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寂灭万乘 > 正文 target=_blank第1000章 寂灭天子(终)
    青衣青年出现得十分突然,像一首突然响起的插曲。。打断了所有人高涨的情绪和紧张氛围!

    陆放天、褚红巾、释手血、高天歌、还有铁鹰扬黎小钗等人呆了呆,看着大殿台阶上的那个人,荒唐地揉了揉眼,心中只剩下一个荒谬的念头:

    “是他?!”

    “怎么是他!”

    甘青棣皱眉,宁缺好奇,卓倚天昂首挺胸,陆星云面无表情,李扶风含笑,裴东来嘴角微微一抽。

    “原来,他也来了。”

    整个场面陡然安静了两三息,紧接着,许多声音从震惊无措的人们口中高高低低的出现,形成嗡嗡嗡的一片喧嚣。

    “谈未然!他怎么会从大殿里面走出来?”

    “大家还在外边争争吵吵,可谁知道,还没争出个花样来呢,居然被人家给捷足先登了!”

    “连他也来了,这这这就是第七个,人差不多全齐了,七大强者。哇,刺激太大了。”

    这一代当中能常年进可夺取同龄第一,退可雄踞同龄前十的,算上没来的夜春秋,也暂时就是这八人。而此时此刻,八人竟有七人都赶到一块儿了,堪称百年难得一遇。

    议论纷纷,窃窃私语,嗡嗡嗡地在场中挥之不去。

    谈未然立于大殿前台阶上,这时候微微皱着眉头环顾一眼,眼神从甘青棣,裴东来,卓倚天等人面上扫过。也看到陆星云、李扶风、陆放天等许多人。

    不少人这一刹那都产生一种被谈未然居高临下俯视的奇怪感觉,包括甘青棣裴东来宁缺在内都感受到了。只是他们绝对不喜欢这种感受。

    然后,谈未然颌首致意,浑然没有一丝一毫向甘青棣等人挑衅的模样,也没有应观众要求来一次刺激精彩的大碰撞的打算。

    他就这么施施然走下台阶,眼看就要离去。

    许多人面面相觑,这跟大家心目中的剧本不大一样呀。戏台子都搭好了。人也差不多凑齐了。气氛也有了,他这个七大主角之一可不能就这么走了。不然,岂不是太辜负大家的期待。

    “等等!”

    卓倚天缓缓走出人群,战意满溢:“谈兄,既然刚巧大家都在这里,又何必急着走。就算要走,也不妨切磋切磋再走嘛。”

    果然没法低调!谈未然顿足。自己突兀地从“独享大殿”中走出来,表现出捷足先登的势头,还想若无其事蒙混过去。自己愿意,别人也不愿。

    你谈未然在首个进入“独享大殿”的人,你在里面看到什么,得到什么?

    谈未然对此心知肚明。回首努嘴向甘青棣等人:“还有他们呢!不必执着于跟我切磋吧。”

    “没事。一个一个来!”卓倚天笑容满面,所有人都感受到他的气势正在飞快积蓄,缓缓一眼扫视裴东来等人:“咱们这些人难得遇上一回,既然碰上了……不跟我卓某人打一场,谁也别想离开。”

    裴东来指头轻弹,又尖又细的灵剑在手,看着谈未然。又看卓倚天甘青棣等人,没说话,却胜过千言万语。

    甘青棣微微吐息,语气十分有力:“好!”向身边的人挥挥手。这些人一愣就明白过来,急忙像潮水一样退到二十丈外

    宁缺面上一缕白玉般的光芒一闪而逝:“切磋一下也好!”

    李扶风语气淡淡,气势雄浑道:“想怎么玩?我奉陪。”

    陆星云嘿然一笑,身边的其他修士纷纷退到二三十丈外,将他一个人突显出来,他没退,也没进,屹立原地。

    所有人都望向谈未然,要战吗?

    怎么可能没兴趣,只要是武修士,就不可能不想与这群人较量。这里有甘青棣,有裴东来,有卓倚天这些光芒万丈的绝世天骄,与这些人跻身同一个舞台一较高下,更曾经是谈未然前世今生的最大理想之一。

    但此时此刻,他的确不想打,哪怕一丁点也不想。

    于是,谈未然回过神,认认真真环顾群雄一眼,极其正式地说:“不!我没兴趣!”

