因为妖皇陛下还在闭关,因而按兵不动,但是也听说七杀妖皇麾下,几位镇国强者显得急不可耐,彼此正在争论是否要聚集妖兵——他们的争论焦点不在于相不相信山主,而在于能不能在没有得到陛下旨意的情况下调兵。

    这些情况宋征全都心中有数,他对天正老人回答道:“绝无可能。”

    天正老人一愣,道:“你莫要小看了飞升强者!”

    宋征轻轻摇头,不愿多做解释:“不如,静观其变。”

    天正老人当然不愿意什么尽管其变,若是有办法,资深镇国自然是更加倾向于掌握主动——可惜的是面对一位飞升强者,他不敢搞什么小动作。

    “好吧。”

    天正老人黯然而去,没有任何消息流传出去。

    楚雄的皇族使者却在和太叔丘争论:“此等局面,为何还要向宋征低头?殿下乃是我朝驸马,堂堂资深镇国,不应在宋征一个晚辈面漆,受此羞辱。”

    太叔丘淡淡瞥了他一眼:“可是陛下心疼那一座宝矿?”

    使者没有说话,他知道瞒不过资深镇国。

    太叔丘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皇帝目光短浅,他不是第一天知道,但是他还得撑起整个楚雄,身为资深镇国,他还要耐心地跟使者解释:“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一次和宋征缓和关系的机会。”

    “若是失去了,之后怕是大家越发疏远,不说握玉王殿下能不能就出来,天火再打开别的世界,我们也不会再拥有和宋征合作的机会。”

    使者却笑道:“他已经是镇国强者了,天火再打开别的世界,他也进不去了。”

    太叔丘的耐性终于到了极限,低喝道:“你转告陛下,要么按照本座的意思去办,要么让他另派他人,驻扎洪武大本营!”

    说完,太叔丘拂袖而去,大殿中狂风大作,冷雨冰雪呼啸而至。

    使者瞬间被冻成了一个冰人,好一会儿,才化冻恢复了知觉。他后怕不已,才恍然意识到:资深就是资深!

    他不敢心怀怨恨,更不敢在陛下面前挑唆,乖乖的和楚雄皇帝联系,劝说皇帝听从金印驸马的决定。

    ……

    宋征当然有十足的把握,九龙山山主必定失败。

    因为有一点,天火已经定下了规矩:它的虚空之门,只允许巅峰老祖通过。九龙山山主或许有很多隐秘神通或是宝物;天正老人或许很了解飞升强者的实力,但是宋征更加明白一点:那是天火的规矩!

    这一次云天矿场之行,他在心中重新对古神和天火进行了定位。

    毫无疑问天火远在一般的古神之上。

    古今书卷甚至不敢深入天云矿场下的冥河暗流,但是很久远的年代之前,天火就降下陨石,将这里遮掩起来。

    而和古今书卷同样身为古神的枯荣树叶,是有能力威胁整个通天朝,调停飞升强者独孤绝和东岸各国矛盾的。

    天火立下的规矩,不会被九龙山山主打破。即便是山主真的有办法突破现有的限制,天火也会补救。

    所以他丝毫也不担心,安然在自己的大殿之中修炼《道雷鼎书》和《神罚法文》。

    但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一天慧逸公阁下传音来,请他过去一叙,并且言明了,金印驸马太叔丘在座。

    他心中奇怪,按说这个时候,太叔丘不应该再着急了,至少也是要等到九龙山山主那边出了结果再做决定。

    太叔丘这一次十分敞快,抬手幻化出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这是我楚雄和洪武边界上的七脉山矿场,可以送给宋大人。”

    宋征看了看太叔丘:“为了握玉王?”

    “也为了消除之前彼此间的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