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大妖猴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两头
    猴子刚一走进来,九头虫就问道:“怎么样了?”

    正在喝茶的猕猴王也朝着他看了过来。

    猴子抿了抿唇,摊了摊手:“同意了。”

    “同意了?哈哈哈哈,那是好事呀!值得喝一杯了!”九头虫兴高采烈地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坛花果山的违禁品——酒。

    猴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猕猴王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九头虫一边倒酒,一边说道:“怎么?看你好像不开心的样子呀。前线打得火热,我们就有清闲日子过了不是吗?”

    猴子翻了翻白眼,说道:“他要我们也参加。”

    “啥?”九头虫倒酒的手一下顿住了:“我们也参加什么意思?”

    “就是你和我。他说他手下大将都受伤了,所以,要找我们借人。特别指定了你和我当前锋。”

    “所以这他娘的是祸水东引还是引火烧身了?”九头虫的表情都僵住了。

    “还好没有我。”猕猴王端着酒杯小声嘀咕了一句。

    猴子的眼睛朝着猕猴王瞥了过去,说道:“你也得去。”

    “为什么我也得去?我能去吗?”

    “你不想去吗?万一能趁机杀了鹏魔王呢?而且那里你最熟,你不去,我可不放心。”

    “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天港你都来去自如了,区区一个雀山有什么好怕?”

    “一样吗?天港防御森严,但大多数的兵都在打瞌睡。雀山的兵可天天都在打仗呢。前几天,才被蛟魔王给强攻了一回。要说他们放哨会走神,我是打死都不信。”

    猕猴王默默喝着茶,睁大了眼睛凝视着前方空无一物的桌面,沉默着。

    “那我呢?”九头虫没好气地说道:“他们该不会已经把我当成新军的一员了吧?开战之前我出场都还要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现在都已经发展到指名道姓要我出战了吗?我不去。”

    “为什么不去?”

    “还用问为什么吗?我们给他东西,本来就是指望着能祸水东引,现在自己沾上身还有什么意思?就跟他们说我们的人也受伤了,没人借他。爱打不打。”

    猴子默默地盯着九头虫看。

    “你不会真想打吧?”九头虫都有些无语了。

    “我觉得还是可以试一试的。”深深吸了口气,猴子说道:“其实也算是祸水东引了,我们只需要出个几个主将,其他的兵蛟魔王会出。这样的话,花果山其他人就不会有死伤,而且可以消停一段时间,趁着这个机会,干一些我们现在干不了的事情。”

    “花果山不会有死伤?那我们几个的死伤呢?”

    “我们不会有死伤的。”

    “你就那么确定?嗯,对,你好像还没见过大妖陨落吧?我可见过很多呢。这跟潜进去悄悄干点什么就走可不一样,这是要整个攻陷呀。”

    “这件事完成之后,我会抽时间帮你去碧波潭提亲。”

    “得了吧,你这都说了多少年了。连我都忘记了你知道吗?”

    “这次是认真的。”

    “所以之前都是假的咯?”

    “这……”

    正当此时,猕猴王忽然开口了:“蛟魔王能出多少人?”

    “两万。”

    “就两万?”

    “全部都是精锐,另外还有十万兵力准备接应。”

    九头虫插嘴道:“那里面可是百万大军呀。”

    “蛟魔王的兵力,不能这么算的。”侧过脸,猕猴王说道:“赤龙军的训练非常严格,战斗力也非一般部队可比。他说精锐,那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且后面还有多目怪的本部大军。如果我们能取得一定的战果,他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到时候,就不是十二万了。”

    “所以你决定要去了?”九头虫一脸的诧异。

    深深吸了口气,猕猴王轻声说道:“这一仗,可以打。”

    猴子嘴角微微上扬,笑了出来。

    九头虫的眉都蹙得能拧出水来了,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啥好。

    “但是这跟我们想象的恐怕会有很大的不同。”侧过脸,猕猴王对猴子说道:“如果我们计划失败了,那就别说了,什么结果都不会有。这一招是奇袭,险棋。要么一击得手,要么败退。一旦我们得手……那也是快速拿下雀山,绝对不会出现我们想要的,前线战斗激化的结果。如果雀山失守,天军绝对不会反攻争夺雀山。”

    “这个我知道。”猴子淡淡道:“不过,如果雀山能夺下来,那么天军的防御线上就撕开一个缺口了。到时候,几个魔王也不是吃干饭的,肯定会利用这一点。天军必然忙着堵漏,没空理我们。”

    “确定会这样吗?”

    “唔……可能。”

    说着,两人都朝着一旁的九头虫望了过去,看得九头虫浑身都不自在了。

    “你们这是……已经确定打了?”

    猴子和猕猴王齐刷刷地点了点头。

    “好吧……”九头虫都泄气了:“打就打吧,反正以前又不是没试过去那种地方。不过说真的,自己偷偷潜入跟带着一大帮士兵潜入,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我宁愿他不派人,我们好进好退,更轻松,更安全。什么时候动手?”

    “两天后。”

    “就两天时间?”

    “对。所以两天之内,我们必须要把花果山这边的事情安顿好。”

    ……

    与此同时,天港。

    书房中,猪刚鬣正细细地查阅着资料,一份接着一份。

    杂乱无章的资料堆在一起,看上去就好像一堆碎纸似的。各种颜色深浅不一的纸,有些是夹着的,有些是贴在折子上的,乱七八糟的。

    忽然间,猪刚鬣的目光落到了一份小小的地图上。

    犹豫着,他翻了翻有关于这张地图的各种备注。

    “什么都没找到?”

    旁边的天将连忙把头伸了过来看了一眼,小声答道:“掘地三尺,什么都没找到。”

    冷哼了一声,猪刚鬣轻声说道:“那就反过来,找找发现这张地图的地方。如果不是地图上标注的地点有问题,那就一定是发现地图的地方有问题。我亲自去。”@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