    说完,转身就走。轰隆!周围数以百计的修士们一下炸锅了,气氛热烈之极。

    卓倚天视之旁人如不存在,也对谈未然断然拒绝的话听而不闻,双瞳凝视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声如金石:“当年狩猎,就极想与你打一场。没能碰上,我遗憾至今。上次本想挑战你,行到半路听说你们七个杀了渡厄强者,我知道不是对手,索性回家潜修。”

    “这些年我的进步不小,只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一句又一句心里话说出来,卓倚天胸膛中的战意喷薄而出,气势攀登最高,几乎犹如剑气直冲云霄,一声暴喝以为提醒:“接我一招八荒镇魔!”

    毫不犹豫轰出天崩地裂的最强一拳。

    八成拳魄,令群雄感到窒息。

    方圆数百丈波澜壮阔,无边无际的浪潮与灵气席卷到来,凝聚在其一拳之中,几乎可以将这一方数百丈天空大地禁锢起来碾爆成粉末!

    谈未然步伐一顿,眼眉泛出一缕无可奈何,再低调,再退让,还是避不了这一战。

    面对卓倚天惊天动地的一击,谈未然转身回头,殊途剑弹出掌心。气势攀登,给人感觉犹如吞食日月,殊途剑激荡振鸣,仿佛有灵性般一下子活过来。

    一缕光线横空!

    锋不可挡,无坚不摧!

    眨眼之间,迸发出撕裂一切的呼啸声,地面骤然裂开一条细长沟堑。狂风吹刮四面八方,顿时一阵阵飞沙走石,乃至于气劲滚滚如浪潮。逼得其余人悉数退到方圆三百丈开外。

    卓倚天微微闷哼,向后连退三丈。显然稍稍吃亏。他不怒反喜:“好剑,好剑法,好剑魄!好样的,我有进步,你也没闲着。”

    “再来!你有你的霸世剑,我有我的千秋功业剑!”

    “哈哈哈。谈未然。接下我这一剑就当你赢!”

    卓倚天整个人的身心都仿佛燃烧起来,带着一种令人无法直视的热忱与光芒。翻手拔剑,将所有战意灌注,剑魄随之挥洒,瞬息之间令得整个空间覆上一层天幕。

    宛如千秋功业凝聚而成的丰碑,带着无与伦比的凝重与肃穆!时间!功绩!众生!足以震压任何人!

    谈未然忽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这时,卓倚天忽然发现了一道光,并不那么璀璨,也并不那么妖娆。平实得令人匪夷所思,却连他的千秋功业剑也掩不住它的光彩。

    这道光已然内敛到一种极致的境界。

    最不可思议的是,当它出现,方圆数百里的光明都消失了。让整个洞天都出现了一刹那黑暗。

    极暗!极夜!

    犹如黑夜降临,光明与黑暗变得如梦似幻。

    千秋功业被破,卓倚天双瞳依然映射着那一道平实到极致的“光”,被劈飞出三十余里。战得酣畅淋漓,败得干脆利落!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思绪凌乱,张口结舌完全大脑一片空白。当几息过去。众人缓过来,才恍然明白这一剑究竟有多么玄奥,多么恐怖!

    卓倚天,竟然一招就败!

    十成剑魄!

    群雄一时间心旌摇曳,思绪乱如麻,唯独剩下一片片粗重的吸气声。让十成精魄带来的震撼,在心中史无前例的震荡着,不可思议着,并艰难地消化着。

    希望可以顺顺利利地如愿离开!谈未然心中默默期待,转身就要走。仅仅走出不到三步,就有一个如玉般的声音回旋出现:“多年前就听荆绝师弟说过谈兄,十分久仰大名。我等天各一方,今日难得一遇,宁某怎都不愿错过!”

    “请赐教!”

    旁人还没来得及,甘青棣几人还在寻思,宁缺便已踏足一动,飘然化身一道电光直取那个背影:“接我一拳!”

    截天拳!

    其名截天,一拳劈出,隐隐将这一方天地之中的某种“道”给截取掉,化为己用。并不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却分外让人觉得高深玄奥,并极度危险。

    一剑在手,谈未然竟施展不出霸世剑,遍寻不着光明,仿佛被某种力量给禁锢,给夺走了。

    宁缺隐隐带上一丝自得,心想我截去光明,你的霸世剑就算用出来,失去天地相应,威能也必然骤然减无数。

    只是,他却错了。

    风暴之中飘荡谈未然低沉有力的话语:“你截去光明,我还有雷电!”

    雷电?九劫雷音?宁缺不是小瞧,可九劫雷音稍逊一筹是铁一般的事实。

    他真的错了,哪怕九劫雷音比不上截天拳这一类“六大”核心传承技艺,由此时此刻的谈未然用出来,终究不太一样。

    从殊途剑剑尖凝聚爆发的一缕缕紫色雷光,像是无处不在的雷电汪洋,瞬息之间就爆发澎湃,以绝对不可阻挡的方式,直接淹没了宁缺。

    “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谈未然仿佛重回人间,不再飘忽,淡淡地说。

    顷刻间,烟消云散,那令人恐惧的毛骨悚然的雷电悉数消散,仿佛之前毁天灭地的一幕幕犹如幻觉。

    数百丈扇面区域的一切生灵化为齑粉,唯剩宁缺一人屹立大地,带着淡淡的焦黑痕迹,口中溢出夹杂电光的鲜血,昂着头看着谈未然,双瞳衍生出极度震惊之色:

    “破虚境!?”

    锵!裴东来敏感之极,几乎在宁缺败下的一刹那,就察觉到什么,宝剑瞬间就从金府出现在掌心!

    甘青棣面无表情,用力攥住五指,力量之大以至青筋鼓胀!

    陆星云深深吸一口气,也压不住内心的澎湃与激烈,还有兴奋!

    李扶风不发一言,死死盯着谈未然,眼神充满极度惊愕!

    陆放天、纪绯月、褚红巾、阮小岐、孔庭、李舟龙、段舞风、柳乘风、宋墨等许许多多的顶尖强者。在这一片刻悉数陷入极度震惊中,一片死寂。

    群雄鸦雀无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像是连呼吸都忘了。但与此同时,每个人几乎濒临疯狂,脑海里都在不约而同地对自己发出最歇斯底里的狂吼:

    “破虚境!”

    是自己看错了吗,是自己瞎眼了吗,感知出错了吗。

    谈未然竟然冲上破虚境了!

    还有十成剑魄!

    须知。这一代人至今仅有大概三十人进入神照后期。其中最杰出的甘青棣等人也才进入神照后期不到二十年。可谈未然已经单独一人跑到破虚境那个境界去了,至少领先同龄人三十年!

    谈未然心知,他最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没错,谈未然现在是破虚境。

    进入第二大殿的修炼宝地潜心修炼,虽经历一些波折和挣扎,还是成功进入破虚境了。

    当然,也一如既往的散功了。

    倘若在外界,估计怎都需要七八年来恢复。但这里面。是千真万确的修炼宝地,比灵气更雄厚更精纯的某种东西,令他修炼效率提高了四五倍。

    他用了半年突破,用剩下两年多一点的时间。就迅速把境界给练回来。

    他想练的九劫雷音,依然止步于九成。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某次感悟法则时,将霸世剑推到十成剑魄。

    他是破虚境!

    这一代人的第一个!

    上次成为第一个神照境,领先别人不多,就几年时间。可这次不一样。大大地不同,由于黑白天河的经历,他对这些同龄人领先了至少三四十年,差不多整整一个小境界。

    神照境,领先于甘青棣等人,是天赋好,外加运气好。

    到了破虚境,还领先甘青棣等人,幅度达到一个小境界,那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不少人和势力会十分迫切的希望他死!

    所有人都知道,第一永远是风头最盛的。

    抢风头,是会死人的。裴东来始终压过甘青棣一头,于是,他终究难免一死。

    谈未然太清楚了,倘若他暴露现在的破虚境修为,厚泽宗可能对他起杀心,玉虚宗则一定起杀心!

    所以,他真的一点儿也不愿打这一场,至少不是现在。

    然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是想不想愿不愿的问题。

    修为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怎都没可能隐瞒。

    谈未然没有纠结于此,迅速坦然面对。暴露就暴露,起杀心就起杀心!

    玉虚宗和厚泽宗是很强,可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我是天行宗宗主,我是东极世子!

    天行宗有许老祖,有明老祖,有燕独舞,有三师兄柳乘风,还有四师兄周大鹏……另外还有不久前进入破虚境的烈西风,有炼器大师赵斗等等。

    天行宗很强,正在成长得愈来愈强大!

    而东极,坐拥二十个世界,有孔天策坐镇,有王勤宋墨谷赤月,有邱冷左天金,有渐渐归心的师一道等至少四十多名破虚强者。

    另外,与兵家有合作,与黑楼有盟约,与李家有来往,属玉京宗阵营。对内,随时可以搭上乾坤道做后台,对外,则有光明道当备胎。数十年内必掌握五十个世界,成为大荒顶级王侯势力!

    东极很强,正在飞速扩张成九曲海霸主!

    而我,我自己是同龄人的第一个神照境,第一个破虚境,二十多年前就击退过渡厄强者,还与人联手杀了渡厄强者!

    成就破虚境,我就具备了对抗一般破虚巅峰的实力。加上“光之冕”,足以对一般渡厄强者产生威胁。

    其实我真的很强!

    如果以前,谈未然对自己内心深藏的不自信。那么,登过虚空观我台了,破掉内心恐惧与心魔了,照出自我了,还有什么不自信的。

    裴东来甘青棣等人的天赋,的的确确比自己强。但是论实力,至少此时此刻的自己一定比他们强!

    就算比未来,自己有自信一直强大下去。否则,岂不是辜负了多活一辈子,多一倍精血的自己!

    自己,东极,天行宗!

    三分力量合在一起,就是当之无愧的三千大荒最顶尖势力,有资格与“六大”对话,有实力与“六大”对敌。

    总之,走出青莲洞天的那一刻起,玉虚宗即是死敌!

    大荒争霸才刚开始呢,鹿死谁手尚是未知数,自己有实力笑到最后!

    既然有这个底气,暴露了修为又怎样,这个同龄第一的荣耀我拿定了!

    这个风头我也出定了!

    这时,谈未然不疾不徐转身:“还有没有谁要切磋!”缓缓一眼扫过,眼神所及,群雄多被眼神与修为威慑,不由自主就后退少许。更还有人承受不住他的眼神,几乎忍不住要转面躲避。

    两剑太可怕了。

    一剑十成剑魄,一剑破虚修为!修为与技艺,双双都领先于同龄人一大截,连卓倚天和宁缺都接不下来,被两剑击飞。怎么打!

    不知多少人内心涌出一股强烈的无力感,一名同龄人强悍到如此境地,教人怎么追逐,怎么赶超!

    有人避开了谈未然的眼神,但裴东来甘青棣等人没有一个避开,也没有一个退让。反而不约而同地涌出极强烈的战意,仿佛一把火在许多人心中燃烧,几乎要烫伤自己!

    就连陆星云,便是李扶风,还有柳乘风宋墨等人全都盯着谈未然,战意昂扬,犹如实质!

    甘青棣如松柏屹立,双拳紧攥,胸膛里的战意被勾起,并喷薄出来。以至于他衣裳无风自动,身边三丈之内竟有劲风烈烈,宛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裴东来灰扑扑的眼眸中,涌出罕见的兴奋,亢奋到几乎颤抖,纵是一言不发,亦将对这一战的渴求表露得淋漓尽致。

    谈未然环顾四面,豪情壮志填满胸膛,变得无比炽烈。他一指向甘青棣,一指向裴东来,再指卓倚天与宁缺:“你们一对一谁也不是我的对手,没有胜算的。不如……”

    然后,谈未然抿了抿嘴,浅浅淡淡地说:

    “不如你们一起上吧!”

    (全书终)

    ...

    @B